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19   共 0 篇   访问量:192
第一百二十章
发布日期:2020-10-19 字数:1213字 阅读:192次

梁秀娟深知自己这个傻妹妹,使起性子不可救药,气便不打一处来,在休息室里怒苗清泉:“你到底安的什么歹心?竟然这样不顾廉耻来诓骗,你光明正大告诉我,想达到个什么目的?做的什么梦!”
  先前苗清泉,从她姑侄对话中,察觉出端倪,猜到梁秀娟气急败坏可能是因梁艳梅要见自己,心下稍宽算是补回点底气。虽然不敢针锋相对,却敢直腰抬头了,但是目光依旧躲闪,要见到梁艳梅的念头重燃。人都有通病,‘吉兆显露’易犯糊涂,以为自己万事为大。苗清泉甚至想,让梁秀娟先说够话,出完气,所以也不去计较,乐观的等待,侥幸地想见,天又塌不下来嘛,再说这是梁艳梅躺病床上的要求嘛。她都摔成这样了,当姐姐的不心软?能不满足她的要求?不放心可以一同进去,什么大事不能过了今晚谈?不该病人着急呀。所以和吴吉伟的辩驳,虽感很愧疚,却心存旁骛,自以为是。这时突见梁秀娟,冲到跟前怒目问,廉耻呀、诓骗呀、披头盖脸淋头泼来,硬说自己有目的,讲话比梁冀东露骨,像自己真有大阴谋,被她看穿了似的,便觉得可笑。但自己终究有家室,出这事敢理直气壮?于是苦笑无可奈何听训斥。

梁秀娟见苗清泉,竟还皮笑肉不笑,像位真痞子,误以为他无所谓,怒指他愤道:“家里料定你是这种吊儿郎当的无赖!” 苗清泉抬头翻眼说:“你们怎么想,我可管不着,我是什么人,自己最知道。今晚能见一面吗?” 梁秀娟便气得嚷:“还敢赖脸有自知?不知人都难明己?厚颜无耻到极点。滚!从哪来,滚哪去!我们不愿再见你这种孬货!”

一阵沉静后,吴吉伟问梁秀娟:“瞧见了?赖皮咋能赶得走?不然畏称街溜子,不要脸是他们该的基本功,他可抱着希望呢?‘人之大耻,莫过于妄。’”

这时护士进来问:“谁叫苗清泉?”

众人愣。

护士又问。

苗清泉说:“我。”

护土说:“四0五室的病员,她想要见您。”

苗清泉疑惑:“她知道,我已到?”

护士说:“对。”

苗清泉转头询问探看,见梁秀娟皱眉发愁于是等了一小会儿,见没人反对,认为她虽不情愿,还是默认了。于是赶忙出休息室,急切地往病房去。鼻子发酸,泪流满面。


上一篇: 《来自窗台种菜的思考:不能用“劳动力”混淆“劳动者”》     下一篇: 《老校长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