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魂》--晗蕤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09   共 0 篇   访问量:241
丹霞魂
发布日期:2020-09-09 字数:5301字 阅读:241次
(一)脱胎
——序曲 
  鸿蒙之后的你,
经历着沧海的洗礼,
来到暖和的白垩纪。
古祁连洋进入了特殊期,
辛苦地孕育着世界的奇迹。
一胎生下四兄弟:
老大叫七彩丹霞,
老二叫冰沟丹霞,
老三叫平山湖大峡谷,
最小的老四叫鬼脸丹霞。
来时动地的你,
忍受着移山的撞挤,
直到暖和的白垩纪。
经历了大陆艰辛的漂移,
才脱胎于古祁连洋的母体。
脐带连着四兄弟:
老大叫七彩丹霞,
老二叫冰沟丹霞,
老三叫平山湖大峡谷,
最小的老四叫鬼脸丹霞。
(二)七彩丹霞
——老大
这是一段天地间的传奇色彩。
铁扇公主的火海,
凝固在张掖的西陲。
火海里的千仞壁立,
斑斓的调色让人疑猜。
火海里的阁楼琼台,
娇艳得万般柔美。
这是一段天地间的传奇色彩。
神笔马良的重彩,
超然在人间的世外。
重彩里的湖海各异,
屏塔的笔法绝得惊骇。
重彩里的人物鸟兽,
饰染得千姿各怀。
这是一段天地间的传奇色彩。
丝绸路上的霓裳,
飘漪着天仙的百态。
霓裳下的六腑五脏,
鲜活得都能听见呼吸。
霓裳下的可掬憨态,
忘却了这是山脉。
(三)冰沟丹霞
——老二
地下的巧工寻找心爱的她,
雕一座宫殿虔诚的布达拉,
怎却是卢浮宫的装点摆挂。
数不尽的窗棂瞭乱眼花,
活似人间的闺房就一位小脚闺秀。
谁说的那地下就没有牵挂,
度活了老鹰与巨龟陪着她,
在这叠涌巨涛中潇潇洒洒。
天上的能工寻找心爱的她,
雕一件礼物给她的胸前挂,
怎却是骆驼与蟒蛇的对话。
伤心中再塑一串愿收下,
又却是人间不曾出现的一群神兽。
弃了礼物不甘地回天吧!
而那些礼物便在风雨中,
注视着张掖的苦乐年华。
(四)平山湖大峡谷
——老三
清晨我接到雪花的邀请,
站在平山湖大峡谷的山顶。
平山湖不是湖。
暗红色的山海汪洋万项,
皑皑的雪痕宛如浪头的精灵。
山海的汹涌眩晕了我的眼睛:
那一位将军威风凛凛,
看着远处落水的老虎弥猴。
明明是一对男女在谈情,
却始终没有示爱的动静。
啊!
原来是平山湖大峡谷的山景。
午后我接到雨滴的邀请,
走在平山湖大峡谷的谷心。
平山湖没有湖。
一座座的石危楼好似林,
听着雨声那真叫人胆颤心惊。
望天空就是一条蜿蜒的蛇精,
在流云中不祥地摆动。
恐惧占据了我所有的心情,
慌乱中爬上直立的云梯。
回头摆摆手那惊魂难定。
啊!
超着前方的佛塔念念静心经。
(五)鬼脸丹霞
——最小的老四
烧红的四条大峡谷,
好似四条大动脉。
滋养着来自天地间,
生命的凡体仙胎。
谁没有经历过熔炼,
登峰的八十一难。
多亏了仙胎的气血,
只把嘴脸变成了鬼,
山熔海蚀鬼斧神工,
汲阳補阴风雨壮怀。
天空的藯蓝与白云,
都是神奇的色彩。
染着八十一张鬼脸,
展在张掖的西陲。
雨雾给了他的灵气,
风雪把他的岁摧。
诗人把他的脸重写,
顽皮精巧似猴似兔,
似蟾似蛇神秘诡异,
似人似狮壮志雄伟。
上一篇: 《心爱》     下一篇: 《清油灯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41次 | 联系作者
对《丹霞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