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隆重婚礼有点瑕疵》--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27   共 0 篇   访问量:115
第八十七章 隆重婚礼有点瑕疵
发布日期:2020-08-27 字数:11544字 阅读:115次

  元月二十九号是农历的腊月十七,三天后就是马子祥和尤玉娇结婚的日子。帅小泽和王易佳从韩国回到西安,到高新科技大厦看了几眼装修进度,就回公寓开车准备回凤城老家。这时候衡信、高林、梁甜、曼妮都已经回去两天。

  这些年来第一次回老家过春节,又恰巧是好兄弟结婚。帅小泽也显得格外高兴,两人到省体育场糖酒会买了很多年货,各种特产。加上从韩国带回来的,塞满整个后备箱。

  就在两人上高速过收费站时,帅小泽接到张导利打来的电话。她说三天后举行结婚典礼,希望他可以准时参加。帅小泽想都没想就告诉她去不成,因为那天刚好是好兄弟马子祥结婚的日子,撞期了。但他会备份礼让高玉笙夫妇代转,在他看来这没有不妥。她却哭了,哭的很可怜,抽噎着责备他冷漠无情。弄得他手足无措,挂完电话让王易佳评理,她也说不出个子卯寅丑。只好继续开车朝凤城方向驶去,半个多小时后还心神不稳。

  回到北河后先去跟爷爷奶奶见个面,放下几盒礼物,王易佳也陪着帅小泽跟二老聊了一会儿。进河滩别墅天刚擦黑,两人都是竣工后第一次回来,不由得先在别墅周边看了个遍。才敲门让帅小源开地下车库电动门,把车停了进去。

  关爱红早知道王易佳会一起回家,和梁甜、曼妮、帅小源一起到地下室看她。关爱红拉着她的手仔细端详,还亲昵的摸她恢复完好的脸颊、脖子,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揽着她的肩笑着上楼。任后面四个人大包小包提着,对帅小泽根本没拿正眼瞧。

  上楼后王易佳先从提包里拿出给关爱红和帅小源买的衣服,是昨天两人在首尔逛街时专门买的,两人的母亲弟弟和她父亲都有份。关爱红随即就把羊绒衫换上了,高兴地当着梁甜和曼妮的面夸赞王易佳是好媳妇儿,四个女人说笑着到厨房准备开饭。帅小泽问了老弟的学习情况,兄弟两个六年来第一次谈心,不由得说了很多鼓励话。

  吃晚饭了,六个人围坐在温暖的餐厅里。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有关爱红拿手菜和大肉白菜馅儿饺子,也有曼妮用微波炉烤的鸡肉和披萨饼。大家吃的很开心,关爱红破例让帅小源跟着大家一起喝两杯红酒,她自己也喝的脸颊绯红。仍没忘记为王易佳夹菜,对梁甜和曼妮也很客气,又是敬酒又是夹菜。唯独看帅小泽的时候,脸色总有些不悦,却把饺子挪到他跟前。帅小泽当然明白,母亲心里还是对他跟袁欣敏的事情不放心,才故意不给他好脸色看。他更明白无论她再严肃,饺子里包含的疼爱是最明显不过的了,尽量多吃饭,少说话,尽量不悖逆她的意思。

  到王易佳家里的时候,将近晚上九点。佳佳母亲见到女儿脸上光洁如初,激动地掉下眼泪。王仲坤亲热地跟帅小泽攀谈,知道他失去美国人的支持开始做自己的事业,反而对他大加赞赏。认为他发展自己事业是正确的选择,中国人不能总帮着老外赚自己国家的钱。佳佳母亲又问起两人的婚事,如今脸也治疗好了,别墅也入住了,是该考虑结婚的时候了。帅小泽没敢说话,害怕两家刚稳定的形势再次被搅乱。王易佳直接接过母亲的话,说他最近不顺,事业刚起步,等公司运作上轨道再说。王仲坤也表示支持他们,并提醒他们搞事业的同时要注意身体,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帅小泽笑着应承,聊到很晚才开车回家休息。

  隆冬早晨的阳光爬上帅小泽床头时,他已经在卧室沙发上坐着看书了。一个人睡的时候他从不赖床,尤其是公司还没正式启动,百废待兴的局势也容不得他偷懒。他最近读的是比尔盖茨的《未来时速》,从书中领会资本主义社会里崛起的企业家精粹思路。

