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08   共 0 篇   访问量:140
第九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
发布日期:2020-09-08 字数:12410字 阅读:140次


吕庆丰大早上出门买了几份报纸,回家后边看边往书房走。嘴里兴冲冲地嚷着:“帅小泽这个哈怂(陕西方言坏蛋)——”看到秦欣颖后立刻把脏话收住了,“颖颖姐,这碎——家伙背成马了,还有心情唱歌!”

“不是背,是运气好!”秦欣颖接过报纸边看边说,她并没有像丈夫那样幸灾乐祸的心情。因为上次那件事虽然报复了帅小泽,但她并不光彩,亲戚朋友打电话过来她都不敢接。

“你说什么?这还是运气好?颖颖姐,他开业典礼没客人呀!”吕庆丰诧异地看着妻子的表情,她很认真,不由得心里一紧张。

“小丰,你仔细看看,哪一点儿像是负面新闻?”秦欣颖提醒到。

吕庆丰把几张报纸依次摆开一看,脸上的笑容逐渐凝结。帅小泽的北斗星集团是上了几家报纸头版,还有的是头条。“年轻总裁另起炉灶,豪气奋发率众唱歌!”“地产奇才拥有打不倒的青春!”“北斗星集团开业,众董事齐唱励志!”“东山再起,帅小泽创北斗星再战地产商圈!”

“这是怎么回事儿?媒体收他钱了?”吕庆丰幽幽地说。

“媒体咋说倒不重要,你不认为帅小泽能把冷场面变成热场面是一种本事吗?这样的凝聚力,你,我,锦鹏,包括咱认识的人里面,谁能做得到?”秦欣颖点指着报纸上的帅小泽。

“颖颖姐,你意思我跟他比较——就得认怂?”吕庆丰不解地说。

“不要总想着跟人比好不好?你看,他周围这几个年轻娃都不简单。唉,算了吧小丰,不管他帅小泽以后咋样,都跟咱没关系,经营好咱自己的事业才是正经事。”秦欣颖把报纸折起来,一起交到吕庆丰手里,“盯紧宝鸡这个项目,按说该开标了。”

“行,颖颖姐,我知道了,我这两天就去找刘副市长问问。”吕庆丰拿起又揭开报纸,看最上面那张头版刊登的照片,猛然认出帅小泽身旁的袁欣敏,“咦——这碎女子,颖颖姐,这碎女子是宝鸡市委的领导!”

“有这种事?拿来我再看看!”秦欣颖也觉得有些诧异,重新接过报纸在书桌上展开,“这个吗?二十出头的样子……”

秦欣颖用手指点着报纸,听吕庆丰仔细讲了一遍见到袁欣敏和帅小泽在一起的经过。两人认真研究起他们的关系网,并且把帅小泽重新列为竞争对手。

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二,宝鸡高新区的重点项目“金融国际大厦”,在行政楼发改委大会议室当众开标。主持开标的是市委办副主任袁欣敏、发改委主任魏新,负责城建的刘副市长做为旁听,相关部门共计三十多人到场。

高大铭这天早早就等在会议室门口,等保管员拿着一沓文件袋进门,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招标文件。就等着袁欣敏念中标人是陕西鹏程地产或者西安鹏科集团,这两个标书都是帅小泽投的,北斗星就等着这个项目树门面工程。

一秘书处的黄文静把资料袋逐个打开,摆在袁欣敏面前桌子上,她一个一个看,看到最后脸色变得十分严峻。并没有把任何一家的标书拿起来宣读,而是扭头看看所有资料袋。确定再没有遗漏的,才转身几步来到魏新跟前,低声说:“魏主任,这是所有的标书吗?是不是还有别的没拿完?”

“就这些,一份都没遗漏!”魏新也尽量压低声音,“这套资料除我没有人碰过!钥匙也是刚刚才给小惠的!上面又有新指示?”

“没,没有,各位稍等一下,马上就好。”袁欣敏说着转身走出会议室,朝高大铭使个眼色,匆匆来到通道尽头没人地方站住,脸色极其冷峻。

“小敏,怎么了?”高大铭感觉到事情有变化,心情顿时紧张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小泽的投标书不见了!一份都没有!”袁欣敏用眼睛余光看看四周,声音压得很低。

“啊?那可怎么办?北斗星就靠着这项目树门面嘞!”高大铭一下子就急了,眼睛瞪的溜圆。

“小声点儿!”袁欣敏朝他摆摆手,“我刚问魏新,他一个字也不肯说!我只能先随便挑三家公司过来面谈,你赶紧把他叫出去问问,这人肯定知道,资料是他收的。只要赶下班弄出结果,我临下班再把小泽的公司加进去!”

