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9》--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03   共 0 篇   访问量:510
元月 9
发布日期:2020-10-03 字数:4481字 阅读:510次

9

   

【第二场】

(袁行健上。)

袁行健  (唱)     三尺剑一囊诗满腔肝胆,

             几年来踏遍了塞北江南。

     (白)     俺袁行健,我父袁乐山,任滁州长史,被酷吏周兴扳扯在谋反案内,斩首神都。俺改名阮华,逃亡在外。去年在岭南道上杀了周兴,消了俺心头一恨。前者避地江南,只听得苏州百姓一片怨苦之声,原来武三思之子武宏和来俊臣的异父弟蔡少炳横行不法,侵夺民田,好友李得才等被武宏逼走太湖。俺访友不遇,心中郁闷。闻得伍员庙甚是热闹,不免前去游玩一番。

(众市民同跑上。)
众市民  (同白)    虎来了!虎来了!

(袁行健拦住市民甲。)
袁行健  (白)     虎在哪里?

(市民甲指远处。)
市民甲  (白)     来了,你还不快走!

(家奴拥武宏、蔡少炳同上。)
武宏   (唱)     生在当朝第一家,

蔡少炳  (唱)     斗鸡走狗作生涯。

武宏   (唱)     伍员庙内桃花发,

蔡少炳  (唱)     朦胧醉眼看吴娃。

武宏   (白)     看吴娃。

蔡少炳  (白)     看吴娃。

武宏   (白)     哈哈哈,贤弟请。

蔡少炳  (白)     武三哥请。

武宏   (白)     请。

(家奴、武宏、蔡少炳同下。袁行健细望。)
袁行健  (白)     分明是人,怎说是虎?

市民甲  (白)     人?他比虎还凶哩!

袁行健  (白)     他们叫什么?

(市民甲害怕。)
市民甲  (白)     他们一个叫武宏,乃是武梁王的三少爷;一个叫蔡少炳,乃是来俊臣大人异父兄弟。他们横行不法,欺压良民。苏州人有两句话:“武宏似虎,少炳如狼;良民啼哭,少女逃亡。”怎么,你还不知么?

(市民甲拉女儿。)
市民甲  (白)     儿啊,快回去!

(众市民同下。)
袁行健  (白)     闻得武宏、蔡少炳劣迹如山,百姓畏之虎狼。原来就是他们,不免找父老细问一番,将来落在我手,定要替三吴百姓除此一害也。

     (唱)     看两贼真比那虎狼凶悍,

             何日里学周处除害南山。

(袁行健招手。)
袁行健  (白)     老丈请慢走,老丈请慢走。

(袁行健追下。)

【第三场】
(谢瑶环、苏鸾仙书生打扮同上。)
谢瑶环  (唱)     出京来一路上明察暗访,

苏鸾仙  (唱)     贤姐姐为国事辛苦备尝。

     (白)     姐姐!

(谢瑶环低声。)
谢瑶环  (白)     你!

苏鸾仙  (白)     哦,大哥。前面便是伍员庙,狄梁公到江南毁了许多淫祠,这庙跟泰伯庙还是他特为留下的哩。这几日香客甚多,何不进庙一游?

谢瑶环  (白)     就依贤弟,须要小心。

苏鸾仙  (白)     知道了。

(袁行健上。)
袁行健  (唱)     适才间听老丈数两贼的罪状,

             怎不叫袁行健怒满胸膛。

             来至伍员庙用目观望,

     (白)     呀!

     (唱)     古英雄倒享受后代的馨香。

     (白)     伍将军哪!

     (唱)     你也是遭陷害父兄命丧,

             你也是改姓名奔走他方;

             你也是吹箫吴市把知音来访,

             你也是对宝剑玄鬓暗伤。

             俺这里上后殿把神像瞻仰,

(袁行健走过谢瑶环、苏鸾仙前,下。谢瑶环瞥见袁行健风采,注目。)
谢瑶环  (白)     呀!

     (唱)     这少年器宇好轩昂!

苏鸾仙  (白)     哥,你说谁?

谢瑶环  (白)     你我何不到后殿一游。

苏鸾仙  (白)     走吧。

(谢瑶环、苏鸾仙同下。萧慧娘、萧母同上。)
萧慧娘  (唱)     一家人似行船又遭险浪,

萧母   (白)     儿啊。

     (唱)     求神圣佑象乾早日还乡。

萧慧娘  (白)     神圣啊!

