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堇文集》--夏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02-03   共 0 篇   访问量:3729
薰衣草之约(二)
发布日期:2014-02-03 字数:41237字 阅读:3729次

出场人物:

唐雨竹:玉竹雨心。女,二十七岁。英文名字Victoria, 昵称Vicky。

沈玉:沈香非玉。女,二十六岁。英文名字Catherine,昵称Katie,大提琴手,在加拿大Fantasy公司任副总经理办公室助理。

成珺:诚心似君。男,二十六岁。英文名字Darren,私家侦探,在加拿大Fantasy公司任副总经理办公室助理。

提及人物:

宋子青:青青子衿。男,二十七岁。英文名字Albert,, 昵称Bert, 在Bestseller公司任财务部副经理。

宋子兰:幽幽子兰,隐隐若若。女,二十一岁。英文名字Annabel,现就读于米兰的Istituto Marangoni(马兰欧尼学院)。

温云:温婉如云。女,二十六岁。在Bestseller公司任财务部经理助理。

韩墨:墨麒麟。男,二十七岁,英文名字Jonathan, 加拿大Sugar Maple公司Vice President副总裁。

唐天乔:男,五十七岁,加拿大Fantasy公司CEO。

景——史丹利公园(Stanley Park,位于加拿大温哥华市City of Vancouver)。初夏黄昏, 露天餐厅。

红色鹅卵石小路,向远处张望,冰蓝的温柔的眼神。几根稀疏的光弦,在凉凉的海风的鼓舞下,紧张地演奏Daniil Shafran(沙夫兰,前苏联大提琴家,被誉为“大提琴诗人”)钟爱的乐曲。一朵一朵少得可怜的薰衣草,低着头,抿着嘴,嘲笑颤抖的音律。她们,时不时地仰望着,一直高大挺拔的红杉。红杉,披着引以为傲的绿袍,不知从何时起,成为了守护公主的骑士。似乎,红杉,不知道,薰衣草不是贵重的公主,就像王子不知道美人鱼是海的女儿一样。

【开幕时,唐雨竹,穿一袭黑色长裙,戴两粒珍珠耳钉,长发挽成花苞侧前,靠在象牙白木椅,注视手中厚厚的文件。她的对面,坐着沈玉,对着菜单,眉头略微皱起】

(沈玉,二十六岁,一米六二,黑发垂肩,发梢略带小卷,不太标准的瓜子脸,是个独特的大提琴手。无论休闲还是工作,她总爱穿淡紫百褶雪纺裙。显然,她是喜爱大提琴的,常常演奏Daniil Shafran的乐曲。她喜欢订阅过时的财经杂志和推理小说,饶有兴趣,似乎占据了她大部分睡前时间。)

沈玉(将菜单放在象牙白桌子上,双臂交叉,盯着唐雨竹):真是大忙人呀,不是在中国和你的子青哥哥卿卿我我,就是在我的饭桌上审阅文件。

唐雨竹(将视线从文件转移到沈玉):每次我对点菜给些意见后,你总会说这个太甜,那个太酸,最后还是选择你事先中意的菜式。

沈玉(又拿起了菜谱,随意地翻):那是因为加拿大Fantasy公司CEO唐天乔的千金Victoria总爱迟到。

唐雨竹(双手将文件放在膝盖上,微笑):还在为我错过了你的演奏会生气呀,sorry啦,这餐我买单,点你想吃的。

沈玉(将菜单合上,放在桌子,佯作生气):又是一餐饭把我收买了。(示意waiter过来,waiter戴一顶灰黑鸭舌帽压得很低,只露出清理得很干净的下半脸):我要两份烤鲑鱼,两只阿拉斯加蟹,两只龙蝦,两杯冰麦芽威士忌,还有…(嘴角微翘起,一双小眼睛眯成直线):还有六只Pacific Oyster(太平洋生蚝)。

Waiter(当沈玉点完菜,他手中的笔也刚好停下):Sorry,小姐,在你们来这里之前,有一位先生说穿淡紫百褶雪纺裙的Catherine小姐最近肠胃比较差,所以不适宜吃刚才点的菜,如果Catherine小姐 执意这么做,我们会遭到投诉的。

唐雨竹(故意抿着嘴笑):哦,那位先生好体贴呀。

沈玉(顿时脸颊染上了夕阳的颜色,偷瞟了一眼waiter):那位无聊的先生不就是有装扮waiter癖好的你吗?

