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乡长自述》--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3-30   共 0 篇   访问量:835
女乡长自述
发布日期:2014-03-30 字数:4372字 阅读:835次
    目前,全国都在搞廉政,亲民,节俭,狠刹四风。中纪委也不断发力,老虎苍蝇一齐打,一批批贪官污吏纷纷落马,老白姓无不拍手称快,觉得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高层和远的不说,离我们太远,我们感觉不到,单就从我这个女乡长身上,就能让我们看到明显的变化,让我们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咱工作在一个偏远的农业小乡,即无矿山,又无企业,既无特产又无特色。只有光山秃岭和一把粮食,以及十分原始的小农意识。老百姓还都生活在温饱线以下,都还在为吃喝穿戴而奔波忙碌。但是,你老百姓再穷也不能穷了我这个乡长啊,一个几万口人的乡,要是连一个乡长都养活不了,这个地区靠谁来领导呢?这个地区还怎么能发展呢?所以乡长的办公条件不能简陋了,要对待起乡长的劳动,要撑得起咱乡的门面。原来咱的办公室是四间相通,一间住室带一个洗浴卫生间,一间办公室,一间会客室,一间小会议室。虽然里面的摆设阔绰奢华了一点,也是应该的。会客室里一套茶具也就万把块钱吧,一桶茶叶不过三四千块钱,县里开会或下乡回来,叫上几个美男知己,喝点小茶,打个小牌,消除一下疲劳,养生美颜,交流情感,都是工作的需要吗?办公室里一套老板桌椅,明光发亮,高大气派上档次,虽然文化不高,只有初中毕业,可现在咱也是研究生学历,桌上的文房四宝自然得是一应俱全名名牌产品,用与不用,那是另一会事了。电脑音箱不用说也得是目前最先进的品牌,虽然不会写文章查资料,可游戏咱玩的是精纶绝妙。最起码上级领导或者同僚朋友来了,提高了咱的文化品位,也利于咱的升迁,咱官当大了,自然不会忘了供咱养咱的乡民们,这也算是工作的需要吧。住室里床柜桌椅,被褥电视,卫生洗刷,护肤化妆用品更得是卓尔不群,女人的姿色得靠休息和保养,咱为工作,为百姓呕心沥血,这些用品必须得精而又精,一年花个十万八万,咱迎来送往,代表着这个乡的形象,更是工作的需要了。况且这是咱的温柔卧室小天地,没有特殊关系也不会让他进来,还怕什么呢?至于小会议室,是为了班子成员开会,研究工作的,虽然有乡里大中小会议室,但冬天太冷,热天太热,乡里的领导核心是这个乡里的精英,不能受这个症,也是为了咱足不出户的方便吗!简单些,会议桌椅饮水器具,国内品牌就行了,标准不要太高,五万块钱以内兑付算了。为了不让职工们说三到四,把副职们的办公用具一个人花万块钱,也更换一下。领导们退下来的东配给各委室。不用说,经过咱稍微一倒饰,还真是有点模样了,副职和职工们花的钱,连咱的花一个零头也没有,还得对咱感恩戴德,交口称颂呢。县领导和县直委局以及其他乡同僚都对咱挺佩服的,说咱有魄力,工作环境优雅舒服。村干部和老百姓虽然说了点风凉话,可他们目光短浅,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不理他们就行了。谁知倒饰后不到一年,就遇上了现在的形势。不过上有千条计,咱有老主意,上有政策,咱有对策,改一下门再花点钱就行了。把会客室和住室连在一起,共用一个门,说是住室。办公室大老板台换成小的,单独一间,简朴但不失雍容,原来的高大上,呵呵,顺手牵羊,据为己有,何乐而不为呢?会议室是公共场合,单独隔开,与我何干。大的改成小的,反正花的是公家的钱,舒服的是自己,也是为了响应党中央的简朴办公号召吗?
