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一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一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17   共 0 篇   访问量:610
第一章
发布日期:2020-07-17 字数:5911字 阅读:610次

那年疯疯癫癫的父亲去世后简盛堂便孤身来到县城讨生活,做过乞丐,做过车夫,做过杂役,后来在一家盐铺做了伙计才算安定下来。通过替老板挑盐所攒的积蓄,他开起了如今这家属于自己的“盛鸿昌”油盐铺。他小心经营,多方打点,赚了一些小钱,但在风云变幻的日子里仍是诚惶诚恐。他曾亲眼见过一群凶神恶煞的土匪把他老板的店铺抢劫一空,他曾亲眼见到过几千农民冲进团防局,拿走了枪支弹药并开仓放粮,他还亲眼见到过几十人被押送着走过南门外街,他们的手掌被铁丝穿着,目光呆滞,行同僵尸。

他的夫人刘明丽是他在挑盐路上遇到的。那时十几个人一同结伴挑盐,沿途歇脚时总有人喜欢寻些男女之欢,他们把山货换的钱或卖盐赚的钱作为嫖资换取女人的身体,甚至有的人回来后箩筐空空,连本带利挥霍的一干二净。也有不要钱的女人,或是孤村寡妇,或是林间野女,她们不过是做了一夜露水夫妻,完事后便各走各路,互不相欠。 

简盛堂刚开始因拘谨不敢尝试被老挑工们嘲笑为“黄毛都没长齐”,直到刘明丽的出现给了他摆脱嘲笑的机会。他在刘明丽家歇脚了三次,每次刘明丽都满脸通红地围着他问东问西,他则盯着她看,不由自主地笑。那晚月亮躲在云后,影影绰绰,他们热汗涔涔,魂不守舍,半夜里他们再也无法控制燥热的身体,纠缠在了一起,在云雨中享受了各自的第一次人生极乐。第二天未等天亮,简盛堂就慌慌张张地挑起箩筐上路了,连招呼也没有打。

路上他骄傲地说起这破天荒的经历,但老挑工们依然嘲笑他,“一看就是第一次,估计连眼窟都没找到。”

后来的几个月简盛堂渐渐地淡忘了这桩事,直到有一天刘明丽挺着大肚子出现在他面前,他才恍然一惊。

刘明丽说:“害的我好找!”

简盛堂说:“你一个人来的?这么远你怎么找到这的?”

刘明丽头发蓬乱,满脸油汗,大襟短衣上沾了些尘土,简盛堂顿生怜爱之心,那确实是一张美丽的脸,想不到这张美丽的脸竟然会穿过崇山峻岭,历经万般艰难来到自己面前。很快,他提了亲,在县城租了屋子,办了喜酒。不久后刘明丽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简泽业,几年后又生下女儿,取名简泽娥。

……

“盛富来了!”刘明丽将简盛堂从回忆拉回现实。简盛富是简盛堂隔了几代的远房亲戚,因两人年龄相仿,一块长大,故显得亲似兄弟。这次简盛富带来了四十斤茶油,三十斤菜油。他们常常这样合作,简盛富负责把村里的油和土产卖到简盛堂的“盛鸿昌”,简盛堂则负责在县城售卖。

简盛富挑着担子进了屋,简盛堂招呼刘明丽上茶。 

“这两年陆续从长沙和衡阳迁来了一些学校,各镇上也多了许多驻军,人和铺子都多了不少。”简盛堂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不光是人多铺子多,各式洋货也多,还有这盐也多了,以前这盐可是稀有货,就三家有卖,现在都七八家了。”

“不比从前了,我们该有两年没挑盐了吧?自从这铁路、公路畅通后,谁还吃那个苦。”简盛富叹道。

那条从县城到星子埠,翻越崇山峻岭,磨破数不清的草鞋,肩上的老茧结了一层又一层,用生命和汗水浇灌的几百里挑盐之路正愈渐荒芜。南天门的千级台阶仍让他们心有余悸,跌入谷底的孤魂的凄厉喊叫仍在他们耳边回响,老虎眼睛发出的绿光有时仍在他们的梦境里扫射,那塔山寨子岭上的茅兵有时仍挥舞着大刀在他们身后追杀。

