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 11》--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17   共 0 篇   访问量:397
回首 11
发布日期:2020-10-17 字数:12600字 阅读:397次

11

   

【第六场】
(察院书房。袁行健久等不耐。)
袁行健  (唱)     好一个谢大人英明谙练,

             他好似伍员庙排难的少年。

             但不知他留我是何主见?

(谢瑶环便服、苏鸾仙同上。谢瑶环笑对袁行健。)
谢瑶环  (唱)     在书房劳久候有慢高贤。

(谢瑶环一揖。)
袁行健  (白)     好说了。大人相留,不知有何见谕?

谢瑶环  (白)     义士豪侠尚义,仪表非凡。但不知仙乡何处,因何至此?

袁行健  (白)     小生阮华,系弘农人氏。早失父母,孑然一身。来到三吴访友不遇,偶游伍员庙,抱打不平,不想却与大人相遇。

苏鸾仙  (白)     怎么,你看得出在伍员庙的是我们大人吗?

袁行健  (白)     大人丰采照人,怎么看不出。

谢瑶环  (白)     哈哈哈哈。阮义士所读何书,所执何业呢?

袁行健  (白)     自幼学书学剑,关心天下利病,也想安边报国,不负平生。只是自从家父死后,就浪迹天涯,百无成就,愧对先人了。

(袁行健落泪。)
谢瑶环  (白)     方今圣主当朝,破格用人。足下前程远大,何必伤感?

袁行健  (白)     多谢大人奖励。于今虽则圣主当朝,但权贵专横,侵夺百姓;酷吏肆虐,志士寒心。因此阮华宁愿漂零湖海,无心用世。

谢瑶环  (白)     这就不对了。仁兄既然嫉恶如仇,爱民如伤,怎么不出来辅佐圣上,措天下如泰山之安,却忍心让权臣、酷吏、豪门竖子,鱼肉百姓呢?

袁行健  (白)     这——

谢瑶环  (白)     仁兄豪杰之士,我相见恨晚。有心与仁兄八拜订交,不知意下如何?

袁行健  (白)     大人官高位显,阮华怎敢高攀?

苏鸾仙  (白)     得了,什么高攀低就的?你们二人年龄品貌十分相当,志趣又这样投合,就结拜了吧。我预备香案去。

(苏鸾仙下。)
谢瑶环  (白)     是啊,你我一见如故,愿结金兰之好。只怕仁兄见弃吧。

袁行健  (白)     岂敢。大人如此见爱,阮华敢不依从?只是我乃朝廷要犯,万一连累大人,如何使得?

(谢瑶环惊。)
谢瑶环  (白)     此话从何说起?

袁行健  (白)     小弟原名袁行健,家父袁乐山,官任滁州长史,为人梗直仗义,得罪权贵,被周兴扳扯在谋反案内,斩首神都。小弟闻讯之下,痛不欲生,改名阮华,离家远走。去年周兴与丘神勣通谋,被贬岭南。小弟追到岭南道上,才报了父仇。官司至今海捕刺杀周兴人犯,万一有事,岂不连累大人?

谢瑶环  (白)     原来如此。周兴陷害无辜,天怒人怨。仁兄手刃此贼,不止报了父仇,也雪了民愤,何罪之有?虽有海捕之书,并无仁兄名字,惧它何来?

(苏鸾仙取香炉上。)
苏鸾仙  (白)     好咧,你们快拜了吧。

谢瑶环  (白)     小弟二十二岁,不知仁兄贵庚几何?

袁行健  (白)     小弟痴长两岁。

谢瑶环  (白)     如此大哥请上,受我一拜,

苏鸾仙  (白)     不,我看还是同拜了吧。

谢瑶环  (白)     请。

     (唱)     金兰契合真无价,

袁行健  (唱)     肝胆相投便一家。

谢瑶环  (唱)     生死祸福不相舍,

苏鸾仙  (唱)     好似徐淑遇秦嘉。

(谢瑶环笑对苏鸾仙。)
谢瑶环  (白)     你说错了。

     (唱)     好一似子期遇伯牙。

苏鸾仙  (白)     哈哈哈,是我错了。备得有酒,给我哥儿俩道喜。

谢瑶环  (白)     如此,大哥请。

袁行健  (白)     大人请。

谢瑶环  (白)     嗯——

袁行健  (白)     贤弟请。

(谢瑶环挽袁行健。)
谢瑶环  (白)     大哥随小弟来呀。哈哈哈哈!

