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晴雯——爆炭的燃烧_感悟小品_扫花网
《晴雯——爆炭的燃烧》--中天悬明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21   共 0 篇   访问量:945
晴雯——爆炭的燃烧
发布日期:2020-08-21 字数:3980字 阅读:945次

  

1.jpg


  平儿说,晴雯是块爆炭。这块爆炭,一出场就有一种燃烧的热力。那是冬天,外面飘着雪花,为了一张宝玉随便写的“绛云轩”三字,怕别人贴坏了,她亲自爬上高梯去贴,冻得双手冰冷——冰冷的双手传递的是对宝玉的热情。

  还是冬天,宝玉不小心把贾母给他的雀金呢氅衣给烧了个洞,怕第二天贾母看见,急得直跺脚。其时晴雯正在发烧,头晕眼黑,气喘神虚;但她就那样挣命般的熬夜到四更,一针一线地补好了。勇晴雯病补孔雀裘——80回的《红楼梦》,让晴雯掀起了又一个高潮。

  燃烧的爆炭热力无穷。闫红说,作为丫鬟,晴雯对宝玉的感情,是一种尚未唤醒沉睡着的爱情(这爱情,一直等待一个机缘来激活)。为了宝玉,她不讲任何代价,甘愿把生命的温度毫不吝惜地散发出去,把关心和柔情体现在宝玉的日常生活中。

  爆炭的另一层意思就是性子急,脾气直,遇火愈旺,遇水则炸。表现在说话上就是该说就说,该骂就骂。秋纹得了贾母和王夫人的赏赐,流露出奴才得意的嘴脸,晴雯说:“呸,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还说:“要是我,我就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芳官的干娘不知规矩,替芳官给宝玉吹汤,晴雯大喊:“出去,你让他砸了碗也轮不到你吹。你什么空儿跑到这里槅子来了?”又骂丫头:“瞎了心的,他不知道,你们也不说给他。”

  她甚至想都不想,在跟她毫无关涉的时候跑过来,主动说出王夫人屋里丢的东西都是彩云偷给了贾环。撞见宝玉拿了篦子替麝月篦头,便冷笑道:“哦, 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

  和碧痕拌嘴生气,她一点也不顾影响,抱怨宝钗:“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宝玉心情不好,见她跌坏了扇子,刚说她几句,没想到晴雯火力更猛,冷笑道——

  二爷近来气大的狠,行动就给人脸子睄。……要踢要打,凭爷处治就是了。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爷大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了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对袭人,更是直接得毫不留情——

  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

  晴雯这种口无遮拦固然是好,但不可避免的要伤及别人,遭人嫉恨。吃王善保家的的亏,这是明的,暗的亏晴雯吃过不知多少。我总怀疑,除了王善保家的告状外,袭人肯定会在合适的时候,在王夫人面前不点姓名的说过晴雯的坏话;因为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抨击过袭人,而袭人,说人坏话的功夫又是那么的炉火纯青。

  除了面对王夫人“莫须有”的盘问,出于战略上的需要说了几句软话外,晴雯从来没有说过软话。检抄大观园时,虽无一言,但那行动赛过千言万语。搜到晴雯的箱子——

  袭人等方欲代晴雯开时,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看了一看,也无甚私弊之物。

  

  爆炭的性格就是火的性格。所谓烈火炼真金,烧掉自己也要燃烧别人,自身干干净净,也容不得别人有一丝污浊。纵观红楼,晴雯的故事里没有龌龊肮脏的言行举止。包括端午夜晚在院子里的枕榻上乘凉,宝玉坐在榻沿上和她说话,又要和她一起洗澡;包括她高兴时,顺手夺过宝玉的扇子撕了又撕。

  晴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当属袭人母亲病重停床,袭人回家料理丧事的那几天。但即便是那几天,晴雯的故事也是纯洁透明。卸罢残妆,脱换过袄裙,坐在熏笼上,说:等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包括三更以后,宝玉梦中叫袭人要茶吃,晴雯唤醒麝月,也顺便要麝月服侍自己吃茶。包括她见麝月出去,自己也不披衣,只穿着小袄,蹑手蹑脚的去外面吓唬麝月。回来后给宝玉掖被子,把手伸进宝玉的被窝渥一渥,那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念。

  她比谁都更有苟且的资本、机会和条件,但她的纯洁,就如当年意绵绵蓝田玉生香,黛玉和宝玉歪在一个床上,闻香呵痒相互打闹,干净得一尘不染。恰如戚本脂批——却像是淫极,然究竟不犯一些淫意。

  有人形容晴雯的一种状态:美丽单纯,又任性可爱,她散漫如阳光般的性情,为整个院落增色添香,宝玉屋里,自此有了不一样的气息;她明眸善睐,又野性未驯,就像一株野蔷薇,宝玉任由她的天性肆意伸展,不忍加以任何修剪,任由它枝枝蔓蔓的爬满整个怡红院,野性浓烈的花朵开满他的地盘。天真烂漫的晴雯,终于被宝玉养成了心比天高的人儿。正是宝玉的宠溺,让她忘记了长大,放弃了一切能够成长的机会。

