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儿——最美的中层》--中天悬明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21   共 0 篇   访问量:599
平儿——最美的中层
发布日期:2020-08-21 字数:4955字 阅读:599次

  2.jpg

  作为王熙凤的助手,平儿也算是贾府的一个中层。那一次,二门上的一个小厮要给母亲抓药,不敢向王熙凤告假,就赶着平儿叫“姑娘(姑)”,软磨硬泡地求平儿——

  平儿问:“又说什么?”

  那小厮笑道:“这会子也好早晚了,我妈病着,等我去请大夫。好姑娘,我讨半日假可使的?”

  平儿道:“你们倒好,都商议定了,一天一个告假,又不回奶奶,只和我胡缠。前儿住儿去了,二爷偏生叫他叫不着,我应起来了,还说我作了情,你今儿又来了。”

  这一段对话,可以看出平儿在仆人们心中的地位,她大概是唯一的一个可以商量的上级,严而有爱的上级。这时候,周瑞家的也忙着替小厮作证说好话。于是——

  平儿道:“明儿一早来。听着,我还要使你呢,再睡的日头晒着屁股才来!你这一去,带个信儿给旺儿,就说奶奶的话,问着他那剩的利钱。明儿若不交了来,奶奶也不要了,就越性送他使罢。”

  那小厮欢天喜地答应着去了。

  还有一次。议事厅外,丫鬟们让媳妇去传饭,刚生过气的探春在里面听见,便高声说道:“你别混支使人!那都是办大事的管家娘子们,你们支使他要饭要茶的,连个高低都不知道。平儿这里站着,你叫叫去!”

  平儿忙答应了一声出来,那些媳妇们都忙悄悄的拉住笑道:“那里用姑娘去叫,我们已有人叫去了。”一面说,一面用手帕掸石矶上,说:“姑娘站了这半日,乏了,这太阳影里且歇歇。”平儿便坐下。又有茶房里的两个婆子拿了个坐褥铺下,说:“石头冷,这是极干净的,姑娘将就儿坐一坐罢。”平儿忙陪笑道:“多谢了。”一个又捧了一碗精致的新茶出来,也悄悄的笑说:“这不是我们的常用茶,原是伺候姑娘们的,姑娘且润一润罢。”平儿忙欠身接了,因指众媳妇们说道:“你们太闹的不像了,他是个姑娘家,不肯发威动怒,这是他自己尊重,你们就藐视欺负他,果然招他动了大气,不过说他一个粗糙就完了,你们就现吃不了的亏。他撒个娇,太太也得让他一二分,二奶奶也不敢怎样,你们就这么大胆子小看他,可是鸡蛋往石头上碰。”众人都忙道:“我们何尝大胆了,都是赵姨奶奶闹的。”平儿又悄悄的道:“罢了,好奶奶们,墙倒众人推,那赵姨奶奶原有些倒三不着两,有了事都就赖他,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心里利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他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

  这样长篇大段的引用,是因为我觉得,无论怎么转述,都传达不了小说的原汁原味,只好照录。这是一段很有场合感的叙述,再高明的演员也难以表达出其间的情味(87版《红楼梦》电视剧已成经典,但这一节也演得有点偷工减料),就让聪明的读者去领会吧。下人们对平儿有说不完的讨好和敬重;平儿对下人们的居心也一眼看透,既有一针见血的批评,也有委婉的责备和警告。平和可亲,平易有度,故有威信。平儿在下人们中的威信,要高于贾府的任何人。

  二

  平儿的威信是在一次次办事中树立起来的。

  我们应该记得,尤二姐在大观园里缺吃少穿的那段日子,只有平儿自己拿了钱出来弄饭菜给尤二姐吃。尤二姐去世,也只有平儿看不过去,说那些丫头们不知道可怜一个病人,墙倒众人推。

  晴雯有错,平儿也是不批评胜似批评。宝玉生日(宝玉和平儿同一天生日)的第二天,晴雯对平儿说宝玉要还席:“今儿他还席,必来请你的,等着吧。”平儿马上问晴雯“他是谁,谁是他?”言外之意是晴雯说话出格,没有称宝玉为“二爷”。晴雯听了,赶着笑打:“偏你这耳朵尖,听得真。”

