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忍着痛前行》--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16   共 0 篇   访问量:141
第七十章 忍着痛前行
发布日期:2020-06-16 字数:12262字 阅读:141次


帅小泽打完电话,把手机装进口袋。转身往酒楼的玻璃门走,迎面看到高育红从酒楼里面出来。刚想过去打招呼,忽然看到她身子一歪,跌坐在地上。

他也顾不得考虑了,抢步跑到她跟前。蹲下来问:“红姐,你咋了?要不要紧?”

“啊?傻——是帅小泽啊?你怎么——我,我没事儿,脚脖好像崴了,有点儿疼!”她先是一副吃惊的样子。接着表情从意外到惊喜再到激动最后故作平淡。

他想都没想俯身把她抱起来,走到十几步远的花坛边。把她轻轻放到台子坐好,然后低头看她的脚,右脚高跟鞋的鞋跟已经齐根断掉了。他蹲下身子把她的脚轻轻拿起来,脱掉皮鞋放在一边,把她的脚放在他腿上,轻轻为她揉搓脚踝。

“傻瓜,别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她轻声说,感觉身子也震了一下,“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叫你,你把我脚放下吧,疼一会儿就不疼了。”

“红姐,我就是你的傻瓜。我啥都知道了。你让小敏给我的毛衣,你让二叔照顾我。我知道你还在乎我,你知不道我这些年也一样想你?”他仍然轻轻揉着她的脚,这些年的思念让他百感交集。

“你——你真的还是我的傻瓜?你不恨我了?”她伸出手掌想抚摸他脸,却在离他十几厘米停住,眼睛紧盯着他逐渐成熟的脸庞。

他伸手捉住她的手腕,挪到脸上,让她细腻的皮肤与脸贴在一起,感受她手掌心淡淡的温度。激动的看着她说:“我就是你的傻瓜,从来没变过,从来都是。还有,傻瓜从来就没有恨过小红,从来都没有!”

“对不起!别,别这么说,小泽,一切都过去了。没有傻瓜,也没有小红。我有自己的家,丈夫,孩子。”她忽然把手抽回去,低下头柔声说,“把我脚放下,好吗?算老师求你!别让我在你面前哭,好吗?”她的身子又抖了几下,几乎要忍不住抱住他。可那样以来她这些年所做出的努力,都可能一朝尽毁。包括她现在的家庭,孩子,也会影响他的家庭、事业,甚至后半生。

“红姐,我知道你在乎傻瓜,为啥还要装冷淡?你该知道为了你我啥都不在乎!”他轻轻放下她的脚,靠近她盯着她的脸。

“求你了!小泽,别再这样说话了。我有家,有孩子,有丈夫。而你,该有更好的生活。”她说着忽然抬起头,已然是泪眼迷离,“要想以后再看到活的高育红,就别对我那么好。你该好好的地过自己的日子,善待你的妻子孩子,那咱还是朋友。”

“红姐,我没有妻子,没有孩子。”他激动地说。此时心里已经抛却一切,什么事业、王易佳、袁欣敏,他耐不住狂热的情绪。

“可是我有!你忍心破坏吗?”她把脸侧过一边,不想让他看到泪水。

“那,那好吧。我,我走好了,我不打扰你的美好生活。”他说着站起身转身就走,几乎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小泽!”她再次叫住他,“别怪我,好吗?”她硬撑着站起身子,这次与他相见真的出乎意料,她真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他连忙转身,看到她身体倾斜眼看就要倒在花坛。再次闪身到她跟前伸手揽着她的腰,身体和她紧贴着。柔声说:“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帅小泽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我到死都不会怪你!”

