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9-02   共 772 篇   访问量:384
大禹在嵩县的传说
发布日期:2020-09-02 字数:3151字 阅读:384次

  

  在嵩县的历史上,发生过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其中最有名的,就要数“涂山会娶”了。相传中国最早的部落联盟大会在嵩县召开,中国最古老的情歌由嵩县人唱出,大禹和他的儿子——中国奴隶社会第一个帝王夏启之母均为嵩县人。

  在嵩县县城南何村乡境内,伊水北岸的洛栾快速通道旁,矗立着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山头,静静地俯瞰着伊河、俯瞰着县城、俯瞰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和经过的芸芸众生,这座山的名字叫做“崖口”,在过去它又名三涂山、涂山,嵩县古八大景的“三涂雾雨”的“三涂”说的就是这座山。

  自黄河古道经洛阳一路漫卷过来的开阔的平原和盆地地形,到三涂山聚然收缩,再往南,便是崇山峻岭,千山难越。伏牛山、熊耳山、外方山在数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层峦叠障、纵横交错,过栾川县一直铺展到南阳盆地。所以三涂山,在古代又被称为伊阙,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既是中国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大夏帝国的南部边陲,又是传说中大禹娶妻、召开部落大会之地。

  禹,姒姓,夏后氏,名文命,号禹,后世尊称大禹,是黄帝轩辕氏玄孙。尧时被封为夏伯,史称伯禹、夏禹,因治水有功,通过禅让制得到帝位。

  距今4000年前的尧舜时代,华夏大地到处弥漫着滔天的洪水。滔天洪水淹没了平原,包围了丘陵和山岗,田地和房屋全部被洪水吞没。大水经年不退,农耕生产无法进行,人们只好无奈地回到了穴居野处、采集渔猎的年代。

  面对“汤汤洪水”,华夏民族的祖先没有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上帝的身上,而是凝结人类自身的智慧和力量,与洪水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为了平治水患,尧召集各部落联盟会议,研究治水问题。当时,部落联盟会议主要由“四岳”即四方诸侯之长组成。尧问:“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都说:“鲧可”。

  鲧,是黄帝之孙,颛顼之子,大禹之父,其封地在在今嵩县东北有有崇国,为有崇国的首领。鲧和居住在今天嵩县纸房、饭坡一带的有莘国女子结婚,生下了禹。

  鲧精通于建筑,是个出色的工程师,是古代城池建设的始祖。由于鲧拥有领导城池建设这种大型工程建设的本领,当洪水到来,面对浩浩洪水时,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鲧也能象筑城池御敌一样,同样有抵御洪水的本领,于是就把鲧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尧听四岳的话,命鲧总揽治水之事。鲧奉命开始治水。没有水利经验的他,仍按照修建城池御敌的思路,修堤建坝,采用“堵”的方法抵御洪水,最初确实起到一定的效果,抵挡了洪水。然而,等更大的洪水袭来时,那些蓄积的洪水冲毁堤坝,反而造成了更大的灾难,鲧经过九年辛苦建起的堤坝也毁于一旦,这引起了帝尧的震怒,将鲧赐死在羽山。羽山在今天的田湖一带,后因洪水退后形成一大片沼泽,又名禅渚,成为今天田湖地名的由来。

  鲧治水失败,天下仍为洪水所害,心力交瘁的尧带着治水未竞的遗憾走了。尧死后,舜成为部落联盟的首领。这个时候鲧的年青的儿子禹出现了。禹一直跟着父亲鲧治理洪水,积累了一定的治水经验。鲧的失败被杀,让禹在悲痛中进行了深深的反思。他主动向舜帝申请,要继承父亲的事业,继续治理洪水——这一方面是为了给天下除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为其父亲鲧、为他们的部落和家族挽回颜面。

  因为再无治水能人,舜只好同意由禹接替鲧继续治理洪水。禹先从自己的家乡——伊河流域开始治水。那时候伊河下游的龙门山未开,整个伊河流域一片汪洋,名为“五洋江”,人们都生活在山顶上。大禹首先来到水的上游的涂山考察地形。在涂山四周,也就是今天的嵩县何村乡境内,生活着一个名为涂山氏的部落。治水勇士的到来,引起了这个部落的欢腾。在这里,大禹邂逅了一位名叫女娇的美丽女子。女娇深爱上了大禹,然而大禹却一心扑在自己刚开始治水的事业上,装作浑然不知。未过多逗留,便即匆匆离开涂山部落南下。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待禹于涂山之阳,唱了一首名叫《候人兮猗》的歌。这是是中国有史记载的最古老的一首情歌,也是《诗经》、《楚辞》的鼻祖,是上古一曲哀怨的爱的绝唱。