“这——那好吧,我马上去。”高大铭转身朝大会议室跑,跑几步又拐回来,贴近袁欣敏耳朵说:“上次陷害小泽的那家叫秦鹏地产!嗯?”

“明白,快去吧!”袁欣敏扬起脖子做了几个深呼吸,快步走向会议室。

袁欣敏到来到会议室,魏新和高大铭两人跟她擦肩而过。有人在交头接耳地聊着什么,她轻轻咳嗽一声,来到资料跟前每份又看了一遍。果然看到陕西秦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标书,直接把它拿在手中,接着又在桌面上看。

时间不大,桌面上就剩下三分标书。袁欣敏跟黄文静低头说几句话,黄文静拿纸笔把三家公司的名字和联系人和电话抄下来,交给袁欣敏,然后站到她身后。

袁欣敏并不急着宣布结果,到旁边坐下端起茶杯小口品了起来。其他人有站的有坐的,并没有人乱说话。刘副市长见袁欣敏喝茶,看看魏新不在,也端起茶杯喝着。眼睛却不时扫向袁欣敏的脸,不知道她选了谁家。以他的身份地位不好意思过去问,只好等她一会儿当众宣布,反正他是习惯了这些部门拖拖拉拉的做事习惯。

魏新从外面进来,已经知道袁欣敏刚才脸色难看的原因,直接到她跟前悄声问接下来怎么办。她把那张纸递给他反问他感觉这几家印象如何,他摇摇头,说只是有过初步接触,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她说那就暂定让这几家面谈。

魏新拿着名单来到会议桌前,大声宣布了几家初步选定的公司是:中建x公司,江东建设,西南建工。

到这个时候为止,“国际金融中心大厦”招投标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的面谈由发改委主任魏新和建委郭主任共同做,下面的工作就是选定其中一家为总包,谈合同细节问题。再后面就是开工,监理单位和劳保单位都已经联系妥当。可以说如果面谈之前若没有变化,就可以说大局已定。所以袁欣敏心里很焦急,从会议室出来就往办公室走,用眼睛余光扫高大铭,他已经不在人群中。

市委彭振宇书记的办公室,高大铭正在火急火燎地说帅小泽标书丢失的事情。他不敢用责问的语气直接问彭振宇,一则他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再则他是父亲高育筝的战友,尊重是必须的。

“呵呵呵,大铭,不要紧张,坐下来喝杯茶。啊?”彭振宇听他说完从座位站起来,慢悠悠地到沙发坐下倒两杯茶,微笑着招呼高大铭坐下。

高大铭还真有些口渴,坐下后猛地喝了一大口。烫的差点全喷出去,硬是在嘴里转了几圈咽进肚子。随后恭敬地说:“彭叔叔,你前一阵亲口说过会支持我朋友那样的年轻企业家,怎么忽然改注意了呢?”

“嘿嘿,怎么?不继续饶圈子啦?自打你进这门儿,我就猜到你想找我干吗,还给我拐弯抹角说什么档案不对!”彭振宇微笑着看高大铭,“这个帅小泽的标书,是我让抽出去的。原因很简单,这个人的能力是有,但负面影响太大。如果市委糊里糊涂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他做,省里问起来怎么答复?媒体再跟着掺搅进来,不是把政府的形象玷污了吗?以后怎么面对广大群众?”

“彭叔叔,你听我解释。帅小泽上新闻那个消息是被人家设了套,他自身是受害者。你老不经常说任人唯贤任人唯才吗?怎么忽然拘泥起小节了?”高大铭向彭振宇凑近了一些,真诚地看着他。

“不是叔叔拘泥,是在这个位置不得不从全局考虑。职能部门的形象树立起来是很艰难的,可要毁就是眨眼的事儿,叔叔也为难啊。这样吧,以后再有别的机会,可以试着再让他切入,这回就算了吧。”彭振宇说的这些并不全是冠冕堂皇的话。

“你说的都对,可是彭叔叔,帅小泽真的很需要这个机会。而且论实力和办事效率,他不输给任何一家投标单位,求你再考虑考虑好不好?”高大铭心里明白,他们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可北斗星要没有这个项目,起步就更举步维艰。

