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03   共 0 篇   访问量:122
第一百零八章
发布日期:2020-09-03 字数:1676字 阅读:122次

这时来位扎白衬衣系领结的中年男,恭敬询问后,微笑点头退步转身。周大海小声说:“二位聊,不陪了。”梁艳梅急得冲他眨眼。吴吉伟说:“不劳大海兄弟了,我会照顾梁女士。”又问梁艳梅:“昨天刚到的北京?” 梁艳梅很紧张,连连的点头,愁烦周大海,说走就真走。吴吉伟接着说:“愚兄前些年,住在巴黎时,常去街边儿喝咖啡,那杯子,比这大,可没听见音乐。这儿毕竟是祖国,竟然放起民乐来,算是中西合壁吧?咖啡原是外国嗜好,我们学得很不地道,多了自己的特色。首先点心就不对,居然奉送瓜子花生?真是贻笑大方了。” 梁艳梅想到民国初年留长发的假洋鬼子评论家,觉得他挺像,便努力挤出怪异笑容:“你不讲,我都忘了有音乐。” 吴吉伟就兴然道:“非常聪明的梁女士,你算完全讲对了,当专注于谈话时,它就没声了,品尝咖啡时,它又出现了,音量恰恰好。” 梁艳梅使劲地点头,后悔来见曰夫子。

吴吉伟察觉她不安,关心问:“梁女士你觉得,我的样子挺吓人?” 梁艳梅忙摇头否认不想冒犯。吴吉伟又问:“本人抽支烟行吗?” 梁艳梅赶紧点头同意。吴吉伟就说:“您内心若是不同意,我就不抽了,有教养的外国人,都很注意的。想知道我为啥这副打扮?告诉您,它和艺术有关联,彰显个性对艺术家很重要,许多人都不理解,或者本能起反感,大多有微词。狭义讲,艺术理解,属于个人,‘一千个人会有一千哈姆雷特。’个人只能属于自己。” 梁艳梅点头又摇头,似笑似惊说:“我没这意思,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侍者推着小车来了,梁艳梅才听见音乐重起,她发觉换成了钢琴曲,是《献给爱丽丝》。吴吉伟也听,并陶醉地闭眼摆头,用下巴打着节拍说:“这是专为您点的,希望能喜欢。知道雷德尔.巴塞特老爹的故事吗?” 粱艳梅点头说:“当然知道。1791年圣诞夜,21岁的贝多芬,很穷困潦倒,在维也纳斯提芬教堂门口遇到哭泣的小姑娘,她叫爱丽丝,因一直照顾的邻居,雷德尔.巴塞特老爹病得要死了,而老人的夙愿未达成。他坚信,如不满足今生愿望就升不到天堂去。他很想去波利尼西亚的塔西提岛,因为那有森林大海。贝多芬去看望这位双目失明的老人,并在老人那架破旧钢琴上,弹出我们现在听的这首曲。老人听着微笑说,我听见,鸟在唱,看到森林和大海,海面有远去的帆,你是天神派来的!” 梁艳梅讲完便叹道:“这个传说曾听过许多遍,多善良的贝多芬!”

梁秀娟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听她突然说:“我这位妹妹,可是任性的鸽子。” 梁艳梅回身见梁秀娟端着搪瓷托盘,像得了救星讨好道:“姐你来的无影无声,姐……,嘿嘿嘿,你的红毛衣,真正很好看,比穿大衣带绒帽,青春太多了。”她因此踏实了许多。梁秀娟把托盘轻轻放下来,对吴吉伟说:“尝尝这种新加坡的白咖啡。你爱加炼乳,方糖加三块,总说这样香,对不对?”替他加好拌均匀。吴吉伟起身客气道:“因人而更香,因人而更香。” 梁艳梅惊问:“怎么没有我的啊?!”见姐不理睬,便在心里怨:“你巴结的‘法国绅士’是中国人!他故意装成有爵位的傻样子.”赌气说:“对不起,本人要去卫生间。” 吴吉伟对梁秀娟又谢一次,起身侧着去引路,伸臂拦着并不存在的闲人,不断提醒注意脚下殷勤有加,一直送到卫生间的门外面。


上一篇: 《第二十章 谁在演戏》     下一篇: 《春(二首)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2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零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