“快别说了,还让我坐下吧。你赶紧进去,让人看到了不好!”她低声。心里多么渴望他能多抱一会儿,可惜现实不允许,不由得轻叹口气。

“不,我先把你送去医生那里擦点儿药。”他坚持说,怎么忍心把她一个人留在外面。

“唉,算了,你还是扶我进餐厅吧,我让他们给我找点儿红药水儿去。”她妥协了,也是对自己的妥协。她此时也希望跟他多贴近些,即使是短暂的两分钟,一分钟,或者几秒钟。

他没答应也没拒绝,而是一换手,轻轻把她横着抱在怀里,向酒店大门走去。她没有坚持,也豁出去了,哪怕丢人也愿意在他怀里多停留片刻。

两人刚转过花坛,迎面就看见袁欣敏哭着冲出来,身后有十几个人跟着。

“帅小泽!你,你,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袁欣敏大声骂到。眼泪又顺着脸颊哗哗的往下流。

“小敏,你这是怎么了?”帅小泽疑惑地看着袁欣敏,不知道他怎么变成这样。再看她眼睛盯向怀里的高育红,连忙解释:“小敏,别误会,高老师——”

“你还有脸说?混蛋!”袁欣敏哽咽着转身看到身边的高大铭,一把拉住他胳膊说,“大铭,不是要订婚吗?走,咱们接着订婚去!我不想看到这个混蛋!呜呜呜呜……”拉着高大铭就转身往酒楼里面走。

“小敏,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高大铭更加手足无措了。他知道袁欣敏是在说气话,再看帅小泽还抱着姑姑站在那里,“小泽,我——”

“这婚你到底还订不订啦?”袁欣敏对高大铭喊道。她真的很心痛,痛彻心扉的痛。本希望向帅小泽求助,可他偏偏这时候还抱着旧爱不放,真有些见谁都想骂的感觉,眼泪更是不听使唤地凑热闹。

“好!我听你的,你要咋我都陪着你!”高大铭豁出去了。今天已经尴尬的难以形容,如今她还不依不饶的,只好配她闹到底。反正横竖都是爱一场,哪怕被老爸扫地出门也认了。

“把我抱起来!呜呜呜呜,到里面那个台子上,接着交换戒指!呜呜……”袁欣敏再次哭着喊。

高大铭瞥一眼帅小泽,他还在那里看着,连句安慰话都不说来,也不出言阻止。他轻轻叹口气,侧身把袁欣敏抱了起来转身往酒楼里面走。她又迷离地斜了帅小泽一眼悲愤地喊:“嘉嘉,我的戒指!”

李嘉大声答应完,低头对帅小泽说:“她本指望你救她,你竟然——真是个混蛋!”她清楚地知道,哪怕此时帅小泽把高育红放下去拦住高大铭,袁欣敏一样会跟他走。

“嘉嘉,高老师的脚崴了!”他这句话说过三分钟,人仍然在原地站着,怀里仍然抱着高育红。他不是走不动,是满脑子混乱。搞不懂为什么袁欣敏哭着跑出来,为什么又要跟高大铭订婚,高大铭本来是要跟谁订婚的,为什么又抱着她进去,她让李嘉拿的戒指又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高育红本来挣扎的情绪也被刚才的事情搞的更乱:袁欣敏很多年前就是他的女朋友,怎么会跟大铭订婚?怎么又来找他发脾气?正发着脾气又要回去交换戒指,李嘉说指望他救她又是为什么?但不管里面发生什么,他都不能这么抱着我一动不动,石忠看见又该难过了,老爸看到又该多难堪。忍不住轻声问:“你打算就这么站在这儿吗?”

“啊?对不起,我被他们搞糊涂了!咱们进去!”他说着抱着她走向大门。进去后仍旧把她放在原来的椅子上,也没理会几个妇女异样的眼神,慢慢地回到最初看她的柱子旁边。

没有几个人留意帅小泽,因为大厅里面的事情同样让大家震惊。高育筝刚跟小敏父亲谈过,到台上用话筒正向所有来宾致歉,说今天搞了个误会,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只当是朋友间的聚会,酒宴将会照常进行。正满脸赔笑说着,高大铭抱着袁欣敏又回来了,而且直接就来到台中间,说要继续交换戒指。高育筝也被整懵了,干吧嗒嘴说不出话。还是主持人见机行事,笑着说高省长刚才给大家开玩笑,袁欣敏和高大铭临时演的节目把大家唬住了,现在订婚仪式继续进行。

