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5-22   共 772 篇   访问量:10284
墨(廉政微电影剧本 第二稿)
发布日期:2014-05-22 字数:7663字 阅读:10284次
人物:张廉(交通局长)
  李良宇(大华公司董事长)
  王主任(张廉的办公室主任)
  张廉妻子
  小宝(张廉儿子)
  
  画店老板(小宝舅舅)
  大款
  大款跟班
  张正(大桥工程监理)
  小宝女友
  会议主持人
  书法家(4人)
  检察官(2-3人
  看守所看守(1-2人)
  群众若干(书协会员)
  
  1、日,内,看守所内
  看守打开铁门,透出一丝光亮进监。
  看守:张廉,有人来看你了!
  张廉头发散乱,表情呆滞地抬头,起身。缓缓向外走去。
  
  2、日,内,看视室
  张廉看到玻璃对面的,是自己的儿子张小宝,坐着轮椅。
  张廉:小宝,爸爸对不起你。
  小宝:唉,爸,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你和妈妈走到今天,也有我的责任。我现在成这样子,也是罪有应得。
  张廉:你现在过得好吗?
  小宝:(脸扭向一旁,忍泪的样子)还好吧。
  张廉:家里,不是还有我的一些字吗,可以卖了,换些钱过日子。
  小宝:(激动起来)爸,难道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你那些字,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他们当年吹你、捧你,买你的字,还不是因为你手中的权利,你以为你真是五百年来第一书法家啊……
  张廉:(趴在膝盖上失声哭起来)小宝,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推出片名:墨
  
  (字幕:三年前)
  
  3、日,内,张廉办公室
  毛笔在砚台中蘸墨。
  张廉正立在案前,正用毛笔笔走游龙刷刷地写字。
  他旁边立的两个男子——大华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良宇及张的办公室主任王主任正在旁一迭声地叫好。
  李良宇:好啊,好啊,张局长好书法!
  王主任:颜筯柳骨也不过如此。
  李良宇:(摇头赞叹)我这些年经常跟古董字画打交道,象张局长这样的字啊,稍包装下卖,最少能卖到二十万。
  张写完,放下笔,加上印章。托起作品的一头,满意地端详着自己的作品。
  王主任念道:公生命,廉生威。
  李良宇:写得好,实在太好了。
  张廉风趣地说:我说李总、王主任啊,你们再在一旁吹下去,我这字就要飘上天了。
  众笑。
  4、日,内,张廉办公室
  
  张廉走回办公桌。中间示意李良宇落座。李良宇看张廉坐下,也在对面沙发落座。
  张廉:李总啊,今天让王主任打电话叫你过来,也没什么别的事。那天你上我们家,一件东西拉我家里了,我又捎了过来。(对王主任)王主任,把李总的东西取出来给他吧。
  王主任拉开一个柜子,取出一个小保险箱递给李良宇。
  李良宇(一下站起来):这……(李良宇拎着箱子有些无所适从)张局长,良宇做得有什么唐突的地方吗?
  张廉:我刚才写那几个字呢,是我做人、做官原则。昨天跨河大桥工程招标,你们大华公司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取胜的,(指着箱子)与此无关,与此无关,啊,呵呵。
  王主任:(端水过来)李总啊,张局长是一池清水,出了名的廉。对他啊,你就不要搞那一套了。(给李良宇示个眼色,瞅了下那书法)您呐,把工程干好,对他就是最大的报答。
  李良宇:惭愧,惭愧。太感谢张局长了,象您这样的官,现在实在太少了。您放心,我一定不负您的期望,把大桥工程干好。哎,张局长,我有个不情之请啊,不知您能否答应?
  张廉:哦?什么?
  李良宇:我想把您刚写的这幅字请走。我回去要对着这幅字认真学习、反思。
  王主任:我看你是相中它值得二十万吧。
  张廉:哈哈,那我就把这幅价值二十万字的送给你,王主任,我这不算是贿赂吧。
  王主任:不算不算……
  众笑。
  
  5、日,内,张廉家里
  张廉在对着镜子整衣领,他妻子在旁帮忙。
  张妻:你说你都是局长了,还穿这样土儿叭几一身衣服,也不怕人笑话。你看你那司机,你看你那王主任,人家穿的可都是名牌。你说你一个领导,也不觉着自己寒酸。
  张廉:有什么寒酸的,艰苦朴素是革命的优良传统嘛。
  张妻:去,啥年代了,你别跟我唱这种高调啊。象你这样当官不致富,不如卖红薯。儿子要买辆车,正好差二十万,你快给钱吧。
  张廉:二十万?买这么好的车干吗?
  张妻:年轻人嘛,要交女朋友,要玩,要创事业,奋斗了这么多年,你总不能让儿子再受咱们那时候的苦吧。
  张廉:不行,车太贵了,没必要买,我不同意。
  张妻:(猛地一扎张局长领口咆哮)你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家里,我说了算!
  