(萧慧娘跪。)
萧慧娘  (唱)     神圣威灵高万丈,

             救救贫女萧慧娘。

             武宏贼,多狂妄,

             苦苦要拆散锦鸳鸯。

             保佑龙郎把归舟上,

             一帆风顺转吴江。

(武宏、蔡少炳、王椒、众家丁同上。)
武宏   (唱)     游遍曲院与回廊,

蔡少炳  (唱)     未见可意的女娇娘。

武宏   (唱)     王椒带路大殿上,

(武宏见萧慧娘。)
武宏   (白)     呀!

     (唱)     这一女子不寻常!

王椒   (白)     三爷,您看他不错吧?

(王椒低声。)
王椒   (白)     她就是咱说的那位萧慧娘。

武宏   (白)     怎么,她就是萧慧娘?

王椒   (白)     正是。

武宏   (笑)     哈哈哈!

     (唱)     好一个窈窕萧慧娘,

蔡少炳  (唱)     她不愧是三吴的活海棠!

武宏   (唱)     我姬妾虽多谁也比不上,

蔡少炳  (白)     三哥!

     (唱)     抢回府去又何妨。

武宏   (白)     美人,去到我府有你享不尽的荣华……

(武宏动手动脚。袁行健、谢瑶环、苏鸾仙同上。萧慧娘拂袖。萧母大怒。)
萧母   (白)     贼!

     (唱)     无耻贼子太轻狂,

             调戏民女为哪桩?

             庄严神殿你胡言讲,

             全不怕抬头有上苍!

武宏   (白)     什么上苍下苍的。小子们将这婆子拉过一旁,把我的美人抬回府去!

众家丁  (同白)    是。

萧母   (白)     哎呀,不好!女儿!

(家丁同拉萧母,家丁同拉萧慧娘。)
萧慧娘  (白)     救人哪!

(袁行健推开家人。)
袁行健  (白)     呸!无耻之徒,休得无礼!

武宏   (白)     咦,你是何人,敢来多管闲事?

袁行健  (白)     调戏民女,天理难容,俺就要管。

蔡少炳  (白)     劝你不管为好。

袁行健  (白)     俺偏要管。

蔡少炳  (白)     要管没有你的好处。

袁行健  (白)     你是何人,敢来替他出面。

蔡少炳  (白)     小子你站稳了听着吧。俺在苏州人称蔡大爷蔡少炳,乃御史中丞来俊臣大人的兄弟;这位武三爷,是当朝天官尚书梁王殿下的三公子。你能管咱爷们的事吗?

袁行健  (白)     既是宦门公子,就该明礼义、知法度,怎么在稠人广众之中调戏民女呢?

王椒   (白)     瞧,你没把事闹清楚,这女子是三爷昨天用银子买来的丫头,自然要把她带回府去,要尊家出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干吗呢?

袁行健  (白)     呸!分明是他倚仗豪强,纵容奴才们鱼肉百姓,败坏风俗,损害朝廷威信,越发地可恼!

蔡少炳  (白)     瞧哇,你连我们三爷都骂起来了,你活得不耐烦了不是?

武宏   (白)     辱骂大臣公子就是造反,小子们来呀,与我打!

(家丁欲抓袁行健,袁行健随手打翻二家丁。)

谢瑶环  (白)     且慢,你们在此厮打,百姓们观之不雅。

苏鸾仙  (白)     于今按院大人已到本城,何不前去申诉?

众人   (同白)    对,你们打官司比打架好。

(蔡少炳对袁行健。)
蔡少炳  (白)     小子,你敢与我们见官去?

袁行健  (白)     有何不敢?

武宏   (白)     敢去就好。

(武宏找萧慧娘。)
武宏   (白)     咦,萧慧娘呢?

家丁   (同白)    她逃走了。

武宏   (白)     他能逃到哪儿去?王椒,与我追,连同那老婆子都送到府里去。

王椒   (白)     是。

(王椒带家丁同下。武宏对袁行健。)
武宏   (白)     好,我们到按院衙门去,叫你知道我武家的厉害。

袁行健  (白)     哼!

(袁行健、武宏、蔡少炳同下。)
谢瑶环  (白)     好贼子!

     (唱)     奉圣命巡按这江南地面,

             才亲见豪门子这样无法无天!

             怒冲冲与鸾仙回转察院,

     (白)     鸾仙,走!

苏鸾仙  (白)     是。

(苏鸾仙下。)
谢瑶环  (唱)     救民女惩刁顽奖慰英贤。

(谢瑶环下。)

   


上一篇: 《杂秋》     下一篇: 《中秋夜雨警亭执勤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10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月 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