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13》--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31   共 0 篇   访问量:340
元月 13
发布日期:2020-10-31 字数:62835字 阅读:340次

13

【第十二场】
(察院设王座。武三思捧尚方剑、来俊臣同急上。)
武三思  (念)     一怒到苏州,来寻打子仇。旗飞天地暗,令出鬼神愁!

     (白)     今日大审谢仲举,缴来圣上所赐尚方宝剑。来大人,您请来上座吧。

来俊臣  (白)     不,还是王爷上座,下官奉陪。

武三思  (白)     来大人累次审决制狱,这谢仲举非别人可比,乃是圣上特点钦差,案情重大,还是借重足下吧。

来俊臣  (白)     如此,小官遵命。

             来呀!

侍卫   (同白)    喳!

来俊臣  (白)     将仙人献果玉女登梯猿猴戴冠凤凰展翅这些刑具都给我搬了上来!

衙役   (同白)    喳!

来俊臣  (白)     带犯官谢仲举!

侍卫   (同白)    带犯官谢仲举!

谢瑶环  (内白)    好奸贼!

(衙役领谢瑶环戴法绳同上。)
谢瑶环  (唱)     忽听得堂上一声喊,

             来了我忠心报国的谢瑶环。

             自从奉旨出宫院,

             誓要与三吴的百姓惩贪婪。

             打武宏权贵皆丧胆,

             斩蔡贼酷吏也心寒。

             明知道朝中必结怨,

             只要除万民苦哪顾得一身安!

             狗贼子告我要谋反,

             血口喷人嫁祸端。

             自古道忠臣不怕死

             怕什么玉女登梯仙人献果凤凰展翅猿猴戴冠

             愁只愁江南百姓又要受苦难,

             愁只愁天下纷纷难免战血丹;

             愁只愁袁郎在太湖万顷烟波远,

             夫妻们见面难上难!

             想到此,愁无限,袁郎啊!

             点点珠泪湿衣衫。

             但愿得来生再相见,

             俺与你同心协力挽狂澜。

             硬心肠我把大堂转,

(谢瑶环到大堂。)
谢瑶环  (唱)     他有一言我一语还。

来俊臣  (白)     下面站的可是犯官谢仲举?

谢瑶环  (白)     正是下官。

来俊臣  (白)     你可知罪?

谢瑶环  (白)     下官奉旨巡按江南,事事遵照圣命,不曾有违,实不知罪犯哪条?

来俊臣  (白)     杖责武公子,擅斩蔡少炳,淫刑以逞,还说无罪么?

谢瑶环  (白)     武宏、蔡少炳贪婪淫暴,罪有应得,怎说是淫刑以逞

来俊臣  (白)     岂不知武宏、蔡少炳乃朝中大臣子侄?

谢瑶环  (白)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下官奉圣上口谕凡有强占民田,鱼肉百姓者,虽豪门贵戚亦不宽贷,难道武王爷也不知么?

武三思  (白)     谢仲举,你好一张利嘴!本爵访得你窝藏刺客阮华,勾结太湖匪寇,反迹确凿,你还敢强辩么?

谢瑶环  (白)     义士袁行健,因他父被害,改名阮华,浪迹江湖,好打不平。下官敬他为人,与他八拜订交,也曾将此事经过,奏明圣上,怎说是窝藏刺客?苏州百姓被豪门权贵侵占田地,无家可归,多逃往太湖。下官体圣上德意,派人到太湖洞庭、马迹诸山,劝百姓回乡耕种,怎说是勾结湖寇谋反

武三思  (白)     你派袁行健到太湖与匪首李得才等勾结,不是谋反,却是什么?

谢瑶环  (白)     袁行健去太湖是苏州太守武存厚领去的。这武太守是武王爷的令侄,他任苏州太守又是武王爷的推荐,难道武太守他也谋反不成?

武三思  (白)     这——

来俊臣  (白)     谢仲举,你罪大恶极,还敢顶撞王爷,不动大刑,料你不招。

             来,叫她试试老爷的玉女登梯

衙役   (同白)    喳!

谢瑶环  (白)     且慢,本院是圣上亲任钦差,你那些非刑加我不得。

来俊臣  (白)     王爷此次南下,就为的褫夺你巡按御史职务,缴去尚方宝剑。

谢瑶环  (白)     怎不见圣上旨意?