成珺(脱下鸭舌帽,微笑):Katie的眼力有进步哟,尽管上次的视力测试结果令你不高兴了一上午。

唐雨竹(将文件压着手指,大笑):Darren的出场,(故意向沈玉眨眼)总能让Katie脸红。

沈玉(看着成珺记下的菜式,闭上眼睛质问成珺):Waiter Darren,为什么烤鲑鱼会变成清蒸鲑鱼,冰麦芽威士忌变成葡萄酒,阿拉斯加蟹、Pacific Oyster变成西兰花、布罗美湖鸭,还添加了一道Poutine?这里是温哥华,不是蒙特利尔(加拿大的另一座城市,布罗美湖鸭、Poutine是蒙特利尔的特色小吃),有点常识,OK?

成珺(轻吻沈玉的眼睛,凑在她的耳朵旁边):上次你吃了这些东西后,晚上硬拉着我在医院陪你,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沈玉(这回连耳根都是红润的,费力地将椅子搬在唐雨竹旁边):这次有Vicky陪我,(显得很神气和傲慢)不劳你趁火打劫。

唐雨竹(噗嗤一笑,将右手搭在沈玉肩膀):很好奇,上次Katie被打劫了什么?Katie存了很久依然少得可怜的加币?宝贝大提琴?精心种植的薰衣草?还是…(坏笑)

成珺(对着唐雨竹,浅笑):问Katie吧,她会不怕害羞地诉苦的。

沈玉(半侧着身子,对着远处的大海,略微有些生气):Darren不是要去纽约侦查委托人的案件吗?早点去吧,(突然转过身,两双眼睛因为窃笑眯成线)还可以赶上你和你的长腿助手的烛光晚餐呢。

成珺(看了一眼手表,快速走近沈玉身边,亲吻沈玉的眼睛):那就暂时再见啦,Honey。(向唐雨竹作了一个告别的手势,打算缓慢离开)

沈玉(努力将眼睛睁得大大的,故意微笑):站住,Darren先生,我叫Catherine,不是Honey,是你的前任女友,不是现任。

成珺(转身佯作苦笑):记住啦,前任Honey。(说完,便快步离开,身影不久就被茂盛的红杉隐藏)

唐雨竹(叹气,故作落寞):你对Darren好冷漠呀,明明那么需要他。

沈玉(略有所思,微笑):别在那里装作好失落的样子,当初你要去中国做市场调研的时候,需要再找一个副总经理办公室助理,非常反对我找Darren帮忙。

唐雨竹(喝了一小口葡萄酒):你和Darren分手一年,每天抱着你的宝贝大提琴拉上八九个小时,一句话也不说。而且Darren很讨厌参与商业,就像讨厌他那个华尔街的Daddy一样。

沈玉(吃了几口Poutine):哪有你说得那么不理智,是我主动提出和Darren分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觉得Darren是最佳人选,才厚着脸皮打电话给他的,真是好心没好报。而且…(停顿了一会儿,声音突然变小)而且Darren明明只是个讨厌商业的侦探,还那么爱做交易,交易的价格又那么贵。

唐雨竹(凑近沈玉耳边,抿着嘴笑): Darren的确是最佳husband人选。让你做他的wife,不知道,该用价值多少加币的事情来做交易呢。

沈玉(轻松地将椅子搬回唐雨竹对面,慵懒地用手托着下巴,冲唐雨竹眨眼):Impossible.没有人可以逼迫我做最不愿意的事情。我和Darren现在只是同事关系。

唐雨竹(尝了一小块清蒸鲑鱼):咦,听说还是同居关系。

沈玉(咬了一大块布罗美湖鸭,用带有郁金香的纸巾擦去嘴唇沾上的油汁):你还好意思说,送我一栋小别墅作为生日礼物,隐瞒了Darren付了一半款的事。他现在赖在我的小别墅,除非我马上还给他小别墅价格的1.43倍((1+30%)^4*0.5=1.43)才肯搬走。(撅着嘴,嘟囔)不知道要存多久才够。

唐雨竹(吃了一小片西兰花):我猜,一百年,刚好足够。

沈玉(努力表现得非常严肃,注视着唐雨竹):我有理由怀疑,从你打算去中国做市场调研开始,就在和Darren预谋。

唐雨竹(端着酒杯,轻轻摇晃):既然不相信我,那就去问Darren啦,只要(故意将那双银杏眼眯成月牙)和他做一个等价交易,他很坦白的。

沈玉(双臂交叉,靠着椅背):Vicky不好好审阅文件,倒有闲工夫揶揄我。

唐雨竹(翻看文件,略有所思):你和Darren策划的project还不错,可以向董事会提议。

沈玉(呷了一口葡萄酒):可惜被总经理一句风险太大就退回,(捶了几下肩膀)害得我白辛苦那么久。

唐雨竹(用右手将头发向后挽,显得有些严肃):改天我会亲自将文件提交给董事会。Uncle Lee似乎忘了他是个名誉总经理,最近不太安分,你和Darren帮忙盯着点。

