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之歌》--素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8-18   共 0 篇   访问量:803
路虎变面包
发布日期:2014-08-18 字数:4817字 阅读:803次

  
  我刚从新版路虎驾驶室里钻出,对面嘎的一声停下一辆喷着修理厂字样的半新面包车,从里面也下来两个人,直冲我走过来。
  两个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瘦而高的黄白面皮,矜持傲慢;胖而矮的,油光圆滑,目光狡诈。高个儿盯着我,清清嗓门,皮笑肉不笑地冲我拜揖招呼:“杨雄老板,真是巧遇,我正满世界找你呢!”本城有几个不认识他的?他叫踢死羊张宝,本是一个泼皮破落户,仗着是知府的小舅子摇身一变成为本城最大的汽修厂厂长,还是运政管理所高级顾问。他专修进口车、高档车、事故车,以及所有公车。他老婆每天跷着腿给私家车主开“二级维护证明”,每张一百两银票,无证上路,运政罚死你!
  十天前我从加油站出来,车子差点压着他的一条牧羊犬,这小子可不干了,说他的狗受了惊吓,拉稀打喷嚏精神损失严重,非要我赔钱,最后闹到110,不得不惊动刑警队长武松兄弟。其实我知道他是故意找茬,我俩的过节不是一天了。想当年我刚从河南老家来到此地,做县里决死囚的刽子手。一次砍完头回来,同伴们给我披红挂彩,奉上许多花红,不料这踢死羊领着一帮恶棍硬来抢彩头,绑住我的手臂一阵乱打,我空有一身武艺施展不出。这时跑过来一个名叫石秀的卖柴汉子路见不平解救了我,我们将这厮们一顿痛打,为这,我下了岗。这也难不倒我,我用积攒下的钱开了一个屠宰场,供应全城的猪肉,这张宝又来收保护费。这期间我结识了本县都头武松,彼此惺惺相惜,成了斩头沥血的朋友,也成了我的靠山。这是其一。其二,我结婚了,而且从此和本县的最高长官成为亲戚。本县的美女县长潘金莲,她有个姐姐潘巧云,同样风骚又漂亮。我杨雄堂堂仪表,又是企业界的新星,潘巧云新寡之下,就被人撮合与我联姻。从此,我开始顺风顺水,包工程,做房地产,开辟中药种植园,名头大振。当然,三分之二的红利流进小姨子的腰包,就这,我也感谢她,一旦有命,总是赴汤蹈火,不计个人成本。
  谁知却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我那个喜欢给我戴绿帽子的老婆潘巧云是个短命鬼,得了癌,百般医治无效撒手西去。这下,潘金莲一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分走我的财产一大半不说,还白白抢走我的一块价值百万的地皮。就连我的两个苦命孩子的低保都被岳父潘太公侵占,孩子成了黑户口!妻子过世时收了几万两白银,潘金莲县长只留给我一千两,过两天她的老公西门庆就来借,说自己药监局下辖的生药铺资金断链,急需纹银一千两。我从县长的姐夫沦为前姐夫,只是县长的前小叔子武松都头一如既往地对我好,令我心里热乎乎的。
  踢死羊盯着我的眼睛说:“前晚我和潘县长、西门局长、武松队长在‘天上人间’唱歌时,潘县长说,没有越野车,去山上自家的中药种植园和白云别墅不方便。提到杨老板有一辆新版的路虎,潘县长两口子也喜欢这车子,可如今反腐廉政抓得正凶,他们又两袖清风,拿不出钱来。我说杨老板有今天都拜你们所赐,你们又是至亲,他不会心疼一辆车子的!潘县长西门局长都很欣慰,昨天潘县长去州里开会,又特地打电话给我,委托办这件事,我想,杨老板一定没有意见吧!”说完,笑吟吟地打量我。
  我没有说话,脸色铁青,拳头发痒。踢死羊又添了一句:“你不会现在穷得只剩这辆车子了吧!”说着干咳一声,胖而矮的帮闲馿二慌忙凑过去张开大嘴,张宝“咔”地一声将一口浓痰吐进馿二嘴里,馿二伸直脖子咽了下去,说:“知府大人内弟的口痰就是香......”大胖脸凑到我的脸上,说:“杨老板,张厂长可是为你好哇......”
  我冷笑一声:“癞蛤蟆上马路——冒充什么迷彩小吉普!潘县长要车,为什么自己不打电话过来?”
  馿二说:“非常时期、非常时期呀!再说,现在,是杨老板近,还是张厂长近?是前姐夫重要,还是知府内弟重要?”
