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四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四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04   共 0 篇   访问量:1919
第四章
发布日期:2020-08-04 字数:4188字 阅读:1919次

经过头几天的惶惑不安后,刘明丽一家慢慢适应了山里的生活。现在他们每天跟随简盛富一家下地,挥汗成雨,虽然疲累,但也充实,

几天后简盛富给刘明丽指出来一块荒地,挨着小河边,又给了她一些蔬菜种子,要她学着自己开垦、栽种。她按照简传富说的松土、下种、浇水。半个月后,只有零星几个发芽,一个月后发芽的几个也死掉了,这让她懊恼不已。原来做农人也要经验和技能,不然给块黄金地,也只是堆粪土泥。

简泽业跟着简泽华和简泽莲在山中转了不少地方,屋前屋后的山都已爬过。他们坐在山顶的大石头上极目远眺,一眼白云悠悠与苍翠连绵,或沉默或喊叫,或高歌或谈笑,这让简泽业暂时忘记了家道变故的苦痛。有时他们也一起干活,或锄草或捡柴,简泽业已认得出菜地里的野草 ,也知晓最好烧火的野柴。在泥地里,简泽华教他识别泥鳅的孔穴,他顺着那孔挖出了第一条泥鳅,只是刚捉在手里,就滑溜溜地跑掉了,简泽莲就在一旁咯咯地笑,并趁着简泽业发愣时抹了他一脸的泥。简泽业也不生气,只说不捉了,拔腿就往河边洗脸去。简泽莲见状忙跟了过来,“哥哥,你生气了吗?”

“没有”

“我只是逗你玩的,看你捉泥鳅那样子就好笑。”

简泽业不语,正要下河,简泽莲忙拉住他,“这里不方便,那边有个很宽的地方,还有石头,我们有时在那洗衣服,还可以洗澡呢,去那边吧!”两人遂别了简泽华沿着小河往前走去,约莫走了百来米,小河向左拐过一道弯后便豁然宽阔了起来。整个河床由石块组成,河水沿着一块倾斜的石坡冲刷下来,在下面冲击成了一个大坑。

简泽业与简泽莲走近水边时,一年轻女子正在石板上浆洗衣服,她正是王喜的女儿王淑华。她一袭连衣白裙似雪,干净的不像山中人,乌黑头发织成了一条辫子垂于后背,露出的酥颈皙白如玉。她回头朝两人笑了笑并不说话,两个酒窝似盛了两窝茉莉花酒,清新淡雅,使人迷醉。简泽业看得入了迷,简泽莲忙推着他往水坑边走去。至那里他便俯下身子,清洗脸上的泥浆,但满脑子却是想着那洗衣的王淑华。简泽莲见他一遍又一遍地捧水往脸上冲,便说道:“好了,都洗干净了,还洗。”简泽业一听缓过了神来,站起身子欲走,简泽莲却一把拉住,说道:“既然来了,要不你洗个澡呗。”

“这不好吧?这还有人呢。”

“你个男的怕什么,又没叫你脱光。”

简泽业不知何意,正呆呆地站在那,忽感觉身上一阵冰凉,原来简泽莲正在往他身上泼水。

“看吧,现在都湿了,干脆洗个澡算了。”

简泽业无奈只好脱了上衣和长裤下到水坑,清清河水从他半截身子边流过,他的的饱满的手臂和胸部在阳光下闪着波光。不远处的王淑华继续洗她的衣服,并不常抬头看他们打闹,不一会儿便洗完了衣服径直离去了。

每到晚上两间土屋总显得很是拥挤,忍受了一个多月后,简盛富媳妇周翠花终于私下对简盛富发火了,“他们还要住到什么时候?我受不了了!”

“他们现在还没地方住,只能这样,我们打算再建两间土屋,到时他们就不用住我们这了。”

“我们的粮食不多了,到时都得饿死。”

这话让简盛富也不由得担心起来,心想刘明丽现在还种不出粮食,全靠自己接济,长久也不是办法。刘明丽也渐渐感受到周翠花对自己一家的态度越来越冷漠了,她心知肚明,便拿出了自己最后的积蓄交到简盛富的手里,简盛富勉强收下后说:“只是先替你保管,你想要随时可以拿回去。”

而后简盛富在土屋的隔壁搭起了一间茅屋,虽然简陋,遮风避雨不成问题,刘明丽一家三口便将床铺搬了过去,只是吃饭还是在简盛富家里。

简泽业总是喜欢往河里的大水坑跑,有时一个人也去,有时一天好几次。他的眼睛常常望向王喜家的方向,每当王淑华端起洗盆往大水坑去的时候,他便扔下手中的活计跟随过去。一开始他并不敢说话,他只是跳进水坑洗他那黝黑壮实的身子,有时故意激起一些水花溅到王淑华跟前,抬头看时,发现王淑华并没有理他。

终于有一次倒是王淑华先开了口:“你为什么总是来这里洗澡?”

“呃,你为什么总是来这里洗衣服?”

……

“你该早点回家,你妹妹会找你的。”王淑华叫简泽业帮她拧干衣服的水,两人面对面地抓住衣服的两端,心跳欢快而急促。

又过了些时日,两人的陌生感渐渐消除,已能扯上一些闲话。简泽业提出想和她去河的上游看看,看它究竟从哪里流过来的,王淑华竟然同意了。两人溯河而上,在野山怪石间穿行,全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经过一次河道的分叉,又经过几次河道抬升,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幅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这里很像下凹,只是比下凹小很多。依然是群山环抱着一块盆地,一条小河从山下经过。对面山腰上有一个巨大的洞口,巨石张开如大嘴。这洞里有些破碎的泥罐、陶碗,想必这山里曾经有人居住过,只是不知是哪朝哪代了。在时间的长河中,兴旺与荒芜的更替不过是轮回中的沧海一粟。简泽业与王淑华也不知是第几批来到这里的后人,他们将会在这里建起村子,繁衍生息,许多年后他们也会变成这里的先人,随断壁残垣湮没于荒草中,谁也逃不过时间的荡涤。

那天他们转了很多地方,走走停停,在某一个山头他们发现下凹就在山的那边,相隔很近,只是无路相连。玩至傍晚,两人才沿河下山,意犹未尽。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我愿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1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