沈玉(漫不经心地将头发撩到背后):Vicky姐这么霸气,自个儿找Darren帮忙。(浅笑)我,请,不,起。

唐雨竹(一脸无奈):我也想呀,但是,Darren只对你的请求不会say no。

 

 

沈玉(低着头,双手抓着裙子,竭力使眼泪流回眼眶):Vicky,谢谢你的帮忙。但是,我和Darren的感情,已经结束,尽管他现在不抽雪茄,不泡酒吧。

(唐雨竹沉默不语,放下文件,走近沈玉身边,紧紧地握着她冰冷的手。黄昏,柔和的光,在眼泪的折射下,变得刺眼疼痛。海风,似乎有些寒凉,吹皱薰衣草新买的衣裳。安静,一直都会这么安静,如果红色鹅卵石小路没有绕成心型的话,如果大海没有冰蓝的温柔的眼神的话,如果红杉没有执行骑士的使命的话。这,是否可以称之为失常呢?)

沈玉(仍低着头,擦去眼泪,偷偷地,抿着嘴,笑):薰衣草之约,Vicky终于肯让它见光啦。

唐雨竹(叹气,故作苦笑):太大意了,又被暗算啦,Katie是只会对着她的宝贝大提琴才落泪的。(出神地看着左手中指戴的薰衣草之约,露出甜甜的笑)什么时候发现的?很漂亮,对不对?

沈玉(随意地拿起餐桌上的高脚杯,灌了一大杯葡萄酒):刚才,Darren对着你,露出他那狡猾的浅笑的时候,我就不小心地看到薰衣草之约的紫光了。(放下酒杯,用手指,轻轻地触碰薰衣草之约)挺漂亮的,就是小了。

唐雨竹(返回自己的座位,视线仍停留在薰衣草之约上):钻石的计价本来就不是克拉,是心的重量。

沈玉(单手托着下巴,瞅着唐雨竹):那个论长相比不上Darren,论能力不及Jonathan的三分之一,钢琴才过了几级,会的语种比我还少,还要帮妹妹负担Istituto Marangoni昂贵的学杂费的妹控,心能值多少钱呢?

唐雨竹(用小刀切了一小块布罗美湖鸭):Katie好势利呀,亏我还在Bert面前夸赞你。

沈玉:我是替你不值啦,Jonathan可以称得上perfect,你都不考虑,偏偏迷上一个凭自己有点优势就自以为是的家伙。

唐雨竹:话怎么越说越难听,我可要生气啦。Jonathan既然是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当初怎么不对他心动呢?

沈玉(换只手托着下巴,侧着脸,半对着唐雨竹):我说的是事实嘛。Jonathan呢,太聪明,和他说话很累,十句中有九句需要推测后才知道隐含的真话。不过,Vicky的气场,完全压得住他。

唐雨竹(再次翻阅文件):和Jonathan在商业上合作就已经很累了,可不想和他有其它方面的瓜葛。而且(浅笑)他和Darren有一点很像,既温柔又霸道。

沈玉(故意掩着嘴,发出笑声)咦,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唐雨竹(站起来,拉开沈玉掩着嘴的手):所以需要你和Darren帮忙。

沈玉(撅着嘴):我一个人就足够啦。(略显严肃)其实,Jonathan业务繁忙,没有时间发现你和Bert的关系。真正需要担心的有两个,一个就是Uncle Tang。你已经答应了Bert的求婚,想想怎么告诉Uncle Tang吧。如果处理得不好,在Uncle Tang眼中,Bert会成为一个觊觎Uncle Tang亿万家产的癞蛤蟆。

唐雨竹(眉头紧皱,深思):Daddy,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他。否则(手略微有些颤抖)Daddy会让Bert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沈玉(向waiter要了一杯热咖啡,递给唐雨竹):暖一下手。你是Uncle Tang的掌上明珠,他一定会接受Bert的。而且,Darren是个私家侦探,以他的能力,Bert玩不了失踪。

唐雨竹(吹着热咖啡):但是,Katie(浅笑)你好像很讨厌和Darren做交易。

沈玉(呷了呷葡萄酒,眼睛眯成缝瞪着唐雨竹):被反摆一道。利用我的关心,真可怕。

唐雨竹(品了一小口热咖啡):Darren看到你这个样子,(窃笑)估计会忍不住亲你的眼睛。

沈玉(脸颊变得红润,提高声音):尽管嘲笑,小心呛着。

唐雨竹(掏出手机,随意按键,做出拍照的姿势):我可是手下留情了,没有趁机拍张照片,发给Darren。

沈玉(停顿了一小会儿,低声):照片?(从靠在椅背的手提包中找出一叠照片,放在桌上)差点忘记正事。

唐雨竹(迅速扫了一眼,将手机放在桌上,继续品她的热咖啡,没有发话)