来俊臣  (白)     王爷奉有圣上密谕,哪里容你分辨?

             来呀,拖下去!

(众衙役拖谢瑶环同下,衙役同上。)
衙役   (同白)    启禀大人:谢大人晕刑。

来俊臣  (白)     将她凉水喷醒!

(众衙役扶谢瑶环同上。)
来俊臣  (白)     谢仲举,快快招认,免得皮肉受苦!

谢瑶环  (白)     来俊臣,贼子!本院巡按江南,不满一月,事事秉承圣上旨意,并无差错,你等欲加之罪也深苦无词。只想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哪知俺谢仲举偏是个不怕死的,要俺招认谋反,除非是长江倒流,太阳西出!

来俊臣  (白)     你无招?

谢瑶环  (白)     哼!

来俊臣  (白)     谢仲举,本使自奉命理刑以来,多少铮铮铁汉子也逃不出我手,何况是你!

     (唱)     张虔勖不服我他公堂血溅,

             泉献诚不招承绞死在御监;

             那周兴见火瓮浑身抖颤,

             狄仁杰也知道狱吏的尊严。

             我劝你早招认通敌谋反

             也免得五刑下皮肉不全。

谢瑶环  (白)     呸!

     (唱)     正是你这狗奸贼通敌谋反

             结匪徒诬良善罪恶滔天。

             夺人妻霸人产天怒人怨,

             破人家灭人族冤鬼万千。

             休道你掌刑曹有冲天势焰,

             自有个天开眼灭火消烟。

来俊臣  (唱)     谢仲举骂得我羞怒满面,

             霎时间管叫你肺腑熬煎。

     (白)     来呀,将谢仲举绑下去,试试爷的新刑猿猴戴冠

衙役   (同白)    喳……

(衙役同绑谢瑶环。)
谢瑶环  (白)     贼!

     (唱)     是真金哪怕你洪炉锻炼,

             谢仲举宁玉碎不求瓦全。

             望洛阳不由我泪落如线,

     (白)     太后,陛下,陛下啊!

     (唱)     您哪知道权奸们把是非倒颠。

             恨不能回宫中再把理辩,

             恨不能扫乌云重见青天;

             恨不能让江南歌声一片,

     (白)     袁郎哪!

     (唱)     恨不能太湖上同泛舟船。

     (白)     罢!

     (唱)     咬牙关怕什么牛头马面!

     (白)     走!

(谢瑶环欲下。)
武三思  (白)     转来。

(衙役押谢瑶环同回。)
来俊臣  (白)     谢仲举,你小小年纪何必如此执拗?有道是有情皮肉,无情刑杖,你若是招了通敌谋反,本使免你一死。

谢瑶环  (白)     呸!

来俊臣  (唱)     既不招免不得严刑相见,

谢瑶环  (白)     贼!

     (唱)     变厉鬼也要与奸贼们周旋!

衙役   (同白)    走!

(衙役推谢瑶环同下。行刑吆喝声。衙役急上。)
衙役   (白)     启禀大人:谢大人受刑不过,她她她——气绝了。

武三思  (白)     哎呀,来大人哪!不得口供,刑死封疆大吏,怎样回复圣上呢?

来俊臣  (白)     王爷但放宽心,这口供么是可以制造的呀。小官自理刑以来,犯官无有口供死在刑杖之下的却也不少,圣上也不甚过问。

武三思  (白)     如此全仗来大人。

侍卫   (内白)    圣驾到了!

武三思  (白)     圣驾到了?

武则天  (内唱)    轻车简驾幸江南,

(武宏急上。)
武宏   (白)     爹爹,大事不好,圣驾到了。

来俊臣、
武三思  (同白)    哎呀,怎么一些儿也不知道啊!

(侍卫、宫娥、狄致远、徐有功、龙象乾拥武则天同上。)
武则天  (唱)     只为宫人谢瑶环。

             朕只说凤凰来仪朱雀见,

             又谁知狼虎混朝班!

             忠良反被奸臣陷,

             天下百姓哪得安?

