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风吹迷雾散》--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08   共 0 篇   访问量:130
第九十二章 风吹迷雾散
发布日期:2020-09-08 字数:12317字 阅读:130次


“国际金融中心大厦”项目的合同终于签订,北斗星集团开始成立以来的首个工程。所以从上到下都很认真,合同签后的第三天,项目部的简易房就搭好了。衡信以总工和项目总包负责人的身份进驻工地,同时带着工程部大部分员工和技术部、设计部骨干。帅小泽、马子祥等六个董事也亲自到场,市委方面除了刘副市长和袁欣敏,建委、发改委、市政市容等部门领导也到场视察。

正式开工的日子定在三月二十八号,届时市委书记彭振宇、马市长等领导班子都会到场参与奠基仪式。这下,帅小泽又开始上火了。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合适的土建公司,以前合作过的几家工程公司,一听说是北斗星集团就打退堂鼓,找各种借口推辞。陶乐乐、梁甜、马子祥出面找好几天仍无功而返。衡信找帅小泽商量,实在不行就在郊县找小型建筑公司,大不了他在现场盯住每个环节。可找了几家公司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资质不够就是设备不够先进,直到三月二十六日还没签分包合同,各种大型机械和人工进场更是无从谈起。

三月二十六日下午两点,柯家英从咸阳机场直接坐出租车到鹏科。出国这几个月最牵挂的就是兄弟帅小泽,主要原因是之前没办法联系。刚到罗马手机就丢了,想补张电话卡还没有中国移动,最后只好弄了个当地号码,可没有帅小泽和陶锦鹏号码。一等就是四个月,中间还有元旦和春节,最让他揪心的是走前没来及跟帅小泽打招呼,连去哪都没来及说,要是兄弟找他找不着该多担心。
    到鹏科楼下没进门就被保安拦住,一听找老板帅小泽更不让进。因为老板是艾琳,帅小泽这名字压根儿没听过。柯家英气的差点骂人,幸好戴维斯从外面回来认出他。拉到旁边简明扼要地告诉他帅小泽以往的经过,并让他到高新科技大厦北斗星集团找帅小泽。

柯家英再次拦出租车到高新路,恰巧在高新科技大厦门口碰到陶乐乐,她说帅小泽跟客户在宝鸡项目现场谈事情。他又问她这几个月的详细事情,她竹筒倒豆子般的从裸照谈起,一直说到最近几天找合作商的事情。还没等说完他就爆发了,让她开车送他去鹏程,两人边走边说,到鹏程也才三点十分。

看柯家英气冲冲的势头,陶乐乐没敢跟进去,怕两老斗起嘴以后站错方向。返回头再想,这一切祸根都在那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秦欣颖,忍不住调转车头往秦鹏开去。脑子里盘算着见了她怎么开场白,怎么才能套出实话。

陶锦鹏正在总裁办和台商谈合作事情,猛然间看到门口多了个人,是柯家英,旁边还有行李箱。就知道他出差回来没回家直接来的,心里就是一热,到底是几十年的老弟兄。连忙起身往门口迎:“呵呵,老柯,回来咋不言语声?好到机场接你去!”

“哼,少给我来虚的!”柯家英直接来到办公桌坐下,看着几个客人摆手说,“你们出去,今儿不谈生意了!”

“各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了。今天情况特殊,咱们改天再约好吧?”陶锦鹏只好赔笑着把客人往外让。

柯家英看到客人走出门了,猛地站起来,走近沙发跟前的陶锦鹏,气呼呼地说:“陶锦鹏,你啥意思?非把兄弟往绝路上逼是吧?”

“我的哥哥哎,你错怪兄弟了,不是我逼他。”陶锦鹏立刻明白柯家英气势汹汹是为帅小泽抱不平,可他自己也是满肚子委屈。不由得满脸无奈,“那混蛋做的都不是人干的事儿!”

