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24   共 0 篇   访问量:120
第一百零五章
发布日期:2020-08-24 字数:1382字 阅读:120次

梁艳梅惊喊:“姐!”起身迎去握拳就敲,笑嘻嘻问:“姐你披的是什么?灰麻灰麻,像大灰狼,歪着戴顶毛绒绒的白帽子,还画了眉毛。腿上穿得这么薄,靴子亮又长,还踮着高跟,挎这么点个小皮包?漂亮得像冬妮亚嫁给资产阶级一个样。姐你特意来看我?”梁秀娟退让说:“哪有时间来看你,是妈打电话,催我来轰你。” 梁艳梅听她南腔北调的普通话,笑了说:“穿得像个资产阶级洋盘货,可口音还是这么土,听着真肉麻。” 梁秀娟不理,先去问候了周兵,这才转身南腔北调嗔怪道:“你倒奚落起我了,说!疯到北京干什么?不是死都不来吗?” 梁艳梅听她这样问,猜自己在芝兰县和大哥的谈话她知道了,不想当众往下讲,恨了姐姐一眼道:“疯什么?来不得?就来了,怎么地?”心怪姐多话,掩饰着尴尬,将王东南李明苗清泉,介绍给了她,见苗清泉去握一点不怯心稍宽。 梁秀娟在握手时,望苗清泉想,这人确实高大壮,仪表又堂堂,有股军汉的硬朗。艳梅在军营长大被这种人迷得云里雾里的,许是旧印象作怪。仔细再打量,眼前这位苗清泉,也真够土的,半旧深蓝毛料做的中山装,上衣左口袋,别着两支笔。硬发固成三七开,憨厚诚恳露出质朴,一看就是边远地区的土包子。于是轻蔑地问道:“你是苗清泉?听说挺行的?”一脸地嗤笑,毫不做掩饰。梁艳梅听出话带刺,不想苗清泉难为情,上前抢着说:“什么呀?有你这样讽人的?懂不懂礼貌?”插在中间隔开又问:“姐你审什么?学狼咬死他?”情态昭然不想却帮了倒忙,把苗清泉弄成大脸红。

梁艳梅见周副市长也在笑,自觉失态羞窘转怒索性越发故意了,把苗清泉护在身后面,不屑地白一眼梁秀娟。

周兵这时说:“我们有事忙,快把人领走。”又探说:“有事正找你,今天没时间,改天吧?”又催李明道:“去找梁冀东报到。”
  等其他人离开会议室,周兵沉下脸,对梁艳梅说:“我实在没精力,过问你的事,也不想去管,因为姚大姐嘱托,不得不说一句话。梁艳梅你太不像话一点不注意影响,目中简直无人了!你刚才的拙劣表演是不尊重长辈我。” 梁艳梅见他真生气,努嘴推给梁秀娟:“都是她来瞎捣乱。” 梁秀娟对周兵说:“她的臭事我不管,我爸管不了,气得只会骂。今天只是来领人,她想破罐子破摔,就让她去当着妈和大哥摔。长不大的憨丫头,一点儿不知好和歹,做人哪能像她一样随心所欲。”说完痛得抖,转身就大喊:“梁艳梅别掐,你烦不烦人呀!”

梁艳梅没趣去坐下,爬在桌上双手架头眼珠滴溜溜地转,愁叹道:“哼,要烦就来烦,这是生的什么气?我和你们说不清。”认真生起气来了,鼓眼恨着一处倔。梁秀娟见了就问道:“呸!一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鬼样子,做给谁看啊?你的那个人,今天见到了,没觉得他怎样嘛?又有老婆又有孩子,首先是个不负责任的东西。这样的人也敢追?也敢爱?他给你灌了什么药?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又对周兵说:“周叔叔,人我带走了,敢跑回来你就骂,不信她有老牛皮的硬脸皮。”告辞想要走,周兵就摆手。


上一篇: 《第十四章 血流了出来》     下一篇: 《第一百零五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2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零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