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4-05   共 772 篇   访问量:3452
墨(微电影剧本)
发布日期:2014-04-05 字数:6670字 阅读:3452次



  办公桌上的一杯清水。
  水中一滴墨汁滴进去,象花朵一样绽放。

  推出片名:墨


  1、日,内,张县长办公室
  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条幅,上书:“公生明,廉生威”。
  镜头从条幅上拉下,现出张廉县长端坐办公桌,正飞龙凤舞地往一个文档上签写“同意”二字。又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时间。
  在他办公桌一侧,陈秘书和大华集团董事长李良宇会心的对视了一眼。
  张县长:(将签好的内容递给陈秘书,陈秘书忙小心地接过来,扫了一眼,递交给李良宇)我签好啦,良宇啊,这个大桥工程就交给你们大华公司了,一定要保质保量的完成。
  李良宇:张县长,您放心,我和我的大华公司一定不负您的期望,把这个工程干好。
  张县长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内装的厚沓沓的信封往办公桌着一放。
  张县长:陈秘书,把这个东西交给李总,昨天晚上上我家,拉在我家里的,我都没看是什么。
  李良宇:(尴尬地看看陈秘书,又看看张县长)这……
  张县长(指了指墙上的条幅):李总啊,这几个字呢,是我的座佑铭,也是我的做人做官原则。你们大华公司在这次工程招标中,是靠实力取胜的,我刚才给你签这字,是应该的。
  陈秘书(将钱一把塞到李良宇手里):李总啊,以后不要搞这个了,张县长一向两袖清风,这在官场上出了名的。您呐,把工程干好,就是对他最大的报答。
  李良宇:惭愧,惭愧。太感谢张县长了,象您这样的官,现在实在太少了。(李良宇看了看文档上的签字),哎呀,张县长写得一手好字啊。
  陈秘书:您不知道吧,墙上这幅字也是张县长的手笔。
  张县长:呵呵,工务之余会练练笔,让你见笑了。
  陈秘书:张县长在书法上面的造诣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在我看来古代那些大书法家什么颜筯柳骨的水平,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我们张县长比较低调,不交流,也不展示,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我常替张县长惋惜,一位旷世绝代的书法家,就这样被政治湮没了。
  张县长:唉呀打住,打住,你再夸就要把我夸到天上了。
  李良宇:太可惜了。陈秘书说得没错。说来这些年我也好收藏个古董字画什么的,对一行算是比较熟悉,张县长,您知道象您这样的一幅字,在艺术拍卖行里能拍出多少吗?至少20万。
  张县长:哦,能值这么多,呵呵,那干脆我辞官回家写字得了。
  李良宇:张县长,我有个不情之情,不知您能否答应?
  张县长:哦?
  李良宇:我想把您这幅字请走。
  陈秘书:等张县长有时间了,专门给你写一幅不就行了。
  李良宇:我实在太爱这幅字了,对它的一笔一画都喜欢,不带着这幅字回家,晚上我会睡不着的。
  陈秘书:我看你是相中它值得二十万。
  张县长:哈哈,那我就把这幅价值二十万字的送给你,陈秘书,我这不算是贿赂吧。
  陈秘书:不算不算……
  众大笑。

  2、日,内,张县长家里
  张县长在对着镜子整衣领,他妻子在旁帮忙。
  张妻:你说你都是县长了,还穿这样土儿叭几一身衣服,也不怕人笑话。你看你那司机,你看你那陈秘书穿的,那都是名牌,上千的。你一个领导,也不觉着自己寒酸。
  张县长:有什么寒酸的,艰苦朴素是革命优良传统嘛。
  张妻:去,啥年代了,你别跟我唱这种高调。儿子要买辆车,差二十万,你快给钱吧。
  张县长:二十万?买这么好的车干吗?
  张妻:年轻人嘛,要交女朋友,要玩,要创事业,奋斗了这么多年,你总不能让儿子再受咱们那时候的苦吧。
  张县长:不行,车太贵了,没必要买,我不同意。
  张妻:(猛地一扎张县长领口)你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家里,我说了算。