“亏你还有脸说,人家干的不是人事儿,你嘞?你干的是人事儿?是非不分,落井下石,利用你的关系把人赶尽杀绝,很伟大是吗?我要是今天不来找你,直接找人拍你几块黑砖,是不是也能理直气壮?”柯家英气得都想给他来两个嘴巴。

“唉——老柯,你不知道那混账东西多可恶,他,他,咳——!他要直接往我脸上吐,我都能忍喽!可他——他睡了小颖!”陶锦鹏说完低头坐在沙发上,每提及此事心里都特别难受。

“什么叫他睡了小颖?你问兄弟详情了?小颖是这么说的?这么大个人没有脑子是不是?为啥不想想什么原因让他俩凑到一块儿的?兄弟身边没有年轻女娃?为啥偏偏要相中你的前妻?为啥拍照片时就他不伸手挡?小颖手挡的是镜头方向吗?你不听兄弟解释也罢了,为啥乐乐的话也听不进?”柯家英越说越激动,点指着陶锦鹏的脸。喊声引来梁主任和两个保安,站在门口往里面看,没有陶锦鹏的话他们不敢擅自进来。

陶锦鹏双手抱头,听柯家英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可自己为什么以前就没想过呢?明白了,那是因为他还爱着秦欣颖,深信她还是温柔贤惠的。仍然为她辩解:“我明白你想说啥,可小颖不是这种人!”

“幼稚!你为啥离婚?”柯家英说着猛然回头看门口几个人,吼道:“你们在这儿干吗?滚远!”

“柯老师,我,我们——”梁主任被吓一跳,没想到平日文雅的画家脾气这么大。

“你们都走,就算老柯打死我也用不着你们管!”陶锦鹏冲门口摆摆手,又想到柯家英从机场到高新科技大厦再到鹏程来,应该是没吃午饭,仰起头低声说:“老柯,咱下去叫个饭边吃边聊吧?”

“不吃你的东西!怕被你药死!”柯家英狠狠瞪了陶锦鹏一眼,还真觉得肚子有些空荡荡的。几步走到办公桌拿起个水杯咕咚咕咚喝个干净,仍旧逼视着他。

“你不吃拉倒,我吃!”陶锦鹏了解柯家英此时在憋气,走到门口对秘书办喊:“小魏啊,给我要两碗优质羊肉小炒,辣酱糖蒜都要加大份儿!”

“看你那小家子气,都不能要一盘糖蒜?”柯家英说完坐在办公桌后面,气呼呼地瞪着陶锦鹏,简直拿他没办法。两人以前闹别扭完了都去吃小炒泡馍,加大份糖蒜和辣酱,每次吃完就和好如初。但是今天不能轻易了事,柯家英坚决要骂醒他,否则觉得对不住帅小泽。

“哎,小魏,加一盘糖蒜。”陶锦鹏喊完又几步到玻璃柜跟前打开柜门,“祁门香吧?”

“陶锦鹏!你少给我来这套!今儿这事儿还没完!我必须把你骂醒了才行!”柯家英没好气儿地说。

“让你骂行不?至少得吃饱喝好吧?”陶锦鹏说着拿一盒祁门红茶,走出办公室,往茶水间亲自泡茶去了。

两人闷着头喝了一会儿茶,送餐的过来了。柯家英二话没说端起一个碗在沙发东头吃起来,糖蒜辣子酱都放在跟前。

陶乐乐火急火燎的从秦鹏地产赶回鹏程总裁办,却看到柯家英和老爸在茶几两头吃泡馍。既没有想象中的吵闹,也不是像往日的亲热攀谈,不由得楞了半分多钟。然后推着转椅在他们对面坐下,一手拿茶壶,一手端茶杯自斟自饮起来。

过了大约三分钟,陶锦鹏把空碗一推,抽张纸擦嘴,这才看着陶乐乐幽幽地说:“你这孩子今天咋回事儿?见到伯伯招呼也不打呀?”

