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七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七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23   共 0 篇   访问量:504
第七章
发布日期:2020-09-23 字数:4053字 阅读:504次

是年,春夏连月不雨,十个太阳灼烧大地,射日的后羿始终未能出现,土地龟裂,河流干涸。农民向上祈求太阳的饶恕,太阳说此乃劫数,不可饶,凡夫俗子须经磨难才可珍惜土地和雨水。热浪从山顶翻滚到山脚,茅草清脆地响着,似要随时燃烧起来,作物枯黄着干趴在地上。

秋季,农民收获甚少,粮食交了租后所剩无几。次年春,许多农户已断了粮。刘明丽嘱咐简泽业出去多挖点野菜,不能把红薯都吃完了。简泽业提着篮子往山上走,一路发现能吃的野菜也不多了。一路寻着来到半山腰,遇到了正在挖野菜的简泽华兄妹。

“你们也在找野菜?你们还有粮食吗?”简泽业上前问道。

简泽莲见是简泽业过来,忙起身欲离开。简泽华则提高嗓子说道:“我们不能挖吗?这山又不是你的。”

“我不是那意思。”简泽业答道。

“实话告诉你,下凹人口多,野菜已经挖完了。”

这天简泽业只挖到半篮子野菜,只够全家人吃两天,于是又挖了一些草根,凑合着能吃个三四天。他还在细枝干中找到一种虫子,白白的长条形会蠕动。他听村民说这种虫子有营养可以吃,要在以前他是不敢吃的,只是现在能充饥的都是宝贝。回到家里看见小娃娃正在哭,看来是没有奶水饿的。中午他特意煮了两个红薯,给王淑华加餐,这已是很奢侈的了,家里的红薯也所剩不多了,就算一餐煮一个也挨不到下一次收成。

又过了些时日,连能吃的树皮也被剥干净了,有人就吃起了观音土。下凹一骨瘦如柴的小孩因饿了太久,便猛吃观音土,完后肚子涨的跟个球一样,站在阳光下,那薄薄的肚皮下能看得见绿色的肠子,结果第二天便死在了自家茅厕。三里外的高桥村,一老人饿的受不了吃药自杀了,另有一汉子发了疯去抢王保长家的粮食,直接被抢打死了。

王保长为了防止灾民抢粮闹事,已派了警卫日夜看守自己的院子。简盛富本还想像上次一样,半夜去王保长家捞一票,结果发现戒备森严,无从下手。王保长早已放出话来,借粮可以,但借一斗来年得还一石。这让周围几个村子的饥民望而却步,只有少数几户借了粮食。

简盛富家已是并日而食,但仍只能维持半个月了。一家人饥肠辘辘地躺在床上,无计可施。“不能这样下去了,必须去王保长那借点粮食,就算明年还一石也得借,大不了明年再饿一年。”

“就怕人家不肯借哦,你可是烧过他家房子的,他一直没追究已经是开恩了。”

“我试一下吧,总不能等死。”

简盛富独自来到高桥的王保长家,被搜了身后进了堂屋,王保长招呼上茶。简盛富说明来意后,王保长面露难色。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说了一大堆模棱两可的话。他说他已不再计较上次的抢劫事件了,但粮食只能优先借给他的穷亲戚。后来在回来的路上,简盛富回想起与王保长的整个谈话,才想清楚王保长原来是想打女儿简泽莲的主意。

“这绝对不可以!让莲儿去他家就是落入虎口。”

“就算饿死也不能嫁给他!”

简泽莲在一旁嘤嘤地哭泣,忽地说道:“我愿意!只要能救活全家我愿意嫁给他。况且他家有钱有粮,嫁给他我也不用挨饿了。”

这让全家人大吃一惊,他们纷纷表示不能这样,绝不!

半个月后,简泽莲坐进了王保长迎亲的轿子,她的眼泪从下凹一直滴到高桥,她将成为王保长的第四房小妾。“我恨简泽业!我恨王保长!我恨老天爷!”她心里这样想着。简盛富则挑回来一担白花花香喷喷的稻米,他们将度过这个饥荒,而常宁大地上的各个地方正在上演着接二连三的死亡。到处都是饿殍,到处都是流民。流民冲进财主家抢粮,被警察打死甚多。政府在县城施粥,仍无济于事,加上脑膜炎、霍乱、痢疾、疟疾、天花肆虐,已是人鬼不分,宛然人间地狱。

刘明丽的身体状况正在急转直下,她呼吸急促、吞咽困难、腹肚绞痛,村民有的说是大脖子病,有的说是甲亢,有的说是阑尾炎,土医生建议去县城的医院治疗,因为她的病看起来既像这个又像那个,他也无能为力。村民把她抬到街口镇,然后雇了辆板车推着她去往县城。头顶的乌云黑压压的,沿途的房子黑压压的,树木黑压压的,无光彩的世界延伸到远方,路上的瘦骨嶙峋的僵尸们垂头散发地缓慢行走着。一只黑乌鸦盘过头顶后停在光秃秃的枝头咧嘴喊叫,却没有一点声音。刘明丽的世界沉静下来了,她看见了简盛堂,她笑了,简盛堂也正寂静地看着她,然后他们一起并肩走向了一道光之门。

未到县城刘明丽就吐完了最后一口气。简泽业六神无主地摇着脑袋,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巨大的悲伤已让他欲哭无泪,人们在他耳边劝说着,但他似乎什么也听不到。这是简泽业第一次失去亲人,失去母亲的支撑后他将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他这一脉的简氏血液将随他继续流传下去。

……

灾荒过后大地逐渐复苏,雨水已开始滋养万物。上凹已有三户人家,新来的两户都是从下凹搬上来的。他们见上凹人口少,荒地多,路已成型,便挪了窝。是年,全县进行户籍登记,上凹的三户人家便固定了下来。从此这三户在上凹开枝散叶,形成了一个小山村。之后的许多年里,这里将鸡犬相闻,炊烟袅袅。早上日头从对门岭升起,村民扛起锄头走向田间地头,八九点钟吃早饭,中午一两点吃午饭,吃的都是地里种的,柴火烧的饭菜,傍晚回来后他们会在门前的池塘里洗澡嬉戏,晚上则会坐在屋前的躺椅上讲着家长里短,孩子们则数着星星,追着萤火虫。

许多的作物将在这里枯荣,许多的人将在这里繁衍,许多的事将在这里发生。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0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