  手机在床头柜上响铃加震动,他过去看了看是本地电话号码。接通后用凤城话打招呼:“喂?你好,我是泽妞。”

  “泽妞啊,我是你姨,祥妞他妈。乖,你回老家了没?”电话里面是马子祥母亲的声音,对帅小泽说话语气慈祥透着亲昵。

  “姨,我昨个晚上回来,正准备吃过早饭去你家呢。”帅小泽跟她说话也觉得很亲切,从小就成天往马子祥家跑。

  “那过来吃吧,这边饭马上好。另外,姨有事儿跟你商量。”子祥母亲语气里有些急切。

  “那行,我马上过来。”帅小泽说着挂了电话,拿着外套就下楼,牙没刷脸没洗。

  听子祥母亲的语气,就觉得有重要事情。要是一般的事,马子祥或者他妹小玲打个电话也可以了。所以,帅小泽不敢怠慢。到一楼客厅取车钥匙拐弯进厨房跟正做饭的母亲打过招呼,从地下室开车向村子方向驶去。在河堤上碰到梁甜和曼妮跑步,告诉她们吃完饭在家里看电视或者到河边转转,他要出去办事。

  村里路况很差,尽管如此七八分钟也到了马子祥家。大门两边贴着喜联,大红的剪纸“囍”字一边帖一个,灯笼高高悬挂在门楼两端,院子里已经充满了喜气。子祥母亲正在厨房炒菜,看到帅小泽进门就把他迎到厨房。边切菜大概说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事情,也是目前最大的难题。

  昨天马子祥跟老爸、二叔、四叔到城里买齐前些天女方家看好的一套物件,冰箱、空调、洗衣机、彩电、DVD、音箱,黄金首饰和摩托车。拿回来后直接就让经销商派的人把空调装了,剩下的东西找辆卡车原封不动拉到尤玉娇家,结婚当天再从她家拉过来。高大铭、李青、衡信、高林、刘烨刚都在,就跟马子祥一起过去,父亲怕他们一帮孩子不定性,还让四叔跟着。

  卸完东西要走的时候,尤玉娇的二婶把四叔拉到旁边说话。意思是嫌马家在城里没房,担心侄女嫁过去跟公婆小姑子住一起不和睦。让马家要么以尤玉娇名义在凤城买套房,要么拿二十万当礼金,婚后小两口在城里安家,离娘家也近。

  四叔哪做的了这主,过去小声跟马子祥商量,看怎么回复人家。马子祥一听眼就瞪大了,这哪是要个房的事,分明是勒索。结婚剩两天时间了才提房子,怎么可能来得及买房。当时就差点脾气爆发,幸亏衡信给拦住。衡信过去说要见尤玉娇说几句话,可她二婶说典礼前男女双方不兴见面,一行人纠缠不过,灰溜溜回来了。

  到家的时候刚好准备吃晚饭,马子祥实在憋不住了,直接跟老妈说女方欺人太甚,不行就取消婚礼。子祥父亲听了也满脸不高兴,虽然不赞成儿子说的取消婚礼,可二十万确实不是小数字,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凑钱,蹲在门槛旁边抽起烟。子祥三叔马玉文到底是见多识广,说女方的做法也不是无理取闹。这两年城里流行典礼跟前向男方要礼金,那边可以漫天要价,这边也能坐地还钱。要是老四当时耍个心眼儿一哭穷,把价还到五万,弟兄几个凑凑也不是问题,可现在再去还价就难了。

  在旁边看着的刘烨刚见他们拿不准主意,就悄悄地把子祥母亲拉到旁边。告诉她现在事情紧急,取消婚礼更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敢那么干。让她跟帅小泽打个电话,目前来说只有他能轻易拿出这个钱,可他最近刚好生意处在低谷,而且这趟出国为王易佳治疗疤痕,也应该花费不小。子祥母亲也觉得有道理,打算趁着大家吃饭的空,跟子祥父亲商量一下。可他弟兄四个陪着小弟兄们喝起酒来,直接喝到半夜散场也没机会说。马子祥心情郁闷还喝大了,两点多才睡觉。

  帅小泽听完子祥母亲的话,笑着安慰她:“姨,这事儿你就甭操心了。我一会儿进城取二十万,跟祥子送到小娇家。呵呵,没事儿了。”紧接着用筷子夹起锅里一片回锅肉,放到嘴边吹几口气,调皮地看着子祥母亲笑。

  “泽妞,得亏你最近手头宽松些,要不然,唉!”子祥母亲总算松口气,“这钱当是姨借你的,过几年给你还!”