“怎么打呀?我现在都弄不清他是哪头的!”陶乐乐不紧不慢地说,把茶杯递到嘴边喝干了才放下。

“嗯,乐乐说的对!陶锦鹏!我今儿的目的是把你骂醒!然后找兄弟认错,再有嘛——”柯家英说着看向陶乐乐,“怎么?你柯伯伯的立场还用质疑?”

“老柯,当着孩子的面咱得讲点儿理吧?怎么能把错算到我一人身上呢?那混帐东西要是不乱来,我也不至于封杀他!”陶锦鹏始终认为帅小泽侮辱了秦欣颖,得那样的下场是应该的。
    “谁乱来了?走咱现在就去秦欣颖,问问她到底是下药的人乱来,还是被坑的人乱来。”柯家英边擦嘴边说。
    “你也太武断了吧?凭啥听那混帐东西一面之词?凭啥说小颖下药?”陶锦鹏丝毫不让。
    “那好啊!走啊,咱去找秦欣颖问清楚!”柯家英“噌”一下就站起来了,直接往门口方向走。
    “等等等等,我的柯老师哟,咱这年岁咋去问个妇道人家?就算对质也该找那个混帐东西!”陶锦鹏抹不开面子见秦欣颖,也不愿坦露对她还关心。
    “伯伯,她已经承认了!”陶乐乐弱弱地说,往柯家英靠近几步,害怕老爸知道她找母亲不高兴。
    “听见没?不用对质,那混帐东西已经承认了!”陶锦鹏以为她说帅小泽。
    “爸,不是小叔叔承认了,是那个女人!”陶乐乐索性躲柯家英身后边,拿出录音笔递给柯家英,“喏,这是录音。”
    “录音?什么录音?乐乐,你——见过你妈?你这孩子办啥事儿前就不能先给我打声招呼吗?”陶锦鹏诧异地看着她,心里也翻了个:“这丫头最近老不干正事,难道是帮着混帐东西调查她妈了?这要传出去,我陶锦鹏哪还有脸见人呀?”
    “秦欣颖的录音?先听听看,不行就交给报社。”柯家英也有些吃惊,伸手接过录音笔返回沙发跟前坐下。陶乐乐紧跟在他旁边,要是老爸听见发脾气也有人挡着。
    “等一下老柯,让我先关上门儿。”陶锦鹏始终还是在乎秦欣颖的名声,快步关门,又回到沙发跟前。

柯家英打开开关,录音开始播放:“……小丰你甭管,让我说!”这的确是秦欣颖的声音,语气里有对女儿的千般疼爱,也有隐藏不住的无奈。“乐乐,你怎么能跟帅小泽来往呢?那种人狡猾多变!”“我爱跟谁交往你管不着,你就说为啥跟他上床,他现在几个月都不理我!”这是陶乐乐的声音。“乐乐,请你相信我是有苦衷——”秦欣颖的声音显得有些慌乱。陶乐乐打断她的话:“荒唐!你有苦衷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破坏别人的幸福?”“乐乐,你误会你妈了,她是清白的!”吕庆丰急切地为妻子辩白。“开玩笑!她会清白?”陶乐乐大声反问。“真的,乐乐,她和小崔只是把帅小泽迷晕让记者拍照而——”吕庆丰说的也很大声。“小丰你!”秦欣颖语气里有些想阻止的意思。“算了吧颖颖姐,反正帅小泽已经——”吕庆丰低声安慰妻子,却被陶乐乐打断,“不管真假,反正你们用这么卑鄙手段就是龌龊!我是不会原谅你的!”陶乐乐说完录音结束。

听这几句录音陶锦鹏的脸色变了几变,心情落差也很大,低着头说不出话。

“说吧!你打算咋办?”柯家英听完更加为兄弟叫屈。以前多好的工作环境,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还有外商给撑腰。被这女人害得失业从头做起不说,居然被当做亲哥哥的陶锦鹏处处为难着。可如今就算揍陶锦鹏一顿也弥补不了他心里的难过。

“我,我,咳——老柯,你说吧,我认打认罚!”陶锦鹏瞬间觉得自己卑微到极点,痛恨自己为什么不亲自找帅小泽问清楚。几个月来他的电话和短信从来都是见到就删,即使听女儿的劝也不至于弄得今天的地步。懊恼地说:“即使我现在肯认错,咱兄弟也不会原谅我了吧?”

