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之歌》--素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7-29   共 0 篇   访问量:514
白雪精灵
发布日期:2014-07-29 字数:2595字 阅读:514次
  雪浪拍抚着苍茫的华北大平原。
  除夕前最后一班中巴车内暖意融融,驾驶室头上的小电视里播放着家乡酣畅热辣的豫剧节目梨园春,车内乡音浓浓,谈笑晏晏,与窗外的搅天风雪、凛冽寒意形成鲜明对比,就连雨刷吱吱的刮雪声听起来都像一支走向春天的快乐的进行曲。
  异乡归来的乘客衣着光鲜,容光焕发,发酵的乡情终于找到出口,热情的乡人们敞开胸膛,彼此共鸣,重乡惜土的老乡在特殊的节点、特殊的环境亲如一家。此刻,他们谈论最多的不是打工的甘苦、生意的起落,而是家乡的变迁、世事的沧桑。他们不断地提到一个叫梁华的名字,引起我这个多年在外漂泊游子的注意。像配合他们的乡谈似的,高门大嗓的司机师傅报着站名:“梁华敬老院到了!”隔一阵又喊:“梁华工业园区到了!下一站梁华镇,然后车子转向......”
  我说:“过了前面的大槐树镇,再走二里,我也快到家了。这梁华镇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登时就有五六个搭茬的,一个车轴汉子问:“哥儿们,多年没回来过吧?大槐树镇现在改名了,就叫梁华镇。还有刚才的敬老院、工业园,都是梁华创办的,都成了地标了,嘿嘿!”
  “这梁华怎就恁能?”我感兴趣地问。
  “可不!人家名牌大学毕业,和妻子放弃大城市高薪,双双回乡创办工厂、公司,还有敬老院,鳏寡老人的生活起居都是他两口免费倒贴......”
  一个戴眼镜老者说:“梁华工业园解决了家乡剩余劳动力就业,好多人都不用背井离乡往外跑了。特别是敬老院,真是办到了大家的心坎上,为失独老人、留守家庭解决了燃眉之急,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老人死在家里臭七八天都不知道了!我的亲戚邻居有好几个现在都在里面,梁华妻子是院长,那是 一个多么温柔美丽的人儿哟!”
  一个年轻女子道:“可惜好人不长寿!谁知那么好的人竟会得了不治之症,撇下梁华和一个几岁的女孩......”
  车厢里气氛一下子冷落下来,梨园春也不唱了!好大一会儿,才有人叹息:“如今梁华不易呀!厂里厂外、公司、养老院,一个人苦撑,真叫人心痛......”
  有人一指窗外:“看!那就是埋他妻子的地方!下葬那天,方圆几十里的乡亲都来了,县市都来了人......”
  不少人站起来往外张望,我也不禁起立。但见窗外白雪漫天,玉蝴蝶一般翩翩飞舞,也许那个美丽的女子已化作这片深情的土地上迎春的蝴蝶了吧?
  神思恍惚间,梁华镇到了,我下了车,雪也停了。沿村头大路过去,再走几里,就是我的久违的村庄了!
  我背起行囊裹着暮色往前走,冷风不时送来爆竹声和镇里孩子们清脆的欢笑,雪地里飘着红绿的纸屑。
  这时,村头空荡荡的那棵龙头古槐树下闪耀着一抹红霞。近了,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孤单地站在雪地里,她穿着夏季的红布衫,肩膀上积着雪花,不停地哈着冻僵的小手,出神地向着大路延伸的方向张望。
  我停下来问:“小朋友,天都要黑了,你在等什么?”
  她审视了我一眼,又把目光投向雪野。她的胸口衣服鼓起一块,像藏着什么东西。那是一双幽深清澈的眼睛,像夜空的明星。
  “你不冷吗?”我仍然问。她摇了摇头,不吱声。
  我奇怪了,又问:“那你等人?”她点点头,又向远处望。
  “等谁呢?”我想搞明白。
  “俺爸!”
  “你爸让你在这儿等他?”
  “...没有。”
  “你知道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吗?”
  “不知道。”
  我有点糊涂了。这个孩子不会有什么毛病吧!我脱下外衣,准备给她包上,说:“我送你回家吧!”
  她火烫一样跳开了!我尴尬道:“你这样会冻病的呀!要过年了,你妈妈呢......”
  “我没有妈了,有奶......”女孩回答,手捂着胸前。我明白了,她没有别的亲人了,别的孩子在欢欢喜喜过年,她是守候自己的爸爸带回一份意外的惊喜。可是——“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俺爸是厂长,去外地‘跑业务’了......”她望着朦胧起来的晚景,眼睛星星一样闪亮。
  “你爸是...梁华?”
  女孩望着我,红红的脸蛋儿绽出笑来:“奶奶告诉我,爸爸是干大事呢,要让家乡‘好’起来!奶说,她不怨爸,妈妈也不怨,我也不怨!”她用下巴勾勾脚下,“爸爸要去很远的地方,我追到这里,爸抱着我,说‘要放寒假了,哭不是好学生。公司发展出现了...瓶颈,你要乖,给爸爸得张三好奖状,让爸爸高高兴兴地回来’......叔叔,你瞧!”
  女孩骄傲地举起一张温热的纸卷,展开来,是一张鲜红鲜红的三好学生奖状!“我就每天拿着奖状在这里等呀等呀,爸爸就要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我的心颤栗了,我用外套紧紧裹住这个白雪中的小精灵,不由分说地抱起她,要送她回家。我的手触着她的额头,天哪,她在发烧!
  我忍着眼泪说:“孩子,你在发烧呢!快回家找奶奶。”
  她轻轻在我怀里挣动,央求地说:“叔叔,我要等爸爸呢。要不,他看不到我,就会不高兴呢!”
  这时,一滴泪落到她的脸上。她音调朦胧地说:“叔叔,你哭啦?爸爸说,爱哭不是好孩子呢......可有一次我发烧住进医院,他就哭了呢......叔叔,我今天把自己冻病,爸爸就会回来,陪我过年了,是吗......”她的声音生涩下去,低微下去,呼吸急促地在我肩上睡着了。
  雪又纷纷扬扬飘起来,漫天白色的小精灵在翩翩起舞,它们用白玉的灵魂装饰着古老而青春的大地,给人间注入希望和活力......
  这时,那张鲜艳的奖状在风中飘飞起来,像一簇燃烧的火苗在雪夜里跳跃......
上一篇: 《野人泪》     下一篇: 《路虎变面包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14次 | 联系作者
对《白雪精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