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31   共 0 篇   访问量:136
第一百零七章
发布日期:2020-08-31 字数:1348字 阅读:136次

周大海快乐道:“还是发小说话有乐,谁不知道谁?” 两人又再乐。周大海告诉梁艳梅:“我只算伙计,您姐是掌柜,我跟着她玩儿。”瞟一眼屋里小声说:“来的这位仙,可不能怠慢,他是您姐的祖宗。”小眼直瞪,神情认真。梁艳梅就警觉道:“他谁呀?” 周大海上去趋耳朵:“给您介绍的对象,一生中的幸福货。大胆进去别害怕,瞧不上也不要紧,这不还有我在吗?” 梁艳梅笑道:“怎么敢选你?这么矮,像陀螺,进人群就找不见,那得多累呀。再说咱俩反差太大,严重违背物竞天择,广大善良革命群众难接受,出门就属视觉污染,因为你算个异类。” 周大海认真说:“要见的这位,才是异类呢。哎呀我的妈,长头发,大胡子,大花衣,整个儿就是稀奇古怪行为艺术。不知道您姐咋想的,楞把花插狗屎上。” 梁艳梅害怕问:“他不会有精神方面的障碍?” 周大海连连摇头说:“那倒没有,那倒没有。和他呆长了,难保您没有。”点头盯着吓。梁艳梅就说:“那我跑?” 周大海坏笑道:“倒不必,这娃对自己,要求挺严格,那番做派,装逼有礼。咱不废话了,赶快进去吧?外面冻的慌。” 梁艳梅探问:“不是故意吓我吧?” 周大海,显老道,一笑二愁三鼓眼,故意迟疑说:“这货一抓一大把,北京什么鸟全有,他们一般不伤人。”讲完去开门,把梁艳梅让进屋。
  梁艳梅进去顿觉暗,适应好一会,看清十几张桌子,统一铺着条格布,大厅周边有卡座。(形同火车厢座位,也叫‘火车座’。)局部照明自为中心,收拢了各桌的注意力,不会有突然进到明亮处,被人观看的顾虑。乐曲之声播而不吵似有似无,柔婉慢叙略带悲情。梁艳梅感觉,这地方神秘,即能适合新的情人掏‘心肺’,也能满足老相好们怨衷肠,但不适合夫妻来。再看这些男女,捉对眯着对方,悄语专注趋光,他们在这一刻,定是忘了周围,各自朦胧沉浸在,小秘密里窃窃语。梁艳梅再想,策划布置人,定是阴谋家,处处安排下诡秘,预谋麻痹心理氛围,等待你或他(她)落网。她便可怜起这些人,心中叹:“唉……!人是容易被诱惑的脊椎动物。”
   周大海把梁艳梅领到深处,早有人起身相迎接,看不清脸,只觉对方很高大,到了跟前才看清,果然是位长发披肩满脸胡子的潮人。 这人走去护在另一把椅后,笑眼轻声说:“梁女士请坐。”鼻音重。梁艳梅谦让:“先生请。”过去在他护理之下就坐了,背颈感在缩紧,十分不自在。为壮胆她问:“周大海,咋不坐?”想拉他陪着。

周大海介绍:“先生大名吴吉伟,艺术家,长期居法国,本可不回来,却阴差阳错回来了。又是设计家、策划家,这个咖啡馆,是他的杰作。其他还有好些头衔,反正能耐大了去,圈儿里没有不敬的。”对吴吉伟说:“这位女士是梁艳梅。”

吴吉伟回座位坐下谦逊道:“杂家,粗通,不精。” 梁艳梅在台灯下,看清了面貌。眉头皱‘川’字,迷蒙眼,棱鼻梁,胡盖唇,络腮胡,使人想起马克思。再看他那黑绒衣,一排黄色的大字,没法去拼读,估计是法文。梁艳梅不知该咋办,装出的笑容,开始变僵硬、难看出冷汗,姐姐梁秀娟不在,她的心里怕极了。


上一篇: 《老家随笔》     下一篇: 《浓与淡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3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零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