“你自己作的!”柯家英看他的表情又来气。如果吃饭前就认错了,也算能给他个宽大处理,非要等证据摆到眼前才知道后悔,这是哪门子好兄弟?

“爸,小叔叔从来就没怪过你!真的!开业那天你跟伯伯都没到场,他难过地趴小婶子肩上哭,也没说一句埋怨话!”陶乐乐看到父亲难过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同时也觉得他们三人的感情真不是一般的兄弟。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得亲自赔罪去。老柯,咱们一块儿。”陶锦鹏说着从沙发上起来,到门口衣柜取件外套就要走,“乐乐,你开车,我不知道他在几楼。”

“爸,小叔叔这会儿没在公司,上午带着渭南一家土建公司的负责人到宝鸡现场了。估计今天就得签合同了,二十八正式开工,市长市委书记都参加奠基。”陶乐乐最后一个站起来,手里还端着茶杯。

“渭南的?小地方的人能做啥好质量?去叫你石叔叔过来,必须从新换有实力的!”陶锦鹏决定尽一切办法弥补帅小泽。

“这还不都是你造成的?”柯家英瞪了他一眼,又坐回沙发上。

“是,是我的错,我现在补救。”陶锦鹏说着回办公桌跟前拿起座机电话,又看陶乐乐,“乐乐,给你小叔叔打电话,让他别急签合同,在现场等着。我马上叫三建温总跟咱一起到工地。”说完低头拨号码。

下午六点半,柯家英、陶锦鹏、陶乐乐、石副总裁、陕建三公司的温总经理和总工,一行十个人到了宝鸡高新区“国际金融中心大厦”项目。帅小泽、王易佳、马子祥、衡信都在现场,帅小泽见到柯家英和陶锦鹏高兴的眼圈泛光,激动的几分钟说不出话来。

经过几个人合计,温总答应先开工再谈合同细节。连夜安排三十多台大型机械进现场,二百多名各个工种的工人第二天十点前到位,下半天开始复核,保证不影响后天正式动工。帅小泽等人心里纠结的土建合作商问题总算尘埃落定,如释重负地回西安。十几个人在到麒麟阁吃饭庆祝。衡信坚持留在现场看着三建设备进工地,他要确定各方面配合与对接都准确无误。

四月二十八号,天高云淡,碧空万里。整个高新大道都沸腾了,路两边路灯杆上挂着“国际金融中心盛大起航”标语的彩旗。项目现场热闹非凡,十米多高的氢气球广告齐刷刷围在项目围墙四周,足有上千副。其中大部分是各单位祝贺词,陕西北斗星集团的条幅就有几十个,陕建各公司的名字都在其中,因为陶锦鹏和柯家英面子来的更不在少数。

