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8》--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26   共 0 篇   访问量:394
元月 8
发布日期:2020-09-26 字数:27772字 阅读:394次

8

   

唐,武则天称帝时,江南农民因豪绅兼并土地,逃往太湖聚义。女官谢瑶环奏请安抚,武则天深为赏识,钦命谢瑶环为右台御史,赐尚方剑,巡按江南。谢瑶环至苏州,一日乔装私访,遇见武三思子武宏和来俊臣弟蔡少炳,因强抢民女与义士袁行健打斗,谢瑶环劝双方到衙门伸诉。

大堂之上,谢瑶环秉公处断,武宏、蔡少炳不服,大闹公堂,谢瑶环动用尚方剑,斩蔡少炳,杖责武宏。

谢瑶环见袁行健豪侠尚义,二人结成姻缘。武三思等为子弟报仇,诬谢瑶环谋反,并矫命审谢瑶环。待武则天查实,密幸江南时,谢瑶环已被酷刑致死。武则天盛怒,诛来俊臣、武宏,撤武三思职;追封谢瑶环为定国侯。袁行健从太湖归来,见谢碑耸立,感怆无边,浪迹江湖而去。

【第一场】

(洛阳唐宫一便殿。武三思、徐有功、谢瑶环同上。武三思与谢瑶环争执。)

武三思  (唱)     瑶环说话好大胆,

             诽谤勋戚为哪般?

谢瑶环  (唱)     诽谤勋戚我怎敢?

             兼并不止国不安。

武三思  (唱)     分明是李家子孙要造反,

             这与兼并有何干?

谢瑶环  (唱)     李得才分明是庄稼汉,

             被豪强逼上洞庭山。

武三思  (唱)     不管他是否庄稼汉,

             啸聚太湖不姑宽。

             大风一起乌云散,

             禁军指日到江南。

谢瑶环  (唱)     到太湖只为逃苦难,

             侵占制止必把家还。

             倘若禁军江南往,

             百姓们涂炭越不堪。

武三思  (唱)     谢瑶环为何护反叛?

谢瑶环  (唱)     兵凶战危岂等闲!

武三思  (唱)     自古道养痈贻大患,

谢瑶环  (白)     除病根还须惩贪婪!

大太监  (内白)    圣驾到!

徐有功  (唱)     二位不必多争辩,

             圣上驾前奏一番。

(武三思、徐有功、谢瑶环分退。宫监拥武则天同上,苏鸾仙随上。)

武则天  (唱)     偶到上阳宫里游,

             万千朱雀舞宫楼。

             仁德感天自古有,

             彩凤祥麟朝冕旒。

             百尺天枢新建就,

             铁柱铜盘颂大周。

             只是各地官民多密奏,

             一家欢乐万家愁。

             太宗的言语说得透,

             要提防载舟之水也翻舟

(武三思、徐有功、谢瑶环同转身跪迎。)

武三思  (白)     侄臣天官尚书武三思。

徐有功  (白)     臣殿中侍御史徐有功。

谢瑶环  (白)     婢子尚仪院司籍谢瑶环。

武三思  (白)     迎接圣驾,愿陛下万岁,万万岁!

(武则天入座。)

武则天  (白)     卿等平身赐座。

武三思、

徐有功  (同白)    谢陛下。

(武三思、徐有功同坐。)

武则天  (白)     前者凤凰来仪,飞集明堂梧桐树上;适才朕到上阳宫去,又见朱雀数万只朝舞宫楼。真叫人高兴。

(武三思、徐有功、谢瑶环同起身。)
谢瑶环  (同白)    此乃陛下圣德所感,臣等恭贺。

武则天  (白)     只是国家承平日久,玩忽易生。近来各地告密本章,也多提到吏制废弛、纲纪败坏之事。朕心甚是不安。

武三思  (白)     陛下居安思危,圣心高厚。于今江南虽有癣疥之疾,只要发兵征剿,定可一鼓荡平,陛下不必过虑。

(武则天惊。)
武则天  (白)     怎么,江南有人造反么?

武三思  (白)     正是。侄臣得小儿武宏密报,李得才、王阿锡、康振武等啸聚太湖,有谋反之意。

武则天  (白)     啊?朕当政以来四十余年,除了徐敬业扬州起兵,还不曾听到过百姓造反之事。密报何在?