(谢瑶环、袁行健、苏鸾仙同下。)
【第七场】
(蔡少彪、周亮、家人拥武宏同上。周亮碰武宏痛处,武宏护痛。)
武宏   (白)     哎呦呦。

周亮   (白)     三哥,怎么这谢巡按当真把你打成这样儿了?

武宏   (白)     老弟啊!

     (唱)     提起那谢仲举叫人痛恨,

             四十板打得我鲜血淋淋。

蔡少彪  (白)     咳,这四十棍还是便宜的呢。

     (唱)     最可叹我兄长娇惯成性,

             一霎时大炮响斩首辕门。

周亮   (白)     谢仲举这小子竟敢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难道罢了不成。

武宏   (白)     是啊,这小子还限期叫我们把侵占的田地、房屋退还给原主。这样一来,那些穷百姓更要嚣张起来了,咱们的日子还过得下去吗?

蔡少彪  (白)     可不是,这比杀人还厉害,咱们若是让一步就什么全完了。

周亮   (白)     可是,这小子来头还不小,圣上还赐给他尚方剑。

武宏   (白)     那天在伍员庙的就是他,看起来他是存心来跟咱们作对的。

蔡少彪  (白)     可是大不了一个年轻的御史台,还拗得过王爷和来中丞吗?我们仔细打听这小子的行举动静,把他在苏州欺压咱们的情形告诉王爷和来大人,准不会跟他善罢甘休的。我已经派人送信给来大人去了。

周亮   (白)     对,一定得想法干掉这小子。

武宏   (白)     今晚请你们来正为此事,我想联名告他一状。

周亮   (白)     告他什么呢?

武宏   (白)     就告他私通太湖匪寇。

蔡少彪  (白)     这好极了。那天在庙里打你们的那小子据说被谢仲举给收留在衙门里了。就说他是湖匪。

武宏   (白)     愚兄也正是此意,状子写好了,你们大家签个名儿吧。

蔡少彪  (白)     这是我们死活关头,谁不签名的谁是孬种。

周亮   (白)     对。签吧。

(暗。)
【第八场】
(袁行健上。)
袁行健  (念)     信步来池馆,将心托月明。

     (白)     那日斩了蔡少炳,杖责了武宏之后,谢大人将我邀至书房,畅谈半日,各恨相见之晚,我二人结为金兰之好,情同骨肉。是我欲往太湖访友,几次辞行,贤弟不允。今夜月明如水,信步至此,才知察院内竟有这样的佳境哪!

     (唱)     幽池高柳荼蘼架,

             几处芳菲桃李花。

             银河倒泻,楼台如画,

             灯光隐隐透窗纱。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说话,

谢瑶环  (内白)    鸾仙带路。

苏鸾仙  (白)     姐姐,这儿来呀。

(袁行健惊。)

袁行健  (白)     呀!

     (唱)     这声音好似女儿家。

     (白)     且住,贤弟说他不曾娶妻,察院后园何来女子的声音?夜静多有不便。俺且在假山石后暂避一时。

(袁行健藏入假山后。谢瑶环、苏鸾仙女装同上。)

谢瑶环  (唱)     到任来秉圣命把豪强严办,

             一霎时正气升春满江南。

             袁仁兄疾恶如仇有识有胆,

             既孝义又豪侠他是个盖世的奇男!

             公务毕换罗衣园中消散,

             一阵阵桃李花飘满池潭。

             对明月蹙蛾眉数声长叹,

             这乱愁千万端却与谁谈?

苏鸾仙  (白)     哟,姐姐,我说你怎么这样见外啊?

谢瑶环  (白)     你我姐妹多年相处,于今又同到江南,怎说“见外”二字?

苏鸾仙  (白)     既然不见外,你心里有事就该跟小妹我商量才是,怎么说“这乱愁千万端却与谁谈”呢?