高大铭这天来得特别早,和帅小泽、马子祥、衡信一起看广告商和庆典公司员工布置着现场。一方面表示了对兄弟几个的大力支持,北斗星跨出这一步真的不容易,这次合作顺利了,就意味着北斗星在陕西建筑行业具备相当高的实力和地位。另一方面他要协调市政部门与各方面上的配合,因为这次庆典的总负责人是袁欣敏。她昨晚忙到十点多才下班,高大铭以喝茶为名在她办公室,亲眼看她落实所有职能部门准确无误地协助总包方工作。而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帅小泽,让他趁机会和各方面领导多接近,为高新区下一个项目做准备。
    还没到正式的奠基仪式时间,项目周边已经停满各种轿车,交警中队派了半数以上的在职外勤疏导高新大道。项目几个大门都开着,凑热闹的群众把仪式现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以至于领导进场都得警察和保安开路。
    十七个兄弟姐妹除了季心怡全部到场,柯家英、陶锦鹏、陶乐乐领着书画协会、建筑商会、装饰协会等单位领导,和一些圈里面的好友早早来到会场。宝鸡市委领导班子、市直属单位领导、省委领导都陆续进场。
    喇叭里传出司仪热情的开场白,现场安静下来。现场负责人袁欣敏开始讲话,人群出现小的躁动,多数是感叹这位年轻能干的副主任。接下来市委领导彭振宇讲话,马市长讲话,省里来得副省长讲话。最后该总包方帅小泽讲话时,他居然在发愣,司仪用话筒里叫了两遍“有请帅小泽董事长”之后,被王易佳给推醒。小跑着上台拿出发言稿,微笑念着还不时扫向彭振宇左边。
    帅小泽确定彭振宇左边第二个人是高育红,右边高大威武的H省省长高育筝他不认识,再右面的高育笙夫妇他很熟悉。她身上独有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不是黑墨镜和宽大的嫩绿色风衣所能遮盖。而此时他心里计较的,却是她与身边那个男人的亲密关系,所以注定这天很难再心神合一。以至于讲话像念书,埋奠基石时更是差点把铁锹抡到刘副市长头上。

宴会在建国饭店举行,整个宴会袁欣敏都没有坐下来安静的吃饭,几乎是陪着帅小泽认识来自各界的行业精英。旁边的马子祥做为北斗星销售总监表现尤为突出,因为帅小泽有些精神恍惚地傻笑。那些客人都很给袁欣敏面子,笑着与马子祥碰酒互留名片,这为他日后成为地产公司决策人打下坚实的基础。

王易佳代替帅小泽陪柯家英和陶锦鹏,很多没机会跟帅小泽碰杯的客人都向她敬酒。她确实很高兴,很喜欢大家都把她当做他的贤内助,三建温总的朋友则口口声声叫她老板娘,陶乐乐一句一个小婶子。所以她替帅小泽喝很多酒,心里一整天都暖暖的。当然,有时她也有些空荡荡的感觉,那就是看着他和袁欣敏并肩穿梭在桌子间,和政府那帮人寒暄。他脸上始终挂着笑,袁欣敏不时跟他交头接耳,似乎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再有最中间那张桌子上坐的高育红,她这天特别的美丽,比起上学时的白皙娇柔更有魅力。这让王易佳想起袁欣敏在凤城医院提到她时脸上那不稳定的情绪,还有淡淡的幽怨。本就算是美人胚子的袁欣敏,今天在她面前出现,充其量能说是个优雅干练的女公务员,浑身的美丽全被她的光芒遮盖。而王易佳本人的高挑俊俏,跟她比较也只能自认是大方得体的董事长助理。如果她此时没有结婚,帅小泽再次喜欢她也不足为奇。

宴会进行到擦黑人们才陆续的离开,领导们对帅小泽的表现很满意。柯家英都觉得他长大了,比年前更加成熟稳重,当着很多朋友面称赞,同时也对王易佳表扬一番。帅小泽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些,他关心的是能不能跟高育红聊几句,即使简单的问候。但最终没有机会,直到看她上了高育筝的黑色老款奥迪离开,也没有说一个字,只是知道了大块头男人是她大哥,也就是好哥们高大铭的父亲,心里才稳定许多。完全没注意其他客人离开,包括鹏科现任CEO艾琳和戴维斯等人、包括角落里的美籍商人王义强。还有在角落坐的一桌日本客人,他从始至终没有留意到,自然也不知道他们是谁,谁请的客人。

北斗星集团理所当然上了第二天的各大金融媒体,帅小泽的崛起再度成为地产界焦点。

宝鸡项目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衡信每天都认真督查各个环节,同时还和刘超研究内装图纸。他跟帅小泽、马子祥几个研究过,内装要独立完成,所以提前做好每一步的细节。他跟慕容媛媛的感情也在逐渐地升温,哥几个调侃他们大有年底办事的势头。

