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13   共 0 篇   访问量:1209
第一百零二章
发布日期:2020-08-13 字数:1127字 阅读:1209次

苗清泉和梁艳梅,在市驻京办院子里踏雪,他俩用掌接飘落的雪花。梁艳梅问:“高原的雪花,和平原一样吗?” 苗清泉说:“不一样,我在高原驻疆时,冬天常见下雪粒。” 梁艳梅就抬头问:“军中有人写,边关诗歌吗?”

“军报上常有。”

“你来背一首。”

“想不起来了,记得‘啊’‘呀’多得很,赞美祖国好河山,使足劲的表决心,表示甘愿一辈子,抒情呗。”

看着落到掌上的,只一会儿就化了,梁艳梅便叹息道:“世间不管何物,起初赋有形状,无奈大限至,终究化乌有,哪能就永恒?不信看雪花,也称银粟或玉龙,美名多得很,结构极精美,却随温度变。‘一冷一热,晶花变泪。’你说溶化的水滴,像不像那眼泪啊?” 苗清泉笑说:“泪有咸味你快尝尝?哪就变成泪水了。”梁艳梅望阴沉沉的天空念:“不忍雪化水,但愿常为花。” 苗清泉微笑:“明知会化水,干吗用掌接?可惜了,不如让它多扮一会儿冰晶花。” 梁艳梅不高兴,停步怨恨指着说:“落那上面不会化,有人也是块石头。” 苗清泉附和:“对,遇热热,遇冷冷,谁也没石头随机。” 梁艳梅哼笑:“倒是会胡诌,故意吧?” 苗清泉又抬头说:“落树叶上也不化,你看多像盐,瞅着就很咸。” 气得梁艳梅跺脚:“苗清泉!转身向着我,你要胡扯淡?故意浇诗兴?”见他只傻笑,于是瞪眼说:“你就又装糊涂吧,不看了,回去了!”一脸怨气却不走。

苗清泉知她假作大,就笑道:“曲里拐弯的,何必不直说?我只喜欢工农兵的表达法,你是知道的。”

梁艳梅瞥了他一眼。

苗清泉立即讨好说:“有种梅,叫恨梅,就是你这种样子,傲冰恨雪,独立不凡。”说完笑了还做鬼脸。梁艳梅本来装生气,端会儿架子没忍住,噗哧也笑了,捂嘴盯他说:“以后不许再装了。”然后左看右瞧寻,指着一处回廊说:“都过去。”言毕先走到廊中,等苗清泉跟来了,扬脸说:“亲,一边一个。”闭眼等。苗清泉为难道:“这里是北京?” 梁艳梅睁眼问:“又想开始装?”两人正闹有车进来,一起望去见周副市长戴黑绒帽下车来。梁艳梅慌忙说:“呀!我要躲,你进屋,我从那边转。”说完先溜了。


上一篇: 《人文厚重的甲子山》     下一篇: 《逛寒石窑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20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零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