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二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二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22   共 0 篇   访问量:569
第二章
发布日期:2020-07-22 字数:3739字 阅读:569次

简盛堂已半年没有消息了,刘明丽对着屋里的官兵大喊,“他死了!不会回来了!要不把我抓走吧,反正我也活不成了,还有这两孩子你们也抓走吧!”说完她又哇哇地大哭起来,官兵见状只好悻悻地走了。

刘明丽艰难地支撑着店里的买卖,可是生意每况愈下,她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了。两个孩子虽然可以打打下手,可是毕竟还小,还得需要她照顾。她又陷入了对丈夫的日渐担忧之中,他为什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是不是死了?。

简盛堂的第一封来信是在一年后了,接着没过多久又来了第二封、第三封。接连不断的好消息使刘明丽从漫天乌云的隙缝中窥见了阳光。她兴奋地读着来信,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父亲安然无恙。

简盛堂被抓了壮丁后,先是被安排做了挑夫,后来干脆被编入了作战部队。他原本打算逃跑的,可是在他看到了有人因逃跑未遂被打爆了半边脑袋后便打消了这念头。他给刘明丽寄去了一颗子弹壳,告诉她自己已学会了打枪,他说部队还没有打过仗,只是每天操练,拿木头人当靶子。在第三封信里他说感到战争似乎临近了,还告诫刘明丽如果县城里呆不下去就关了店去下凹,那里是他的老家,简盛富也可以帮的上忙的。

在刘明丽读第三封信的时候,鬼子已经包围了衡阳城。

衡阳城的大米被搬来搬去,最后堆在一起装满了整个屋子。城郊的战壕越挖越深,越来越多的弹药运送而至。简盛堂因是新兵,缺少训练,被安排在了二线防守。那天简盛堂在壕沟里凝神静气,大气也不敢出,他的沸腾的血液烧的脑子有点发糊,他想着不是鬼子打爆我的脑袋就是我打爆鬼子的脑袋,与其这样还不如先下手打爆鬼子的脑袋。终于枪声响了,一线阵地已与鬼子接上了火,那此起彼伏的声音传来另简盛堂一下清醒。

“原来打仗就是这样的,没什么了不起,噼噼啪啪像放鞭炮。”

枪声和炮声响了一阵又停了,士兵们干脆把枪放下,抽起烟聊起天来。随后枪炮声响起,士兵们又端起枪凝神静气,就这样反复了多次,鬼子始终没有打过来。直到有一天一线的士兵开始陆续撤到二线,简盛堂才意识到鬼子是真的来了,就在他还来不及思考时,一阵排山倒海的轰隆在耳边响起,溅了他满身的泥土,几米外的一个士兵已动弹不得,满脸的泥土和血迹已辨不清样子。随后枪声四起,简盛堂也伸出脑袋朝敌人射击。他看见那阵地下面的敌人一个个倒下了,不一会便躺满了一地。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几日,阵地下的尸体越来越多,有些已经腐烂,恶臭的气味使人作呕。

又过了些时日,二线也开始守不住了,鬼子源源不断地涌来,倒了一批又有另一批上,而且越来越多。长官下达了撤往城内坚守的命令,他告诉士兵们援兵很快就会到,可是直到城内弹尽粮绝,也没有等来援军。伤兵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越来越少,而且城内缺少肉食和蔬菜,官兵们一个个因缺乏营养而面露菜色,长官眼见抵抗已无作用便选择了投降。

投降后那些走不动的伤兵被鬼子用枪就地爆了头,剩下的被看管,等待老天的裁决。幸运的是几天后,看管开始变得松懈,好多人趁机往南边逃去了,简盛堂就是其中一个。几个人仓皇逃了几十里地,遇到了一群士兵盘查,询问后才知是增援的友军。就这样,简盛堂几个人死里逃生后又被收编了,等待他们的将是下一场战争。

随军南下的途中简盛堂终于有空跟妻儿写信报平安了,他把惊心动魄的经历写了下来,告诉妻儿自己完好无损,只是他不知这信妻儿能否收到,毕竟兵荒马乱的,不知他们还在不在县城,但至少下凹还是安全的,于是他把信寄往了下凹,他希望简盛富能够帮他转达,他是这样希冀的。

县城已有慌乱的迹象了,好多商铺关了门,人们行色匆匆,如热锅上的蚂蚁。刘明丽望望门外,对孩子们说道:“泽业,泽娥,看来这里是呆不住了,收拾东西准备走吧。”

“娘,那我们去哪里?”

“去下凹,你们不是去过几次嘛,那是你爹的老家,你爹就是在那长大的。那里还有你盛富叔叔,也算有个照应。”

一队官兵卷着烟尘从街口进来,为首的长官骑着马边走边喊道:“各位乡亲!鬼子就要来了!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接上锋命令,全县实行空室清野!请各位乡亲明早之前全部搬离!如有违抗者,军法从事!”说完,官兵们散开,开始挨家挨户劝离。顿时,各家各户都乱成了一团,骂声、喊声、物品的碰撞声此起彼伏。到天黑时分,街上的住户已走了一半,还有一半或是不愿意走的,或是东西没清完的,正无奈地等候着命运的发落。

官兵散去后,刘明丽家的行李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不过是一些衣物细软。她想着天黑也赶不了路,决定留下来住最后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再走,料想官兵也不会为难她,毕竟街上还有一半的人未走。

第二天早上,官兵如约而至,开始直接驱离,枪声、打砸声不时响起。刘明丽不敢怠慢,带着两个孩子,推着板车急匆匆地往西出了城。

刚出城不到一里地,听路上行人大喊:“天杀的!他们在放火!”回头一看城里浓烟四起,赤红的火焰正吞噬着房屋。人们驻足着观看着那个燃烧的世界,“完了,全完了,家没了,这下彻底回不去了。”那火焰越烧越大,最后将整个南门外街化成了灰烬。几十年的打拼毁于一旦,城市梦想就此破灭。

“走吧,再看也没有用了。”刘明丽垂头丧气地推着板车继续赶路,两个孩子在旁跟着,神情迷茫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夜雨吟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6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