(武三思交信。)
武三思  (白)     请姑皇观看。

(武则天读信。)
武则天  (白)     唔,依你之见呢?

武三思  (白)     依侄臣之见,这李得才定然是唐室诸王的遗孽,若不立即剿除,定成大患。侄臣愿领精兵一万,远征江南,替姑皇效犬马之劳。

(武则天望徐有功。)
武则天  (白)     徐卿以为如何呢?

徐有功  (白)     如果造反属实,自应剿除。只是江南乃富庶之地,百姓都愿安居乐业。这李得才反迹如何,是否与唐室诸王有关,还待查明。倘若轻举大兵,反使江南糜烂,天下震动。方才宫人谢瑶环与梁王有所争辩,臣以为谢宫人所说倒不失为釜底抽薪之论。

武三思  (白)     谢瑶环诽谤勋戚,同情反叛,怎说是釜底抽薪之论?

谢瑶环  (白)     武王爷言重了。

武则天  (白)     谢瑶环,你且奏来!

谢瑶环  (白)     瑶环怎敢诽谤勋戚,同情反叛!只是近年江南一带民不聊生,李得才等无非失地农民逃往太湖。婢子愚见,只宜抚慰、安置,消祸乱于无形。倘若大军南下,闾阎不安,反逼起他们铤而走险,酿成国家大患。

武则天  (白)     唔,谢瑶环,你在深宫供职,是怎样知道的呢?

谢瑶环  (白)     陛下呀!

     (唱)     婢子本是江南籍,

             先父是乡村一教师。

             寄来遗谕数千字,

             字字叫人发深思。

             自先朝推行均田制,

             近年来良法美意多废弛。

             豪门贵戚兼并土地,

             只逼得百姓颠沛流离。

             逃亡何止十之一,

             山陬海崖挈儿带妻。

             倘若是大军江南去,

             怕只怕乾坤动杀机。

             还不如陛下施恩惠,

             抚慰黎民安社稷。

             制止豪强严法制,

             使耕者得田饥得食。

             那时节江南江北皆春意,

             笙歌一片颂明时。

武则天  (白)     呀!

     (唱)     瑶环所奏合朕意,

             她的见识胜须眉。

     (白)     三思,你看谢瑶环讲得可对么?

武三思  (白)     江南刁民啸聚太湖,与朝廷作对,来俊臣也得有密报。若不剿除,必有大患。谢瑶环所奏,真乃妇人女子之见。

(武则天怒。)
武则天  (白)     唔!妇人女子难道就不许有高见卓识的么?

(武三思惶恐。)
武三思  (白)     是,侄臣失言,死罪死罪。

(武则天向徐有功。)
武则天  (白)     徐爱卿,你也主抚么?

徐有功  (白)     是,老臣以为谢宫人所说,较合机宜。

武则天  (白)     宣来俊臣上殿。

太监   (白)     宣御史中丞来俊臣上殿哪。

(来俊臣上。)
来俊臣  (念)     起家凭罗织,发迹靠非刑。

     (白)     臣来俊臣见驾,愿主万岁。

武则天  (白)     来卿,朕知你常到江南,于今有人啸聚太湖,你看该剿该抚呢?

来俊臣  (白)     太湖之事,臣戚蔡少炳也有密报到京,臣以为若不严加剿办,必致人心浮动,不可收拾。

谢瑶环  (白)     陛下,江南农民被豪强逼迫,逃亡太湖,并非有心谋反,只宜抚慰,万万不可发兵征剿。

武三思  (白)     谢瑶环懂得什么,怎敢在御前再三渎奏?

谢瑶环  (白)     天下安危,百姓死活攸关之事,自当冒死力争,怎说是再三渎奏

武则天  (白)     瑶环休得争论,回宫候旨。

谢瑶环  (白)     遵旨。

(谢瑶环下。)
武三思  (白)     启奏姑皇:适才来俊臣所奏与侄臣愚见不谋而合,就请陛下速奋天威,发兵征讨。

来俊臣  (白)     梁王所奏关系江南大局,就请陛下发兵,以免养痈贻患。

武三思  (白)     谢瑶环胆敢维护反叛,请陛下治以应得之罪。

武则天  (白)     知道了。你等且退,朕自有处置。

武三思、
来俊臣  (同白)    遵旨。

(武三思、来俊臣同出。)
来俊臣  (白)     王爷请留步。

(武三思转身。)
武三思  (白)     哦,来大人有何见教?

