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8-04   共 302 篇   访问量:3059
风波亭5
发布日期:2014-08-04 字数:59131字 阅读:3059次

第九场    临安探帅

【探帅路上。

【张保上。

张保   (唱)那一日与夫人弃官出走,来到了汤阴县岳府相投。

             帅夫人待我们亲如一家,热心迎诚恳接将俺收留。

             有张保问起了大帅近况,帅夫人也正为此事发愁。

             她命我进京城前去打探,弄明白言传事究竟何由。

             清晨起急忙忙打点上路,一奔里探消息前往京都。

             正行走忽听得波涛澎湃,忙抬头见大拦住路途。

        哎呀,且住,这里有一条大拦住去路,天色已晚,这茫茫上下,并无渡船,这便如何是好?(观望)唔,前边有一条小船,待我唤来!喂——渔夫大哥请了!

【渔夫上。

渔夫   这一客官,唤我何事?

张保   渔夫大哥,我有急事,能渡我过江吗?

渔夫   如今秦太师禁了江,谁敢渡你?

张保   我有急事,大哥渡我一渡,重金酬谢,终生不忘大哥恩德。

渔夫   (上下打量)既然如此,请客官先上到船上,等到半夜,我偷渡你过去如何?

张保   多谢大哥!

渔夫   请!(圆场)客官请舱里坐。

张保   大哥请!

渔夫   客官,你看这天气寒冷,我这里有水酒一壶,你我吃些壮神!

张保   多谢大哥!请!

渔夫   请!

【张保喝酒,渔夫佯喝,保醉睡。

渔夫   哎呀,且住,他已醉睡,待我行事!(取绳拴保,拿刀在手喊)喂,牛子醒来!

张保   (惊醒挣扎)也,大哥因何事困了小人?

渔夫   少废话,我看你这牛子,神色诡异,定不是好人,从实招来,免你一死!

张保   大哥,你冤枉了我也,我死不打要紧,但不知岳元帅信息怎得瞑目!

渔夫   啊,你是何人,怎么提起岳元帅来?

张保   不瞒大哥,我乃元帅马前张保是也,为了元帅进京久无音讯,故而前往临安打探。

渔夫   喂呀,不知将军到来,险些儿伤了好人,多有得罪!(解绳、施礼)

张保   原来是个好汉,请问尊姓大名。

渔夫   在下欧阳从善,只因如今奸臣当道,残害忠良,故此无心功名,便在这条江上做些劫富济贫,除暴安良的事,我也曾听闻,岳元帅班师回朝,到平江路就被拿了,又有个马后王横,被钦差砍死了。从那一天起,这里就禁江了,不许客商船只来往,所以不知以后消息。

张保   哎呀,元帅啊,王横贤弟!你们好苦啊!(哭泣)

【渔夫急掩张保口。

渔夫   将军莫哭,我这就送您过去,千万别弄出事来!

张保   哎,元帅啊!

【渔夫撑船下。

 

第十场  破庙探讯  

【临安城外破庙。

【俩叫花子上。

甲    (唱)身穿破衣不遮体,

乙    (接唱)终日讨饭来充饥。

甲    (接唱)饥饱不定真难熬,

乙    (接唱)回到破庙暂歇息。

【进庙,睡到。

【张保上。

张保   唉,想俺张保那日过得江来,路途上不敢怠慢,如今临近都城,打听了几日并无人知道,这,这可怎么办呢?哎,眼前有一破庙,带我进去看看,(进)且住,屋内有人说话,待我听听他说些什么。(听)

甲    李兄弟!

乙    王大哥。

甲    你说咱们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好过呀?唉——

乙    王大哥,我说你就知足吧。如今在上做官,也不如我们快活、自在。讨来 

      一碗吃一碗,没有了就饿一顿,这般时候,还睡在这里,无拘无束。那岳 

      元帅官倒不小,现在也比不上我们啊!

甲    (急止乙)兄弟,不可乱讲,被人听去了,不想活了?

【张保踢门闯进。

甲乙  (惊慌跳起)哎,哎,哎,你,你要干什么?

张保   你二位不要惊慌,我是岳元帅家中差来探信的,正访不出消息,你们既

        然,就与我说说?

甲乙   (相视一看)我们甚么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保   (佯怒)你们不说?我就报官要了你们的命!

甲乙   (害怕)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们说,我们说!

张保   快快讲来!

甲乙   大,大爷,您,您真的是元帅家人?

张保   千真万确。

甲     兄弟,你看着门,就冲岳元帅忠臣的面上,我破上老命,与

大爷说说!

乙    好。(出外看视)

甲    大爷呀,事您非知,岳元帅那日还朝,就被押进大理寺受审,那秦桧老贼

      要陷害忠良,又派人到他家中,将公子岳云、张宪骗来,现在都在大理寺

      监狱里下着,如今京都之内,谁要提个岳字,就要送了性命,因此不敢多

      说!望爷爷海涵哪!  

张保   (惊)啊,原来如此,二位放心,我决不连累你们,这里有碎银二两,

       你们拿去买点饭吃! 

