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六十章 预感_长篇_扫花网
《第六十章 预感》--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26   共 0 篇   访问量:546
第六十章 预感
发布日期:2020-09-26 字数:5541字 阅读:546次

冬至刚过,未过申时太阳就落山了。

景琰抱着球球和马夫人走到咖啡厅门口时天已经大黑,马夫人紧走几步推开门说:“先生,请进!”

“谢谢!”景琰冲马夫人点点头走进咖啡厅。

“景琰,”站在柜台内的梅素看到景琰抱着球球脸色大变,惊叫一声奔了过去,怒怼道,“把球球给我。”

“梅素,”马夫人见状很是惊讶,她看了看二人,冲梅素说道,“你应该感谢这位先生才是,是他救了球球。”

“他救了球球?”梅素盯着马夫人问,“怎么回事?”

“好了,你先请这位先生坐下,然后我再慢慢跟你讲。”马夫人说完,走向柜台,嘱咐了招待几句又往回走。

这当儿,景琰已经把球球交给了梅素,并向她讲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俩人刚坐到一张桌子前面,球球在梅素怀了挣来挣去。

马夫人突然有了主意,笑着走了过去,从梅素怀里抱过球球说:“来,把这个捣蛋鬼给我,我抱他去后院玩。”马夫人说完冲景琰笑笑,“您和梅小姐慢慢聊。”

马夫人抱着球球走后,招待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他把托盘里的两杯咖啡、几碟西点摆放到桌子上,冲梅素二人笑笑,转身离去。

梅素见招待离去,往前凑了凑身子问:“那个抢球球的男人长得什么样?”

“身材中等,模样?”景琰想了想说,“他的脸用布蒙着,我没看清。”

“身材中等?”梅素若有所思。

景琰见梅素表情,问道:“梅素,是谁要抢球球?”

“是谁要抢球球?”梅素白了景琰一眼,“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我,”景琰陪着笑脸,“我可猜不到。梅素,我听球球说他两岁了,他是?”

“球球的事你别管。”梅素的脸更阴了。

“好,我不管,不过,你一定要看紧球球,我想那个人不会罢休。”

“我会小心的。”梅素用叉子在蛋糕上戳着,“也怪了,你怎么突然想起到这儿来了?”

“嗨,我刚弄了一个融资扩股方案,想跟你聊聊。”

“融资扩股?”梅素面露疑惑。

“是啊,”景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现在纺织行业很赚钱,我想让你入股,快一点积累资金,然后把你的事业做大。说实话,我觉得你很有经商天赋。”

“啊,原来是这样,我是想,有钱了把这个咖啡厅往院里扩阔,起个三层小楼。”梅素说完看着景琰问,“你把这个想法和别人说过?”

“没,想让你入股的事,我没和任何人讲过。”

“那好,入股的事我可以考虑,但你先不要告诉任何人。”

“好!”景琰答道。

 

此刻,景宅内贾仲杰正从老万住的房子里走出,急火火地往慧仪的卧室去。

卧室的门虚掩着,慧仪正双手抱胸在门内踱步,贾仲杰推开门便喊:“表姐!失,失手了!”

“失手了?”慧仪盯着面如土灰的贾仲杰。

“景,景琰和小张突然出现,老万,差,差一点被小张抓住。”

“什么,景琰?怎么会这么巧?”

“就这么巧,可能是他去找梅素,正好碰到了。”

“哼,那个贱货,又把景琰的魂勾走了。”慧仪右眼下面的肉乱跳,眼珠转了两转,盯着贾仲杰说,“先不要管那个小的了,赶紧安排,把梅素做掉。”

“这!”贾仲杰瞪着疑问的眼睛。

“这什么,她不死,我们就得死。她说不定哪天就会碰到你或者老万,一旦她认出你们,后果很难想象。去吧,像上次一样,别在青城干。一会儿景琰回来,我再探探他。告诉老万,这两天少在景琰面前晃。”

“好!”贾仲杰答应一声离去。

快吃晚饭时景琰回来了。

大厅里只开了几盏壁灯,姚妈带着玉瑶在大沙发上玩。玉瑶眼尖,看见景琰用小手指着他叫道:“爸爸!爸爸!”

“先生回来了!”姚妈见景琰走过来笑着打招呼。

“夫人呢?”景琰抱起玉瑶问姚妈。往常这个时候,慧仪都是带着玉瑶在楼门口等他,今天慧仪是?