  “姨,说这见外话干吗?不还,祥子是我兄弟,我妈当祥子也跟儿子一样,你就把我也当儿子呗!哪有妈给儿子还钱的?”帅小泽觉得夹一片肉吃了没过瘾,过去从蒸笼里取个大馒头,掰开后笑着伸到锅边。

  “泽妞你——烫不?祥妞得亏有你这个弟兄!别动,小心别烫着!”子祥母亲用锅铲给他馍上铲肉,一块儿蒜苗和青椒都不带有的,“还有一个,你们去了尤家别把钱给她们,看看就行,后天接亲的时候当一样彩礼送!”

  “哦,嗯,好吃,知道——”帅小泽两手捧着热馍咬了一大口,唔唔说着被马子祥打断了。

  “谁这么就早来了?拿啥当彩礼?”马子祥从外面进厨房,刚好听到母亲讲的最后一句话,进房子看到帅小泽就明白了。叫了声“三哥”又扭头看母亲说:“妈,你咋给三哥要钱咧?公司还没开门儿,到处都等花钱!”

  “祥妞,我不跟泽妞商量咋办呀?总不能临典礼了把事情撂下吧?”子祥母亲把菜盛盘里递给儿子,“放餐桌上去!”

  马子祥接过菜盘子,用右手捏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嚼着说:“三哥上回给的钱还没花完,我就是不想惯她们家这毛病才没答应!”又伸手捏的时候看到母亲举起来的锅铲才把手放下,吐了个舌头出厨房,到门外面还是捏了一片肉放进嘴巴。

  “你这孩子!”子祥母亲瞪了儿子一眼,“到这节骨眼儿上,硬撑都不能把婚给黄了。你惯谁了?已经形成这种坏风气,能咋办?回城后跟着你泽妞哥好好干活,现在最大事就是娶媳妇儿!”

  “老五,别争了,咱妈说的对。给你钱时咋说的?别嫌花钱,你是咱弟兄当中第一个结婚的,必须把榜样树好!”帅小泽说着也走出厨房门,咬一大口后把馍递到马子祥嘴边,让他也咬了一口。又拿回来接着吃,仿佛又回到小时候贪嘴吃的俏皮模样。

  “可是最近事情不顺嘛,公司还没开业咧!”马子祥还不知道他的钱已经全部到位。

  “这事儿,听我的吧!娶媳妇儿是一等大事儿,呵呵呵,”帅小泽笑着说,看房里面炒下一个菜的子祥母亲,“酒席你定了多少桌?席面咋样?”

  “这,没定酒席,在咱家院子待客就行了。我按厨倌儿意思,明早上进城里买八凉十二热的备菜,荤素各占一半儿!连犒桌大概八十席。”马子祥幽幽地说。

  “瞎胡扯嘞!咋能不订酒席?”帅小泽随即瞪马子祥一眼,“既然厨倌儿叫了就少买点儿菜,打杂的还有明天犒桌用,结婚当天仪式必须在酒店,你也不怕人家寒碜咱弟兄?”

  “可是——三哥,她家人也忒,还是别浪费——”马子祥弱弱地看着帅小泽,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生尤玉娇的气,她不该任凭家里人为难他。

  “还有啥好可是的?这事儿你肯定没跟他们几个商量吧?从现在开始你只负责洞房,其他的哥几个给你包圆儿!”帅小泽笑着朝堂屋方向推了一把,“端菜吧,再不拿进去就偷吃完了!”