  3、日,内,张县长家餐厅
  张妻开始拾掇碗筷吃早餐。
  张县长(入席就坐):呵呵,那我没钱给,你就同意了也白——搭。
  张妻:没钱给,那这是什么?
  张妻拿出一张银行卡,在张县长眼前晃了晃。
  张县长:哪来的?
  张妻:李良宇给的。
  张县长:我上次已经把他送来的钱当面退给他了,他怎么又弄这个?你干吗要收?
  张妻:这次不一样。
  张县长:怎么不一样。
  张妻:这次他给的,是你的稿费。
  张县长:我的稿费?我哪来的稿费?
  张妻: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送给他了一幅字?
  张县长:有这么回事。
  张妻:他帮你卖了,你知道卖了多少,25万。
  张县长:什么?25万?!
  张妻:老公,想不到你做官没赚到钱,这业余练成的书法家倒这么能赚钱。
  张县长:这很明显是变相行贿,这钱我们不能要。
  张妻:什么变相行贿。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书法啊。稿费是正常收入,那相当年毛主席还有呢,你一个小县长就不能有吗?
  张县长:那不不一样嘛。
  张妻:什么不一样。我们这也是正当劳动,合法收入。
  张县长:你说我那书法要卖个三四百块钱的,那我也心安理得。一下子卖二十五万,我说我的同志啊,你心里不发虚啊?
  张妻:艺术是无价的。一幅蒙娜丽萨像,你就出一个亿人家也不会给你啊。咱那书法,虽然值不了那么多,那25万总还是值的嘛。既然有人喜欢买咱的书法,并且以这个名义给咱送钱,咱就卖给人家呗。合法收入,心安理得。
  张县长:就按说我的书法作品真值那么多。但这个买我们画、送我们钱的的人不对,他是我们县里一项重大工程的承包商。你让我怎么心安理得。
  张妻:作品是人家托朋友给你卖的。再说了,要按你这种想法,那谁能买你的字啊,你是个县长,谁都可能和你产生利益关系。
  张县长:总之,这钱一定要退给人家。
  张妻:这钱是咱们的,干吗退给别人?儿子,儿子,你出来给你爸说。
  张的儿子小宝睡眼惺忪地从屋里走出来,搔着头。
  小宝:爸,那钱,我已经取出来买车了。我那车好几十万呢,正好差这么多。哎唷喂,我肚子痛,要上厕所……
  小宝捂着肚子跑了。
  张县长:什么?这兔仔子!
  张妻:我跟你说啊,我带李良玉到你的书房啊,又拿走了几幅字。他说这么好的作品,不能老压在箱底里,要不太可惜了。还有,你闲了要跟书法界的人多联系,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爱写字的人,以你的身份和地位,笼络这帮人易如反掌。这样一镀金啊,你的作品就好卖啦!
  张县长一脸愕然的表情。

  4、日,内,某会议室
  镜头从写有“县书法家协会换届选举大会”字样的横幅上拉出,拉出一个会议室全景。
  主席台上文联主席孟仝正在宣布一个结果。
  孟仝:经过投票选举,我县新一届书法家协会主席由张廉县长兼任。我们书坛将在张主席带领下,迎来一个暂新的春天。
  众人鼓掌。
  今晚,我们将设薄宴,庆祝我县书协第四任主席产生。今晚,国内著名书法家赵甲丁先生、陈乙丙先生、王午未先生、马丁亥先生都将受邀前来赴席,这将是我县书坛的史上盛事,无限荣光。
  众人更加奋力地鼓掌。
  (转场)

  5、夜,内,酒店
  一闪而过的酒店外景。
  酒店内酒菜已上桌,足有十多桌。书协众人正在欢谈,热闹吵杂。
  张县长在秘书陪同下来到会场,众人纷纷含笑起立。县书协副主席李良宇走过来,象好朋友一样打着招呼,将张带到主席桌落座,该桌坐着几位远道而来的书法家和文联书协领导。
  李良宇向来客介绍:这位是我们张廉张县长,我们县新当选的书协主席,也是著名的书法家。
  来客都恭敬地点头笑道:久仰大名!
  李良宇向张县长介绍:这几位都是国内著名的书法家,也是我的朋友。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赵甲丁先生,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陈乙丙先生,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王午未先生,这位是国内著名书法家马丁亥先生……(被介绍到的赶紧献名片)
  张县长:一一点头握手。
  张县长拿起桌上的酒杯:很惭愧啊,我今晚上有点事情,来得晚了,怠慢了贵客,我先自罚一杯啊。
  张县长一饮而尽。
  赵甲丁:张县长客气了。刚才我们几个还在谈论您的作品。您的书法作品,实在太伟大了,可以称得上是五百年来第一人。
  张县长:不敢不敢,今晚在坐的都是书法家。正经我才是个刚入行的门外汉。
  陈乙丙:您太谦虚了。您要是门外汉,我们就成了门外站的小姑娘了。
  众皆笑。

  6、夜,内,酒店
  张县长起身到各桌敬酒,众皆恭敬起身和张碰杯。
  酒店内热闹非凡。
  李良宇看着忙碌的张县长,冷笑了一下。

  7、日,外,建桥工地
  喧闹的工地。
  工程监理在工程人员陪同下巡视。
  监理:(指着一段铁筯段)这儿应该用四根钢筯,为什么只有两根。(用小锤敲一下水泥块,立马碎成碎渣)还有这儿,你们这是用的豆腐渣吗?
  陪同的工程人员面面相觑,都低下了头。

  8、日,内,李良宇办公室
  工程监理气愤地走进来(女秘拦被拦住),叭地把合同书摔在李良宇办公桌上。
  监理:李总,你们为什么不按合同规定施工,你们现在是在搞豆腐渣工程你知道吗?修建大桥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我要求你重新返工。
  李良宇赶忙倒了一杯水端给监理。
  李良宇:我说兄弟,您先消消火。听我说,这样建桥,我们不是第一次了,从没出过什么事。你知道我开销大,这建桥的款呢,到我这手里,他实际呢又差得很远,我只能想办法缩减一些开支。你也知道我跟张县长的关系,有的东西他不好说,我这能说。唉呀,我听说城建局副局长的位置空着,好些人想去……我倒是能和张县长说上话。(李良宇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塞进监理口袋里)兄弟,这个你拿着,现在的物价他妈的太高了,活着都不容易啊……
  监理欲掏出,李良宇嘘地一声,伸手把他的手拦住了。
  监理没有再勉强。

