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十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十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19   共 0 篇   访问量:797
第十章
发布日期:2020-10-19 字数:3451字 阅读:797次

这天上凹的几户人家被通知去高桥开会,他们心里自然知道是划成分和分田地的事。简泽业、根生、黑皮三位户主是一同前往的,根生和黑皮显得异常兴奋,他们知道自己出身没有任何问题,这次肯定会分到更多更好的田地。简泽业则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是福还是祸。

他们来到农会驻地,干部们已在桌子两旁坐好等候了。坐定后工作组队长开口说道:“上凹的乡亲们,你们的成分我们基本定了,现你们自己还有什么补充和疑问的可以说出来。“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家几代都是雇农,整个高桥都知道。”

“我也是。”

队长见简泽业不语,便问道:“老弟,你呢?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简泽业有些心慌,支支吾吾说道:“我也是雇农......不……是贫农。”

“你撒谎!你是不是有没有交代清楚的?”队长厉声说道。

简泽业想着此时纸包不住火了,工作组肯定早已摸清了自己的底细 ,便又补充说道:“我还是反革命……的后代。”队长一听立马打起了精神,拿起笔摊开本子,“你继续说。怎么个反革命法。”

“我爹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后一直在国军里当兵,没有回来。”

“那他现在在哪?”

“不知道,已几年没有消息了,自从打完日本鬼子后就没有消息了。”

“哈哈哈!”队长突然笑出声来,旁边的几个干部也跟着笑了起来,“看把你紧张的,原来是这样,我们原调查得知你爹是县城里的小贩,还以为你爹是在鬼子来了之后出的事,今天找你来本想问清的,现在既然你自己说了我们也不用再问了。”队长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同事,接着说:“你这种情况算不上反革命后代,你爹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反革命。今天你老实交代是值得表扬的,以后如果有你爹的消息也要第一时间汇报,你的成分还是贫农。记住!对党对革命一定要诚实,这关系到我们土改的实施,明白了吗?”

“明白了。”简泽业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看来担心是多余的,那信也没有落到工作组手上,就算工作组看到那信那也算不上反革命。他长吁一口气,心里念着这共产党还是不错的,以后一定要老老实实种地,老老实实在这片土地上安定下来。

三户人家虽出身没有大的问题,却并没有分到多余的田地,反而倒是失去了一些。队长说上凹人口少,下凹人口是上凹的好几倍,建议把坡头的两亩田划给下凹。根生和黑皮自然是反对,吵嚷着那田是自己辛苦开垦出来的,不能划出去。队长站起来说道:“现在一切土地归农会,由农会统一分配,大家要有大局观念。”

“那也不行,我们不要农会的地,农会也不要分我们的地。”根生愤愤地说道。

简泽业是站在队长一边的,或是出于对共产党的支持,或是出于对队长的感激,他说道:“两位老乡,那两亩地不都是我开垦的吗?我还不是让给了你们,乡里乡亲的,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我赞成队长的意见,把它分给下凹。”

“你们看看,还是他有觉悟啊!这事就这么定了,放心,跟着共产党亏不了你们。”队长喝了口茶接着说道,“这王保长家的浮财也分的差不多了,今天叫你们来除了分田还有分浮财的事,你们看这不是好处就来了嘛。”

王保长家的桌椅家具、古董器皿之类的已经分的差不多了,队长给上凹三户农人准备的是一副龙骨水车、一副打谷机和一头猪。那龙骨水车木链已脱落,车叶少了几块,那头猪则有些病怏怏的,卧在猪栏里精神萎靡,唯有那打谷机还算完好。见此状黑皮抢先要了那打谷机,根生继而选了那龙骨水车,简泽业只好赶着那头病怏怏的猪回家。

路上黑皮与根生挖苦简泽业是个马屁精,拍队长马屁,把田让给了下凹,还挖苦简泽业是个傻子,要了那病猪,养不久。简泽业知道他们是在怪自己没有与他们在分田的事情上站在同一阵线,他也不恼,想着乡亲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能撕破脸皮,就任由他们说去。

王淑华见简泽业平安回来了甚是高兴,又见简泽业赶着一头猪,便好奇地问道:“哪里来的?”

“王保长家的,他家的东西都被分了,我们分到了这头猪。”

“他们家那么多好东西,就分到一头猪?”

“知足吧,有的分就不错了。养猪吃猪肉多好啊,还能给你补身子。”简泽业望向王淑华隆起的肚子,看来第二个孩子就快要生了。他想着是一个男孩就好了,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再来一个儿子就圆满了。

年前的冬天,简泽业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没有如他所愿,还是个女儿,取名简绵英,同一个月里妹妹简泽娥与王兆生在县城领了结婚证,可谓是双喜临门。

村里正在搞互助组,上面鼓励各户自己联合起来互助。黑皮与根生合成了一组,把简泽业一家撂到了一边,他们嫌弃简泽业家里缺少农具,并过来得不到什么好处,于是简泽业成了方圆几个村子唯一的单干户。简泽业是一直想入组的,他知道入了组就可以多种水田,少种旱地,也就可以多吃米饭,少吃红薯了。

这天根生在白菜地里摘白菜,眼瞅着一地白菜稀疏矮小,不免叹气,而隔壁地里的白菜却是肥硕饱满的很。他走到隔壁的菜地俯身看那白菜绿油油、白嫩嫩,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恰巧这时简泽业挑着粪桶走了过来,说道:“根生啊!干什么呢?”

 “你这白菜种的好,我都想咬上一口。” 根生直起身来答道。

 “这多亏了我家那头猪,神奇的很,吃多少都不长膘,光拉屎了,那屎拉的又多又肥。” 简泽业说道。

“这么说你还占了便宜了,选了个造粪机。”

”要不也给你家浇浇?” 简泽业笑笑说道。

“你这么好心?”根生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没什么,乡里乡亲的互相帮衬,哪天我家要用个水车、犁什么的那不也得找你帮忙啊。”

“看出来了,原来你是想加入我们互助组,再说吧。”说完根生砍了自家两棵蔫白菜回去了。

从那以后,简泽业给自己菜地浇粪时也不忘把根生家的也浇了。根生看在眼里,觉得是自己小心眼了,谁家的粪不珍贵啊,这简泽业如此舍得着实让他刮目相看,又想起以前简泽业让田的事,便更加觉得简泽业是个实在人,如再拒绝简泽业入组实在有些不近人情了,于是便跟黑皮家商量,同意了简泽业入组。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曲江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797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