  帅小泽仍然站在厨房门口几嘴把馍吃完拿出手机。先打给高大铭,让他到“川韵人家”包下后天大厅的所有位置,先准备八十席,多退少补,再让打听哪有好点的婚礼司仪。然后又打给刘烨刚,问婚车谁安排的,刘烨刚说是他找的,城里堂姐小燕搞婚庆。帅小泽立马让他联系小燕,找个好司仪,再让把接亲的轿车全部换成红色,客车要没红的也换成红色轿车,他的法拉利要给马子祥当头车。随后他又打给王易佳、袁欣敏、梁甜和其他三贱,晚上到马子祥家开会,提前一天安排好一切。

  凤城城区水文巷丁字路口的银行里拍着长长两个队伍,从柜台一直排到大门口还拐个L型的弯。大概因为接近年关存取钱的人比较多,有些人在队伍里还埋怨着银行开的柜台太少。帅小泽和马子祥分别站在两个队伍里排,哪边先到就在哪边取钱。从上午九点半一直到十一点四十,帅小泽前面还有三四个人,眼看就要到跟前了。工作人员站到帅小泽旁边数了五个人,说马上十二点下班吃饭,只留一个柜台办业务,不要再排队。大部分人不忿地散去,马子祥过来站到帅小泽旁边,庆幸他在五个人内。

  眼看前面就剩一位老大爷,一个穿藏蓝西服的年轻人从大门进来,直接把一个折子递进窗口,让给他查今天有没有进账。

  马子祥的火腾就上来了,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不爽,过去把那人拉到一边。满脸情绪嚷道:“人都排一上午了,你插什么队呀?”

  那人转过身不屑地看了马子祥几眼,年纪在二十三四岁,满脸都是挤破的青春痘和暗疮。忽然笑了:“呵呵,神贱马子祥!呵呵,怎么?老同学?不认识我了?我黄国强,在对面水利局上班。”

  “管你什么局?就算银行是你家开的,也不能在这儿插队!”帅小泽脸上也脸写满了不爽,指着墙角贴在“闲人免进”的防盗门说,“你厉害,可以从那个门儿进去,但别挡我前头!”

  “哟,贱头儿也回来啦?草,西安风流总裁,你现在可是大人物啊!”黄国强走了两步靠近帅小泽,嬉笑到,“呵呵呵,真人还是比报纸上排场点儿!哦——可能是报纸上没穿衣服的原因!”

  “你丫是小鹿港的凉粉——欠打啊!”有阵子没听“风流总裁”这个词了,帅小泽觉得特刺耳,猛地向前一步瞪着黄国强。

  “三哥,先等一下。”马子祥忽然想到章凤巧曾说过跟黄国强订婚,保不准两人也该结婚了,压低了点声音说,“这家伙说是咱同学,会不会就是小巧对象那个黄国强?”

  “哦?那算了,今天给小巧面子,不跟他计较!”帅小泽见老人办完业务站旁边,向前走两小步从钱包里取出银行卡递进窗口,“麻烦一下,帮我取二十万。”

  马子祥也不没有多说话,转身站在帅小泽旁边。黄国强还站在那看着帅小泽笑着说:“我知道你们嫌我爸是乡长才不待见我,可他是他我是我。”

  这时候,柜台里面的女职员说帅小泽支取的数额较大,要他先预约下午再来。

  帅小泽立刻就说早上打过电话,接线员说十点以后来没问题。那女职员随口说现在不是十点以后,是十二点,钱已经用完。旁边的马子祥低声埋怨,这破银行的破服务质量。其实是心里责怪尤玉娇娘家人故意刁难没地方说。那女的居然瞪着马子祥,还把卡扔进凹槽。帅小泽也来脾气,拿出手机要投诉她,被大堂经理给劝住,帅小泽和马子祥两个人气愤的跟大堂经理讲理。

  黄国强走到柜台跟前,趴在凹槽口小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位女职员又把卡拿了起来,过了半分钟看着帅小泽说:“输密码!”

  帅小泽还在跟大堂经理说着国外银行的服务,没有听到女职员说的话,甚至没看一眼柜台。

  “哎,风流总裁!钱还要不要?输密码了!”女职员靠近麦克风,小喇叭立刻传出响亮的声音。

  马子祥和帅小泽同时瞪着眼睛看她,连大堂经理都意外地看向柜台。她脸一红指指柜台上的密码器,示意帅小泽过去输密码。

  帅小泽没好气儿地过去输了密码,往马子祥手提袋装钱。猛然间看到她胸前的工作牌写着:“0019黄国萍”,立刻想到她定是跟黄国强有关系。再看黄国强冷冷地说:“银行有关系也该排队,想想那些排一上午没机会到柜台边儿的人吧!”