“大铭啊,这个事情确实不合适再谈,我总不能把这么小个事情拿到常委议吧?可我要是独断独行支持帅小泽,这个锅一旦砸到我手里,别说给省里没办法交代,光是市委这些嚼舌根儿的就能拿唾沫把我淹死!”彭振宇的脸逐渐失去了笑容,眼神锋利地盯着高大铭。

高大铭也觉得为难,人家说的确实在情在理,再苦苦哀求只怕也意义不大。坐了一会儿,他起身回发改委。可到门口又想到这样回去无法跟袁欣敏交代,她焦急的眼神还在他脑海里刻着。北斗星开业那天的冷场面让高大铭心有余悸,索性再次坐回到彭振宇身边。悄声问他能不能看在老爸的面子上再考虑考虑,哪怕分帅小泽一半的项目也行。

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彭振宇站起身走了两步笑着说:“呵呵,怎么你认为育筝会赞成我做这样冒险的选择吗?”

“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啊?”高大铭听他的语气里似乎有松动的意思,赶忙站起来追过去,“彭叔叔,给我们个机会呗?”

“你小子呀!真是滑头的很!”彭振宇停住身子,看着高大铭,“这样好了,你要能说服育筝,让他给来个电话,我再考虑跟其他领导商量这事儿。去吧,我要接电话。”

高大铭一听这话,感觉看到了新希望,立刻连声道谢。可出来书记办公室又发愁了,最近跟老爸犯冲,年跟前才还被批过,这要是直接求老爸指定被教训一顿。思来想去想到了二叔高育笙,他跟老爸的关系向来都融洽,而且跟帅小泽也熟悉,让他帮忙应该不会遭到拒绝。连忙打他手机,把事情详细地说明了,还没等说哀求的话他就同意了,主动说联系完给回电话。

事情总算有些头绪,高大铭快步来到袁欣敏的办公室。见她后把魏新坦诚说出彭书记亲自批示撤出帅小泽投标文件,以及刚刚见彭书记的经过,求二叔说情的事情都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袁欣敏听了也觉得事情有希望,刚要替帅小泽感激高大铭,他的手机响了。只见他看完屏幕小心翼翼地跑到楼梯口接电话,还顺手关了楼梯口的门。她立刻觉得事情不对,一动不动地盯着那道门,心里纠结的不得了。过了好长时间,高大铭才从安全通道门走出来,垂头丧气的表情暗示着事情又有变坏的可能。她吸了口气,正准备说几句安慰话,高大铭先开口了:“二叔没能说动老爸,事情有些棘手了!”

“哦,那你也不要着急,我回去想想,不行我去求领导。”袁欣敏安慰着他,自己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求领导谈何容易,大铭父亲的面子如果都不行,她彻底每门儿。

高大铭注意到这点,几分钟前她眼里还闪烁着喜悦的光芒,眨眼睛变成灰蒙蒙的一片。心里像被针刺了似得,靠近一些说:“小敏,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去郑州,想尽一切办法说服老爸。等我好消息,嗯?”说完,还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

“那好吧,”袁欣敏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但也不能拆穿他,柔声说:“那就辛苦你了,大铭,要不然我陪你过去见高伯伯吧?”

“不不不用,还信不过我高大铭的办事儿能力?放心吧,我明天就会有好消息给你。行了,我这就买票,你快去吃午饭,饿瘦了小心贱头儿不要你!呵呵呵。”高大铭刻意笑了笑,转身快步走向向电梯。他老爸刚刚在电话里对他的那顿臭骂已经被甩到脑后,他决心回家求奶奶,嘴硬心软的奶奶目前成了唯一希望。

看着高大铭匆匆的背影,袁欣敏忽然多了些莫名地难过。她明白他的心没有外表看到那么强大,他之所以甘心背负这么多,有一定程度是为她。可她不能为他做任何事情,甚至不能表现出对他那种默默付出有所察觉,怕他产生误会,也怕有绯闻传到帅小泽的耳朵。

刘副市长离开发改委就给秦欣颖打了个电话,把开标结果告诉了她。并一再表示主持开标的是市委办,他也爱莫能助。秦欣颖急切间追问中标的是不是帅小泽,刘副市长倒是觉得帅小泽这个名字听过,根本就不熟悉他是那个公司的领导,就把三家可以面谈的公司名字告诉她,让她再等别的机会。

秦欣颖挂完电话随即开车去公司,和吕庆丰及几个部门副总仔细对比那几家公司。推敲不出来是哪位领导的关系,又或者是自己公司哪方面做的不够。大家最终认为刘副市长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出多少力,否则以他负责城建的副市长,秦鹏没理由连初选都过不了,除非别人给的好处比秦鹏多得多。