“以后的人怕是再也体会不到我们的艰辛了。”简盛富感叹道。

“各个世道有各个世道的难处啊。”简盛堂说道。

简盛富坐了一会,结完钱款,回乡去了,此处无话。

各地都在宣传抗日的事,据说鬼子杀人不眨眼,砍下人的脑袋做球踢,他们抢劫、放火,强奸花姑娘,还强奸八十岁的老太婆。至于鬼子什么时候来,则众说纷纭,但总感觉近了,因为鬼子的飞机已在全县各地轰炸了几次,炸毁了许多房屋,死伤了许多人,弄得人心惶惶。

为了抗日,政府自然是要征兵的,刚开始每保限征一人,报名者众多。后来战事扩大,征兵名额越来越多,又因当兵苦,家属拿不到抚恤金,导致不愿当兵的也越来越多。政府只得强行抓丁,弄得鸡飞狗跳,有钱的出钱贿赂,没钱的哭爹喊娘地被拉走。有眼力见的男人看见情况不对就往山上躲。下凹的简盛富一行五人在山里躲了五天,这天实在饥饿难耐,又加上对保长的怨气无处发泄,便决定去王保长家捞一票。他们半夜摸至王保长家,宰了他的一头猪,牵走了一头牛,还放火烧了他家的偏屋。自那以后,他们愈加不敢回家了。王保长带人去下凹问过几次,但似乎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只是要家人转告他们只要尽快下山,好好种地,过往一切不再追究。果然事后再也没强行抓他们的壮丁了。

简盛堂为逃避抓壮丁也塞了不少钱,可是最近他渐渐感觉塞钱也不管用了,他对刘明丽说:“我得出去避一避,等过了这阵风再回来。”

刘明丽忧心忡忡,但想着总比一个月被勒索一回,最后还得被抓走强。“一旦风过了,你就回来。”刘明丽嘱咐道。

第二天简盛堂趁着天刚亮,挑起箩筐往北去了。

刚出城不到一里地,一伙手持刀棍的人横了出来,简盛堂告诉他们自己也是常宁人,是老乡,请他们帮忙放行。这伙人哪肯听他的,领头的挥手甩了简盛堂一嘴巴子,怒斥道:“路过的都得收税,老乡就能放行啦?还有没有王法?”简盛堂无奈只好给了钱才顺利通过此关。

又行至了约莫一里地,见前面又有人拦住了去路,一牌匾上写着“常宁盐卡”四个字。纳闷了,这不前面纲经过,这里怎么又有?简盛堂上前说道:“老总,我已经交过了,就在前面一里地,刚交的。”

“什么交过了!我们是替政府收税的,整个常宁只有这一处。”

“那前面那一伙呢?”

“我怎么知道是哪里的,我只管我这边的!”简盛堂见争执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便割肉般又出了钱通过此关。

行至衡阳城郊时,烟尘滚滚,正踌躇间,忽一队人马席卷而来,他们戴着头盔,穿着军装,手里的钢枪闪闪发亮。简盛堂忙避至路边,不敢有丝毫造次。这时一骑马的军官下马问道:“你干什么的?”

简盛堂支支吾吾道“我是农人,现卖点土货赚点小钱,我们都交了税的。”

“交不交税我不管,现鬼子正在向这边打来,你还敢到处乱跑,胆子不小,看你也是精壮汉子,正好补充我们的兵源。”说罢挥手招呼另一个军官过来。“这新兵就归你了!”

“是!长官!来人!把他带走!”

简盛堂一看急了,忙说:“长官,我上有老下有小,都还等着我回去养活呢,我走了他们怎么活啊,我这有钱,要不您拿走,求您放过我吧!”

“放肆!当兵吃皇粮有什么不好,况且正值国难之际,上阵杀敌,人人有责,当兵是每个国民的义务!带走!”

……

真是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逃了常宁的兵,又被抓了衡阳的兵。他想着或许打完仗就可以回家了,只是不知这仗会打多久。斜阳西下,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过,“哑”的叫声划破长空。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一二〇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61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