  “帅小泽,我刚真不是故意的。单位这两年发工资不及时,我媳妇儿还等着拿我钱给儿子买奶粉。今天再不发,明天孩儿就没啥吃了。”黄国强凑过来赔笑。

  “啊?你们公务员不都肥的流油吗?”马子祥诧异地看着黄国强,心想章凤巧日子怎么会过这么苦,关心的话顺嘴出来了,“小巧——她最近还好吧?”

  “肥的都是个别人,唉,我是从来不拿老爷子的钱!”黄国强似乎知道马子祥暗指他父亲黄景洋是贪官,直接就撇清自己。

  “你是什么人不用跟我们解释。喏,这个拿着给孩子买奶粉,顺便替我们向小巧问好。”帅小泽从钱包取出大约一千块,递给黄国强。

  “我咋能要你的钱?你们根本就不把我当朋友!还有,小巧又是谁?”黄国强没有接钱。

  “拿着吧,小巧不就是你媳妇儿吗?我们——十几个包括小泽、晓雨、素霞都是好朋友,”马子祥害怕他误解,专门提了几个人名字。

  “弄错了吧?俺家里叫耿春云,不叫小巧。”黄国强纳闷地看着两人,“你们说的是兴趣小组的章凤巧吗?我是往她家提过媒,她家就没同意。”。

  “那就是说你俩从没定过亲?”马子祥诧异地看着黄国强,又看帅小泽,“去年四月份,咱给你测土质那天她亲口说跟黄国强订婚了!”

  “不可能,我去年元宵节结的婚,现在儿子都快一岁仨月了!”黄国强认真地说,无意中露出他是奉子成婚。

  “行了,弄错了也没关系,这个钱你拿着,就当从新交朋友吧。祥子,走!”帅小泽直接把钱塞到黄国强手里,拉着马子祥往外走去。

  两人从银行出来直接开车到尤玉娇家,还是没见到她本人。她母亲把两人迎进堂屋,嘘寒问暖聊了一会儿,压根儿没提钱的事。两人按子祥母亲的意思,把钱摆出来让小娇母亲看看,又装了起来。说后天当彩礼送过来,小娇母亲脸色也变了几变,却也没说别的。马子祥没见到尤玉娇,干坐着也觉得无趣,就起身告辞。到正街口吃了碗羊肉烩面,开车往北河走。

  走出去不到一公里,马子祥忽然说想去看章凤巧。黄国强的话让他明白了她始终没有忘记他,说自己订婚纯粹是不想让他担心,这正好说明了她心里还装着他。帅小泽犹豫了一下把车停在路边,认真地劝他放弃这个想法,马上要成家的人绝不可以三心二意。帅小泽自己当初若不是贪恋两个人的好处,后来又舍不得伤害任何一个人,一时犹豫不决,才造成今天无法补救的结果。就像他在宝鸡医院梦里听到的,除了崔正玲,娶任何人都会幸福,适应只是时间问题。

  马子祥当然明白帅小泽的意思,怕他重蹈覆辙,伤害两个女人和两个家庭。可他就是想见见章凤巧,对于她这几年的付出安慰几句,减少他自己当年赶走她的愧疚,少些对她那份痴情的亏欠。

  帅小泽坚决不允许,说陷入淤泥的人总会以为水很浅,而在不知不觉中下坠到难以自拔。警告他即使后天见到章凤巧,心里也要把她当作像刘素霞、孙晓雨那样的好哥们儿。

  马子祥无奈地点头答应,两人开车回家。晚上,七贱和那些姊妹都过去了,除了准新娘尤玉娇,芦建虹、章凤巧也没去,却多了梁甜和曼妮。一群人边喝酒边合计后天的事情,直到深夜才确定下来。结婚当天高大铭做总管。刘烨刚负责策划和布置,新房、婚车、酒店典礼现场都归他管,孙晓雨、慕容媛媛做助手。李青负责整个迎亲的过程,什么时候放鞭炮,什么时候发红包,娘家人坐哪辆车都归他管,刘素霞以过来人的身份协助。衡信负责在酒店里面招呼客人,季心怡、梁甜、曼妮、高林都跟他一起,外加马子祥三个叔和婶。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带着马子祥妹妹小玲,负责登记客人、收礼金。帅小泽的任务是当司机,凌晨四点到尤玉娇家接她去盘头化妆,然后去婚庆公司扮彩车,并带领车队回马子祥家,下车后是伴郎。