             巡按署且作行宫院,

(来俊臣、武三思同跪。)
来俊臣、
武三思  (同唱)    接驾来迟圣恩宽。

武则天  (白)     起来。

来俊臣、
武三思  (同白)    谢陛下。

(侍卫、宫娥扶同武则天入座。)
武则天  (白)     你们的威风煞气不小哇!审问国家封疆大吏,奉的何人旨意?

武三思  (白)     侄臣不胜惶恐,前者与来俊臣见驾之时,也曾奏明谢仲举紊乱法纪,图谋不轨之事,奉姑皇口谕:代朕诛之,侄臣就与来大人连夜到苏州来了。

武则天  (白)     朕只说待朕思之,谁叫你们代朕诛之?曲解口谕,这还了得?

(武三思跪。)
武三思  (白)     侄臣一时听误,死罪死罪。

武则天  (白)     那谢仲举呢?

武三思  (白)     这——

来俊臣  (白)     臣启陛下,谢仲举自到苏州,私通叛匪,窝藏凶犯,阴谋叛逆,反迹已被臣等查明,她她她畏罪自杀了。

武则天  (白)     怎么,她畏罪自杀了?不是你们拷问致死的么?

武宏   (白)     启奏姑祖母,谢仲举真是畏罪自杀的。

武则天  (白)     他是何人?

武三思  (白)     是臣子武宏。

武则天  (白)     代你霸占民田,抢民女为妾的就是他么?

武三思  (白)     这——

来俊臣  (白)     臣启陛下,谢仲举确系畏罪自杀的。

武则天  (白)     既是她畏罪自杀,何用这满堂刑具?

             徐卿,传刑吏。

徐有功  (白)     刑吏上堂!

侍卫   (同白)    刑吏上堂!

(行刑吏上,跪。)
行刑吏  (白)     刑吏参驾。

徐有功  (白)     谢大人因何致死,快快说来!

行刑吏  (白)     谢大人猿猴戴冠酷刑致死。

徐有功  (白)     写下供状。

(行刑吏写。)
徐有功  (白)     下去。

(行刑吏下。徐有功捧供状。)
徐有功  (白)     谢仲举酷刑致死。

武则天  (白)     来俊臣大胆!

     (唱)     来俊臣说话好大胆,

             竟敢当面把朕瞒。

             哪有个畏罪自杀的女巡按?

             分明是忠爱无双的小瑶环。

(内喧闹声。)

武则天  (唱)     忽听得衙外人声喊,

(侍卫急上。)
侍卫   (白)     启陛下:外面苏州百姓一万余人,头顶香盘,涌到辕门,替谢大人喊冤来了。

武则天  (白)     狄致远、龙象乾,你二人到辕门晓谕众百姓,就说朝廷一定公平审理此案,叫他们散去。如若不散,将他们驱走。

狄致远、
龙象乾  (同白)    遵旨。

(狄致远、龙象乾同下。)
武则天  (唱)     徐有功爱卿听朕宣。

徐有功  (白)     臣在。

武则天  (唱)     巡按署权作大理院,

             速审此案莫迟延。

徐有功  (白)     遵旨。

             升堂!

(牢子手自两边分上。)
徐有功  (白)     带武宏!

武宏   (白)     怎么,叫我?

             哎呀,爸爸!

牢子手  (同白)    跪下!

徐有功  (白)     武宏!朝廷访得你侵夺民田二千余亩。并借名在苏州建造颂德天枢,征发民间铜铁,影响农事;又复倚恃豪强,逼人家妻女为婢作妾;谢大人再三劝导于你,你不但不听,反纠合豪门联名诬告谢大人谋反。以上条款,从实招来!

武宏   (白)     事情是有的,只求大人看我父面上,饶了武宏初犯。

徐有功  (白)     既有此事,画供上来。

(侍卫取供。)
徐有功  (白)     供招在此,陛下明断。

(武三思跪向武则天。)
武三思  (白)     小儿年幼无知,只求姑皇饶他一条狗命。

武则天  (白)     唗!你明知朕生平痛恨豪门贵族兼并土地,鱼肉百姓,你却纵令你子胡作非为,走上豪门贵族的老路,使三吴百姓积怨朕躬,使兼并侵夺天下成风,动摇国家根本,如何容得!