        现在上级把三公经费看的很紧,限制公款吃喝,咱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所有副职不准公款办事,餐费统一不报,咱也不避讳谁,在班子会上明确规定,你们没有一点开支权利,上面限制得太紧了,但工作还得干好。有时候为了工作,我和书记难免要有应酬,按照上面规定,也不能报销,所以,有时候的条子上,需要你们副职签经手人,找着你,你就得签上你的名字,否则你就是不配合工作。不用怕,出了事,上面也找不着你们,有我签的”同意报“在上面,你们通轮不着怕来。年终的福利统一取消,职工们也不用有意见,现在谁也不敢发。怎么样?就咱这两把刷子,三公经费集中起来,咱想咋花就咋花,副职们替咱承担责任,招数高吧?现在职工们福利都不让发了,但上面拨的经费还是那样,咱花着可宽绰了些。至于公款吃喝不让上大酒店了,好办,咱不去大酒店,自己办个茶馆会所,在里面吃喝拉撒,岂不更方便了,更妙的是,把乡里的招待,都按排在咱的茶馆会所里,即不违反上级不准大吃大喝的规定,又能把各种关系处理的天衣无缝,还能把公款合理地划为己有,一石三鸟,一举三得,岂不快哉!
       女人干点事比男人难,这是许多人的共论,但咱从不以为然,女人咋了?咱就不服这个输,女人有女人的优势,有的事比男人好办的多,到了上级,咱是一哭二闹三撒娇,就没有咱办不成的事,那个男领导不让咱三分。有人说咱老浪,老风流,随便说,咱还就不怕这,你们想浪想风流,不是没那条件吗?不是不会吗?只要咱女婿不管,你们不是吃饱了没事干,闲咬舌头烂操心,气死你们来。咱当了乡长,车上来,马上去,你们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对咱嫉妒吧。为了赌一些人的嘴,咱是能说黄段子,善说酸瞎话,还能随机应变,处理一些紧急事件。有一次,咱和一个男领导在他办公室斗地主,把他身上的钱全部赢成咱的,虽然关着门一下午,还真没有干别的事,也不知谁给他媳妇说了,他媳妇来敲门,我先把门打开,他媳妇问?你们在干啥?咱理直气壮地给她一句,想干啥干啥,你管得着吗?说完把桌上的钱一撸,装入包里,甩门而去,把他媳妇气得直翻白眼。这就是智慧和勇气吧。在乡里咱虽然是给书记搭班子,但书记对咱是百依百顺,不是和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想占咱的便宜,级别还太低,官职还不高,长得也不够高大威猛帅气,咱还看不上眼呢。只是他怕咱,敢惹咱不高兴,立马叫他鸡犬不宁,日子过不成,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下边几十号女职工,弄一个新卡号,向上级领导,他的媳妇及亲戚朋友,发他的绯闻,没有人不相信的。咱也在开玩笑的时候给他说了,别说还真管用,他就没有不听咱的话过,反正咱是女的咱什么也不怕。在同事,职工和村干部面前,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说一不二,甚至恼了骂那个,那个也不敢吭声。你说女人哪一点不比男人强呢?只是碍于当前的形势,在县里也算是一个地方大员,不得不低调点行事罢了。
        最近,形势有点紧,不过在乡里,还没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咱在乡里也是风里来雨里去的,也有几个贴心的腿子,对是咱忠心耿耿,一有点风吹草动,咱立马就会知道的一清二楚。为了这培养这几个腿子,咱是没有少费脑筋,不能说挖空心思,也是煞费苦心了,没有少给他们封官许愿,没有少给他们吃喝玩乐,没有少给他们额外恩惠,没有少给他们花公家的钱。不用说,咱这个小团体还真管用,他们不仅能给咱,打探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小道消息,还能给咱出一些整人治人的主意,并且甘愿充当挑拨离间的打手,来为咱尽心效力,以巩固咱的一统江山,让咱稳坐乡长宝座,高枕无忧啊!
       女人当个乡长有了面子,得了票子,享尽了荣华富贵,玩尽了省内的娱乐场所,就是有点对不起孩子 ,对孩子照顾少了点,可也给他打下了雄厚的经济基础,让他随便花,随便玩,吃喝山珍海味,穿戴名牌上品,也算是平衡了吧。有人说对不起女婿,咱就有点不赞成了,咱在外面往家里捞钱,他们在外面找女人花家里的钱,不逮着把和他鬼混的女人撕烂就不算到底,不把他的腿打折 就不解气,还说什么对不起他来。
        最近,咱要尽最大努力拼搏,在最短的时间内当上书记,现在中央老虎苍蝇一起打,咱现在连一只蚊子也算不上,顶多算一只跳蚤,努力当上一只苍蝇吧!
        
上一篇: 《家园--益阳》     下一篇: 《灰暗的时光
责任编辑: | 已阅读835次 | 联系作者
对《女乡长自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