  事情说定以后,十几个人回帅小泽别墅睡觉。他家暖和,整个北河也只有他家用煤气烧壁炉取暖。男的挤在他房间,沙发床都能凑合。女的就在梁甜和曼妮房间休息,第二天还有很多事做。

  二月一号,马子祥小登科的日子。做为新郎官他天不亮就起床收拾的停当利落,换上一套崭新深灰色西服;浅色细条纹衬衣,扎着红色暗纹领带,黑色新皮鞋也是锃明瓦亮,梳了个偏分头发型,喷的摩丝。高大铭、李青、衡信、高林、刘烨刚也穿的西装革履,神采奕奕,西服第二个扣子眼系着一条红丝带。他们六个昨晚一起给马子祥滚床,帅小泽不到四点就收拾好开车接尤玉娇盘头去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梁甜、曼妮、王易佳、季心怡、慕容媛媛、袁欣敏、李嘉、刘素霞、孙晓雨就从帅小泽别墅来到马子祥家,章凤巧已经到了。芦建虹仍然没来,打电话让慕容媛媛替她随份礼,原因是她堂哥芦建国今天恰巧也结婚。这些女孩儿昨天就在马子祥家帮忙,晚上没回都在帅小泽别墅住着,尽管如此也换了干净漂亮衣服。

  她们到门口正赶上高大铭他们五贱在门外面摆放烟花,笑着打过招呼都进去布置新房了。因为这天新房的东西摆放都有讲究,子祥母亲乐的看她们这些年轻姑娘做主,笑呵呵地跟在旁边。

  太阳刚在东方露出一点小脑袋,红色车队进村了。整整二十辆红色轿车,加上两辆拉嫁妆的蓝色轻卡,在马子祥家门口排成一大串。帅小泽的头车车身上扎满了各种假花和鲜花,引擎盖上摆了个心形花簇。副驾驶位置放着一束红色玫瑰花,是马子祥用来接新娘用的。

  随便吃些早饭,迎亲队伍准备出发了。马子祥西服口袋戴着新郎胸花飘带,四婶领着她家儿子做押车孩儿。除了其他六贱和每辆车的司机,还安排了马子祥门中八个小伙子,人多方便抬嫁妆。每人胸口都绑着红色丝带,就像集体害红眼病。

  开始燃放烟花了,大门附近挤了几百号凑热闹的人。各种颜色的花型在空中绽放,烟花点亮了半边天,发出“嘭嘭”“啪啪”的声音,引得很多人走出家门看向空中。烟花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半个村子的上空都是浓浓白烟,让这个冬季的乡村充满了喜庆,大多数人都知道今天是马子祥结婚的日子。

  随着噼里啪啦的两万头鞭炮声,司仪跟李青商量后高声喊着,让大家陆续上车。帅小泽朝门口左侧的袁欣敏微笑挥挥手,换前进档踩油门,缓缓向前驶去。后面的车一辆跟着一辆,从东头向西头慢慢走。被李青安排在卡车车厢的一个小伙间隔不断放着雷子(鞭炮),响声引来不少村民到路边观看。有些人伸手向副驾驶的新郎马子祥要喜糖,而坐在第二辆车副驾驶的刘烨刚,就会从袋子里取出糖、花生、核桃、红枣混合物,洒向人多的地方,有时也会丢给跟着车跑的孩子们。婚庆公司还有个负责拍录像的人,骑着摩托车跑到车队前面,时不时停下来站在路边拍车队经过,还会刻意给头车和马子祥来个特写。