就在这天下午,秦欣颖亲自开车到宝鸡,约刘副市长在街道吃了个火锅。在饭桌上给他一张不记名借记卡,里面是现金十万,吃过饭又一起到KTV唱歌。第二天回到西安后收到他的短信:“希望还是有的,请耐心等待”。

高大铭在H省省委办公厅楼门口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才看到奶奶从里面出来,后面跟着父亲高育筝的司机。他自己则不敢跟老爸照面,因为他出现等于火上浇油。

奶奶从他身边走过去竟然没说话,司机倒是冲他笑了笑,跑过去开车门让奶奶上后车座。高大铭顿时觉得事情没办妥,慌忙跟上去也开后车门,坐进车子追问奶奶上楼的结果。

“你呀!”奶奶用食指戳了一下高大铭的额头,语气里带着疼爱,更多的是无奈和埋怨,“老高家咋有你这号没出息的孩子?我要回家,你是跟我回去吃顿饭?还是立马滚回宝鸡继续吃里扒外?”

一听这种说话语气,高大铭明白奶奶非但没说服老爸,还被老爸给说服了。心里拔凉拔凉的,哀怨地看着窗外叹口气。接着把头抵到前车座上,双手交叉在腿上搓着,半个字也回答不出来,更没脸回去见袁欣敏。

周四下午三点十几分,袁欣敏在办公室看着文件,心绪还是不能稳定。两天半过去了,高大铭还是没有传回来任何消息,她也不好意思问什么情况。其实她明白即使问也没有用,因为有消息他一定马上回复了,没有消息问也白问。奇怪的是,宝鸡这边也没有动静,单子已经递给领导一天半,也没听说安排面谈的时间。令她纠结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把开标情况告诉帅小泽,更没敢说他的标书被抽走了,那样对他的打击就太大了。因为他们都在等这个项目开工,做为他的女朋友绝不可以泼冷水,而且事情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

秘书小许敲门进来,轻声说:“领导,刘副市长找你,见不见?”

“刘副市长?”袁欣敏有点意外,按道理人家级别高,打电话叫她过去都是合情合理,“好啊!快请!”说着人也离开座位往门口走。

刘副市长就在办公室门外,听到袁欣敏说快请的时候已经站在小许旁边。小许把门开大,微笑着把他往里边让,他也笑着径直走向沙发,嘴里也满客气:“呵呵,小袁啊,你刘哥不请自来,不会介意吧?”

“呵呵,刘哥说这话太见外,快请坐,喝点儿啥?大红袍还是毛尖儿?要不试试我老家的百合金银花?”袁欣敏立刻也微笑走过去。

“好好好,金银花茶好,冬夏皆宜。呵呵。”刘副市长在双人沙发坐下,翘着二郎腿,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袁欣敏朝小许点头,小许出去了。她在旁边单人沙发坐下轻声说:“刘哥需要啥打个电话,我叫她们给送过去就行,麻烦你过来多不好意思?”

“也没啥事,当哥哥的来看一下妹子。”刘副市长说的很温和,“有消息说你这下半年有一动,庆功宴算刘哥的,别跟我争啊!呵呵呵呵!”

“哪有的事儿呀?我上班儿时间还太短,经验积累的还远远不够。刘哥八成是听岔了。”袁欣敏听得出他说的是恭维话,就算人事有变动也是六月初才有消息,现在才三月份。

“谦虚,太谦虚了!”刘副市长说着,小许把茶端进来放到茶几。他嗅一下笑着说:“嗯,香,谢谢小许啊!”

小许说了句“不客气”就出去了。

“这个,小袁啊,咱们兄妹这么熟,我就不绕弯了。前天开标你点名的几个公司是上面的意思?”刘副市长终于入正题。

“刘哥那天不在场吗?以小妹这种资历还能左右的了开标结果?”袁欣敏先是一惊,但瞬间就平静下来。如果是彭书记对她有怀疑,就该是吴主任或者纪委的人来找她谈话。

“哎,看你说的,刘哥怎么会对你有质疑?我意思是——面谈的名额是不是有点儿单薄?要是再多上一家半家的,咱们不是也多个选择范围吗?”刘副市长把声音的压低,因为袁欣敏办公室门是敞开着的。

“这样啊?”袁欣敏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真正来意。原来那天选人没选到他的关系,这是想往里面安插关系户,立刻也想到借助他顺便捎带着帅小泽,“多个选择按说没啥不好,可是这单子已经递上去了,领导咋定还没给批示呢。”

