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6》--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12   共 0 篇   访问量:332
元月 6
发布日期:2020-09-12 字数:2609字 阅读:332次

6

   

13日《人民日报》节载《文汇报》今年1月7日发表的该报邀请上海史学界、文艺界部分人士座谈吴晗的《关于“海瑞罢官”的自我批评》一文的座谈纪要。

吴晗同志在《关于<海瑞罢官>的自我批评》里说,他的《论海瑞》是读了一九五九年八月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的公报、八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反右倾、鼓干劲,为在今年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的主要指标而斗争》的社论、《红旗》杂志第十七期发表的《伟大的号召》的社论而后写的,目的“是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反对假冒和歪曲海瑞的”。

姑勿论吴晗同志写这篇《论海瑞》是否受上述党的各项文件所启发,但如果他掌握了文件的精神实质,就决不会把研究海瑞、学习海瑞以及表扬海瑞来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者。我们只能坚持马列主义的真理向右倾机会主义者作斗争,决不能把一个反动阶级分子抬出来反对今天的右倾机会主义者。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右倾机会主义者,口头上挂着马列主义,行动上反对社会主义。他们也不至愚蠢到这样的地步,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命海瑞”,吴晗同志何必反对假冒、歪曲海瑞呢?说他们“自封为反对派”吧,作为一个封建统治阶级的忠臣的海瑞,除了反对农民阶级之外,究竟反对过谁呢?说他上疏谏过嘉靖皇帝(世宗朱厚熜)吗?但他闻皇帝死,“即大恸,尽呕出所饮食,捐绝于地,终夜哭不绝声”。(明史本传)说他反对地主阶级吗?正如吴晗同志承认,“他又是为本阶级长期利益”打算。说他反对大地主吗?大地主当权派的张居正,他没有正面反对过。吴晗同志把徐阶列为海端反对的主要对象,但从海瑞给徐阶的书札看来,海瑞对徐阶恭维备至,一则说:“无不以伊、傅、周、召惟公颂者。且日:幸有是人,今日倚赖。”再则说:“补其偏,救其弊,乘便因时,一事而为一事之计,则公可自为力,亦天下人所见为公誉也。”(均见“启阁老徐存翁”二札)奉承惟恐不及。海瑞要求徐阶退田,态度上也是很温和的。徐阶退田后,海瑞复了他一封信说:“近阅退田册,益知盛德出人意表。但所退数不多,再加清理行之可也。”(《复徐存斋阁老》)而海瑞此举,仍然替徐家长远利益打算,所以他说:“区区欲存翁退产过半,为此公百年后得安静计也。”(《复李石麓阁老》)根据史料,极力反对徐阶的不是海瑞,而是徐阶的政敌高拱。高拱“令御史齐康劾阶,言其二子多干请及家人横里中状。”“拱再出,扼阶不遗余力,郡邑有司希拱指,争崎龁阶,尽夺其田,戍其二子。”(《明史·徐阶传》)如果认为海瑞反对徐阶,就是反对大地主阶级,那末,高拱反对徐阶更为坚决,高拱是不是大地主阶级的反对派呢?吴晗同志强调,海瑞以地主阶级的“左”派,反对地土阶级的右派,找们从未闻地主阶级有“左”右派之分,又未知吴晗同志以什么政治标准来划分。吴晗同志居然把海瑞封为“左派”,硬要把他拿出来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者,正如火上加油,只能助长右倾机会主义者的气焰。

    我们从《论海瑞》和《海瑞罢官》两篇作品中,看不出吴晗同志捍卫社会主义,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目的和作用。相反地,只能够看见作者站在封建地土阶级立场,标榜了封建同志阶级的忠臣海瑞,抹煞阶级斗争,为右倾机会主义者张目,与社会主义制度唱对台戏。吴晗同志这些文章的反社会主义本质被揭露出来了之后,便在“自我批评”中,特别声明《论海瑞》一文,是在公报、社论发表后写的,表示动机还是纯洁,政治立场是稳的,不过学术立场和方法还有问题而已。其实吴晗同志通过海瑞研究对群众散播毒素、给社会主义事业带来损害,岂止学术上的立场问题而已。

    吴晗同志关于“清官”问题的看法,他在“自我批评”中坚持“还没有什么改变”。这可以说明他今天对海瑞的看法还没有改变。海瑞是不是如吴晗同志所说的是“站在人民方面的”农民的“救星”呢?绝对不是。他对于来告状的人,“除发府县外,衙门前尝不绝七八人枷号,又先痛打夹苦之。候月满发驿充徒。曾有解审二三起,俱原告中途逃脱,解人告称,闻此重处声也。”(《启刘石圃诚意伯》)从海瑞处理告状的事看来,就彻底暴露了他的反人民的阶级本质。海瑞有时口头上还谈些民间疾苦的空话,但对于穷而无告,不受法律制裁的人,就加以无情的镇压。例如他对于被官府压迫而进行反抗的矿徒,实行驱逐和镇压。海瑞告诫下属说:“矿徒本县屡行晓谕,令其遣散,毋扰害地方。彼回禀状,公称近日差使繁叠,又加军门钱粮,苦无所出,是以盗矿取利,以应差役。据言亦可衰悯。但小人趋利,彼势寡则恬静,彼势众,或缺油粮,或矿利微小,不免啸呼行劫。……彼等禀状不可轻信哀词,遂忘防守驱逐也。”(《兴革条例》)他明知矿徒为图生计,但又建议檢兵围剿。(见《保甲法再示》)海瑞曾经为统治阶级提出“平黎”的计划。由于汉族封建统治势力与黎族封建地主互相勾结对黎族人民高度压迫和剥削,激起黎族人民的反抗。一五三九~一五四四年(嘉靖十八年至二十三年)的万州鹧鸪啼峒黎族那红、那黄领导的武装起义大大削弱明朝在海南的统治力量,引起统治阶级的内部争吵。海瑞认为:“琼州一府,颛顼独居海中,其地绵亘一千余里,黎歧中盘,州县滨海旋于外。譬之人,黎岐心腹,州县四肢,黎岐为寇,是心腹之疾也。心腹之疾不除,将必浸淫四溃,而为四肢之患,州县无久安之理。”(《平黎疏》)主张派大兵镇压后,开通十字路,设县所城池,以便于加强控制,并建议利用黎族封建地主为里甲长来压迫黎人。

总之,海瑞对于镇压人民是不遗余力的,人民有违背统治阶级的利益举动,他就进行血腥的镇压,企图用鲜血来淹没人民的革命,他在历史上基本是一个黑暗人物。

 


上一篇: 《第17章 画笔下的农庄生活》     下一篇: 《圈子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32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月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