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31   共 0 篇   访问量:258
寻找民间非遗文化艺术:踩高跷
发布日期:2020-07-31 字数:3335字 阅读:258次


日头还在村口老槐树枝杈上高高挂着,鸭蛋便十急八慌地跑来怂恿,让我跟他厮跟着去县城十字街看耍高跷,说老好看了。

鸭蛋是我表哥,大我两岁。那年我八岁。

县城距家有十来里地路,个小腿短,就算跑跑走走,也得个把钟头,何况是夜路。我心里痒的跟猫抓了般,但爹娘不发话。只能是吸溜着大鼻涕圪蹴在门口,拿眼瞥瞥娘,又瞅瞅爹。

磨叽了半天,娘发话了,街上人老多,别去了?

要知道,那年月能凑热闹看个杂耍,可不是常有的事儿。一听这话,泪都快流出来了。无奈只好伸着脑袋眼巴巴地看着一蹦三跳离开的表哥。这是我对高跷的第一次记忆,至今犹新。

高跷,俗称拐子,是由表演者脚踩木跷的一种表演形式。这种原汁原味的民间社火表演艺术,也被称“耍活儿”。由于表演者高出一截,在观看时人们需仰起头来或站在高处,所以也有人管它叫“高瞧戏”。

在老家嵩县那块儿,这一杂耍以旧县镇西店村最为有名。

据传,清光绪三年,孟州铁匠李装奇父子迁居嵩县旧县镇西店村时,带来了这种民间杂耍,距今已传承到了第八代,有130多年历史。

清晰地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县城不像现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从东关桥到北店街口,一条不算宽敞的主街道,只有到了腊月初八年集后,才会逐渐热闹起来,瓜子、糖果和布匹,各种叫卖声和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交织汇映,此起披伏,接连不断。当然,街头上还有画年画的,写对联的,琳琅满目,应接不暇。大人们忙碌着备年货,孩子们则盼着能穿一件新衣裳。

高跷这一绝活杂技表演,多在过大年时才会走上街头,似同昙花一现。单凡一听说有杂耍表演,人们通常是早早喝罢汤,扶老携幼地涌上街头。所以,用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来形容观看的人群,一点都不夸张。

这一民间流传已久的杂耍,最早可推算到春秋战国时期。古文献《列子·说符篇》记述了一个叫做兰子的人,他为宋元公表演跷技时,小腿上绑着比身体长一倍的两根木棍(跷),快速地跑跳并向空中循环抛弃七把短剑,五把常在空中,元君看后非常吃惊。这个故事足说明高跷的历史源流之久远。

新华书店十字街口,是那时县城最热闹的地方。舞龙灯、踩高跷、耍狮子、抬阁、背阁等表演均在此进行。鼓镲一响,人们可着劲儿往前涌,个高的伸长了脖子,个头低的踮起了脚尖,透钻一点的娃儿爬上树杈,爬不上去的就在大人们裤档下钻来钻去旋圈找地儿,就连百货大楼和新华书店的楼顶上,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高跷队通常由一、二百号人员组成,或扭,或甩,或踩,或跳,刚柔并济,妙趣横生,艺术和杂技兼顾,并穿插故事情节,引人入胜。

我能够踩上高跷秀一把,过过高跷瘾,是在十二、三岁时。县里把高跷定为元宵节的压轴戏,以大队为单元进行表演比赛,奖品是一辆手扶拖拉机。于是,小至十几岁的孩子,大至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人人都学踩高跷,个个不服老,高跷很是火了一把。

栓柱伯是大队干部,队部门口有个米把高的台阶,他踩上高跷跳下这台阶还能稳立不倒,可见功夫之深。至今记得,学校里一放寒假,他便以每天记一个工分把我们这群满旮旯疯跑的娃们叫到大队部,教我们学踩高跷。

要知道,一个工分抵半斤蜀黍,一个月下来能挣个十来斤粮食,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爹从槐树林里砍了两根带杈的木棍,让我跟表哥厮跟着去了大队部。

“一二三四……”在栓柱伯的掌声击打中,我们手扶着墙,脚踩树杈,像鸭子走路般,一摆一撇、一步一动,很是认真地学起了踩高跷。

鸭蛋哥身子骨灵活,很快就找到窍门,半天功夫就踩上了那刷有红油漆的真正高跷了,乐得栓柱伯直夸他聪明伶俐,让我们都学着点。

这人呀就是不经夸,经栓柱伯一夸,鸭蛋飘起来了,他挤眉弄眼,像瘦猴般在我们当中显摆,扛这个,吓那个。这俗话说的好,“吃亏就在不老实”,鸭蛋哥刚学会走就要跑,肯定是会摔跟头的。果不其然,一不留神绊住了一块石头,摔了个“仰摆叉”,连门牙也磕掉了半颗。

高跷有“文跷”、“武跷”“双跷”、“单跷”之分。文跷重在扭和踩,而武跷则强调绝活。鸭蛋哥练的就是武跷,双跷绑扎在小腿上,或劈或跳,让我们甚是羡慕。我踩的是单跷,双手持木跷的顶端,来回上下,动作简单,倒也风趣。

以“跷”的道具而言,还区分高、中、低三种。

高“跷”有1米多,为跷队的领头,低“跷”则动作彪悍,花样繁多,一面大旗被跷手舞得哗啦啦直响,而且还要在跷上表演各种节目,如杂技、魔术、地方戏、武术表演等,是跷队的主体。而中“跷”则既有高“跷”之险,又有低“跷”之“花”,是整个跷队中所不可缺少的部分。我们这些“儿童军”多为走和简单的表演,属于“打酱油”凑数儿的。

头跷为指挥,二跷是领队,戏曲人物居中,最后由丑汉压阵。表演首先要扭出各种场图,然后进行“过仙桥”、“跳双凳”、“大劈叉”等各种难度大的动作。

栓柱伯最拿手绝活是“跳桌子”,脚下的木跷长140厘米,只看他后屈一腿,只用单跷便从四张叠起的高桌上一跃而下,只惊得众人个个屏住了呼吸,张大了嘴巴。听村里人说起过,当年慈禧老佛爷避祸路过洛阳,官府还特令栓柱伯祖上率高跷队前往迎驾。尤当黑、青、红、黄四马高跷,跃过舞楼,着陆如常,慈禧老佛爷是笑逐颜开,竖着大拇指连声称“妙,妙!”。

年的气息逐渐浓郁起来了,我们踩高跷的技艺练得娴熟,也配合得默契起来,穿上各色戏服,踩上高跷,在那咚咚、嚓嚓的锣鼓声,浩浩荡荡地来到县城新华书店十字街口。

高超的踩跷技艺、生动的人物形象,在一扭一摆一跳中,让前来观看的人们看着、说笑着,感受着高跷踩出的韵律,领略着民间传统艺术的魅力,同时也不忘感叹一声老祖宗的智慧。

时间过得真快呀!

前不久,栓柱伯托人捎来那传了几代人的双跷,让我留个念想。说连当年一蹦三尺高的鸭蛋哥,如今都改跳广场舞了,就别再提那学习起来比较辛苦,且带有一定风险的高跷,承传者已趋稀少,由此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泪目中遥想当年,心头不免阵阵泛酸。该如何弘扬高跷艺术,让高跷表演再度成为一道艺术大餐呢?


上一篇: 《“端不平”的一碗水》     下一篇: 《做好小事方能成就大事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58次 | 联系作者
对《寻找民间非遗文化艺术:踩高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