(谢瑶环笑。)

谢瑶环  (白)     我是随便说说罢了,心里倒没有什么愁的。

苏鸾仙  (白)     你这是真话?

谢瑶环  (白)     难道骗你不成!

苏鸾仙  (白)     你不是骗我,是骗你自己,我倒真替你发愁哩,我的巡按大人!

谢瑶环  (白)     你替我愁些什么?这一?

苏鸾仙  (白)     第一,圣上命你抚慰太湖百姓,你来此半月,一筹未展,看你怎样回复圣命?

谢瑶环  (白)     苏州府尹武存厚,虽是武梁王的侄儿,倒也干练。我已经派他到太湖去了。只要我们把豪门侵占的田地认真发还,百姓们自然会回来的。这第二呢?

苏鸾仙  (白)     第二,你那日打了武宏,杀了蔡少炳,虽然是大快人心,可是武三思势压群僚,来俊臣罗织起家,哪有个善罢甘休的?虽则你已经有密奏去了,梁王到底是陛下的侄儿,来俊臣也正受重用,手臂怎么粗得过大腿呢?这几日小妹叫人打听武宏的动静,因为你催着要把侵占去的田地交还给百姓,本城豪门勋戚哪一家不害一样的病?他们联成一气,正要向朝廷告你哩。

谢瑶环  (白)     凭他们告吧。为姐奉旨之时,早知道这是一场恶战。所恃者圣上英明,既蒙恩外调,必是望为姐有一番作为,为姐也身许国家,这生死祸福早置之度外了。

     (唱)     自奉圣命斗豪强,

             早把江南作战场。

             生死祸福全不想,

             一片丹心报君王。

苏鸾仙  (白)     姐姐,小妹深知你是个有心胸的人,我一定帮你打好这场恶战。

谢瑶环  (白)     真是没有妹妹你这个帮手,为姐还不敢来呢。你这第三?

苏鸾仙  (白)     这第三么?你来,我告诉你。

(苏鸾仙耳语。)

谢瑶环  (白)     听不真,夜深人静,怕什么,说吧。

(苏鸾仙笑。)

苏鸾仙  (白)     我说了。

     (唱)     袁先生英雄世无两,

             襟怀落落貌堂堂。

             他与姐性情恰相仿,

             可算得天生一对地长一双。

             你迟迟不敢明言讲,

             这“盟弟兄”怎好配鸳鸯?

             你趁着月儿皎洁花儿放,

             快把真情告袁郎。

谢瑶环  (白)     妹妹呀!

     (唱)     羞答答怎好明言讲,

             哪有个巡按嫁才郎?

             况有宫规难违抗,

             嫔妃下嫁要犯律章。

苏鸾仙  (白)     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若回到洛阳,宫禁森严,这一辈子也就完了。再说,于今武家当政,武承嗣、武三思出入宫闱,难道你将来跟他们鬼混不成?

谢瑶环  (白)     这——贤妹说得有理。只是刚才说过,为姐以身许国,誓与奸邪苦战;若与袁郎亲好,必然惹出是非,反与大事不利。为姐仔细思量,这儿女恩情,只好搁下不提了。

苏鸾仙  (白)     姐姐虽是考虑周详,只是我们两个女人到底势力孤单,袁先生才兼文武,交游甚广。又熟悉民间疾苦,你们若配在一块儿,锄强除暴、救国安民,办法就更多了。

谢瑶环  (白)     我与袁郎八拜订交,也可以得他的臂助。

苏鸾仙  (白)     “八拜订交”怎及得“百年偕老”啊?袁先生不是几次要走吗?他有他的事,怎么能老跟着你?你不抓住机会,只怕就来不及了。

谢瑶环  (白)     只是——

苏鸾仙  (白)     只是什么?此事除小妹以外,不会让别人知道,您还有什么忧虑的?

谢瑶环  (白)     只是为姐今天处境,四面受敌,万一有事,刀锯鼎镬我自当之,连累袁郎,那还了得?

