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22   共 0 篇   访问量:147
第八十七章
发布日期:2020-06-22 字数:1792字 阅读:147次

谈了一阵后,吴珍不屑撇嘴道:“吴广忠老王八,不如公鸡懂礼貌。” 梁艳梅奇怪:“公鸡懂礼貌?” 吴珍点头说:“对呀没看见?公鸡踩蛋前,要放下翅膀给母鸡跳舞。他是没人就动手。” 梁艳梅乐了,侧躺用臂垫好头,催她接着说,就听外间你争我抢七诌八扯高谈阔论起来了,就数孙大志声高,于是笑叹道:“有人说,政治对于老百姓,好处是能满足男人的口舌,本分都不讲,实在很无聊。”推拉吴珍说:“你也躺着说话吧,扭坐床沿不累吗?” 吴珍蹬掉脚上布鞋,挤上床来拉被盖了,两股体香混做一股,和梁艳梅同枕说话渐入那境,两人齐齐脸热心跳。

后来梁艳梅,听她说得实在不堪了就问:“倒是听不出,你有半点讨厌他?” 吴珍羞笑道:“劲头上来谁是谁!只管使劲弄死他。哎……,谁会想到我的青春会献他?只怨没个好老子,又没你这大本事是工程师,要恨就恨命。” 梁艳梅盯问:“就是恨爹娘?不是说,恨命不如拼命吗?” 吴珍翻眼叹息说:“可也是,我们这种穷地方,好命全靠别人赏,你又怎样?你能怎样?!我不恨爹娘只恨命,这世投胎投错了,下个轮回再看吧。我的爹娘也恨命,只是后来弄疲了,习惯了。可我这辈子,才开个头呀?” 梁艳梅难过,心想许多人,真随大流过日子,她倒算个敢拼的,只是代价大,太不值得了,因此同情道:“你这个条件,出人头地会很难,我说不出该怎样帮。” 吴珍否认说:“我根本没想冒芽芽,只是心里不踏实,总在急,害怕被人弄回去。梁阿姨,山里实在太穷了,跟牛圈也差不多,只能算人圈,不信哪天接你看!” 梁艳梅怜道:“一定去。只是一位大姑娘,这样做就划不来,将来怎么面对他。” 吴珍恨恨说:“别臊我,也没那么划不来,他喜欢得很,没人在时样样依。我隔三差五要他再答应一遍,不许他忘了。告诉你,我可凶,他从不敢提老婆,我也和他说白了,两年满可以,谁也别亏谁,都不会白做。”

梁艳梅心惊。

吴珍问:“眼珠瞪得那么大,满脸全是还想听,下面早湿啦?可惜没有了,他的花招就那些,多半只为得快乐,我心里其实不喜欢。说说你俩吧?你们有文化,花招肯定不一般。”睁大眼睛盼要听。梁艳梅翻身背对她:“去去去,死丫头!问起我来了。” 吴珍就来抱住问:“你那人,可比吴广忠壮实,走路咚咚咚,虎背熊腰的,多么威武啊,哪天整死你!我都说了快说嘛。” 梁艳梅羞得骂:“你滚蛋!”骂完转身恨着笑,两人嘻哈打起来。

好一阵累了,梁艳梅便说:“起来吧,中午要赴宴。” 吴珍说:“我又去不成。”不起来。梁艳梅起身说:“去,我说的。今后你是我干妹。” 吴珍兴奋道:“眨眼辈份就见长!你那苗副县长,就是我的干哥?实在好的不轻!”

“敢乱想!”

“梁姐姐,你想哪去了?”

起来紧紧抓住梁艳梅问:“哪天正式磕头拜?”

梁艳梅就嘿嘿笑:“越快越好,现在磕吧。”又乐道:“一般磕三个,你要磕九个,一个不响都不行。” 梁艳梅以为,一句玩笑话,说完就算了。那知道吴珍慌慌张张穿鞋下床,理好头发和衣裳,扶住梁艳梅坐正,退后一步跪地上,双手合十对天说:“老天爷爷谢谢你!从今往后有了这样的姐姐,真是你老开了眼。我的姐姐,受妹一拜!”不等梁艳梅反应,咚咚磕起来,一磕一抬头,个个磕得实在响。

吴珍很感激,喜泪满面淌。

梁艳梅愣了,顾不得穿鞋,上去抱住说:“吴珍呀吴珍!怎么能真这样呢!”

“早知命中有姐姐,何苦去陪别人睡。”

两人跪拥大哭。


上一篇: 《梅雨》     下一篇: 《第九十六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47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八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