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讨要的红灯笼》--秋天洁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16   共 0 篇   访问量:428
被讨要的红灯笼
发布日期:2020-06-16 字数:1716字 阅读:428次

  八十年代初,人们的生活水平相对匮乏。父亲和所有的庄稼人一样,把养育我们的每一寸土地看作比金子还主贵,和生命样重要。因此,平时,他除了耕种自己的田地外,一有空,便背着铁锨及镢头、拿把镰刀,或者挑着箩头,到横卧于我村村对面的一条沟里开荒滩、垦荒坡。这期间,父亲认识了邻村和他一起刨小片地的七十多岁的王老伯。休息时,地邻的俩人随便坐在地头唠唠嗑,拉拉家常。这天,王老伯忽然话锋一转,向父亲讲述了一段关于他自己的神奇经历一一

  王老伯,七十多岁,花白的头发,脊背似负着一座大山般驼着,沟壑纵横的脸上写满岁月的苍桑。据说,他老伴早亡,出嫁的独生女儿考虑到老父亲一人在老家烧火燎灶、寂寞孤单,就把他接去和他们一家共同生活。岂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女儿在一次车祸中意外丧生。年迈无依的他,不得不重回自己的三间老房子里来,独自在土里刨食。

  单说这年炎炎夏日的午后,王老伯扛着锄头顶着矫阳到沟里除草。前时地里旱得裂缝,后来,下了场雨,草,密密麻麻疯也似地和庄稼苗争夺着生存空间。王老伯虽说年迈,但也改不掉年轻时的急性子,一到地,就恨不得一下子把这块地里的杂草通通整治干净。他时而握锄,锄锄拾拾;时而蹲下,一边薅,一边像蜗牛般缓缓挪动着身子。身后,是一铺又一铺被除掉的杂草。当草除完,一看天气想变,怕堆在地里的草遇雨坐活,他顾不上坐下来喘口气,抽袋烟,就急急忙忙把地里的一铺铺草抱起往地头挪。不知不觉,日落西山,时至黄昏。

  整个大地笼罩在浓重的暮色之中。

  忽然,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轰隆轰隆的雷声。不久,一堆堆翻滚着的乌云渐渐聚拢在一起,低低地向他的头顶直压下来。

  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王老伯手拄锄头,心里虽然着急,但人老腿笨,他还是小心翼翼地顺着沟底可以依稀分辨的田埂,蹒蹒跚跚地摸索前行。

  天,越来越暗也越来越黑。黑暗中,忽然,他发现对面有微弱的灯光由远而近渐渐向这边移动。随着灯光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明,他的心头不禁一亮,莫不是有人来接自己?但转念一想,这是白日做梦: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为他回不回家而担忧,更没有人在乎他是死还是活。想到这里,一股莫名的悲哀蓦然涌上心头。

  “哎,这老汉,干活不要命了干到真咱?"

  当王老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时,发现提着红灯笼、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比自己年长慈眉善目的白胡子老人,他正用关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没等王老伯搭话,老者又说,天恁黑,看你也怪可怜,要不,你把灯笼照回去吧!

  王老伯虽然迟疑了一下,但还是从老者手里接过红灯笼。正要道谢,老人已经远去。忽然,背后传来尽管苍老但洪亮的声音:记住,别把我的灯笼弄丢了,过两天黄昏还给我!

  当王老伯打着灯笼回到家里,刚把锄及红灯笼分别挂到房檐下的木橛上时,随着天上划过一道闪电,一场瓢泼大雨直泻而下。他听着哗哗啦啦喧泄的雨声,心想,如果今晚不是遇上了好心人,后果将不堪设想……不知怎么,他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也不知这位好心人咋样了,如果他把灯给了自己,而他却出什么意外的话,自己的心将永远也难以安宁……

  雨,下下停停,停停下下。一连几天,雨还是没有真正停歇的意思。王老伯早把灯笼的事抛在脑后。

  一天夜里,梦里有人给他要灯笼。白天,事一多,又把这件事给忘了。过了几天,老者又出现在他的梦中。第二天,他定晴一看,发现自己用过并挂在房檐下的红灯笼竟变成一颗干了的蜀黍茬。他虽然觉得事情蹊跷,但没有了红灯笼,他一时又无法向老者交待。

  这样又过了几天,梦中讨要红灯笼的老人,这次对他可没像以前那样客气而是大发脾气,脸色异常难看可以说有些狰狞:你说你这个人咋恁不讲信用?!我好心让你打我的灯笼,你却迟迟不送。明晚,千万千万给我送来!

  黄昏,当王老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提着一个蜀黍茬往沟里去时,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好在身体并无异常,而被他扔在一边的蜀黍茬已不知所踪……


上一篇: 《厕所人生》     下一篇: 《第九十二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28次 | 联系作者
对《被讨要的红灯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