55445544554 第十二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十二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02   共 0 篇   访问量:512
第十二章
发布日期:2020-11-02 字数:3417字 阅读:512次

一转眼简绵群已十二岁了,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还懂事,一有时间就帮着家里干活。这天她在对门岭山脚打猪草,几个孩子的说话声在不远处传来,仔细一听正是黑子和下凹的几个小孩的声音,原来他们正在山中打鸟。刚开始她没太在意,只是埋头干活,直到一个鸟窝落在她面前她才停下了手中的活。她走上前去,拨开草丛,看见三只幼小的还未长齐毛的麻雀在挣扎,鸟窝翻转着落在旁边。她拾起鸟窝,把三只受到惊吓的小麻雀一一放进窝里。这时黑子他们也走了过来,黑子说道:

“你把麻雀放下,我们灭了它们!”

“不行,麻雀这么小,不能灭!”

“你说什么?这麻雀是我们打下来的,你凭什么拿着。我爸说了这叫’四害‘,必须除掉,你懂吗?”

“我不管,反正不能灭。”

“嘿……”

黑子走过来正欲抢夺简绵群手里的麻雀,简绵群见状退了两步,把打猪草的镰刀横在胸前。黑子伸手去夺她的镰刀,简绵群见状将镰刀顺势往侧后身收了一下,这一收正好见了红,黑子的手臂被划出了一道口子。简绵群慌了,她抱着鸟窝往家里跑去,留下半篮子猪草也不要了。

跑回家后简绵群慌慌张张地将麻雀藏了起来,想到猪草和篮子还在外面,又慌慌张张地跑去找。再次回到家时,黑皮和黑子他们已经在她家里跟简泽业争论了。简泽业见简绵群回来了,知她闯了祸,便气冲冲地问她是不是拿了黑子的麻雀,简绵群摇着头说没有,又问她黑子的手是不是她划的,她点点头承认了。

“医药费我们出,麻雀没有。”

“找找,看有没有!”

黑子领着几个小孩已开始在屋里屋外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便在柴薪堆里找到了那三只小麻雀。简绵群见状连忙冲过去,抱起鸟窝就往外跑去。

“好了,这下逮个正着,你等着吧!”

黑子将此事上告了村里,几天后一场热闹的“除四害”爱国卫生运动在高桥举行,有宣讲,有朗诵,还有舞台戏,而简泽业则被作为反面类型被押在台子上进行批判。他没想到几只小小的麻雀竟然会让自己如此下场,他低着头胡思乱想着。

“你说什么是四害?”

“就是老鼠、苍蝇、蚊子,还有……麻雀。”

“那你为什么要窝藏麻雀?”

“我……我不知道啊,我以为没有。”

“胡说,那么大三只害虫……哦……害鸟在你家里你会不知道?你小孩为了包庇害鸟还伤了人,你小孩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就是反革命。”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简泽业弓着腰哆哆嗦嗦的答道。

主持大会的干部叫台下群众上来发言批判,台下群众看热闹的看热闹,说笑的说笑,也有人上来数落麻雀的,也有数落简泽业的,还有一个胆大包天的上来替麻雀说好话,说麻雀不仅偷吃粮食,也吃害虫,结果当场被押住,跟简泽业一起成了批判对象。群众批判完了后,干部又说了一些党的政策和除四害的好处,然后便散了大会。

简泽业这次不禁在老乡面前丢了面,还被要求灭一百只麻雀将功赎罪。“这下好了,你救下三只,我却要灭一百只。”他这样对女儿说。他不敢怠慢,带了弹弓和诱饵开始在山野、稻田寻找麻雀。几天后他提着装满了一百只麻雀尸体的篮子来到高桥,他把发臭的篮子放在干部的桌上。

“我完成了任务,你要数一下吗?一百只不多不少。”

“你干什么?快拿开!臭的要死。现在不用灭麻雀了,麻雀不是四害了。”

“那谁是四害?”

“臭虫,现在是臭虫,麻雀换成臭虫。”

简泽业一脸疑惑,想不到麻雀的罪名这么快就洗涮了,现在该轮到臭虫倒霉了,他提着一篮子麻雀尸体往回走,半路扔到了山坳里。想不到形势变化这么快,这不是白挨了一顿批嘛。回家后他告诫女儿简绵群不可再招惹黑子,要是再招惹就不给饭吃。

简绵群因成绩优异引得黑子很是嫉妒,上次又因麻雀的事,黑子便更加怀恨在心了。在学校,在路上,只要碰到简绵群,他总爱找麻烦,或拉住简绵群的辫子扯脑袋,或往简绵群的书包里放土块。简绵群也不敢告诉大人,只得寻道躲着走。

这天放学后刚走出学校,黑子连同下凹的几个小孩又拦住了去路,他们故意前后夹着简绵群不让走。简绵群没好气地骂他们神经病,黑子一听怒从中来,起手抓住简绵群的头发往下拽,疼的简绵群“啊啊”直叫。就在黑子得意时,他突然感觉后脑勺被什么东西重重点了一下,他转过头,一个小女孩正拿着一块石头站在他身后,他用手摸了摸后脑勺,湿湿的,又抽回倒眼前一看,手掌已有一片红色。原来后脑勺已被砸破了皮,这砸破他脑袋的人正是简绵群的妹妹简绵英,她才上小学一年级,她的狠劲在此时就已显露了出来。

“打!敢打我!”黑子已怒不可遏,他一巴掌扇在简绵英的脑袋上,又一把把她推倒在地。简绵英“哇哇”大哭起来。黑子骑在简绵英的身上,继续扇耳光,简绵群则和几个小孩扭打在了一块。这时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不许打了!”

几个人抬头一看,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正盯着他们,这人是高桥的,名叫王秋生,跟简绵群同班同学,他不学无术,爱打架,是学校有名的混子,无人敢惹,此刻在他身旁还站了两个人,也都是高桥的。

“妈的,男打女,这么小的也打,你过来!”王春生用手指了指还骑在简绵英身上的黑子。黑子起身走到王春生面前,王春生甩手给了他一耳光,这一耳光将黑子打蒙了,他知道王秋生的厉害,不敢还手。

“以后不准打她们!知道不?”

“知道。”黑子低声说道,乖乖地像只小绵羊。

这次王秋生的意外相助竟让黑子老实了许多,后来就很少再欺负简绵群姐妹了。这只是王秋生许多次打人当中的其中一次,若干年后他或许早已忘记,但这次却在简绵群心中种下了根,至于后来他们的关系,那是后话。

黑子又一次破了皮,两家大人免不了又要掰扯一番,简泽业无奈只得道歉赔医药费。事后简泽业用沙棘狠狠地抽了两个女儿,哭喊声响彻了整个山坳。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骷髅沟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1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