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典中品味语言》--中天悬明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04   共 0 篇   访问量:115
从经典中品味语言
发布日期:2020-07-04 字数:2514字 阅读:115次

  所谓经典,必有两重魔力:能跨越千里万里,能穿透千年万年。阅读经典,实际是品味语言的一个过程。语文教师阅读经典,对语言的感知就尤为明显。在和经典的亲密接触中,我们会有丰硕的收获。

  英国约翰·巴洛兹有一个巧妙的比喻——

  一颗宝石跟一块普通石头的区别并不在本质,而在于分子的排列——结晶的方式。木炭和金刚钻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但在外观和效用上,它们的差别可多远啊!珍珠所含的成分,没有一种是不能在最粗糙的蚌壳中找到的。

  如果两人有同样的思想,他们用差不多相同的语言来表现它们,然而一个人的作品是真正的文学,另一个却往往会是平凡陈腐的东西。

  这个巧喻说明语言组织排列的妙用。你再看——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要是我们孤立起来看上面一个一个词,或单独看一句一句,那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吗?然而当它们以结晶的方式排列组合出来,就成了晶光闪闪的“宝石”了。

  讲读《林黛玉进贾府》一文时,曾经和同学们一起津津乐道于林黛玉的眉和眼:“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以为此描写已传尽黛玉之神,记得当时还格外比较“罥烟”和“笼烟”之别,品味“罥烟”的妙处。谁想到,在读周汝昌的品红之作时,发现还有四种不同版本的眉和眼:

  1、两弯半蹙蛾眉  一双多情杏眼             (庚辰本)

  2、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  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人民文学出版社排印本)

  3、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  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1982年新校本)

  4、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  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列宁格勒旧抄本《石头记》)

  第四种描写,不仅已铁定“罥烟”之眉,更以“似泣非泣含露目”摹写出黛玉之眼,不仅把黛玉写活了,而且把黛玉写神了!如纸上立人,让人不由感叹语言的奇妙。尤其是,当看到大师曹雪芹尚且为黛玉的相貌而如此绞尽脑汁,平凡如我辈又怎敢玷污语言的神圣?

  曹公这一讲究,真的让人想起“墙角一枝梅”的“一”,“红杏枝头春意闹”的“闹”,“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语言的运用,修辞的选择,如调兵遣将,要经过多少的惨淡经营。

  正如马雅可夫斯基说过的一句话——

  开采一克镭,需要终年劳动。你要想把一个字安排妥当,就需要几千吨语言上的矿藏。

  读过《孟子》中的《齐人有一妻一妾》:

  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处室者。其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後反。其妻问所与饮食者,则尽富贵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後反,问其与饮食者,尽富贵也。而未尝有显者来。吾将瞷良人之所之也。”

  蚤起,施从良人之所之,遍国中无与立谈者,卒之东郭墦间之祭者,乞其馀,不足,又顾而之他:此其为餍足之道也。

  其妻归,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今若此!”与其妾讪其良人,而相泣於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从外来,骄其妻妾。由君子观之,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其妻妾不羞也而不相泣者,几希矣!

  初读此文,总觉得画线一句有重复累赘之感,“其妻俱告其妾”一句即可,为何作者啰嗦如此。后经多次诵读才发现,这一句只有重叠才能尽传其意,其妻的担忧、悬想和疑惑,就在这一句看似赘余的复述中。语言难道真的是字数越少越好吗?有时候字数虽少,读时仍感啰嗦;有时篇幅较长,叙写反倒洁净得很:问题并不在字数上的机械增减,而在于表达的曲尽其妙,在于构思时的匠心独运。这是我们在读《孟子》时悟出的语言玄机。

  这一感觉,在我们读《史记·项羽本纪》时得到了进一步的印证——

  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曰:“吾入关,秋豪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项伯许诺,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项王许诺。

  ……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

  上文中,樊哙的一段话和沛公的话何其相似。但是细加品味,差别何其大也。沛公面对的是项伯,而樊哙面对的是项羽;沛公之言重在申辩,说得委婉曲折,而樊哙之言重在责备,故在看似重复中增添了愤怒的感情,体现出一个赳赳武夫的粗中有细的性格,和沛公的一番话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然而当项伯面对项羽时却是“具以沛公言报项王”,一语带过,惜墨如金。司马迁用他那变幻莫测的笔,闪转腾挪,为我们提供了语言运用的范例。正因为此,阅读《史记》,我们最好读原文,而不能读译文。只有在原汁原味的浸泡中,才能提高我们对语言的悟性。

       阅读经典,此为一法。

  想起了易中天,他在做客中央电视台时说:读书,可以获得两方面的乐趣,第一是语言的乐趣,第二是思维的乐趣。他接着说读书是为了谋心,而不是为了谋生。作为语文教师,我们在对经典的阅读中,真正感受到的是语言的奥妙无穷,气象万千;而这种感受,日积月累会变成一种营养,滋养我们的语文身心。


上一篇: 《下三峡 3》     下一篇: 《新农堰高坎 第十五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15次 | 联系作者
对《从经典中品味语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