  9、日,外,一家字画店门口
  一辆路虎在字画店门前停下,一戴粗大金项链、满身金戒的大款从车上下来。
  大款怀疑地看着这家不起眼的画店,问旁边点头哈腰的跟从:是这儿吗?
  跟从:没错,是这儿。上次我陪赵老板也是来的这儿。
  大款向字画店内走去。

  10、日,内,字画店
  字画店老板见顾客来,忙喜嗞嗞地迎上来。
  老板:哎唷,这位老板是来买字的吧?
  跟从:对,眼力挺好。你这儿卖有张体的字吧。
  老板:有有有,有新到的货,张体的字现在是供不应求啊,老板来的正是时候。
  跟从:他的字怎么算呢?
  老板:一字千金。象这幅只有一个“廉”字,就是一千元;这幅大江东去,有100个字,那就是十万元。
  大款:我要五幅100个字的。
  老板:好嘞,您请这边刷卡。

  11、日,外,新建大桥头
  锣锅喧天,群众载歌载舞,庆祝大桥建成通车。
  摇出红色横幅:大桥建成通车典礼。
  一个整齐的车队在桥上驶过。

  12、日,外,张县长家门口
  大款和跟从站在门口按门铃。
  保姆开门,领二人进家里。
  大款:嫂子,俺哥还没回来吧。
  张妻:没呢。黄总啊,你来这是?
  大款:有个工程想问问俺哥看能不能让俺做。俺刚在街上看到俺哥的几幅字,就把它们裱了裱,拿回家里,你们也好送人。
  张妻:小李,你这也太客气了,来,坐坐坐。
  大款:哥没在家,那俺们就不坐了。那他回来了麻烦您跟说一声。
  张妻:(笑道)放心,放心,我会跟他说的。
  大款: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嫂子,回见。
  张妻:再见!
  大款离开。
  张妻连忙打开字看。
  张妻拔通了一个手机。
  张妻:哥,刚才送来了500个字,是从你那儿来的吧?……嗯,我知道了。

  13、日,外,大桥
  大雨。
  张县长的儿子张小宝开着豪车和女朋友行驶在桥上,车内音乐发着巨响。张边开车,边楼着亲呢身旁的女友。
  对面几辆满载货物的卡车驶过来。
  桥忽然塌了,车都坠下来。
  (用电脑特效制作或特殊拍摄手法减少成本)

  14、日,外,大桥附近
  慌乱的人群,向大桥方向涌起。
  一些车也停下来,司机下车朝事故方向望。
  救护车的声音响起

  15、日,内,张县长办公室
  张县长室内的电话铃急促地响起,张县长接过电话。
  张县长:什么,你说什么?(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我儿子现在情况怎么样?
  张县长表情痛苦地缓缓陷入椅子中,双手揪扯着自己头发啜泣起来,继而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拔了一个号,电话里传来的是关机的提示。

  16、日,内,走廊
  几名检察人员凝重的表情,坚毅的步子穿过走廊,走进张县长办公室。

  17、日,外,法院大门
  法官宣判声:张廉,男,汉族……犯渎职罪、受贿罪,性质严重,判   年(请改用规范判决辞,还 有对李良宇、对其妻的判决)

  18、日,内,看守所内
  看守打开铁门,透出一丝光亮进监。
  看守:张廉,有人来看你了!
  张廉头发散乱,表情呆滞地抬头,起身。缓缓向外走去。

  19、日,内,看视室
  张廉看到玻璃对面的,是自己的儿子张小宝,他坐着轮椅。身后一个女孩推着他。
  张廉:(呜地哭了起来)小宝,爸爸对不起你。
  小宝:唉,爸,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你和妈妈走到今天,我有我的责任。我现在成这样子,也是罪有应得。
  张廉:小宝,你现在过得好吗?
  小宝含情地抬头看看身旁的女孩。
  小宝:多亏阿悦的照顾,她是我的初恋。当年妈和你嫌他们家穷,身份和我们不相配,生生拆散我们……
  张廉:对不起……
  张廉:家里不是还有我的一些字吗,你们可以卖了,换些钱过日子。
  小宝:(激动起来)爸,难道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你那些纸,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他们当年吹你、捧你,买你的字,还不是因为你手中的权利,你以为你真是五百年来第一书法家啊……

  张廉:(趴在膝盖上失声大哭起来)小宝,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20、日,内,看守所

  张廉起身,佝偻着身子踉跄向监中走去。

  铁门咣地关上了,也关出了两个世界。
  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
  只有铁链的声音在响。
上一篇: 《杏帘在望》     下一篇: 《微电影剧本《骑来的爱》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452次 | 联系作者
对《墨(微电影剧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