  车队驶出村口以后开始加速,路过村子和街道才放慢。马子祥把花束放在腿上,一边跟帅小泽聊天,一边拿出手机给尤玉娇发短信,告诉她车队到哪里,经过什么位置。

  到尤玉娇家附近时,又是长串的鞭炮声。早有很多男女老少在这里等看娶亲,刘烨刚又是一阵猛洒喜糖夹杂着核桃、花生、红枣。这里也被喜气包围的严严实实,大红的囍字贴了不少,院子门口都用大红缎子被面搭了门头。每个门口都是红色喜联,凡事他们要过的门洞口都有红色被面搭着。院子里的家具、电器上也都摆放着囍字。尤家人也个个戴着红丝带,尤玉娇的二叔把抬着彩礼的迎亲队伍接进院子里。

  女方家收了彩礼后招呼大伙吃饭,李青就让做押车孩儿的马子祥小堂弟混进新娘房子里去,等一下听到叫门时从里面打开门。那小家伙心领神会地点头,却来到刘烨刚旁边在袋子里挑了几个好看的糖,磨身跑进堂屋。

  外面的人开始装嫁妆了,李青拿着红包按搬东西的人头和家具数量给娘家人发红包,红包面额都是五块的,马子祥的一个堂哥和其他人看着装车绑绳。七贱和四婶进屋做今天最难做的事情——叫门,这在农村是个热闹又刺激的活动,而且还要斗智斗勇。新娘屋里这时候也会有很多年轻兄弟或者姐妹,门上锁还外带人扛着。目的不止是掏尽男方的红包,还要展示女方的实力,证明他们占上风,快乐更是主要因素。所以叫门的人虽然拿着红包,但也要随时做好硬闯的准备。考验七贱脑力和体力的时候到了。

  按李青的意思,让四婶第一个叫门,说找押车孩儿马子谦。里边干脆说不行,先把红包从门缝塞进去再说。李青将五个红包塞进去以后果然没人开门,嫌红包太少不够分。马子祥第二个上阵,说了一大堆的求情话,也不见门有丝毫动静。李青、帅小泽几个轮番说好话仍然没有成效,马子祥急得拿起手机连续的给尤玉娇发短信,求她早点开门回去还有很多事情。三条短信发出去了,收到一条回复:“别腻了!小子,我是你大姨,娇娇没带手机!”逗得六贱边叫门还笑了好几分钟。

  刘烨刚给出了个软硬兼施的主意,首先发信息过去说:“大姨,我不是马子祥,他被那帮人困到新娘房子出不来了,正在里面哭呢!”接着让高林恐吓里面的尤玉娇。高林让大家都让开,他把半截铁塔似得身子向后退几步,用三四成劲儿将背撞到门上。就听见门板“咔嚓”响了一下,吓得高林自己先冲大家吐吐舌头,隔着门向里面喊:“五嫂,开门吧,我是小林。小贱贱说给我一百块买你家这扇门,我从一数到三就要把门拆烂了!听到没?一——二——二个半——”声音震得六贱捂着耳朵,身子还躲出去好几米远。

  “小林,你可别撞,小刚骗你玩儿!我给你二百,不准你拆门!”尤玉娇在里面喊。

  高林一听里面果然害怕,就接着喊到:“成交,五嫂,可你得亲自给我才行,他们几个都在门口咧。要从门缝塞万一被他们抢走咋办?”

  “不能开门!” “小娇姐,不能开门!要是他们挤进来咋办?”“门要撞坏咋办?”“就是,那人声音好大!”“别开!”“……”

  里面有人嚷嚷,开始闹意见了,有人猜到刘烨刚的意图,可也担心高林真把门拆掉了。

  正说着一个穿褐色羽绒服的妇女走进来喊:“娇娇!快叫他们开门,小马出事儿了!”