  大禹治水,吸取父亲的教训,采取和鲧相反的“疏”的办法来治理洪水。疏就是疏通河道,拓宽峡口,让洪水能更快的通过,禹采用了“治水须顺水性,水性就下,导之入海。高处就凿通,低处就疏导”的治水思想。根据轻重缓急,定了一个治的顺序,先从首都附近地区开始,再扩展到其它各地。他首先带人凿开了伊水下游的龙门山,伊河川内积水东泻,显出山岭川原,从此再没有了五洋江。大禹又回到三涂,劈开了三涂山,从此疏通了伊河。看着“疏”的办法可行,水患能够根治,大禹那颗紧绷的心,才开始慢慢放下。在三涂山,他和女娇相爱并结婚。然而家的温存,并没有缠绊住治水英雄的脚步。禹新婚仅仅四天,还来不及照顾妻子,便为了治水,又匆匆出门了。禹到处奔波,三次经过自己的家门,都没有进去,这就是著名的“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

  “芒芒(茫茫)禹迹,画为九州”,九州是大禹不辞劳苦,用脚底板“量”出来的。黄河上下,大江南北,无处不留下大禹的足迹。

  大禹治水不但与艰难困苦为伴,也与疾病折磨如影相随。为了平治水患,大禹身执耒臿,以为民先,栉风沐雨,废寝忘食,三过家门而不入,达到了忘我的境界。长年的劳身焦思,让他积劳成疾——手上的指甲脱落了,腿上的毫毛磨光了,面容黑瘦,嘴尖脖细,呼吸也上气不接下气。因经常与水打交道,“生偏枯之疾”,即染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四肢麻痹,迈不开步子,走起路来,“步不相过”,只能前腿拖着后腿往前挪。

  禹治水十三年,劈山开地,决通九河三江,使百川通畅注入大海,终于制服了洪水。于是,被水围困的人民纷纷从丘陵高地搬回肥沃的平原。接着,大禹又带领人民,开凿沟渠,引水灌溉,使水乡成沃土,泽国变良田,人民得以安居乐业。

  治水斗争的胜利,使大禹建立了崇高的威望。虞舜年老以后,便禅位于禹,大禹遂成为英雄时代最后一位部落联盟的最高酋长。

  大禹成为中原部落联盟首领后,在他娶妻的地方——嵩县三涂山大会诸侯,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涂山会盟。

  当年,来嵩县涂山朝见禹的人手里都拿着玉帛,拜见时还要举行隆重的仪式,有万国之多。有个叫防风氏的部落首领,姗姗来迟,禹认为怠慢了他的命令,便将其斩杀。防风氏之死,标志着一种凌驾与超越氏族制度的强权体制已经产生,大禹与其他氏族首领的关系已不再是平等协商的关系,而是臣属的关系了。正是涂山之会,确立了大禹天下共主的地位。

  禹在成为天下共主后,就在河洛流域建造了都城。在大禹的巨手推动下,把氏族制度推进到最发达的阶段,为奴隶制国家的产生准备了必要的客观条件,为他的儿子启开创奴隶制国家打开了通道,并为君主制代替民主制、权位父子相传的世袭制扫清了障碍,奠定了基础。禹死后,禹所在的夏部落的贵族拥戴禹的儿子启继承了禹的权位。这样一来,氏族公社的部落联盟的选举制度被废除,变为王位世袭制,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诞生了。

  大禹作为华夏民族的伟大祖先,他一生最大的功业,一是治水,一是立国。治水,奠定了立国的根基;立国,巩固和发展了治水成果,使当时松散的部落联盟形成为多民族的统一国家。所以大禹不但是伟大的治水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的立国之祖。

  茫茫禹迹,画为九州。大禹治水和涂山会娶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开端——它是一个英雄史诗般的开端,是中华文化丰沛生命力的象征。大禹的公而忘私、顽强不屈的治水精神,发韧于嵩县,却光耀九州!


上一篇: 《比起杜甫吹牛来,李白还显得挺写实》     下一篇: 《陆浑戎在嵩县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84次 | 联系作者
对《大禹在嵩县的传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