“夫人在卧室躺着呢。”

“嗯?”景琰盯着姚妈。

“夫人怀孕了,”姚妈笑道,“夫人下楼的时候晕倒了,贾管家让绿袖请了街口的宋先生,宋先生诊完脉说夫人怀孕了。夫人现在正睡着……”

“怀孕了!”景琰转身就往楼梯口走,顾不得姚妈跟在身后叨唠。

慧仪怀孕让景琰大喜,特别是晚上,慧仪撒娇地躺到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说:“上次怀孕是恶心,想吐;这次走着走着就晕倒了,一丁点反应都没有,姚妈说,这种样子就是男孩,男孩不闹腾。”

男孩,景家缺的就是男孩,这次慧仪要是能生个男孩多好啊!景琰把慧仪抱在怀里,摇着她丰满圆润的身子想。

 

梅素几乎一宿没睡,天快亮时床头的闹钟又响了。想想,糕房这几天正赶着做年前的礼品糕点,只好揉揉眼睛,起床去后院的糕房。

九点多钟,梅素从糕房出来,路过东厢房时进屋和马夫人坐了会儿,从马夫人屋出来又到聚缘兴饽饽铺和马掌柜聊了几句,才去梦之味咖啡厅。

梅素在摆弄酒水单的时候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二十分了,脸上掠过一丝苦笑,随手拿起旁边的电话。电话是拨给白璐的,她从早上就惦记着打这个电话,但她知道白璐的习惯,一直忍着没打。

白璐还在梦中,铃声响了半天她才拿起话筒,“谁啊?”白璐问道。

“你说谁呀,”梅素笑道:“还不起床,太阳都照屁股了。”

“你可真残忍,”白璐一听梅素的声音笑了,“我正做美梦呢。”

“快起床,中午我请你吃饭。”

“你请我,在哪儿?”

“在我家,我想和你喝两杯。”

“嗯?什么情况?”

“见面聊,我挂了。”

“嘿,怎么了这是?”白璐放下电话,迅速起床,梳洗穿戴完,赶往马宅。

 

梅素已经备好酒菜,见着白璐便把她引进院落西面的住房。此时阳光正好,白璐进屋后四下看看赞道:“这屋子真敞亮!格局也好。”

“是啊,这是西厢房三间,当初我搬来的时候本想住一间就够了,但马婶说,住一间干嘛,这房放着也是放着,你就住这三间吧。”梅素说完指指八仙桌说,“坐吧,咱们坐下聊。”

“马掌柜夫妇对你是真好。”白璐坐到八仙桌旁,看看桌上的酒菜说,“你今天是怎么了?脸色也不好。”

梅素给白璐到了一杯酒,又把自己的酒盅到满后说:“球球昨晚差点被人劫走。”

“什么?”白璐睁大眼睛看着白璐,“劫球球,怎么回事?”

“昨晚马婶抱着球球在路边走,突然闯出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抢过球球就跑,景琰正好路过,他让司机开车堵在了前面,那个人见状才把球球放下,自己跑了。”

“这么巧?”

“是啊,事后景琰跟我说,他是来找我的,他搞了一个增资扩股方案,想跟我谈谈,劝我入股。我觉得他的话可信。”

“哦,那,那个人为什么要劫球球?”白璐脸色变得蜡白,盯着梅素问:“梅素,他们会不会是当初祸害你的那些人?”

“嗯,”梅素点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自从那天在酒会上看到慧仪,我就有种预感,3年前的事情可能还会发生。那天我突然感到3年前指使二爷劫持我的人应该是她。”

“慧仪,为什么?”

“球球是景琰的孩子。”

“什么,球球是景琰的孩子?那景琰知道吗?”

“不知道。”梅素摇摇头,垂下眼帘说,“我一直想告诉你,总是说不出口。其实,三年前的那天夜里,我是刚从景琰房间出来,我本来是想告诉景琰我怀孕了,可就是没说出来,正站在夹道后悔呢,就被人用麻袋罩住了。”

梅素说到此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看着白璐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和景琰的事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酒会那天看见慧仪,我才醒悟,她可能早就知道。她那天看我的眼神闪着寒光。很可能那天以后她就跟踪我。”

“太可怕了,你没把这些告诉景琰?”

“没有,我没真凭实据,而且也怕冤枉了慧仪。”

“你啊,真是的。”

“白璐,”梅素握住白璐的手,“如果哪一天我遭遇不幸。你帮我告诉景琰,球球是他的儿子。我不想球球这么小就没人照顾。”梅素说着落下泪来。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六十一章 梅素不见了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4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六十章 预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