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三峡 3》--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04   共 0 篇   访问量:154
下三峡 3
发布日期:2020-07-04 字数:4474字 阅读:154次

3

   

完工典礼后的第三天,赵丹青在北京国际机场的出国管理处办理完行李检查。回首朝身后望去。

多少年之后,也许自己还会要回来的。走在去出国候机室的长长的过道里,丹青的心情是复杂的,动摇的。

父亲赵大烈没能出席完工典礼,是丹青下决心出走的主要原因。宝钢胜利完工了,可又有谁还记得七年前,父亲带领钢铁界考察团东渡日本,在看过日本的所有的现代化钢铁厂之后,以其独特的直觉,断定中国今后的出路是在沿海地区建造大型钢铁厂。为此,在国务院进行了大胆而激烈的辩论呢。

诚然,最后做决定的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可是,在下面做事的是父亲呀。为了从农民手里征收土地,在人民公社差点儿没磨破嘴巴皮子。为了平整土地,亲自指挥在地下打入了十几万根桩子。时间就是金钱!为了早日实现中国的现代化,他身为重工业部的第一副部长,却将指挥部设在了当地的小学校里。冬天,战严寒,战得满脸的胡须都冻结成了冰棍;夏天,斗酷暑,斗得分不清身上的汗水和泥水。如果不是父亲当年为宝钢拼死拼活……如果宝钢不曾一度下马,完工典礼也不至于要拖到今天的呀。

父亲卷入政治斗争的旋涡,由于采取了过于轻率的行动,结果被贬到了贵州省的铝厂。这也没什么,胜者为王败者贼,就算是他咎由自取好了。可没功劳总该有苦劳吧?好容易宝钢完工了,怎么说也该请人家回来参加庆祝典礼吧?哪怕是给人一个参观一下建成了的现代化的大型钢铁厂的机会也好。

在远离北京、上海的贵州省的穷山沟里,说好了三年期限的。可至今仍不见有可能再回北京的希望和动静。看来父亲是没有希望的了。象他这样的共产党员命里注定了的从山沟里崛起,最后也要在山沟里灭亡的。透过候机室的玻璃,可以看到跑道上滑行着的飞往日内瓦的瑞士航空公司和飞往东京的日本航空公司的大型客机。

丹青朝着跑道的尽头望去,想想自己就要离开中国的大地在另外一个国家里生活,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呢?她不知道。只知道心乱如麻,忐忑不安。

广播响了,通知搭乘泛美航空公司班机的客人可以登机了。候机室里的乘客开始朝登机口涌去。丹青用手摸了摸放在短大衣口袋里的机票。机票是经由东京去美国芝加哥的。在宝钢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三个月前被派往芝加哥某设计研究院的研究员,出国前,主动地向已和冯长辛离了婚的丹青求婚。他长丹青一岁,原来也在首都设计院工作。此刻正在芝加哥等着她呢。

离开了第一个丈夫蔡永桂,离开了第二任丈夫冯长辛,现在又要去美国同她的第三个丈夫结婚。从来是我行我素,天不怕地不怕的丹青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害怕离开中国,不知道能否在另一个国家,另一个社会制度里生活得下去?

广播在催促没有登机的乘客,丹青仍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遥远的旷野。

“快点!您还磨蹭什么呀!”

中国民航的职员请她赶快登机。

“知道了。”

丹青回答道。将北京土地的颜色、树木的颜色全都收进了眼里,这才车转身,笔直朝登机口走去。

走着走着,在内蒙古的草原上和初恋的情人陆一心相拥在一起的情景又浮现在了丹青的眼前。别了,陆一心!丹青在心中向陆一心做了最后的告别。

 

北京的家,月梅正在给公爹陆德志的茶碗里沏茶。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爹要是同他们一起去长江旅行就好了。”

月梅说。言语中带着点儿遗憾。

“不好。还是让陆一心和松本先生二个人在一起的好。这早晚,他们该是旅游到了什么地方了呢?”

陆德志呷了一口茶,望着摊开在桌面上的长江三峡的地图。

月梅也凑了上去:

“说是今天早上七点钟离开重庆,不知道船现在到了啥地方?”

用手指指着盘旋于中国大陆华南地区,最后注入东海的大河,嘴里含湖不清地嘟哝道。

“月梅,你好象有什么心事?”

陆德志的眼光从地图上抬起来问道。

“……和松本先生一起乘船旅游,陆一心他不是想回日本吧?我总觉得心里闹得慌。”

“陆一心,他跟你说过这事儿?”

“没有,我只是一个人瞎操心的。”

“甭定松本先生要劝说陆一心回日本去的。”

陆德志估摸着月梅的心事说道。

月梅沉默了一阵子之后,说:

“爹,如果真有这事儿,陆一心要是做了决定,您老不会有意见的吧?”

“上次,我和淑琴来看你们。我们有日子没来北京了,正好陆一心也从日本出差回来了。本该一家子高高兴兴地乐和乐和的,没想到陆一心出事了。丢失了机密文件,又象文革时期一样蒙受不白之冤,我俩胆都唬破了。”

“……那样的事情,不会再有的了!”

月梅宽慰老人道。

陆德志想起了那时曾经劝说陆一心,与其窝窝囊囊地遭人怀疑,倒不如干脆跟松本回日本去算了的事儿来。

“谢天谢地,总算是有人给他平了反,又让他重新回到了宝钢。在那热热闹闹地完工典礼活动上,你瞧陆一心有多开心呀。打小我就知道陆一心是个人材,是国家的栋梁,我说的没错吧。”

眯缝着眼睛言道。

“爹,您可别这么说,就算你同意陆一心回日本,我还不答应呢。”

月梅有什么说什么地言道。

“松本先生是个好人。前天,松本先生初次上家里来,你不是同他打过交道了么?就算在日本生活有什么不便的地方,松本先生也会替你们解决的。”

“没错。他的确是个好人。一见面就知道他是个性格温和的老实人。可是,真要是去日本,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扔下燕京医院护士长那份活儿呢……”

“再说,也得好好地想想多多的事儿哟。”

陆德志说道。

月梅走到了窗前,象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刚从学校回家的燕燕,说是开学习会,这会儿正和同学们在院子里的长椅上读书呢。抬头正好看到了月梅。月梅打开窗,探头出去。

“我们要去鼓乐队练习去了,得晚点儿回来。爷爷呢?”

燕燕问母亲道。见到陆德志从窗口伸出头来,张开嘴笑了。挥着手和同学们一起走了。

“爹,我想不明白。越想越不明白。只要是为了丈夫和多多的幸福,我是怎么着都行呀……”

月梅象是说给自个儿听似的言道。

“那最好不过的了。那些话等陆一心回来之后再说吧。我想歇息会儿了。”

说完,陆德志在长椅子上躺了下来。月梅给他身上盖了一床毛毯,然后上厨房去了。

陆德志闭上眼,脑子里想象着陆一心和松本在一起乘船旅游的情景。用不着担心隔墙有耳,父子俩可以畅所欲言。决定他的将来。

作为同陆一心共同生活了四十年的父亲,说心里话,自己当然是不愿将儿子送还给别人的。可是,为了孩子的幸福,为父怎么可以拉扯他的后腿呢?现在的人,没门子的人钻山打洞削尖了脑袋都想往国外跑。陆一心的亲生父母是日本人,落叶归根,自然更没得说了。连月梅都有了思想准备,自己还能咋的?想想月梅刚才说过的话,陆德志直觉得心疼,揪心的疼。

 


上一篇: 《第六章 弥天大祸(上)》     下一篇: 《从经典中品味语言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54次 | 联系作者
对《下三峡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