这戏剧性的变化,让高袁两方面来到客人都轰然一笑,也着实的捏了把汗。因为这要是传出去,整个凤城都会引为笑柄,两家家长都会因此颜面扫地。小敏父亲本来都已经无地自容的想转身离开,幸得高育筝规劝,才勉强的忍住。袁老爷子和全家人都坐在那里长吁短叹,忽然听到那边的喧闹。再仔细这么一看,脸色也逐渐恢复。再后来高育笙夫妇过来热情地招呼,大家脸上也就逐渐露出了笑容。

酒席开始以后,高家父子都带着妻子来回招呼客人,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尤其是陪着小敏父亲的高育筝,可以说春风满面。不断的向小敏父亲、爷爷敬酒,一口一个亲家,俨然成了最近的亲戚。袁欣敏坐在母亲身边脸色惨白,眼睛呆滞地看着正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她旁边的李嘉心情也糟糕透了,连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看身边傻子似得闺蜜,心里不断生出丝丝的哀伤。再望望东边角落里的帅小泽,他也是无精打采地坐着。谁跟他说话都是呵呵一笑,谁来敬酒也都是呵呵一笑。看不出有什么不高兴,也看不出有什么高兴的。能懂他的大概只有隔壁做的刘烨刚,因为他在不时提醒帅小泽,还为他夹菜。

酒席结束的时候,帅小泽跟大伙告别,说有急事连夜赶回西安。他会让小聪留在老家呆两天,如果大家准备好回西安就打小聪手机。大部分人都认为他仍情系袁欣敏,不愿留在伤心地才急着走。也没劝他,只是让他路上开车注意安全。起身后他再次来到柱子跟前,远远看了几眼高育红。却意外地发现以前送给她的那条项链在小男孩脖子上面。心想既然是她的东西,爱给谁都是她的自由。信步往外走再看袁欣敏,还在她母亲身边坐着,还是不吃不喝。李嘉看到他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轻轻摇头叹气快步走出酒楼,开车离开。

往回走的路上,帅小泽又打电话给王易佳,还是关机。他又打给母亲关爱红,让她替他收拾一下行李,他回去以后就往西安走,过几天有空再回来。挂了电话,他加速往家里赶。到城北立交时又临时决定到王易佳家里去一趟。于是在老学校那条路右转朝康城小区开去。

按了两遍门铃后,门开了。佳佳母亲开的门,见到帅小泽后先是一惊,随即笑呵呵地说:“咦,小泽来啦?快,里面坐,里面坐!”热情和初次见他时没太大区别。

“阿姨,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帅小泽往里走着勉强挤出几丝笑容。对王易佳的母亲,跟对自己母亲一样的尊重,只是不像在母亲身旁那么随便。

“小泽,坐,你妈身体好吧?房子盖的咋样了?”佳佳母亲很随意地聊着,还沏了杯茶放在他面前。

“谢谢阿姨,我妈还好,房子也按进度盖着。”帅小泽尽量让自己平静,不时往四下观看,希望王易佳忽然出现。

佳佳母亲不断和他聊家常。什么哪个窑厂的砖涨价、哪个菜市场的称不准、谁谁家吃了米猪肉住医院、隔壁邻居的小猫一窝生了四个颜色各不相同。总之就是避开谈王易佳的话题。时间不大,王仲坤从外面回来,跟帅小泽客气几句,就坐在旁边抽着烟看电视。烟味熏得帅小泽频频想咳嗽,都忍住了。佳佳母亲却还是不厌其烦地说东加长西家短的鸡毛蒜皮小事。再后来,王仲坤直接靠在沙发背上睡着,此起彼伏地打起呼噜。好在烟味渐渐淡了,噪音帅小泽还能承受住。

看着时针转过十一点半,帅小泽有些耐不住了。轻轻咳嗽一下,打断佳佳母亲的话轻声说:“阿姨,我今晚就走了,能不能让我临走见见佳佳?”