“这个不是大问题,我问过建委郭主任,他说还没收到上面通知。你看,我是这样想的,咱们两方面给同时提议,再增加个公司参加面谈,领导同意的面就比较大。你嘞——就当是给哥哥帮个忙,在一个位置干的时间长了,总有些面子不得不照顾一下。”原来刘副市长连办法都已经想好了。

“既然是刘哥开口了,当妹子的咋能不听?不过要是提一家,结果再中了,会不会容易招人说闲话?”袁欣敏可以肯定他的关系不会是帅小泽,自然得主动,可这话还不能由她说出来。

“这好办,提名两家好了,刚好凑五家。还有啊,我明早先找领导,只提议增加数量,你明儿个下午或者周一再提,我的关系是秦鹏地产,剩下一个你随便选。对了,改天到我家吃饭,尝尝你嫂子的手艺。呵呵呵呵……”刘副市长始终是笑着说话,语气也显得很亲切,就像真的和自家妹子聊天似得。

袁欣敏听他一厢情愿的谋划也微笑着点头,心里却开始盘算怎么把帅小泽的资料加进去。是以鹏科的名义还是干脆用北斗星,怎么开口向他要这份投标资料。但无论如何,总算有了个机会。

周五早上十点,高育筝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喝着茶翻开茶几上当天的大河报,浏览一遍国内外新闻,把眼光停留在文艺副刊的一首散文诗。题目是《逃》,作者红泽寻绎。觉得诗句的意境和此刻的自己有些共鸣:“……曾经我逃,埋没自己的真情,同时深深伤害了你;殊不知,我逃的时候带走满天阴霾,为你留下一片蔚蓝……”他做为一省的要员,何以忍心刻意为难一个孩子?还不是为了挽回点高家失去的颜面?为了教儿子变得强大?可惜没有人真正理解,儿子直言他仗势欺人,连亲兄弟和母亲都要质疑他的自私。

“咣!咣咣!”有人敲门。高育筝抬起头看门口,门口站着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人。柳眉杏眼,面如冠玉,红风衣黑裤子,正是他家小妹高育红。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在他单位,而且还是他骂完儿子的第三天。所以他诧异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了几步,温和地说:“咦,小红,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喝茶还是咖啡?”

“大哥,我不渴。”高育红冲他淡淡一笑,走到沙发前,扫一眼茶几上的报纸。柔声说:“我这时间来影响你工作不?”

“跟自家哥说话还要客气?坐吧。”高育筝走到门口冲外面朗声说:“小胡,沏杯咖啡拿进来!”随后又回到沙发旁,挨着高育红坐下来。看看她的脸色,猜想跟儿子有关,声音又变回温和,“是调皮蛋儿把你搬来的?”

“不,大哥,我是听妈说你让拦了帅小泽的项目标书。”高育红并没有掩饰,直接切入主题。

“要这么说——你也觉得大哥做的不对?”高育筝听出妹妹提到帅小泽的语气里不对,因为老二高育笙和母亲的开场白提到帅小泽都是“调皮蛋儿的朋友”。

“做为高家的一份子,我认为大哥做的一点儿都没错。谁欺负咱家大铭都必须付出代价,连累高家丢颜面更是不对。”高育红语气也很温和,这跟她从小就很敬重高育筝有关。

“呵呵呵呵。”高育筝笑了,笑小妹说话还是像小时候那么认真。他们兄妹最近这些年单独说话确实不多,她的脾气他还是多少了解些。“小红啊,跟哥说话用不着拐弯抹角,你就直接说但是——那部分好了!”

“那,那好吧。”高育红又是淡淡一笑,心里明白大哥还是让着她,宠着她的,居然看透了她的想法。“要是换个角度说,大哥,你并不了解帅小泽那个人。他品行如何我就不需要多说了,我教过他几年。就宝鸡这个项目和他们三个的感情问题来说,他并没有错。你听到的传闻和不愉快都是误会,你可以通过二哥了解一下。连大铭那么年轻都能想通里面的道道,咱做为长辈更应该支持孩子们做正确的选择。大哥,在大道理方面你比我明白的多,小时候都是你教我的。”

“哦——”高育筝多多少还是有点吃惊,这意思明显的是来点醒他来的,而且还要把他往里面绕。这样的说话方式是他们父亲惯用的。不由得就来了好奇心,“小红,你能不能跟哥说说为啥要帮帅小泽说话?既然大铭没托你,就当让哥糊涂一回行不?”

