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十一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十一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26   共 0 篇   访问量:544
第十一章
发布日期:2020-10-26 字数:3569字 阅读:544次

这年从五月开始就哗啦啦地下雨,河水、农田都涨了水,稻子弯着腰泡在水中。王淑华已把每餐的米饭变成了稀饭,她是挨过饿过来的,知道今年的收成肯定会受影响,得留点粮食过冬。屋外猪圈里的两头猪在哼哼唧唧地叫着,想必也是饿了。这猪圈中除了那头下屎神猪外,还有另一头新买的,不过现在都已作价归了集体。简泽业家依旧负责照料这两头猪,铲屎挑粪也都归到了简泽业头上。

一直呆在屋里也不是办法,雨渐歇,王淑华带着大女儿简绵群出去打猪草。割过半条田垄,一彩虹斜挂天空,似一座彩桥横跨对门岭和后山。简绵群异常惊喜,“妈妈!天上有彩虹。”

“终于天晴了,老天开眼了。”王淑华兴奋地说道。忽地她又想到了什么,“不好,还有大雨下。”

“不是出太阳了嘛?”

“东虹太阳西虹雨,南虹北虹涨大水。”

简绵群不解的望着彩虹和山,望着这个对她来说还有些新奇的世界。

“妈妈!为什么会有彩虹?”

“下雨又出太阳就会有彩虹,它是……,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妈妈!我想上学,黑子现在就在上学,他跟我说学校里老师什么都知道,书上有宫殿,还有长城,他笑我不上学将来就只能跟爸爸一样挑粪。”

王淑华叹叹气,觉得是该让大女儿上学了,也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只是这上学要交学费,日子怕是要更苦了。回家后王淑华把这事告诉了简泽业,简泽业表示同意,他觉着简绵群是个聪慧的孩子,或许是个读书的料。

水灾持续到六月底才结束,随之而来的是连续的干旱,老天彷佛要置农民于死地。但农民从来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拦河蓄水,引水灌溉。根生的龙骨水车派上了用场,成了救命稻草。因缺少劳力,各户大人摇了一天便安排小孩轮流摇水车,可小孩力气小,又贪玩,摇了两天也没出多少水,黑子还跟简绵群起了争执,把简绵群推倒在了河里。晚上开会时,黑皮本以为简泽业要说白天小孩打架的事,便起先开口道:“泽业,小孩子闹着玩,你别往心里去。”

“哦,没事。”简泽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被这一打断回过了神来。“我觉得水车这样摇不是办法,主要是出水效率慢,人太累,我们劳力太少,不可能天天守着水车。如今这天旱又没个尽头,太阳又毒,摇的水都不够它蒸发的。”

“那你觉得怎样才好?”根生问道。

“我原先想着把手摇式改成脚踏式,这样是轻松了一点,但不算最好,我觉得可以跟下凹合作才是最好的。”

“下凹是人多,可是他们组凭什么帮我们组?”

“不是帮,是合作,组与组之间也可以互助,这叫高级互助,他们不是没有水车嘛,但他们有牛啊,我们出水车,他们出牛,用这牛来代替人,变成牛拉水车,这人不就解放出来了。”

“那这水车不还的改装?”黑皮问道。

“这个交给根生,他是个木匠,改个水车还不容易。”简泽业答道。

大家觉得是个不错的办法,散会后便连夜去下凹商讨此事,商讨好后根生又连夜动工,不出两天便做出了牛拉水车的装置。看着那哗啦啦的水入田,根生高兴地对简泽业说:“你小子实诚又有头脑,佩服啊。”

“是吗?那下次选组长,你可得投我一票。”简泽业笑着说道。

根生望了望着简泽业并不说话,然后背着手走开了,留下简泽业一脸疑惑。

王淑华的第三个孩子已在肚子里蠢蠢欲动,这次她是抱着极大的热忱来对待这个孩子,准确来说她是对生男孩抱着极大的热忱和希望,有一些预兆已预示这将是一个男孩。同村里根生的几个儿子正生龙活虎地成长着,大儿子就快娶媳妇了,黑皮也有儿子,他儿子黑子聪明、顽皮,还时不时欺负简绵群,唯有简泽业家还没有儿子,这让王淑华抬不起头来。在农村,谁家儿子多,谁家就神气,谁家没儿子那就得受欺负。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那个午后,一个男孩呱呱坠地,这可让简泽业和王淑华高兴坏了。三天后他们置办了“三朝酒”,招待前来祝贺的宾客,开筵前点烛焚香,祭拜祖宗,给男孩起名简绵寿。至于这孩子命运如何,暂且不表,往后再提。

这天简绵群在喂猪时发现两头猪口吐白沫,趴在地上不动,也不吃食,这可把她吓坏了,她急忙跑去告诉了大人。村民都围了过来,纷纷责问简绵群是不是给猪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简绵群哭着告诉他们除了猪草和糠,没有给猪吃其它东西。根生大声地说:“组里最值钱的就这两头猪了,还指望过年能吃上肉,卖点钱呢!”

“是啊,早知道你们养不好,就不让你们养了,这可是组里的,现在这样你们说怎么办吧?”黑皮对简泽业说道。

“要不找个医生来看看?”

“医生?这是畜生,不是人,哪来的医生?我看就是吃错了东西,死定了。”

“放心,真是我家的问题,我家来赔。”简泽业这么说着,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就算把家里的东西卖光也赔不起啊!村民围着猪圈吵了一会,也没吵出个结果,便散了。

回到家里,空气有些凝固,王淑华一把拉过简绵群呵斥道,“你怎么搞得?打的什么猪草?连猪草都不认识……”简绵群抽泣着望着母亲,任凭着母亲的训斥一言不发。

“好了,别骂了,她还是小孩子。赔就赔嘛,大不了我们再吃几年红薯。”简泽业说道。

“你说的倒轻松,现在又添了儿子,一家五口人,怕是红薯都没得吃!”

正争吵着,忽门口立住了一个人影,披头散发,把简泽业一家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简泽莲,想不到这几年她沧桑了许多,穿着打扮也随意了许多。“泽莲,快进来。”简泽业叫道。简泽莲跨过门槛走了进来,把手上的一个篮子递到简泽业手上,“把这些煮给猪吃,猪的病就好了。”

简泽业一脸疑惑,“这是什么?从哪里来的?”

“我佛慈悲,众生皆苦,这是解救猪的,也解救你们。”

“神神叨叨的,可不能信她,说不定是毒药。”王淑华说道。

简泽莲并不理睬王淑华,把篮子放到简泽业手上后转身走了。

简泽业将信将疑地把篮子里的草煮给了猪吃,第二天猪竟奇迹般地站了起来,逐渐恢复了原来的精神。而那些天周围村子的猪都闹了病,死了个精光,唯有上凹的两头猪安然无恙。这事传开后,村民纷纷称简泽莲为神婆,又因为她只帮简泽业,又纷纷说她跟简泽业有男女关系,总之多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深秋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4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