武三思  (白)     请姑皇念他在苏州修造御花园不无些小功劳,饶了这畜生吧。

(武三思叩头。)
武则天  (白)     这修建苏州御花园又是谁的旨意呢?分明是你见朕喜爱巡游,以御用为名,初则在嵩山修三阳宫,又在河南寿安建兴泰宫,浪费国库数千万两;于今你又命你子侵占民产建什么御花园,只顾你自己揽权收宠,不顾百姓家破人亡,你、你、你!

(武三思叩头。)
武三思  (白)     侄臣罪该万死,还求陛下宽恩。

武则天  (白)     徐卿,武宏该处何罪?

徐有功  (白)     按律当斩!

武则天  (白)     按律施行。

徐有功  (白)     遵旨。

             刽子手!

(刽子手自两边分上。)
徐有功  (白)     将武宏拉出,斩!

武宏   (白)     哎呀,爸爸!

武三思  (白)     还求陛下天恩,宽恕这个侄孙吧。

武则天  (白)     岂不知朕对违犯法纪之人,虽亲生之子也不宽贷!

(刽子手拥武宏同下。起鼓,斩讫。)
武则天  (白)     武三思,念你平日不无些小功劳,免去天官尚书之职,罚俸三月,回都思过去吧!

(武三思跪。)
武三思  (白)     谢姑皇天恩。

(武三思下。)
武则天  (白)     委卿审问御史中丞来俊臣!

徐有功  (白)     带来俊臣!

(来俊臣股栗,上跪。)
徐有功  (白)     大胆的来俊臣,陛下命你推讯制狱,你却聚结匪徒,任意构陷善良,被你破产灭族的千有余家,真是脏贿如山,冤魂塞路。你这贼子还倚势贪淫,矫旨诛杀无辜,强娶人家娇妻美妾,动辄逼人致死。谢大人杀了蔡少炳,你怀恨在心,竟敢不待圣命,与武三思私下江南,刑死国家封疆大吏,已经是罪不容诛。离京之前,还查得你诬告皇嗣和卢陵王、太平公主等与南北衙谋反。你的用意无非要动摇朝廷,窥窃国家大柄,极恶大罪,上通于天,圣驾在此,速速招来!

来俊臣  (白)     徐大人,下官迭审制狱,是一个知道法度的人,岂能作此大逆之事?

徐有功  (白)     来俊臣,闻得你审问周兴之时,周兴不招,你请他入瓮。你来看,那是什么?

(火光。)
徐有功  (白)     来呀。

(众人同允。)
徐有功  (白)     将来俊臣插进红瓮!

来俊臣  (白)     大大大人不必动刑,下官情愿招认。

徐有功  (白)     画供上来。

(来俊臣画供。)
徐有功  (白)     来俊臣招供在此,请陛下定夺。

来俊臣  (白)     还望陛下,念臣往日辅翼微劳,天恩宽恕。

武则天  (白)     来俊臣罪大恶极,姑念他往日不无翼赞微劳,从宽议处吧!

徐有功  (白)     启陛下,来俊臣凶淫残贼,窥窃大权,毁损陛下盛德,罪不容诛。

武则天  (白)     就将朕赐与谢仲举的尚方宝剑,赐与卿家使用。

徐有功  (白)     谢陛下。

             来呀,将来俊臣绑了,斩!

(刽子手拥来俊臣同下。鼓声。刽子手同上,呈刀,同下。苏鸾仙急上,跪。)
苏鸾仙  (白)     婢子苏鸾仙叩见陛下。

武则天  (白)     苏鸾仙,你手捧何物?

徐有功  (白)     瑶环姐昨晚写有表章,叫婢子赶送神都,闻得陛下南巡,今日亲呈御览。只是瑶环姐已经去世,表章就成了遗折了哇。

武则天  (白)     呈上来。

(武则天看。)
武则天  (白)     哎呀!