  这人肯定就是尤玉娇大姨,七贱包括马子祥都乐了,跟在她身后看里面的反应。

  “咔哒儿!”门里响了一下,很明显是门插销拉开的声音,紧接着开了两公分左右个门缝。李青一使眼色,高林快速伸出一只手把门推住,接着两只手叫劲儿。里面的人再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众人呼啦全进去了。

  小龙女尤玉娇出现在大家面前,身穿一套白色婚纱。凹凸有致的身材,发髻高挽几缕青丝垂落耳畔。弯弯的柳眉含笑的双眸,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晕。浓郁的新娘妆遮不住她清秀俊俏的容颜,比小说里描述的冷艳小龙女要娇媚不止百倍。马子祥傻笑了半分钟,才腼腆地牵着尤玉娇出来,接下来是两人叩拜祖宗牌位,向岳父岳母行礼。

  行过礼,马子祥抱着尤玉娇往车跟前走,外面的鞭炮声响起。刘烨刚在旁边给二人的头上身上喷拉丝,洒彩纸。尤玉娇悄声问马子祥是不是借的帅小泽二十万,他淡淡地责备她家人惹事。她略显腼腆地说这事情她今天才知道,老妈已经决定拿那笔钱给他们在凤城买房子。让他跟着帅小泽好好做事,她也会俭省节约还那笔钱。他告诉她,帅小泽说过不用还钱,等事业上轨道以后,还要在北京再买房给七个弟兄再安一个家。

  车队浩浩汤汤来到马子祥家,进行了简单的进门仪式,在新房里面闹了一小会儿,就全部到城区“川韵人家”酒店。梁甜早开着马子祥的奥迪A3,拉着衡信、高林、季心怡、曼妮四个人到酒店准备了。在大伙接迎亲的过程里,梁甜就开着那辆车,先把帅小泽的爷爷奶奶送到芦建虹大伯家。芦家既是小泽奶奶娘家的邻居,又是他们家老亲戚。梁甜回来把关爱红、帅小源以及刘素霞、袁欣敏、章凤巧那些女生分三趟送到酒店里,大家都在帮忙布置现场、招呼客人。

  正式的拜堂典礼在一楼大厅顺利进行,整个过程堪称完美。这跟婚庆公司的司仪与衡信等人的配合脱不开关系,但最重要的还是马子祥和尤玉娇这对璧人,在这个大场面里应对自如。

  酒席开了,八十张圆桌仅剩下一席。子祥父亲夸帅小泽打算的好,他笑着说剩下这桌菜打包了,晚上大伙闹完洞房当宵夜吃。一对新人挨着桌子敬酒,马子祥挽着尤玉娇的手,笑着跟大家到招呼,先介绍再敬酒。帅小泽做为伴郎端着酒盘子,那位不认识的伴娘也跟着三人身后笑呵呵地走,连倒酒都是帅小泽动手。马子祥一直都是笑脸迎人,高兴地敬酒,亲热地叫那些亲戚的称谓。尤玉娇则是面带桃花的接红包,小嘴儿叫人也很甜美。敬酒进行到最后的时候,四个人给十几个哥们儿这两张桌子敬酒。大家调侃着喝酒,也捎带调侃帅小泽和伴娘,遇到王易佳的眼神后就戛然而止。

  马子祥在给章凤巧敬酒时候,还是发生了意外,居然神伤的掉下几滴眼泪。吓的旁边的几个人脸色都变了,帅小泽赶紧使眼色并连声解释马子祥是兴奋过头,早上也没吃早点,所以饿的头晕眼花肚子疼。他只好装肚子不舒服,这伙人才哄然大笑,赏了两块红烧鱼给他吃。

  闹洞房的小伙子特别多,刘烨刚只好拉着高林也参与进去。说是帮忙闹,实际是保护新郎新娘。因为闹洞房确实是很多新婚夫妻闻声色变的事情,那些年轻人什么时尚什么刺激就玩什么。每年闹洞房都有出意外的,但却禁止不了,毕竟那是结婚风俗里一部分。

  子祥父亲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就摆了桌酒在新房隔壁。拉着老三马玉文陪帅小泽他们四个和曼妮、梁甜喝酒聊天。说是慰劳他们辛苦几天没有好好吃过饭,眼睛却不时瞄向新房方向。四贱倒是无所谓,知道刘烨刚和高林在就不会出问题,就无所顾忌吃喝了起来。聊得开心极了,把最近一段时间的郁闷抛到九霄云外。帅小泽酒量不行,但确实替马子祥开心,所以喝了不少白酒。若不是梁甜不时地用脚在桌下面提醒,早就喝趴下了。


上一篇: 《第十七章 不甘》     下一篇: 《第八十八章 糗事儿传千里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七章 隆重婚礼有点瑕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