  晴雯和鸳鸯一道被公认为红楼中敢于反抗的典型;但晴雯的洞察力不如鸳鸯。鸳鸯对未来残酷的黑暗有清醒的预见,晴雯则有一种幸福来日方长的错觉。她太相信将来,太追求场合,太重视仪式感;又太看重宝玉,太珍惜自己,根本不屑于像袭人那样苟且随便得有机会就想试试身手。

  而她的失误即在于此——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在一处;不想寿夭多因诽谤生,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一场横祸如山崩地裂,夹杂着碎石劈头盖脸地砸下来。而她对宝玉的干干净净的感情就只能以干干净净的方式结束,留下来多情公子空牵念。

  晴雯和宝玉的生离死别,惊心动魄,让人不忍视听。病上加病,嗽了一日,才朦胧睡了。忽闻有人唤他,强展星眸,一见是宝玉,又惊又喜,又悲又痛,忙一把死攥住他的手,哽咽了半日,方说出半句话来:“我只当不得见你了。”那一刻,临死的晴雯展现出最刚烈的一面,既然担了虚名,她就什么也不顾,剪下自己的指甲送给宝玉,脱下贴身的红绫袄让宝玉穿上,让宝玉脱下贴身的小袄穿在自己身上,并且交代宝玉,回去后别人问起,不必撒谎。在宝玉离开之前那样决绝,用被子蒙头,抵死不再理宝玉。在明知人生失败后,又用这种烈焰般的方式做一次胜利的抗争。

  

  有一种公认的说法,叫袭为钗影晴为黛影——宝玉的两个丫头分别从相貌、言语、性格和命运等多方面暗示着黛玉和宝钗。袭人像不像宝钗姑且不论,晴雯和黛玉的一切却惊人的相似。黛玉是病如西子胜三分,眉眼像林妹妹的晴雯被王夫人喝骂时也是“好一个病西施!”少年的黛玉话不饶人,言语尖刻,青春的晴雯言词更是如刀似刃。黛玉为知己宝玉泪光点点泪洒一生,晴雯为公子宝玉烈火熊熊抱屈夭逝。以上种种,使得我们为晴雯的去世而伤心时,也为黛玉的命运担心。在宝玉看来,晴雯“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宝玉大概从晴雯身上看到了更深的殷忧,才把满腔才情倾注到祭文之中。

  晴雯的经历还警示我们:对人的感情再无私,再纯洁,再热烈,再深沉,该表白时就得赶紧表白,该吐露时就赶紧吐露。忘了是哪本书上说过:有些事情是不能等的,在你能说话、有勇气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把话说出来;不然,就会后悔终生。要知道,磁场和信息是需要对接的,在一个合适的茬口上错过了,没有接上,那就更难开口了!命运之手翻云覆雨,瞬息万变的世事泥沙俱下,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刻将会有什么发生。倘若只是一味地追求一个仪式,追求一个长远,很可能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敢爱,敢恨,敢说,敢骂,这就是晴雯;热烈,尖锐,透明,干净,这就是晴雯的一生。晴雯的一生,就是爆炭的一生,轰轰烈烈却太过短暂。和宝玉经过五年八个月的厮守,青春的生命永远定格在16岁。当别人还在忙忙碌碌勾心斗角醉生梦死之时,她却过早的宣布了退场,留给读者一抹绝尘而去的绮丽背影。

  晴雯一走,贾府立即摧枯拉朽,快速崩塌。看王夫人为一支人参的翻箱倒柜寻张问李,即可知贾府已经颓势难挽东山难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江河日下,污水横流。夕阳即将沉没,夜幕马上降临,家亡人散各奔腾。好的坏的,强的弱的,有缘的无辜的,开始了狼奔豕突作鸟兽散。怡红院唯一的纯净不再存在,真正的温暖不再存在,只留下一个痴情的公子对花洒泪,挂肚牵肠,在漆黑的深夜撰写他的《芙蓉女儿诔》——

  维太平不易之元,蓉桂竞芳之月,无可奈何之日,怡红院浊玉,谨以群花之蕊,冰鲛之縠,沁芳之泉,枫露之茗,四者虽微,聊以达诚申信,乃致祭于白帝宫中抚司秋艳芙蓉女儿之前……

  其实,既然最终都得离开,早早离开也好。最后谢幕的毕竟要忍看一切死亡,经历一切大悲痛,那心灵必定要经过千刀万剐,刀锯鼎镬——这对于未曾见过残破的青春少女而言,未尝不是一种折磨。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李纨——用诗歌对抗生活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45次 | 联系作者
对《晴雯——爆炭的燃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