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26   共 0 篇   访问量:4158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发布日期:2020-10-26 字数:2185字 阅读:4158次

这天下午周兵在驻京办会议室听汇报,良久愁无言。

昨晚周兵专门拜见桑子英,不巧桑老另有客。秘书见他是熟人,便绘声绘色对他说:“是咱首长的老部下,你父亲一定也认识,他是来京申诉的。一九六零年秋天,他回河南老家探亲,为饿死人的事情,找当地县委发脾气,回部队又交了份,言辞激烈的情况反映,向军区党委力呈不忿忿。这时候,地方的揭发信也寄到,告他以老革命自傲,在县府门口当众扇了县长两个大耳光,掏枪想毙人。四处乱窜语言恶毒影响极坏。结果撸到底,开除军籍和党籍,定为极右派分子,从大校变成军马场的清洁工,如今穷成活灵活现的农夫,头上包着脏毛巾,满脸全是深皱纹,上了沙发便盘腿,一根烟竿不离手,呛得首长想起当年在陕甘。您是不知道,两人聊得那个好,近的都快不行了,哭一阵,笑一阵;笑一阵,哭一阵,完全魔症言行异常。” 周兵想,坐等客人离开吧,不料秘书出来说,首长谈兴正浓厚,全是当年的旧事,还请客人住下。周兵知道白跑了,便告辞:“来的真不是时候,不能再等了,代向桑老汇报吧。”说明来意怏怏而返。

今早周兵出门前,望见晴空万里无云,天空瓦蓝瓦蓝的。心就想,天气预报又胡说,哪像有大雾?照例他先去里院,进二门,见父亲已在东厢房的外廊中,专心做着木工活。便上前去讲:“爸,四个卫兵又在前院操正步,'一二三四'可得劲。爸您做什么?”

周兵的父亲,上穿短棉袄,敞襟把弄根木料,瞄了一会儿这才说:“还花架,你娘等着嘞。”

周兵母亲在世时,爱种花和草。因此每年忌日前,周泉山都亲手做个立花架,刷好紫色的土漆,到了这天就在院里选盆花,都是老妻栽养的。擦净放上去,还是那句叨了六年的老话:“素芬啊?又给做一个,往后每年有。”晚辈们就肃立低头抹眼泪。

周兵问:“爸,你都八十多岁了,还能做得动?” 周泉山反问:“你们哪个接得过?”把料靠墙放好问:“事情办得怎样了?” 周兵应:“今早接到桑老秘书的电话,他说桑老意见是,那件事情国务院已批示过,不好再问了。” 周泉山立时挤眉说:“既然有批示,批给谁了可追嘛?桑子英这是要开溜。” 周兵问:“爸,他会吗?” 周泉山就说:“最近有股风,对新出现的一些事物有看法,对有些人有意见,他想避避嫌。”周兵忙问:“爸,是什么风?怎么一点没察觉,对哪些人有意见?” 周泉山拿起另根料,瞄着说:“干好自己的工作,不要瞎打听,忙你的去吧。”说完重新开始干活儿。
  周兵有件事没讲,就是市剧团进京。

这次抽调的,是他精心挑选的,虽说演不了大戏,只能唱些折子戏,但也有好处,可以把戏送进宅,以如当年送下乡,自然这次非平常,都是原就爱戏的,可以投桃以报李。他已找人统计过,在京够条件的同籍官员和名人可真不少。仅往大里说,弘扬地方戏,只就小里讲,家乡来慰问,眼看过年了,时候正好呢?头一个选了桑子英,心想只要他开头,再往下就顺畅了。今早上,桑子英秘书来电话说:“首长不同意,说家里岂能搞堂会,要演请去剧场,到时来观赏。”

周兵就犯起愁来了。


上一篇: 《国石之恋 静听石语 (下篇)》     下一篇: 《迷住了的眼光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158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二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