帅小泽又开始忙新的事情,他是个见阳光就灿烂的性格,所以情况稍有好转,就开始酝酿大动作。那就是北斗星企业总部的计划,他利用去年在迪拜设计的粉白相间风格,重新规划了一个方案。三高四低的七栋楼,高度和造型类似又不尽相同。整个群楼的平面呈勺型,暗喻北斗七星,底部由花瓣形裙楼连接却各自独立;最高的那栋楼三十九层,做为北斗星集团总部;其他几栋会做为写字楼出租,楼裙做为配套商业区。而公司总部将会设在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这也是八个人一致赞同的决定。

马子祥连续签下几个大合同,囊括了土建、内装、外装。所以公司上上下下都在紧张有序忙碌着,他也戴着安全帽在工地内外奔波,周末还拉尤玉娇过去帮忙,而尤玉娇也乐的跟他夫唱妇随。他则调侃一家三口为北斗星的未来奋斗,因为她的肚子正日渐隆起,幸福的笑容让她更有韵味。

也不是所有工作都能顺风顺水,帅小泽的倔强性格为王易佳找了很多额外工作。就拿宝鸡项目来说,他坚持所有进场的材料,大到钢筋水泥小到钉子螺丝都必须是真材实料。这无形中得罪很多人,有土建的关系也有商会的关系,甚至某些市领导的面子统统不买。这些人明面上虽然什么都没说,却在背地里使绊子,所以衡信等人没少绕冤枉路。王易佳在这方面更是深有体会,除了劝帅小泽说话别那么生硬,和梁甜费了不少嘴皮子,实在过不去的坎才找袁欣敏。她当然明白帅小泽的初衷,所以尽一切努力化解阻力。

刘副市长就是宝鸡官员里对帅小泽意见最大的人,他认为那个人年轻自负,目中无人。接这个项目本就有些后来居上的意思,事成后居然没有任何表示,根本没把他这个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当回事。开工后刘副市长介绍几个卖建材的朋友,总工衡信居然说人家的报价离谱一个都没用,这笔账自然还得算到帅小泽身上。

前期投资了十几万的吕庆丰,想要在这个项目里多少做点,弥补一下心理上平衡。于是再次请刘副市长吃饭,跟他商量打算以万邦装饰的名义做招商中心内装。刘副市长认为这完全是小事情,况且招商中心的面积只有几百平米,跟主楼统一质量要求关系也不大,就随口应承下来。回去让建委郭主任找衡信谈,衡信倒是挺照顾郭主任的面子,跟帅小泽商量给他也无所谓。帅小泽却认为售楼中心的质量更重要,万一他们找的公司偷工减料,砸的是北斗星的牌子。最后让他们单包工,所有材料仍然由工程部统一采购。

事情传到了秦欣颖的耳朵里后,她认为北斗星这样的做法没有不妥,工程质量和利润基本都控制在材料,工费透明而且在明面上,将投机倒把的风险降得很低。而谁都能看出来把这个部分剔出来是出于某些人的面子问题,竟然逐渐地佩服起帅小泽来。吕庆丰窝火的同时还无法拒绝,因为这已经是刘副市长和郭主任的面子,他没有理由也不能反驳,只好咬着牙安排人开工。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刘副市长认为美籍富商王义强挺靠谱,打算跟他合作开发渭滨区的某个项目。据他多方面了解,这王义强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学时就开始在纽英伦地区做房地产销售,在两三年里迅速的膨胀,还入了美国籍。而他父亲则是以石油起家的内地富商王树健,号称石油大王。王树健见他喜欢地产行业就支持他开办了建大地产,市场也瞄准了西部大开发。

王义强来宝鸡不是偶然。他春节前回国,父亲已经为他在凤城注册过建大地产,所以没有什么要忙的。他本想到西安找帅小泽,在纽约出差时就看到帅小泽上洛杉矶时报中文版头条,很为这位老同学自豪。而那时候恰巧是帅小泽最低落时候,如果两人合作成功,必然能创出个双赢的局面。