“大哥,我明白你意思,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就当我还是小孩儿不懂事,再让我一回呗!”高育红又用同样的方式把话驳回给高育筝。

“呵呵呵,你这,这话完全不合乎逻辑嘛!”高育筝干笑了一下,要就这么投降了,传出去还真能成笑话。“你来替人说情,总得给哥说个像样的理由吧?”

“理由就是人家没做对不起咱的事儿,咱没必要为这么小个事情落人话柄!”高育红是不会跟任何人提起她和帅小泽的事情,要能解释六七年前就已经跟父母说通了,这些年的煎熬也没必要承受。

“小红啊,你要这么说,哥哥我还真就不怕落什么话柄。因为我啥都没做过,他帅小泽能不能做成项目,跟我高育筝八竿子打不着!”高育筝说着,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认为她有些越长大越不懂事儿的意思,跟自己家人说话怎么能直接这么叫劲。

“大哥,既然你要把话说绝喽,我就到纪委上访。看人家信不信你高省长跟彭振宇书记是不是没有一点儿瓜葛,”高育红本来也没有求过人办事,更加不懂拿捏说话分寸。所以把脸也撂了下来,站起身拿挎包要离开。

“你这是干吗呀?好歹咱俩也是同胞兄妹,非为个外人跟亲大哥叫劲儿是不?”高育筝更加觉得意外,想不到小妹为了个外人不顾亲情,跟儿子的做法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哥——!我真不是故意跟你叫劲儿,要为了别人,甚至为了我自己,我都不会过来求你。可是有俩人的事儿我拼命都得管!”高育红拧回身子看着高育筝,表情绷得紧紧的,倔强的语气不容有半点回旋。

高育筝再次被小妹震惊,他看到她微红的眼圈,水蒙蒙的眼眸。这样的小妹他还是第一次见,而同样的表情他见过,那是父亲在那年吃年夜饭时提起跟女儿赌气时,这种表情出现过几秒。那种刚毅中蕴含的柔情,是他想学而无法做到的,此时小妹的性格竟然跟父亲出奇的相似。

“你这个倔脾气呀!来先坐下,哥让你,让你还不行吗?”高育筝软化了,他知道她不轻易服输的个性,更不轻易求人。以至于为了跟石忠在一起先斩后奏,还为此和老爸冷战了几年不来往。过来揽着她的肩膀又回到沙发坐下,他的眼神也换成乞怜兮兮,“俩人中就包括帅小泽?另一个是妹夫对吧?能不能跟哥说说为啥?让哥也求个安慰行不?”

“哥,真不能说。”高育红语气温和很多,却并没有妥协的意思,“还有,另一个不是石忠,是俺家石高绎。大哥,就当是小红欠你的吧。”高育红是铁了心不说。

“呃——不说就不说吧。”高育筝又一次让步。虽然没想到她跟帅小泽之间会有感情问题,却也觉得能让她豁出亲情不顾,还不愿意细说的,必定也是有不能说的理由,做哥的也不能非逼着妹子闹翻脸。何况兄弟三人从小就很疼爱这个妹妹,真弄僵不但过不了自己这关,回去也没法跟家里交代,面对老父亲更是难应付,“不说了,满天云彩到这儿也就散了,谁让你是咱家小红嘞?前几天我还把你二哥批一顿,咳——天大的事儿,还能让咱们兄妹之间产生隔阂?”

“谢谢大哥!”高育红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去掉,感激地看着高育筝,眼神里也显出了喜悦。

“你的要求哥照办,哥有个要求你也不许说拒绝!”高育筝注意到她风衣腰带边缘有点退色,想到这些年对她的照顾不够。老二都给她买辆车呢,他这做大哥的竟然连件衣服都没给她买过。

“大哥,你说吧!”高育红听出来高育筝做这样的决定也真是不容易,毕竟他做惯大官,说一不二的日子过太多,自尊也比较重。心想只要他肯帮帅小泽,找点心里平衡也是可以的。

“条件就是让你明儿个带高绎回家吃饭,一会儿我就给老二老三打电话,咱家好长时间没吃团圆饭了。”高育筝的脸上又现出了微笑,“我先给振宇打个电话。你先坐会儿,吃晌午饭陪我到紫金山转转。”说着起身来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


上一篇: 《第九十章 落寞》     下一篇: 《第九十二章 风吹迷雾散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4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九十一章 背后的背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