“见佳佳呀?”佳佳母亲本来微笑的脸呈现出为难的样子,看了一眼旁边酣睡的丈夫说,“小泽,阿姨不瞒你,目前不太现实。佳佳前几天跟她二姨妈去西乡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二姐家隔壁有个男孩儿,长得很排场,打小就喜欢咱佳佳。去年这孩子警校毕业安排在市局,非闹着要二姐来撮合。所以,二姐就把佳佳接过去让俩人相了一面,大概是成了,也就没说回来的事儿。”

帅小泽当然不会相信她这些话,却又不便多说。再次笑着说:“阿姨,我只是想见佳佳一面,您可以当面看着,我说几句话就走。”

“小泽,阿姨也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佳佳已经许人了,你也知道她也老大不小了,跟你耗不起。那个孩儿随说不像你这么有本事,可好赖也算个吃商品粮的,对咱佳佳更是一门心思地,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再说了,那是俺家二姐保的媒。小泽,你不会为难阿姨对吧?”佳佳母亲还是满脸笑容,“有一点儿你放心,阿姨还是把你当亲侄子看,你弟小源跟我们小豪也跟亲兄弟似得。过阵子,一定给你介绍个年轻漂亮有家底儿的姑娘,啊?”

听她这样讲,帅小泽就明白她是坚决不会让他见王易佳了。也没什么好央求,总不能等人家把话说绝了。还是尴尬地笑了笑,轻声说:“阿姨,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您要方便了就给佳佳带个话,就说不管啥时候,小泽都希望她过的开心。还有,我就是那辆永远不变的公交车。”说完站起身子,看了看旁边酣睡的王仲坤转身往外走。

佳佳母亲紧跟着往门口送,仍然乐呵呵说:“小泽,慢走啊?放心,阿姨保证给你介绍个好姑娘!”

“阿姨,不用客气,我走了!”帅小泽说着转身走向电梯间,按电梯下楼。

回到家后,关爱红还坐在堂屋等他。他简单地跟母亲说了王易佳的事情,让母亲不要担心,过阵时间他再去找她。母亲反过来安慰他,让他安心工作,照顾好自己身体,婚姻的事要随缘。

看看时针过了午夜十二点十分,帅小泽让母亲早点休息。他拿起行李出门,发动汽车,缓缓驶向村口。

车子上了高速,速度自然而然就上去了。他感觉心都快被风吹碎了,赶忙关上侧窗和天窗。认真地看着车子正前方,脑子却不由得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来的时候热热闹闹,又是想盖房,又是打算订婚。几天下来,房子虽然如期动工,可订婚却成了泡影。以前总烦恼的两个挚爱的女人,纷纷离他而去,如今再不必为难选谁。意外地见到高育红,也再次证明她依然是他的最爱,尽管只是浅聊几句,尽管抱她时没留住她身上的香味。但他知道她仍然那么漂亮,知道她有家、有爱人、有孩子、有幸福,也不能不说这是最好的安慰。

天窗外星光灿烂,他无心欣赏。黑夜里两边的绿树飞也似地向后跑去,他已不能回头。只是认真地看着马路,认真地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道路尽头的微弱灯光,知道天亮后有事情等着他去做,也明白明天还有新的希望。就像黑夜过完就是白天一样,无论如何,他都得积极的面对未来。

早上八点十分,帅小泽出现到办公室门口。微笑着与路过的曼妮点头打招呼,然后进房间。坐在办公桌前开始看堆积的文件夹,拿起笔在该签字的地方认真地写下名字,再接着看下一份资料。

“咣咣咣”几声敲门声。“帅总,你回来了?会议还有二十分钟,你要不要喝杯东西?”梁甜出现在门口。

“哦?来杯泡沫吧!进来坐!”帅小泽抬起头看梁甜,微笑着指指沙发,人也从椅子站了起来。

“咯咯咯,好啊。”梁甜莞尔一笑,转身对门外不远的吧台喊,“小雯,拿两杯泡沫到帅总办公室!”说完轻轻来到沙发帅小泽旁边坐下。侧脸看着他笑而不语,率真的表情像个孩子。

“看啥?我晒黑了?”帅小泽在她身边坐下,笑着说完,低头看手里的文件。

梁甜靠近他一些,轻声说:“没有,觉得很久没见你,想仔细看看!”

