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五十七章 该到的都到了_长篇_扫花网
《第五十七章 该到的都到了》--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25   共 0 篇   访问量:350
第五十七章 该到的都到了
发布日期:2020-09-25 字数:4120字 阅读:350次

慧仪拉着景琰朝梅素走去时,齐玥姗也看到了梅素和白璐,她和赵昀泽早来了一步,刚在餐台上取了酒水,一扭头看到梅素和白璐并肩走进门来,心生醋意,风眼微斜看了赵昀泽一眼,见赵昀泽也朝门口望着,便哼了一声举着酒杯向门口走去。

“哎,玥姗!”赵昀泽正举着酒杯应付身旁的朋友,见齐玥姗脸色不对,忙向朋友点点头,追了过去。

“哟,梅小姐!”齐玥姗来到梅素和白璐面前,上下扫视着梅素说,“我早就听白璐说了,你已经成了老板娘,今天一见,还真是不同凡响。”

穿了一套紫灰色洋裙的白璐一看齐玥姗的架势,忙打圆场道:“玥姗,你也来了?”

“来,我怎能不来。”齐玥姗看了眼跟过来的赵昀泽说,“夫唱妇随,昀泽的事情我都得参与。”

“是啊,齐小姐才貌双全,这样的场合怎能不来。”梅素微笑着接话,说完对走到近前,面露尴尬的赵昀泽点点头说,“昀泽兄,齐小姐,祝贺你们!”

“谢谢!”赵昀泽笑着向梅素点头,他没想到梅素会这么坦然自若。

白璐见此,忙转换话题,“玥姗,哪天你有空,我做东,请你和梅素一起坐坐。”

“好!”齐玥姗笑道。

几个人正聊着,慧仪已经走到近前,她拍了梅素一下叫道:“嫂子,你怎么在这儿?”

嫂子?光顾聊天的几个人没注意到慧仪的到来。慧仪这么一叫,几个人同时扭头观看。

白璐、齐玥姗见是一个穿着阔绰而俗气的女人叫梅素,顿时感到惊讶,随后把目光一起移向了梅素。

“慧仪?”梅素看到慧仪也是一惊,但她看到慧仪身后的景琰便明白了,随即冷静下来,笑道,“原来是你们。”

“嫂子,”慧仪挤出一脸笑意,“你一失踪就是两年多,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

“失踪?”齐玥姗满眼惊喜,盯着慧仪问。

赵昀泽瞪了齐玥姗一眼,不等慧仪回话,冲着慧仪身后的景琰叫道:“景先生,这是您夫人?”

赵昀泽听到慧仪叫梅素时也很惊讶,但当他看到慧仪身后的景琰,顿时恍然大悟:哦,原来景琰就是峪口店的景家二少爷。于是赶紧为梅素解围。

不知所措的景琰,被赵昀泽这么一问,立刻稳下心来,他上前一步拽住慧仪说:“对,这是我夫人慧仪。”然后又把赵昀泽介绍给慧仪,“慧仪,这是青城纺织公司的董事长,赵昀泽先生。”

“您好!”

“您好!”

慧仪和赵昀泽相互打过招呼,赵昀泽伸手往左边引了引说:“景先生,景夫人,我们这边聊。”

齐玥姗见赵昀泽引着景琰和慧仪往左边走了,急得跺了一下脚,喊了声:“昀泽!”追了过去。

赵昀泽他们离去后,梅素拽了拽愣着眼的白璐说:“走吧,我们去那边。”

“哎,赵昀泽怎么会认识那个男人?”白璐跟在梅素身边问:“那个男人是?”

“一会儿我再告诉你。”梅素面带微笑地贴近白璐,“我们先取点吃的东西,然后找个安静点的角落坐下,慢慢聊。”

“好!”白璐看了梅素一眼,顿感自己有些失态。

梅素、白璐二人走到餐台前,各取了一杯红酒,一小块三明治,相视一笑朝东南角的一张小方桌走去。

二人在方桌旁坐下后,白璐望了眼觥筹交错处,便收回目光。她晃了晃手中的高脚玻璃杯,盯着里面的红色液体看了一会儿,又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才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白璐品完嘴里的红酒看着梅素笑道:“说说吧,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我丈夫的弟弟景琰。”梅素拿起酒杯,在眼前晃着说,“我父亲做生意失败后,投井自杀了,姨娘以没钱还债为由让我嫁给了他哥哥。他哥哥是个病秧子,为了冲喜才娶了我。我结婚时他还在青城念书,8个月后他哥哥病死,他被我公婆叫回家经营家族生意,随后他便和慧仪定了亲。”梅素说道此看了白璐一眼,“啊,慧仪就是刚才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说你两年多前失踪了,”白璐看着梅素问,“其实你是来了青城,也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对,”梅素点点头,垂下眼眸盯着酒杯里的红酒说,“准确地说,我是在那时的两个多月前的一个深夜被三个男人劫持到一座破庙里,我在他们要糟蹋我时逃了出来,逃跑时掉到悬崖下,被一个好人救了,养好伤才上的青城,刚一进城便碰见了赵昀泽。”

“劫持?”

“对。”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听那个叫二爷的透露,是景琰授意的。”

“怎么回?他刚才看你的眼神充满爱意。”

“你又胡说。”

“真的,这瞒不过我。”

“是啊,景琰怎会害我呢?”梅素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眼眸里幽光闪烁,“我一直没告诉你,那次把我从警所救出来的人就是景琰。”

“哦,原来是他。他怎么知道你被警所抓了?”

“是鸿顺永木匠铺的谭掌柜告诉他的。”

“谭掌柜?这,这怎么越来越糊涂了?”

“是啊,我在警所见到谭掌柜和景琰时也是一头雾水。我后来问了谭掌柜才知道,原来梦之味咖啡厅等等,都是景琰……”梅素又喝了一口红酒,把谭掌柜告诉她的一切都讲了出来。梅素讲完看着白璐,她知道白璐此刻会有好多疑问,她也不想瞒着白璐,但她努力了半天就是无法讲出她和景琰的那段私情。

梅素不讲,白璐也猜到了一些。

白璐把眼光转向大厅的西北角。那里穿一身咖色西装的景琰正举着酒杯向赵昀泽敬酒。白璐忍不住地夸赞到:“景琰长得一表人才,和赵昀泽比还多了种忧郁温雅的气质。”说着白璐的表情变得幽怨,哀叹一声说道,“你的命真好,不像我,遇到一个疯子。”

“白璐,”梅素握住白璐的手,“过去的事,别再想了。再说梁公子对你不是很好吗?”

“这倒是,”白璐把眼光从推杯换盏处移开,“我看了他的5封来信才知道,他对我是那么痴情。”

“就是吗?”梅素摇着白璐的手说,“快乐起来,给梁公子回封信,把事情说开了,这世上能碰见梁公子这么一个痴情的人不容易。”

“嗯,”白璐抬起头冲梅素笑笑,“好了,怎么又说起我来了。”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梅素说,“哎,梅素,我觉得那个慧仪好像很不喜欢你。”

“嗯,你怎么知道?”

“敏感,我敏锐地感到她看你的眼神里藏着一种仇恨。”

“是啊,我也感到了,难道?”一句憋在梅素心里的话脱口而出,“让人劫持我的人是她?”

“很可能。”白璐冲梅素点点头,二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沉重。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五十八章 各怀鬼胎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5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五十七章 该到的都到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