  我说:“不瞒二位,在下穷得真只剩这辆车了。我倒不是心疼,总不能凭二位空口说白话吧?”踢死羊掏出手机:“那就打给武队长吧,要不,现在去找他!潘县长吩咐你的过户材料由我转交给他,他,他没跟你说,难道拉不开脸吗......”
  我摆了摆手,制止了他。有权有势的人多么没底线的事都干得出来,这正是我的小姨子潘金莲两口子的做派。三年前她坐公车陪我和潘巧云去首都开封看病,颐指气使,以恩人自居,打车、早点、住宿的钱都是我出,一查出不治之症,她马上借故溜掉,连一钱银子都没给自己的姐姐留!她姐姐死后,我就再没拿到过任何一项工程,可她们却从没停止对我的算计,只是想不到我的武松兄弟也是这种人,落井下石,趁人之危!你们还想把我怎样呢?你们还想......我心口疼得厉害,脸都白了,万丈怒火化为轻蔑一笑,对踢死羊说:“手续都在车上,现在连车交给你了,我正好散散步。”
  “别介,”踢死羊一脸关心地拉住我,“杨老板,您脸色很差,哪儿不舒服吗?这是我的面包车,比百万大奔还心疼,兄弟我就白送给你了!”然后,对着我的耳朵一字一句地道:“谁叫你姓杨,我叫踢死羊,跟我犯冲,这辈子你都别想安生!对了,告诉你,下一步我准备接收你的屠宰场,不杀猪,只杀羊,哈哈,哈哈哈......”他大声狂笑起来。
  我甩下路虎,一踹油门,面包车悲愤地呜咽一声,开走了。
  回到家里,空荡荡的,一儿一女读书都未回来,我重重把自己摔在床上。忽然有人敲门,是一个送信的邮递员,名叫戴宗,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梁山私营公司下岗工人,听说两条飞毛腿跑得比路虎都快,可现在面容憔悴,一身落魄,三步踩不死个蚂蚁。他送来一封长信,是我石秀兄弟的。签收完,戴宗并不走,眼巴巴看着我,等着打赏。戴宗走后,我展信便读,内容很长,讲述我家庭变故后石秀兄弟离开屠宰场流浪漂泊的辛酸经历。他在信中写道: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从梁山游!可是大哥,我们草根心中自由的圣地水泊梁山今非昔比,早已面目全非了。八百里水泊干了,早已打不到一条鱼,山头砍成鲁智深一样的秃子,还在大兴土木搞什么梁山旅游景区和房地产项目,炒到寸土寸金......董事长天王晁盖因为弟兄们争夺赛马场的地皮被当地黑社会曾头市的人射死了,树倒猢狲散,梁山公司已被高俅接收,他排挤老人,弟兄们四散逃亡:宋江大哥进了国有集团,卢俊义卖起体育器材。朱武打板算卦,吴用成为砖家。铁叫子快男封王,扈三娘沦为艳娼。李逵杀人坐牢,燕青东莞当鸭。独有三阮不服,坚持民间反腐。公孙胜装神弄鬼,安道全妙手天下。张顺·张横打渔命丧钓岛,解珍解宝偷猎熊猫被抓。兄弟生来酷爱散打,国内国外拳脚交加。也曾赢得金银腰带几条,右眼却被泰国选手捶瞎......天罡地煞云散,人间正气何谈!我劝天公抖擞,遍地英雄夕烟......”
  两日后,我送女儿去读幼儿园,她仍然不愿坐面包车,怯怯地问我:“爸爸,我们的大车子呢?”
  往回转时,路边有人喊住我,是武松兄弟,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打量着我和车子,接着皱眉问道:“哥哥,这是怎么回事......”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我正要问你怎么回事!”他越发糊涂了,看我讲下去,越听越皱眉,面色难看,然后掏出电话打给自己的嫂子:“你为什么要夺姐夫的车子?”潘金莲在那头哇哇直叫,喝令我听电话,歇斯底里地骂道:“我什么时候在天上人间喝酒?我什么时候要你的车子?你呵,烂泥扶不上墙,狗肉上不了台面,窑姐不能当国宾礼仪小姐,小三儿无法扶正!谁让你招惹张少!车子车子好好的丢了!老婆老婆好好的交给你死了......”
  武松恨恨地说:“把这烂车摆在路边,我们去修理厂找他!”
  一进修理厂,踢死羊张宝满面春风迎上来,后面滚着皮球一样圆的馿二:“武大队长光临,荣幸,荣幸!哟,杨老板,我的免费面包车好用吗?武队长您不知道,我是看在潘县和您的份上才施舍给他的。”
  武松兄弟冷冷道:“车子在哪里,领我去看!”