  6、日,内,张廉客厅
  张妻对着一个关闭着门的屋子喊:小宝,小宝,过来吃饭了啊!
  开始拾掇碗筷吃早餐。
  张廉入席就坐:呵呵,那我没钱给,你就同意了也白——搭。
  张妻:没钱给,那这是什么?
  张妻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在张廉眼前晃了晃。
  张廉:哪来的?
  张妻:李良宇给的。
  张廉:这李良宇,我上次已经把他送来的钱当面退给他了,怎么又弄这个?你干吗要收他的?
  张妻:这次不一样。
  张廉:怎么不一样。
  张妻:这次他给的,是你的稿费。
  张廉:我的稿费?我哪来的稿费?
  张妻: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送给他了一幅字?
  张廉:有这么回事。
  张妻:他帮你卖了,你知道卖了多少?
  张廉:多少?
  张妻:25万!
  张局长:什么?25万?!
  张妻:老公,想不到你做官不会赚钱,这业余练成的书法家倒怪赚钱。
  张廉:这很明显是变相行贿嘛,我给你说啊,这钱我们可不能要。
  张妻:什么变相行贿。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书法啊。稿费是正常收入,那当年毛主席还有呢,你一个小局长就不能有吗?不要白不要。
  张廉:那不不一样嘛。
  张妻:什么不一样。我们这也是正当劳动,合法收入。
  张廉:你说我那书法要卖个三四百块钱的,那我也心安理得。一下子卖二十五万,我说我的同志啊,你心里不发虚啊?
  张妻:艺术是无价的。一幅蒙娜丽萨像,你就出一个亿人家也不会给你啊。咱那书法,虽然值不了那么多,那25万总还是值的嘛。既然有人喜欢买咱的书法,并且以这个名义给咱送钱,咱就卖给人家呗。合法收入,心安理得。
  张廉:就按说我的书法作品真值那么多。但这个买我们画、送我们钱的的人不对,他是我们县里一项重大工程的承包商啊。你让我怎么心安理得。
  张妻:作品是人家托朋友给你卖的。再说了,要按你这种想法,那谁能买你的字啊,你是个局长,谁都可能和你产生利益关系。
  张廉:总之,这钱一定要退给人家。
  张妻:这钱是咱们的,干吗退给别人?儿子,儿子,你出来给你爸说。
  
  7、日,内,张廉家客厅
  张廉的儿子小宝睡眼惺忪地从屋里走出来,搔着头。
  小宝:爸,那钱,我已经取出来买车了。我那车好几十万呢,正好差这么多。哎唷喂,我肚子痛,要上厕所……谢谢爸啊……
  小宝捂着肚子跑了。
  张廉:什么?这兔仔子!
  张妻:我跟你说啊,我带李良玉到你的书房啊,又拿走了几幅字。他说这么好的作品,不能老压在箱底里,要不太可惜了。还有,你闲了要跟书法界的人多联系,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爱写字的人,以你的身份和地位,笼络这帮人易如反掌。这样一镀金啊,你的作品啊,那就卖得更加光明正大啦!
  张廉一脸愕然的表情。
  
  8、日,内,某会议室
  (会议室及会议场面可小可大,根据经费灵活更改。此两个场景的设计主要为烘托人物飘然膨胀变化过程,也为小景中加大景,静景中加喧闹景的调和)
  镜头从写有“X县书法家协会换届选举大会”字样的横幅上拉出,拉出一个会议室全景。
  主席台主持人正在讲话,张廉、李良宇都在主席台就坐。。
  主持人:经过投票选举,我县新一届书法家协会主席已经产生,由张廉局长兼任。(众人振奋鼓掌,张廉起身致礼)。常务副主席——由大华公司董事长李良宇先生兼会(李良宇起身作揖,众人鼓掌)!……我们书坛将在以张廉局长、主席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带领下,在大华财团的鼎立支持下,迎来一个崭新的春天。(众人更加振奋地鼓掌)
  主持人:今晚,我们将设薄宴,庆祝我县书协第四任主席产生。今晚,国内著名书法家赵甲丁先生、陈乙丙先生、王午未先生、马丁亥先生都将受邀前来赴席,这将是我县书坛盛事,无限荣光!
  众人更加奋力地鼓掌。
  (转场)
  