甲乙   多谢大爷!岳家的银子我们断不能收!你自己保重,可别说出我们啊!

       唉,可怜哪!(下)

张保   且住,我回到店里,买些吃食,去到大理寺探望元帅,表表我的一番

       心意!

 

第十一场    张宝探监

【大理寺监狱

【张保提饭篮上。

张保   适才探得消息,说岳元帅押在大理寺南监,一路寻来,待我进去探望!

      (向内喊)狱卒大爷过来,小人有话要讲!

【狱卒上。

狱卒   何事?

张保   这里边有个岳元帅,是我的旧主人,今日特来送点餐饭与他,聊表我的

       一点心意!

狱卒   不行,不行,我不敢做主!

张保   大爷,小人这里有点薄礼,(掏银)您老拿去买杯茶吃!万望行个方便!

狱卒   (左右看看接银)嘿嘿,好说好说。(旁白)想那王李二位相公曾经吩咐,

       倘有岳家的人来相探,需要周全,况且这又有银子,就让他进去看看得

       了。(向保)大汉,这岳元帅与秦丞相是对头,不时有人来打听,我让你

       进去,莫要高声,千万不要连累了我们!

张保   这个,小人记下了!

狱卒   少等待我与你唤来!(向内)岳元帅,你家人看你来了!(下)

【岳飞  晓得了——岳飞、岳云、张宪拖镣铐上。

岳飞   (唱)岳鹏举在南监仰天长叹,

岳云   (接唱)我父子不得封反坐牢监。

张宪   (接唱)每日里受酷刑披枷带锁,

岳飞   (接唱)这日月何时尽再见天颜。

岳云   (接唱)想当初军阵上何等威风,

张宪   (接唱)到如今阶下囚憔悴容颜。

岳飞   (接唱)心思念众兄弟心烦意乱,

三人合 (合唱)但愿得主圣明昭雪沉冤。(坐)

岳飞    狱卒大人,何人相探。

张保   (扑前)老爷呀!(跪地)

岳飞    呀,张保,你为何不在濠梁做官,到此作甚?

张保   元帅,小人不愿为官,已经弃职,回转汤阴,特来打听元帅公子信息。

岳飞   张保,夫人小姐可知我父子信息。

张保   夫人小姐那里知晓,一连我也是到了临安才打听到这里的。

岳飞   为我叫们挂怀了啊!

张保   老爷,我方才在大街上买的一些素餐,请元帅用吧!

岳飞   我两肋疼痛,实在食咽不下,先放在一旁!

张保   元帅,卑职到此,一是看看元帅父子,二来是送些饭食,三来么……

岳飞   你要怎么样?

张保   我想请元帅和公子出去!

岳飞   (一惊)哦,这要出去谈何容易,那秦老贼必要置我于死地,你把饭食留下,赶快回去吧,莫要做出事来,连累了狱卒他们!

张保   (向云、宪)二位小爷,你们也不想出去吗?

云、宪 张叔叔呀,为臣尽忠,为子尽孝,爹爹不能离开,我二人怎忍心离去?

张保   哦,哦,是小人失意了,小人敬二位公子一杯!(倒酒)

云、宪 领情了叔叔!

狱卒   难得这样义气啊!(拭泪)

岳飞   (痛苦的)张——保!

张保   老爷!

岳飞   你,你……走吧!

张保   (绝望地望着元帅、公子)元帅,小人还有话讲!

岳飞   有何话讲?

张保   元帅呀!(唱)昔日幸蒙元帅爱,今日不能报始终。

                    小人虽愚知礼仪,难道不如王横兄?

                    不忍见你受委屈,肝胆欲裂气填膺。

罢、罢、罢!    不如先赴阴司等。

不见这尘世不把气生!(撞墙死介)

【岳飞、岳云、张宪、狱卒大惊。啊!

岳飞   张保——贤弟——

云、宪 叔叔呀——(扑向尸体)

飞云宪 (齐唱)刹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贤弟

                                     叔叔尸体横眼前。

岳飞   (接唱)往日随我疆场战,出生入死保河山。

               显赫功劳未能酬,倒由我累你命不全。

回头我把狱卒唤——狱卒大人!

狱卒   元帅请讲!

岳飞   (接唱)求大人将他来收殓!贤弟呀——

狱卒   元帅放心。(向下边)来呀!

【二卒上。

二卒   何事?

狱卒   帮我将张爷尸体暂放后边,天晚后将他装殓抬出安葬!

二卒   好、好!(抬张下)

岳飞   贤弟呀!

云、宪 叔叔!

狱卒   元帅不必伤心,贵体要紧,请下去休息吧!

岳飞   谢大人!儿呀掺父来!

云、宪 是!

岳飞、云、宪(哭泣)贤弟

                    叔叔  呀!(下)

狱卒   (拭泪)唉!(下)

 

待续

上一篇: 《风波亭4》     下一篇: 《风波亭6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059次 | 联系作者
对《风波亭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