  平儿有权。照众人劝说春燕娘的原话,二奶奶屋里的平姑娘“他有情呢,说你两句;他一翻脸,嫂子你吃不了兜着走”。但平儿却从不拥权自重,当然也不会以权压人,在贾府各种复杂的矛盾中,她的用权恰如良医用药,慎重而又理智,从未出现过滥用职权的事儿。

  平儿心善。心善使得她处理问题常常兼顾各方利益,极力推行人性化执法;但是非对错在她心中泾渭分明,决不一团和气和稀泥。对于冬天里偷镯子的坠儿,一方面她绝对考虑到坠儿宝玉等各方的面子,瞒了王熙凤,回王熙凤说是“镯子褪了口,丢在草根底下,雪深了没看见。今儿雪化尽了,黄澄澄映着日头,还在那里”;另一方面又绝不姑息养奸,而是采用恰当的方式,在夜晚时分,专门到怡红院,私下告诉麝月,先防着坠儿,之后让她们商议着变个法子打发她出去。

  玫瑰露和茯苓霜一事,因为查出了其中的冤情,又怕伤及探春的脸面,平儿行权判冤决狱。由着宝玉担了个不是,放了柳五儿,保住了柳嫂子的饭碗,还照顾到了贾环的名声,将一场冤假错案消于无形。最后,就算王熙凤也默认了——凭你这小蹄子去发放去罢!……

  在大量的办事过程中,平儿的处事能力也在提升。很多事情,不用王熙凤授意,平儿自能掂掇轻重,灵活处理。来旺家的送利钱时,因贾琏在场,平儿谎说是香菱来了。袭人回家,平儿给袭人置办回家的东西,顺便私下做主,送给邢岫烟一件大红羽纱的褂子。王熙凤不仅不责怪,还夸平儿做得好,对众人说:“所以知道我的心的,也就他还知三分罢了。”

  前文说的让小厮给旺儿带信,也算是顺便交代的一件差事,也可以看作准其请假的一个理由。在王熙凤急需用利钱发月例的时候,平儿最后一句话可是绵里藏针,警告的味道很重的。难怪脂砚斋批曰——平儿厉害。不知阿凤何福,得此一人。

  不再列举了,平儿的故事太多太多。对于红楼,她不是可有可无的人,一开始刘姥姥出场时,平儿就出场了。她不属于单个人,她属于大观园,属于荣国府,属于整个红楼。她靠自己的心心念念,丝丝缕缕,点点滴滴,串联起一个世界,一方天堂,给那个冰凉世界里添了一丝温暖的颜色,保证了红颜薄命一群人的一段美好时光。

  三

  兴儿对尤二姐说——

  “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

  话虽这样说,平儿却绝不是两面三刀阳奉阴违的两面派。她对王熙凤绝对忠诚,一心一意辅佐王熙凤,掌好贾府这艘船。没有平儿,贾府的衰败速度必定要快得多。

  因此,王熙凤对平儿也是推心置腹。审讯兴儿的时候,回头瞅着平儿说:“咱们都是死人哪?”平儿初见尤二姐,给尤二姐见面行礼,尤二姐说“你我是同样的人”,王熙凤忙说:“折死他了……他原是咱的丫头。”包括探春执政时王熙凤对平儿的反复交代,可知王熙凤真正把平儿当成自己的心腹,从而时时处处委以重任。

  而平儿,就当得起这个心腹。按照李纨的说法——“我成日家和人说笑,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他,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没有你,凤丫头就是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王熙凤若没有平儿这个忠心耿耿的贴身秘书,她这个高层不好当。

  王熙凤的高压和绝情,使得她与下人们的关系一直紧张,亏得平儿在他们中间当了润滑剂、缓冲带和安全阀:脸酸心硬冷酷绝情的办事风格到了平儿这里有了人性——得饶人处且饶人;下人们对王熙凤无处不在的怨毒之气,经过平儿的转圜后得到了大大消减。平儿就像一根平衡木,在主奴之间、主子之间、奴才之间、琏凤之间巧于施力,巧妙周旋,既让上层满意,也让下层生活。看探春执掌大观园询问平儿时平儿的精彩对答,即可看出平儿的平衡功夫。难怪宝钗也会走过来,摸着平儿的脸笑道: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