苏鸾仙  (白)     这——

(袁行健从假山后走出,拱手。)
袁行健  (白)     贤弟!愚兄与你情同骨肉,生死与共,祸福同当,贤弟就不必忧虑了。

(谢瑶环、苏鸾仙同惊。)
谢瑶环  (白)     怎么,仁兄你、你、你在这里!

袁行健  (白)     信步来到后园,不想贤弟到此,冒昧之罪,贤弟见谅。

(袁行健一礼。)
苏鸾仙  (白)     刚才我们的话,您都听见了?

袁行健  (白)     都听见了。贤弟一片忠爱之心,令人感动。

苏鸾仙  (白)     我姐姐要嫁给您,您也听见了?您愿意吗?

袁行健  (白)     行健孤剑飘零,若得侍贤弟妆台,毕生大幸,只恐孤鸿野鹤,难配娇鸾。

苏鸾仙  (白)     得了,别酸不溜丢的了。今晚月圆花好,鸾仙为媒,你们就拜见了吧。

(苏鸾仙拉谢瑶环。)
苏鸾仙  (白)     姐,拜呀!

谢瑶环  (白)     这——

(苏鸾仙望。)
苏鸾仙  (白)     对,我倒懵懂一时了,也该让你们俩先谈谈哪。好,我给你们预备香案去,有一会儿哩。

(苏鸾仙笑,下。谢瑶环、袁行健相望无语,谢瑶环含羞低头。)
袁行健  (白)     方才贤弟说,刀锯鼎镬愿意独自担当,不肯连累于我,如此深情,叫怀靖怎能不为贤弟效死。

(谢瑶环急捂袁行健嘴。)
谢瑶环  (白)     谁要你死?

(谢瑶环低声。)
谢瑶环  (白)     只知你名行健,怎么又叫怀靖呢?

袁行健  (白)     愚兄自幼慕李药师为人,所以取名怀靖,后来,爹爹一死,无心用世,才改名行健。

谢瑶环  (白)     原来如此。

(谢瑶环笑。)
谢瑶环  (白)     仁兄以李药师自许,但不知几年来奔走风尘,也曾遇见红拂无有?

袁行健  (白)     以前虽也得遇美人青眼,只是流浪之身,大仇未报,愚兄都错过的了。

谢瑶环  (白)     于今呢?

袁行健  (白)     于今得遇贤弟,我是再也不肯错过的了。

(袁行健拉谢瑶环手。)
谢瑶环  (白)     袁郎啊!

     (唱)     谢瑶环深宫九年整,

             只道是青锁红墙葬此身。

             都只为太湖之事有争论,

             圣上命我到吴门。

             乔装男子访民隐,

             伍员庙内得遇郎君。

             我敬你器宇轩昂貌英挺,

             敢为百姓打不平。

             我与你八拜把金兰订,

             胜似同胞共母生。

             今夜晚云鬟绣袂穿芳径,

             姊妹们月下诉衷情。

             谈到与袁郎偕秦晋,

             万不料细语缠绵被你闻。

             这也是姻缘前生定,

             袁郎啊,

             莫负今宵海山盟。

袁行健  (唱)     今宵喜坏袁怀靖,

             红拂如何比得卿?

(谢瑶环、袁行健相抱。苏鸾仙取香炉上,笑。)
苏鸾仙  (白)     姐,你们谈好了?香炉来了,快拜了吧。

(谢瑶环、袁行健同下拜。)
谢瑶环  (唱)     与袁郎同拜在花前月下,

             指牛女证鸳盟坚定无涯。

袁行健  (唱)     与贤弟全不是等闲婚嫁,

             同生死共患难报效邦家。

苏鸾仙  (唱)     女巡按嫁盟兄千古佳话,

             我早说似徐淑巧遇秦嘉。

(更鼓声。)
苏鸾仙  (白)     姐,袁姐夫,春宵无价,你们到上房安歇了吧。

(谢瑶环羞。)
谢瑶环  (白)     官人请。

袁行健  (白)     贤弟请。

苏鸾仙  (白)     瞧你。

袁行健  (白)     娘子请,哈哈哈。

(谢瑶环、袁行健、苏鸾仙同下。)


上一篇: 《三色梦》     下一篇: 《景情人心两首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97次 | 联系作者
对《回首 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