“呵呵呵。”帅小泽干笑了一下,站起身取支笔,把文件上一行话圈了起来,又接着看。

一个文员把咖啡送过来,放在茶几上笑着离开了。

“哎,你——晚上有应酬吗?”梁甜低声说。

“好像没有。”帅小泽说,眼睛没离开文件。

“陪我看场电影吧?”梁甜说话声音还是不大,眼睛看着他的脸。

“哦?”帅小泽觉得她今天有点异样。从洛杉矶回来几个月,两人都没有单独说过工作以外的话,“嗯,你安排吧。回头你让征求一下各部门的意见,尤其是美国来那帮子,看有没必要组织个集体活动。像短程旅游,野外烧烤什么的,来了小半年也没放松过。”

“嗯,我一两天就安排。”梁甜轻轻一笑端起咖啡,呷了一小口说,“王助理没跟你一起回来?是不是老家有事情没办完?”

帅小泽犹豫了一下说:“让人事部给记成出差,工资照发。她手头的工作暂时让安小惠作,隔壁办公室暂时空着,别让任何人动她东西!”

“知道了,你先喝咖啡吧。我去准备一下,咱该到会议室去了,等一下叫小惠拿资料过来,你们往会议走。”梁甜说着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九点半,会议准时进行。帅小泽和各部门总经理商量第二步计划的具体实施步鄹。由技术总监戴维斯、设计部的副总,与鹏程开发部杨总三人到计划拟定的十个城市做初步踩盘。完了再由帅小泽和鹏程张副总裁选定具体地皮。广告部要尽快联系电视台和导演,以及李嘉,帅小泽一个月内要见到广告片。销售部要尽快制定新的销售计划,并从上期销售精英中选取各城市销售负责人,为八月份十个城市全面销售荷院做准备。最后帅小泽又督促设计部和技术部,抓紧做成第三步计划的图纸和方案。总结上次丢图纸的教训,保密工作也被重视。这次的图纸和方案是分开放的,最后的组合工作会在他的个人电脑完成,然后进行加密。向加州科思特总部汇报也会由他本人前往,中间任何人都无法接触到完整图纸和方案。     开完会,帅小泽带着梁甜和安小慧去酒店见英国客人。

在酒店二楼的咖啡秀,他们见到英国来到三男一女,年龄基本都在三十七八岁。见面后先简单介绍,对方先是一惊,然后客气地握手。落座后,那位叫凯雯的女人说明了他们的来意。他们分别是比其尔、达尔西、菲利克斯、凯雯,都属于欧洲杰出建筑师论坛(LEAF)。杰出建筑师论坛奖是年初成立的,他们搜集了世界各地近期住宅商业楼的资料,从中筛选出第一届获奖建筑。其中帅小泽的“鹏科荷院”设计,获得最佳单栋住宅提名。他们此行主要目的就是采集几张实景照片,由帅小泽本人在照片签字,并填写参赛资料。还说之前他们寄过公函,但没得到回复。菲利克斯是伦敦仸瑞地产公司的设计总监,他此行还有一个目的,是邀请帅小泽参与他的设计团队,参与他们公司阿联酋迪拜的一个项目设计。

“梁主任,你告诉他们,拍照和填资料没问题。不管是西安还是其他几个城市,咱都可以派专人领他们去,至于那位先生的邀请——”帅小泽弄清楚他们的来意,觉得跟当前的工作没有多大关系,笑着跟梁甜说让她翻译,“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跟他说我对目前的工作待遇很满意,没想过要跳槽。让他再找别人吧!”