  9、夜,内,酒店
  (此处为节约经费和场面,可只设一个雅间,一桌人)
  酒店内酒菜已上桌,足有十多桌。书协众人正在欢谈,热闹吵杂。
  张廉在王主任、李良宇等人陪同下来到会场穿梭敬酒,众人纷纷含笑起立应酒。酒场内觚筹交错。
  走到一桌贵宾席时,李良宇向张局长介绍:这几位都是国内著名的书法家,也是我的朋友。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赵甲丁先生,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陈乙丙先生,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王午未先生,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马丁亥先生……(被介绍到的赶紧毕恭毕敬献名片)
  张廉一一点头握手,道:久仰,久仰。
  张廉拿起桌上的酒杯:很惭愧啊,我今晚上有点事情,来得晚了,怠慢了贵客,我先自罚一杯啊。
  张廉一饮而尽,亮杯。
  赵甲丁:张局长客气了。刚才我们几个还在谈论您的作品。您的书法造诣,让我们几个都五体投地的拜服,可以说近五百年来几乎找不到比您更优的书法家了!。
  张廉:说大了啊,说大了,今晚在坐的都是书法家。正经我才是个刚入行的门外汉。
  陈乙丙:您太谦虚了。您要是门外汉,我们就成了门外站的小姑娘了。
  众皆笑。
  觥筹交错的大厅。
  
  10、夜,内,酒店
  李良宇在一角吸烟,看着忙碌而兴奋的张廉,冷笑了一下,吐出一口烟圈。
  
  11、日,外,建桥工地
  喧闹的工地。
  工程监理在工程人员陪同下巡视。
  监理:(指着一段铁筯段)这儿应该用四根钢筯,为什么只有两根。(用小锤敲一下水泥块,立马碎成碎渣)还有这儿,你们这是用的豆腐渣吗?给我停工,马上给我停工!
  陪同的负责工程人员面面相觑,都低下了头。
  
  12、日,内,李良宇办公室
  工程监理气愤地走进来(女秘拦被拦住),叭地把合同书摔在李良宇办公桌上。
  监理:李总,你们为什么不按合同规定施工,你们现在是在搞豆腐渣工程你知道吗?修建大桥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我要求你重新返工。
  李良宇赶忙倒了一杯水端给监理。
  李良宇:我说兄弟,您先消消火。听我说,这样建桥,我们不是第一次了,从没出过什么事。你知道我开销大,这建桥的款呢,到我这手里,他实际呢又差得很远,我只能想办法缩减一些开支。你也知道我跟张局长的关系(李良宇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塞进监理口袋里)兄弟,这个你拿着,现在的物价他妈的太高了,活着都不容易啊……
  监理抽出卡,扔回李良宇办公室,大步走了出去。
  
  13、日,内,张廉办公室
  张廉正在练习书法,几个书协的朋友及王主任围在旁边不停叫好。
  张正走进来。
  张正:张局长,您找我?
  张廉:啊,张正啊,来来来,你先坐,先坐。王主任,给小正倒点水啊。
  张正:张局长您太客气了。
  众书协朋友:张局长,你这有公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张正:哎,好好,有时间大家重过来玩。
  几人告辞出去。
  张廉:大桥工程现在进度怎么样啊?
  张正:偷工减料,质量存在不少问题,这事正要向您汇报,我已让他们先停工了。
  张廉:这个工嘛,是不能停的,这是县里的重点工程,工期催得很紧啊,一定要抓紧时间。
  张正:是,是。
  张正啊,今天让你来,也没别的事,就是写了幅字想送给你。
  张正:这怎么好意思呢。
  张廉:诺,字已经写好了。
  说着张廉拿起桌上的字。张正忙跑过去接住。
  看上面的四个字,写得是:难得糊涂。
  张廉拍拍张正的肩:小正啊,局班子里,很需要你这样的专业人才啊。那个李良宇啊,也一直向我推荐你。今天这个啊,就算任前谈话了吧。从现在开始啊,你就要以大局的眼光来看待问题了,要跟局班子的思想呢保持一致。
  张正激动地:小正明白,谢谢,谢谢局长栽培!
  张廉笑着对张正点点头。
  