  踢死羊手一划拉:“满院都是车子,您说的是哪张呀?”
  “钥匙拿来!”武松兄弟径直走到车库,进去一看,我的那张路虎内装修一新,车主已经变更成张宝!武松压着怒气说:“张厂长,请把车子还给别人,行吗?”张宝无辜地大叫:“武队长,我自己的车子还给谁去?我不偷不抢,有合法手续,别说县里,就是州里省里,我也有地方说理去!”
  我都快气晕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武松说:“既然这样,我只好公事公办了!”电话一打,开来一辆警车,装上我和踢死羊就拉走了,那辆路虎也被开到公安局。武松兄弟要立案,让我录口供,又让踢死羊录。踢死羊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死活不干,嚷嚷着要给姐夫打电话。副都头没面目焦挺上去就是一个窝脖拳,打得这小子两股战战,汗如雨下,嘶叫等着瞧,要灭了公安局!焦挺大怒,举拳又要打,武松喝住,对踢死羊说:“张厂长,还是配合一下还车子吧。要不,我好说话,弟兄们可不好说话......”说得踢死羊勾着脖颈子,败下阵来。
  这时,帮闲馿二不知打哪冒出来,满面堆笑地对武松说:“好说好说,换车换车,不过,我们的面包车可是完好无损,也要让他原样交回!”说完跑到踢死羊身边大呼小叫,涕泪交流,又偷偷在他耳边嘀咕着什么。没面目焦挺去拿车,到路边傻了眼,面包车被砸扁了!这下踢死羊又跳起来,唾沫四溅,眼珠溜圆,手脚乱舞。武松调出探头录像一放,踢死羊马上瞠目结舌,汗又下来了:画面上馿二领着人在砸车子!
  武松大喝一声:“张宝,还不认罪!”震得屋子嗡嗡作响!
  忽然,他的电话响了,是公安局长打来的,声音很大,我听见了,张宝也听见了。局长在吼:“武松,马上放人,放人!你不想当这个队长,我还想干这个局长!放人,听见没有,我叫你放人!”
  这个电话刚完,美女县长潘金莲又打进来,简直声泪俱下了:“我的好兄弟呀,嫂嫂这些年昼夜提钱进步,才换来日后提拔,你这惹祸的冤家,还不停手,非要把我打进十八层地狱吗?”又让我听电话,柔声入骨,妩媚莫名,令我心中一荡,差点把持不住:“姐夫,我的好姐夫,都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妹子的这颗心......张少咱惹不起呀!叫起真来,毁了妹子事小,主要妹子担心伤了大哥、伤了姐姐留下的两个孩儿哟!姐夫,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吃亏是福,也怪你糊涂不是?最近县里要上马一个工程,姐夫,我会考虑你的......”
  我郁闷地站着,与武松兄弟面面相觑!一屋子人都不说话,踢死羊从地上爬起来,阴阳怪气地对武松说:“武大队长,结案啦?我可以走了吗,可否开走我的路虎,可否让姓杨的赔我的面包车,不好意思,我不想白送了!”
  武松眼睛看着别处,生硬地道:“开上车子快滚,别让我改主意......”
  “好,我滚,我滚!”踢死羊走了两步,忽然揉着肚子半蹲下来,“不行了不行了,快来接屁!”馿二慌忙张开大嘴凑过去,只听一声山响,警察值班室里弥漫起一股奇臭,馿二一屁股坐在地上,瓢着嘴半天合不上。踢死羊畅快地踢了一脚馿二,骂道:“妈的,滚起来!也不看看老爷是谁,鸡零狗碎也敢翻天,也不看看你们端的饭碗是谁家的,屎壳郎也敢飞到我的头上冒充直升飞机!警察,法律,在权势面前还不如我的一个屁,哈哈,哈哈哈!”
  笑声未落,踢死羊忽然飞行起来,通的一声降落到院里,寂然无声。
  武都头大喝一声:“把这两个直娘贼铐起来!别说你是知府的小舅子,就是童贯的姐夫这次我也要办到底!大不了这个都头不当了,我倒要让你们知道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管你是县长、知府,也只能偷偷摸摸干坏事,惹了我和你皇帝老儿面前说理去!杨雄大哥,把腰挺起来,好人也是有底线的!只要我们站直了,任何坏蛋都会怕我们!”
  他冲焦挺,冲我,冲大伙叫道:“走,开上车子喝酒去!不醉不归!”
  
上一篇: 《白雪精灵》     下一篇: 《丑石歌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03次 | 联系作者
对《路虎变面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