凤城老同学聚会改变了他的想法,尤其是听岳洋的话,才知道帅小泽已经不是当年单纯的性格。现在不仅桀骜不驯,还爱炫富,瞧不起以前的老朋友,更因为乱搞男女关系上报纸头条。这和他在美国看到的“浪漫主义设计师不爱江山爱美人”不谋而合,就决定不跟帅小泽见面,免得被他连累。春节后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宝鸡市委刘副市长,他和岳洋一起到宝鸡来过几趟,看上了渭滨区马营镇一片地,等政府批复后开始建第一个自己的项目。

七月初的一天夜里,王义强、岳洋、芦建国三人,陪刘副市长还有另外两个领导到一家KTV唱歌。路过拐角一个包间时,恰巧服务生开门往里面送果盘和红酒。岳洋不经意看到帅小泽在里边站着,正用胳膊揽着袁欣敏,还深情地唱着那首《阿莲》。

“狗日的,沃(那)怂艳福还旺地很!”岳洋狠狠地说着继续往前走。

“老弟,包谈闲些(陕西方言不要说闲话),等哈给你挑个好台子!来这都是图开心地!”刘副市长本地话说的很溜。

“额(我)不是沃意思,沃怂是帅小泽,乃个(另一个)也是额(我)们同学!”岳洋没好气儿地说。

这下几个人都在意了,返回头再借着门缝往里看。帅小泽一边唱一边吃袁欣敏递来的水果,牙签上插着葡萄送进他嘴里,脸上表情那个享受,把刘副市长气得直咬牙。他在这时候想通一件事,年初袁欣敏之所以帮他报秦鹏地产的提名,完全是因为同时报上去的还有北斗星,结果秦鹏落了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项目开工后他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介绍人进去也被踢出局,要找北斗星的麻烦每次都被她挡住。还以为她是多么伟大的公仆,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和帅小泽有男女关系。

几人回到自己包间后又是好一阵议论,芦建国更说出袁欣敏和高大铭在凤城城区的高调订婚仪式、帅小泽跟王易佳也险些订婚、老帅家更是早把王易佳当准儿媳看待。他姥姥娘正是帅小泽的奶奶,这点他可以担保千真万确。岳洋也不失时机地说了帅小泽去年元旦在西安的风流韵事,更咬定王易佳是他未婚妻,鹏科对面的斗篷姐菜盒店就是最好证明。

最后得出结论就是:帅小泽是名副其实的烂人,明面上欺世盗名,暗地里卑鄙下流;袁欣敏就是个小三,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权力,继而为帅小泽铲平对手。

几天后,市纪委接到几封匿名信,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举报市委办副主任袁欣敏。说她行为不检点,作风也有问题,利用工作之便勾结不法商人帅小泽,二人权钱交易,还甘当其情妇。

纪委领导找到彭振宇,请示下一步的工作。彭振宇压了下来,说这肯定是因为前段时间袁欣敏在“国际金融中心”项目上锋芒太露了,影响到某些人的利益。据他了解袁欣敏和帅小泽是老同学,两人即使发展感情也不算问题,况且是男未婚女未嫁,何来的情妇一说。同时他也叮嘱纪委来人,可以通过公安部门调查一下匿名信邮戳日期和投寄人地址,日后遇到类似事情先查消息来源,再核对消息内容,以求达到无枉无纵的目的。

“国际金融中心大厦”招商中心提前交工,并投入运营。这对市委和北斗星都是个好消息,完美的施工品质和提前一半时间交付使用的工程进度。再次证明这次合作是正确的选择,市委把工程交给北斗星这个生面孔有内幕的谣言不攻自破。

对于帅小泽等十几个兄弟姐妹来说,更好的消息是袁欣敏扶正了,正式升为处级。这不仅是朋友圈里的奇迹,更是公务员界的神话,袁欣敏因此成为众多凤城年轻女孩儿的榜样。


上一篇: 《第九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     下一篇: 《第二十六章 世事难料人心莫测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3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九十二章 风吹迷雾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