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10   共 0 篇   访问量:323
到新安介庄耍吧
发布日期:2020-10-10 字数:5227字 阅读:323次


 早听说过,新安县石井镇介庄村是一个藏于山水之间的小山村。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叶一花,一树一景,处处流露着的是满满的诗情画意,令人心驰神往。

或是“醉过才知道酒浓,爱过才知道情重”。一场秋雨过后,应好友郝哥的热情相邀,我和红全等人驱车从洛阳出发,沿连霍高速一路向西去介庄耍。

这天,雨后的新安如画似诗,红的炽烈,绿的青翠,黄的娇嫩,蓝的澈明。

山峦间的晨风轻轻地吹拂着,带来了亲昵的问候,新鲜的空气牵引着我们的脚步儿轻轻走进晨雾中的乡村小径,虽有几许凉意但不觉得冷,却恰到好处地将夜的倦意和慵懒悄悄带走,不着痕迹!

之前,我曾到过不少美丽的山村。“川流金、谷淌银”,蓬勃发展的沟域经济,正重塑着山村的“颜值”和“气质”,让一条条荒山沟变为“聚宝盆”,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双赢。

介庄村,这个坐落在新安县石井镇最偏远的小山村,又会是什么样呢?

说实在话,在我的想象中,“九沟十八岔,岔岔有人家,少的三两户,多的七八家”,应是一处古、苦、土、穷的偏远山村。但当真正到了介庄,才发现完全和我想象是两个概念,与那些声名鹊起的“岭上人家”相比,这儿更像是个“桃源小洞天”。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过了龙潭峡谷,车速明显降了下来,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给我的第一感觉,恍如到了陶渊明老先生笔下武陵人的桃花源,令人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且不知觉中失了神,遗忘了时光。

未进村子,先闻水声。介庄村紧邻着母亲河——黄河。

清澈的河水带着在时光久远里沉淀的柔和的绿,唱着歌儿,从很远很远的天边儿走来,春也叮咚,秋也叮咚,如天籁般的欢歌,又似美人纤指拨动的琴弦。

在秋日淡淡的照耀中,河水在这儿拐了个弯,放慢了前行脚步,於出一片宽宽的河滩。

这里比前窄了几分,四周的山包得格外的紧了,仿佛是前无去路的样子。滩地上有一片茂密的芦苇丛,除了芦苇还长着熟地草、狗尾巴草和奶浆草。紫的、红的、黄的和白色的小花,开在草丛间、开在路边,一晃一闪的,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此时的秋日,从草叶上、花瓣上飞溅了起来,蜜蜂和蝴蝶飞窜着,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说了悄悄话儿。

水山相连,彩蝶纷飞,尤当站在村口眺望不远处那一排排白墙,灰瓦,高门楼。眼中整齐排列的民居,清风绿竹,粉墙黛瓦,俨然是历史与现代含情相视、相互传情。

观山读史,听流水潺潺,闻鸟鸣啾啾,此情此景,倒是让紧绷着的神经,不经意之间又回到了原始的精神乐园,多了一份清新,一份适意,一份静水流远的宁静。

村支部书记叫卫云,是个有着30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也是洛阳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皮肤黝黑,粗壮结实,轮廓分明,青筋暴露的双手长满了硬生生的茧皮,一握而知这是经过岁月的洗磨。

在他的娓娓道来中,我们知道了介庄村的前生今世。“我们这代人长在党旗下,还是有时代情节的,就是想为党多做点实事。”这是卫云的初衷,也是他坚守三十年的目的。

介庄村,是一个移民新村。变化,始于1990年。

那年,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后,方圆几里沟沟岔岔的群众集体搬迁到此。从零星到集中,从茅草屋到楼房,常年靠天吃饭的村民们,“一滴汗水甩八瓣”,修路架桥,养牛养羊,栽种果木,一天天、一年年,斗转星移,经过30多年的奋斗,硬是将荒坡野岭变成了“金银川”!

漫步介庄,尽可以想象,在暮春时节,当桃红李笑杏花开时,“千朵万朵压枝低”,步入花海介庄,那一定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一定是此景只应天上有,何谓桃源无处寻。若是到了盛夏,在这里既可去山间体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爽,也可去湖边欣赏“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别致,还可去果树丛中捕捉“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的瞬间。也正所谓,其乐也融融,其情也洽洽。

拾级而上,登高望远,更是一番好景象。

道道山岭上,除了黄栌,还有山楂、柿子、皂角、酸枣、漆树等,漫山遍野。杏李园、石榴园、葡萄园……那一颗颗、一串串的果实,娇艳欲滴,令人唾延。尤其是柿树上缀满了沉甸甸的柿子,象一盏盏小红灯笼,红得透亮,婆娑摇曳,闪烁着红光,会让人突地觉到,还真个到了看不到源头的飘渺的红河谷。

此刻,如果再品味唐代诗人杜牧的《山行》中“万花都落尽,一山红叶烧”时,明显会感到,他老人家看到的只是江南的枫林,而没有赏到这里的黄栌红叶。

倘若大师犹在,此情此景,他又会写下怎样的诗句呢?

临近中午,太阳挂在当空,山林中也吹来丝丝微风,既像是跳动的音符,又似从山泉滑落的泉水,滴滴答答,柔美而美丽,轻轻流过洒满了落叶的湖畔。

柔和的光辉,澄清缥缈,尤其当它飞遁时的一刹那极其绚烂的展开,感动了心灵,使人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的歌唱,又如同望着碧海想着见一片白帆般,此刻,就连头顶上默默飞过的大雁,也变得深沉,少了往日叽叽喳喳的喧闹。

啊!好美的金秋,凉爽,舒服。

就在我们大声赞叹时,突然,一只捉虫的麻雀从草丛中飞起,于是,枝头上的蒲公英像是受到了惊吓,纷纷逃离母体,在空中飘散开来,有的落在了我的肩膀上、衣服上,有的落在附近的植物上,有些则是飘向了更远的地方,一切是那么的轻柔与曼妙,是那么和谐,多么宁静。

望着蒲公英空中飞舞的姿态,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我是一粒种,落地就生根”。放眼青山绿水的介庄,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答案或许就在这里。细思下来,介庄村“天翻地覆”的惊天巨变,不正如同蒲公英与这大山相比,太不起眼了,可谁又能否定它的存在?有谁知道它弱小的身躯是费了多大的劲才破土而出?

虽是渺小,但依旧生长着,在这群山中争得立锥之地,这就是生命的力量。(2020年10月10日)

 


上一篇: 《捡白果》     下一篇: 《神仙湾,一个神仙居住过的地方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323次 | 联系作者
对《到新安介庄耍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