  平和对人,平允处事,平衡有道,这一切均来自于她内心深处的无私和善良。在熙来攘往的红楼人物里,像平儿这样时时处处都善为别人着想的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了;至于善良,很多读红之人关心平儿的结局,并公认最终平儿被贾琏扶正,这是否符合曹公原意姑且不论,但至少反映了读者对善良人的期许。

  生活中,领导和职工本是一对天然的矛盾。这矛盾,决定了中层之难——处中却不能中庸。既要完成高层的任务,又要博得下层的认可。等而下之者,一旦得到提升,马上摇身一变,成了群众的对立面,吮痈舐痔,媚上欺下;一切从自身考虑,或者利用领导的权力给领导添乱,或者想方设法榨干职工的每一滴血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谁能遇上平儿这样的一个领导,该会多么的幸运。

  放在今天,多少人挖空心思,一厢情愿的想当一个好中层,却不知曹公笔下的平儿已经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样板。

  四

  然而,上述一切还不是平儿的主流性格。曹公给平儿的判语是“俏”。作为一个陪嫁,一个侍妾,一个管理者,她不仅没有被权力锈去女性的资质,反而有着独有的女性魅力。她首先是个知性懂爱百媚千娇的女人,其次才是个中层。软语救贾琏的那一段,可真是戏里有戏,摇曳生姿——

  贾琏在外面采花,带回了情人的一缕头发,叫平儿发现了,拿着问贾琏,恰在此时王熙凤进来了,问平儿可曾多出些什么东西,把贾琏吓得脸都黄了,在王熙凤背后望着平儿杀鸡抹脖使眼色儿。平儿只装着看不见,因笑道:“怎么我的心就和奶奶的心一样!我就怕有这些个,留神搜了一搜,竟一点破绽也没有。奶奶不信时,那些东西我还没收呢,奶奶亲自翻寻一遍去。”凤姐笑道:“傻丫头,他便有这些东西,那里就叫咱们翻着了!”说着,寻了样子又上去了。

  接下来,贾琏动情求欢,平儿夺手跑到门外,隔着窗户和贾琏一番理论,又让王熙凤看见。本来是王熙凤打趣平儿,却被机智的平儿反客为主,一下子点到了王熙凤的七寸上。平儿在贾琏面前,话里有情,有爱,有只有男女二人在一起时才有的妩媚;在王熙凤面前,话里有话,有柔,有刚,有只有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时才有的弦外之音。难怪王熙凤对贾琏说:“平儿疯魔了.这蹄子认真要降伏我,仔细你的皮要紧!”也难怪贾琏听了,绝倒在炕上,拍手笑道:“我竟不知平儿这么利害,从此倒伏他了。”

  甚至在尤二姐去世,王熙凤不理不问,贾琏为没钱置办棺椁而伤心痛哭的时候,你看平儿——

  平儿又是伤心,又是好笑,便偷了二百两一包的银子,到厢房悄递于他,说:“你别作声才好,你要哭,外头多少哭不得,又跑到这里来点眼。”

  并且,又私下替贾琏收拾起尤二姐的一条裙子。

  我总觉得,平儿的气质里,几乎糅合了红楼女性的所有优点:她有袭人之“贤”(多了去了),晴雯之“勇”(勇撕鲍二家的),紫鹃之“慧”(为刘姥姥打点东西);甚至有湘云之“憨”(吃蟹时错抹凤姐一脸),探春之“敏”(早就看透贾雨村),宝钗之“时”(襄赞探春兴利除弊等)……单是平儿的娇俏迷人,也要优于王熙凤,胜过尤二姐,当然更远远高于秋桐。她俏也不争春,生命的活力光芒四射,照彻红楼,没有像王熙凤那样耗竭在权力的纷争和人事的周旋中,女性的柔情和俏丽的质地一直延续始终。

  若要迎合当今人的趣味,也在红楼里搞一个“最美XX”的评选比赛,平儿肯定用不着拉票,顺顺当当地夺得“最美中层奖”。职工们呼啦啦点赞投票,高层们也会举双手赞成。


上一篇: 《大唐气韵》     下一篇: 《晴雯——爆炭的燃烧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99次 | 联系作者
对《平儿——最美的中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