沈玉(站起,抽出几张照片放在唐雨竹眼前):给我认真看。

唐雨竹(闭上眼睛):没有兴趣。

沈玉(坐下,整理照片):这可关系着你和Bert的未来。

唐雨竹(睁开眼睛,侧着脸,对着近处红杉):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沈玉(叹气):唉,你不愿意看,我就讲给你听,不能白费我和Darren的辛苦。

唐雨竹(捂住耳朵):不听。

沈玉(提高声音):那个趁着Bert帮你买一束薰衣草,将蓝色人偶从高楼推下,故意让你目睹的人极有可能是Bert的妹妹Annabel。

唐雨竹(双手放下,竭力地不使全身颤抖):那个人不是Annabel,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沈玉(迅速将座椅放在唐雨竹旁边,紧握唐雨竹的手,低声):对不起,让你回忆起痛苦的事。(犹豫了一会儿)但那个人,我觉得,一定是Annabel。她会唇语,看到了我和你的闲聊,抓住了你的痛处。

唐雨竹(灌了半杯葡萄酒):Annabel不会唇语,我相信Bert的话。

沈玉(帮唐雨竹倒满了葡萄酒):Bert不是妹控,只是对Annabel很关心。他并不了解那个有严重恋兄情结的Annabel。

唐雨竹:Annabel有很悲伤的经历,她会善良的。

沈玉:每个人都有心结,会去寻找解开的方法。我觉得,Annabel故意打了数不清的心结,逼迫Bert用他全部的爱去解开。

唐雨竹(咽了一小杯葡萄酒):你把Annabel想得太坏了。她会善良的。

沈玉(从一叠照片中取出几张照片):这张拍的是Annabel在Istituto Marangoni提交的服装设计作业的照片。Darren找资深的心理专家研究过,Annabel的恋兄情结很严重。她不会因为是Bert的妹妹而善良。

唐雨竹(闭上眼睛):即便Annabel的恋兄情结很严重,她不会破坏我和Bert的婚礼。Bert会保护好我的。

沈玉(嚼了几口龙蝦):说女人恋爱后智商会变成负的,现在我信了。(将桌上的照片收拾好,放在手提包里)我会帮你盯紧Annabel,你就好好地做Bert那个美丽单纯的新娘。

唐雨竹(模仿沈玉的样子,嚼了几口龙蝦):你也得好好地准备伴娘的演讲,可别临阵脱逃。

沈玉(托着下巴,摇晃高脚杯的葡萄酒):这个美差,当然要交给那个趁你和Bert吵架,就用软语安慰Bert的温云。(咬了一大块西兰花)嘿嘿,好好气气她。

唐雨竹(轻捏沈玉脸颊):你呀,跟着Darren学坏了。

沈玉(咽下葡萄酒,低语):Darren,Darren,Damn。(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沈玉掏出,直接按了挂断键,放入手提包。)

唐雨竹(拿起桌上的手机,按键):Uncle Shen的电话吧?为什么不接?

沈玉(眉头有些皱起):不想接。

唐雨竹(仍拿着手机):我已经帮你回复了Uncle Shen,今晚Aunt Shen的生日party,我和Katie都会去。

沈玉(拿起小刀,切Poutine,发出尖锐的响声):Darren真是爱多管闲事。

唐雨竹(仍拿着手机):他把你宠坏了,所以必须负责。你和Aunt Shen吵架的那天晚上,拉大提琴到凌晨,Darren也随着你的任性,结果你着凉感冒了。凌晨两点,打电话向我借我的私人医生,害得我都没睡个好觉。

沈玉(咀嚼切碎的Poutine):我看,你是怕Darren的电话会泄漏你是加拿大Fantasy公司CEO唐天乔的千金的消息,(露出一丝坏笑)睡在你身旁的子青哥哥还不知道呢。

唐雨竹:唉,受不了你,很正常的生理行为,能被你认为很恶心。(低着头,放下手机,后悔说出的话)

沈玉(顿时阴沉着脸):这个话题打住。

唐雨竹(轻拍沈玉的胸脯):真是够小气,到现在还不能原谅Darren。(拿起手机,按键)我已经发短信给Bert,明天下午回去,在这之前的时间,陪你逛街shopping。

沈玉(挽着唐雨竹的手):是伴娘陪新娘逛街shopping吧。

唐雨竹(从手提包中取出两张机票):回家吧,Darren已经订好机票了。

沈玉:Ok。

【夕阳,依依不舍地,目送这一紫一黑的两个身影,直至最后一点余辉被夜色吞没。】

——幕落

 




上一篇: 《气短情长》     下一篇: 《碎语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729次 | 联系作者
对《薰衣草之约(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