     (唱)     阅罢遗折心痛伤,

             孤臣一片热心肠。

             悔不该错用狗奸党,

             害得忠良无下场。

             泪纷纷,把旨降,

             礼葬瑶环吴水阳。

徐有功代朕传旨,谢瑶环追封定国侯,礼葬在吴江东岸,就命徐卿代朕致祭。袁行健从太湖回来,要他到洛阳见朕,另有封赏。江南巡按着徐有功暂代,安民定乱,全仗贤卿了。

徐有功  (白)     臣敢不竭犬马之力以报陛下。

武则天  (白)     苏鸾仙,随朕还朝。

苏鸾仙  (白)     婢子跟瑶环姐亲如骨肉,情愿在苏州守墓三年。

武则天  (白)     唔,就依你意,徐卿传旨排驾,即刻还朝。

徐有功  (白)     江南春暮,湖山如画,圣驾在此,游览几日,还朝不迟。

武则天  (白)     江南虽好,何心游赏?也罢,待等谢侯坟墓建成,朕亲临致祭,摆驾。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袁行健上。)
袁行健  (唱)     且喜笠湖风雨静,

             波慵柳倦近黄昏。

     (白)     湖中遇雨,来此吴江东岸,天色已晚,身体十分困倦,前面有一碑亭,待我盹睡一时。

(袁行健倚石桌打盹。谢瑶环上。)
谢瑶环  (白)     袁郎回来了?

袁行健  (白)     回来了。啊,贤妻,我与武太守同去太湖,诸位义士见你认真惩办豪强,发还田产、农具,他们都愿意即日回乡耕种,武太守叫我先回,与你报喜来了。

谢瑶环  (白)     真是喜事,辛苦郎君了。

袁行健  (白)     你我夫妻何言辛苦二字?听得说武三思与来俊臣同到苏州,必然对你不利。

谢瑶环  (白)     他们告我谋反,来俊臣用非刑百般拷问,为妻至死不招。

袁行健  (白)     妻呀,你身体柔弱,又兼操劳过度,怎经得起贼的摧残?

谢瑶环  (白)     袁郎啊!

     (唱)     非刑极尽人间惨,

             唬不倒义胆与忠肝。

             只望你回来重相见,

袁行健  (白)     妻啊,于今不是相见了么?

谢瑶环  (白)     袁郎,夫啊!

     (唱)     谁知在南柯一梦间。

袁行健  (白)     怎么,我们这是梦里相逢么?

谢瑶环  (白)     夫哇!

(谢瑶环下。)
袁行健  (白)     贤妻,娘子,你你你在哪里?

(苏鸾仙、萧慧娘同上。)
苏鸾仙  (白)     姐夫醒来!

萧慧娘  (白)     袁义士醒来!

(袁行健惊见。)
袁行健  (白)     怎么,你们怎么在这里!

(袁行健向苏鸾仙。)
袁行健  (白)     你姐姐呢?

苏鸾仙  (白)     姐姐被武、来二贼拷问致死,幸得圣驾到此,斩了来俊臣、武宏,追封姐姐为定国侯。小妹思念姐姐恩德,请得圣命,在此守墓三年。

袁行健  (白)     愚兄才离城半月,竟有这等事?

苏鸾仙  (白)     姐夫,你来看!

袁行健  (白)     故定国侯右御史台江南巡按谢仲举之墓

     (哭)     哎呀,妻啊!

     (唱)     一见坟台悲声放,

             不由行健断肝肠。

             纵有丰碑高百丈,

             此恨绵绵天地长。

(袁行健交信。)
袁行健  (白)     贤妹,这里有书信一封,尽载太湖之事,可交新任巡按与武大人善为处理,愚兄去了。

苏鸾仙  (白)     且慢,圣上留下口谕,要你太湖回来速往洛阳见驾,另有封赏。

袁行健  (白)     俺乃草野匹夫,要什么封赏?瑶环一死,此心已碎。见了圣上就请她开张视听,采纳忠言,使百姓有击壤之乐,无涂炭之苦。若再宠信奸佞,残害忠良,只怕天下从此多事了。

苏鸾仙  (白)     鸾仙记得。

袁行健  (白)     瑶环坟墓就托贤妹看守。

(袁行健望墓。)

袁行健  (白)     哎呀,瑶环,妻啊!

(袁行健跪。)
袁行健  (唱)     拜别亡妻把路赶,

苏鸾仙  (白)     姐夫,哪里去?

袁行健  (白)     贤妹啊!

     (唱)     五湖烟水且盘桓。

     (白)     贤妹,拜托。

苏鸾仙  (白)     姐夫,保重了。

(众人同下。)
(完)

   


上一篇: 《咸宁仙鹤湖》     下一篇: 《夜思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40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月 1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