来俊臣  (白)     王爷鼎鼐劳形,能否枉步舍间一游?

武三思  (白)     正要造府问候。怎么,又有美人歌舞么?

来俊臣  (白)     正是,敝亲蔡少炳新近送来苏州女子杨碧玉,十分出色。

武三思  (白)     如此定要相访,借谈太湖之事。

来俊臣  (白)     如此请。

武三思  (白)     请哪!

(武三思、来俊臣同下。)
徐有功  (白)     太湖之事,或剿或抚,请陛下速作决定。

武则天  (白)     徐卿传旨宣谢瑶环上殿。

徐有功  (白)     遵旨。

             圣上有旨:谢瑶环上殿。

谢瑶环  (内白)    领旨!

(谢瑶环上。)
谢瑶环  (唱)     适才间阻陛下干戈轻动,

             怕的是三吴百姓尽化沙虫。

             怎奈是武梁王位高权重,

             陛下她怎肯听我这一点孤忠?

             上金殿跪丹墀不胜惶恐,

(谢瑶环上殿,跪。)
谢瑶环  (唱)     愿陛下恕婢子触犯王公。

武则天  (白)     为民请命,何罪之有?瑶环平身。

谢瑶环  (白)     谢陛下。

(谢瑶环起立侍立。)
武则天  (白)     徐卿,

徐有功  (白)     臣。

武则天  (白)     目下何人巡按江南?

徐有功  (白)     原右御史王道平病假在家,迄未赴任。

谢瑶环  (白)     婢子生性愚直,陛下不加罪责。婢子只有肝脑涂地,以报陛下。

武则天  (白)     如此谢瑶环听旨。

(谢瑶环急跪。)
谢瑶环  (白)     万岁。

武则天  (白)     你所奏各节深合朕意。就升你为右御史台,改名谢仲举,巡按江南。所到之处,察吏民善恶,观风俗得失,查问疾苦,赈济饥贫。赐你尚方宝剑一口。

(武则天从内侍手取剑交谢瑶环。)
武则天  (白)     如有强占民田,鱼肉百姓者,虽豪门勋戚亦不宽贷。

(武则天顾苏鸾仙。)
武则天  (白)     宫人苏鸾仙素称能干,派她随你前往,你可有此胆量?

(苏鸾仙跪。)
谢瑶环  (白)     婢子生性愚直,陛下不加罪责,反委以重任,婢子只有肝脑涂地,以报陛下。

武则天  (白)     如此徐卿传谕吏部,你等即日上任去吧。

徐有功、
谢瑶环、
苏鸾仙  (同白)    领旨。

(宫监拥武则天同下。)
徐有功  (白)     谢宫人大喜了,

谢瑶环  (白)     天恩浩荡,感激难名,只是责任重大,还望徐大人鼎力相助。

徐有功  (白)     圣上如此倚重,料无障碍。只是朝廷权贵在苏州多有庄园,闻得武梁王与来大人子弟专横不法,需要小心一二。

谢瑶环  (白)     承教了。

徐有功  (白)     老夫即往吏部传谕。请!

(徐有功下。)
苏鸾仙  (白)     姐姐,你和武梁王争论,我只当圣上有不测之威,谁知反叫你巡按江南,还让我同去,这是多美的事啊,你还唉声叹气的干吗呢?

谢瑶环  (白)     有道是临事而惧,此行宣慰百姓倒还容易,遇了那些豪门贵族……

苏鸾仙  (白)     咱们有了这个,还怕什么呀?

谢瑶环  (白)     他们势力浩大,只怕尚方宝剑也管他不得。

苏鸾仙  (白)     咱们按圣上的意旨办事,能杀的就杀,不能杀的请示圣上不就结了吗?既然要即日赴任,咱们赶快回去改扮改扮吧!

谢瑶环  (白)     贤妹说的是,咱们走哪。

     (唱)     脱宫衣换锦袍代天巡狩,

             喜平日报国家壮志能酬。

苏鸾仙  (白)     到江南观不尽山明水秀,

     (白)     姐姐,

     (唱)     英豪中找一个凤侣鸾俦。

谢瑶环  (白)     啐!

(谢瑶环、苏鸾仙同下。)


上一篇: 《 跨越千年》     下一篇: 《第54章 复仇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94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月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