  14、日,外,大桥工地
  大桥工地正停着工。农民工们正在荫凉处瞌睡打扑克,机械都停着。
  一个工程负责人含着口哨闪进镜头,大声吹了声口哨。
  工程负责人大喊:开工啦,继续开工!
  工程人员站起回岗位开工。机械转动。
  又现出一片忙碌的景象。
  
  
  15、日,外,一家字画店门口
  一辆路虎在字画店门前停下,一戴粗大金项链、满身金戒的大款从车上下来。
  大款怀疑地看着这家不起眼的画店,问旁边点头哈腰的跟从:是这儿吗?
  跟从:没错,是这儿。上次我陪赵老板也是来的这儿。
  大款向字画店内走去。
  
  16、日,内,字画店
  字画店老板见顾客来,忙喜嗞嗞地迎上来。
  老板:哎唷,这位老板是来买字的吧?
  跟从:对,眼力挺好。你这儿卖有张体的字吧。
  老板:有有有,有新到的货,张体的字现在是供不应求啊,老板来的正是时候。
  跟从:他的字怎么算呢?
  老板:一字千金。象这幅只有一个“廉”字,就是一千元;这幅大江东去,有100个字,那就是十万元。
  大款:我要五幅100个字的。
  老板:好嘞,您请这边刷卡。
  
  17、日,外,新建大桥头
  锣锅喧天,群众载歌载舞,庆祝大桥建成通车。
  摇出红色横幅:大桥建成通车典礼。
  一个整齐的车队在桥上驶过。
  
  18、日,外,张局长家门口
  大款和跟从站在门口按门铃。
  保姆开门,领二人进家里。
  大款:嫂子,俺哥还没回来吧。
  张妻:没呢。黄总啊,你来这是?
  大款:有个工程想问问俺哥看能不能让俺做。俺刚在街上看到俺哥的几幅字,就把它们裱了裱,拿回家里,你们也好送人。
  张妻:小李,你这也太客气了,来,坐坐坐。
  大款:哥没在家,那俺们就不坐了。那他回来了麻烦您跟说一声。
  张妻:(笑道)放心,放心,我会跟他说的。
  大款: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嫂子,回见。
  张妻:再见!
  大款离开。
  张妻连忙打开字看。
  张妻拔通了一个手机。
  张妻:哥,刚才送来了500个字,是从你那儿来的吧?……嗯,我知道了。
  
  19、日,外,大桥
  大雨。
  张廉的儿子小宝开着豪车和女朋友行驶在桥上,车内音乐发着巨响。张边开车,边搂着亲呢身旁的女友。
  对面几辆满载货物的卡车驶过来。
  桥忽然塌了,车都坠下来。
  (用电脑特效制作或特殊拍摄手法减少成本)
  
  20、日,外,大桥附近
  慌乱的人群,向大桥方向涌起。
  一些车也停下来,司机下车朝事故方向望。
  救护车的声音响起
  
  21、日,内,张廉办公室
  张廉室内的电话铃急促地响起,张局长接过电话。
  张廉:什么,你说什么?(他一下子弹了起来)我儿子现在情况怎么样?
  张廉表情痛苦地缓缓陷入椅子中,双手揪扯着自己头发啜泣起来,继而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拔了一个号,电话里传来的是关机的提示。
  
  22、日,内,走廊
  几名检察人员凝重的表情,坚毅的步子穿过走廊,走进张廉办公室。
  
  23、日,外,法院大门
  法官宣判声:张廉,男,汉族……犯渎职罪、受贿罪,性质严重,判   年(请改用规范判决辞,还 有对李良宇、对其妻的判决)
  
  24、日,内,看视室
  张廉起身,佝偻着身子踉跄向监中走去。
  小宝在外面看着他。
  铁门咣地关上了,也关出了两个世界。
  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
  只有铁链的声音在响。
  
  一片墨汁溅在屏幕上,屏幕渐黑,出字幕。
  (片尾字幕:墨,可以成为艺术,也可以成为污渍)
  (片尾)

上一篇: 《鸣皋歌送岑征君 (唐)李白》     下一篇: 《留守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0284次 | 联系作者
对《墨(廉政微电影剧本 第二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