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六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六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30   共 0 篇   访问量:550
第六章
发布日期:2020-08-30 字数:3667字 阅读:550次

那些日子村民是在忐忑中度过的,他们去别的村子打探,站在山顶眺望,他们只想搞清楚一件事,鬼子究竟来了没有。可是几个月过去了,鬼军似乎没有要来的迹象。有人说他们已经过了麻州往南去了,有人说他们被国军打回北边去了,甚至有人说他们已经跟政府谈和了。

刘明丽已经和王喜夫妇商讨过几次简泽业与王淑华的事情,两家大人都显得很开明,不反对两人相好,只是母子两那简陋的茅屋和拮据的生活让王喜担心,他觉得结婚或许可以再往后推一推。而此时简泽业和王淑华正打得火热,他们手拉手穿过杉树林,坐在山顶的草甸上偎依。那一刻,简辛业感到热浪正在身体里灼烧,并愈发不受控制,他一把掰过来王淑华的头,并将自己的嘴凑了上去,在她的脸上一阵乱吸,另一只手则慌张地从她的腰肢游离到胸部,又游离到裤裆,在裤带解开一半时停了下来。

“我必须要建房子,建了房子我就娶你。”简泽业焦急地说道。

“傻子,跟你住茅屋我也愿意,你打算怎么娶我?不会是八抬大轿吧?”王淑华回过头去说道。

“八抬大轿倒是没有,咱们两家离这么近,要不我直接背你过去。”

“小气,连轿子都舍不得,背我可不容易,是要上百步陡的。”王淑华故作生气,又说道:“要不我们来个新式婚礼,像城里人那样穿着白婚纱,在教堂里结婚,还有牧师主持呢。”

“那是洋人的玩意,会让乡亲们看笑话的。”

“亏你还是城里来的,这么快就彻底变成乡巴佬了。”

……

简泽业从下凹借来了做土砖的模子和工具,开始在屋门前的空地上自制土砖。他将粘土装入模子,用木槌夯实,用铁丝沿模子刮去多余的粘土,再将模子取出,就成了方方正正的土砖了。刘明丽和王淑华则负责搬运,将那做好的土砖搬到阳光下晒干。他们常常干到深夜,那皓朗的月色是天然的照明,叽喳的虫鸣是天然的伴奏。一个多月后,几百个土砖已做好,门前也挖出了一个大坑,这个大坑后来继续扩大,成了屋前的一口大池塘。

打地基时下凹的乡亲隔三岔五过来帮忙,有的是过来看热闹,刘明丽就留他们吃饭。真正请人是在上砖建房的时候,刘明丽拿出所有积蓄付他们工钱,不够的就记账,她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只剩下饿不死的口粮。

终于,半个月后两间高大宽敞的土坯房建好了,还有隔楼用来放置物品。“真正的高楼大草房!”刘明丽异常兴奋,“现在你可以娶王淑华了。”

两家选的吉日是来年的春天。婚礼是按照传统习俗来的。乡亲们过来坐了两桌,虽然简便,但也喜气洋洋。简泽莲也参加了,只是待新人拜堂时她便转过头去不看,并心里暗暗发下诅咒,“你们也不会好过的,世代将不得安宁。”

婚后简泽业保持了他一贯的勤劳,开垦了许多新地,刘明丽和王淑华则帮他把新家收拾的井井有条。刘明丽对自己的儿媳妇异常疼爱,她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儿媳妇分享了她的儿子,相反她感到高兴,她总是往儿媳妇的碗里夹菜。就在某一次她看到王淑华吃饭到一半。似要呕吐,她兴奋地说道:“有了,有后了。”

几个月后一个新生命在土屋里诞生了,是个女孩。高挺的鼻梁、稍凸的嘴巴跟简泽业很是神似,那宽大的额头又似乎像刘明丽,充满了智慧。“像爸爸又像奶奶,就是不像我,看来我是多余的。”王淑华说道。“那也不是,小孩子现在还看不出来,以后长着长着就变样了。”刘明丽这样回答。他们给她取名简绵群。

现在对于刘明丽来说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简盛堂了,不知他是死是活,她想着如果他能回来,将会看到自己有了新家,有了孙女,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她找到简盛富,拜托他四处打探,只要能找到简盛堂的消息,砸锅卖铁都行。简盛富觉察到刘明丽呼吸急促,脖子肿大,便问嫂子是不是身体不好,要不要去看医生。刘明丽告诉他这种病不碍事,死不了人,只要能找到简盛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简盛富应允后便开始四处游走,他一边卖山货一边打探消息。街口镇、常宁县、各个山区他都去过,他问过农民、问过警察、问过政府官员,甚至问过游击队,得到的只是部队南下了、鬼子投降了,其它一无所获。

终于在某一天三封信被同时送到,最早的一封已是两年前写的,那封信写着简盛堂抗击鬼军失败后南下的经历。第二封则写着随军南下休整的事情,他本想脱离部队回家,长官告诉他仗还没打完,须再打一两年。第三封则是三个月前写的,他说自己已经随部队北上了,他们将在某个地方对抗共军。简盛富把信放在抽屉上,准备吃完晚饭就把信送给刘明丽。奇怪的是晚饭后抽屉上只剩下了两封信,最近的那一封不翼而飞。简盛富对此大为光火,他大声责问简泽莲,“是不是你拿走了?”简泽莲不甘示弱,“我没拿,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但也不能冤枉我啊!”简盛富转而责问简泽华,简泽华也矢口否认。简盛富着急地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见着第三封信的影子,“真是见鬼了!”

他把两封信递给刘明丽,“对不起嫂子,还有一封三个月前的信被我弄丢了,放心,我回去会继续找,以后有来信我都会第一时间拿给你。”

“没关系,有消息就好。”刘明丽颤抖着接过信件,拆开后泪眼婆娑,“活着就好,一定要活着。”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吉斯汀娜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5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