“哎,你不考虑?伦敦仸瑞可是世界著名地产企业!”梁甜凑近帅小泽小声说。

“呵呵,什么著名不著名,你觉得有哪家公司半年能给我两千万美金?秋季其他城市荷院要卖好了,至少还能弄两千万,这不是最好的工作吗?再说我在这是行政总裁,跳槽跳个设计师?”帅小泽对于跟科思特公司的合作,可以说非常满意。

“嗯,那好吧,那我就这么说了!”梁甜笑着说,她也不希望他离开。本来她以为自己对男女感情无所谓,可自从认识帅小泽以后,渐渐开始依赖他,每次他出差几天,她就会莫名地失落,有时甚至会吃王易佳的干醋,对以前交往的四个男朋友从没有这样的心理。她轻轻咳嗽一下,微笑看着凯雯说:“Kevin miss! Three Sir! My boss said, can take you to visit the 'lotus court villas' villa, five domestic cities have!Mr. Felix, my boss said,  was satisfied with present job, for your kindness can only say sorry!(凯雯小姐!三位先生!我老板说,可以带你们参观‘荷院’别墅,国内五个城市都有。菲利克斯先生,我的老板说,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对您的好意只能说声抱歉)”

凯雯点点头,然后看向菲利克斯。他迟疑了一下说:“Please tell your boss, I just invite him to do a part-time job, give some opinions on design, not force him to leave  current job。(请告诉你的老板,我只是邀请他做一份兼职工作,给一些设计上的意见,不是强迫他离开目前的工作)”

梁甜点点头,看着帅小泽说:“人家只是请你做兼职。”

“哦?”帅小泽淡淡一笑小声说:“兼职嘛,还可以考虑考虑,起码得征求托马斯的同意。你告诉他,如果时间不长,不影响我正常工作,再有合理的费用,我会试着向公司试试申请。”

“咯咯咯,你是不是就惦记赚钱了!”梁甜低头笑着说。

“这话说的,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再说赚老外的钱,也算为国争光吧?呵呵,不要白不要!”帅小泽笑着说。

梁甜报以甜甜的笑,用脚轻轻碰了帅小泽一下,提醒他不要当客人面前这么随意。然后微笑着看向菲利克斯:“Felix Sir! My boss said, part-time can consider, if there is a certain reward, he request Los Angeles headquarters for approval(菲利克斯先生!我的老板说,兼职可以考虑。如果有一定的报酬,他会请求洛杉矶总部批准)”

“Oh, please tell your boss, to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dubai and Britain's charges will be paid by us, the reward of his personal also is not the problem, I'm looking forward to his answer, thank you!(哦,请告诉你的老板,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和英国的费用将由我们支付,他个人的报酬也不是问题。我期待他的答案,谢谢你)”菲利克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完又看着帅小泽。

“哦?这么痛快?”帅小泽还以为他们至少要商量一下或者打个电话汇报一下。犹豫了一下说,“那就这样吧。你再问他们是要拍西安荷院,还是其他城市,要在西安,干脆咱三个现在就陪他们去。那个什么单子,你替我一填得了。完了再请他们吃碗儿泡馍。要是去别的地方,就让威廉通知那边的销售人员接待,小惠带他们去,行不行?”他说完把目光停在安小惠脸上。

“那我问问。”梁甜说完轻轻一笑,又微笑着跟几个人用英语交谈起来。

大约一盏茶时间,他们商量好就近看西安的“鹏科荷院”。

于是,帅小泽和安小惠在咖啡秀等着,梁甜陪四个英国人回房间拿了随时携带用品。七个人一起出酒店,由小聪拉着来到曲江池“鹏科荷院”小区。这里已经完全竣工,大部分开始交房,有些别墅已经交付使用。他们到时,小区里人来人往,一派祥和景象。

售楼部经理认识帅小泽,亲自领着他们在小区里转悠。从联合别墅区,到小区中间的独体别墅,再到荷花池走廊。还有花丛中间的公共游乐设施区,仔细走了一遍,连地下车库通道都看了。几个英国人走着还频频地称赞,对小区别墅的构造和空间环境利用给出高度评价。尤其是小区设计独特的人车分流方式,几人频频点头表示满意,达尔西拿着相机不时拍照。

从小区出来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一行人开车到东大街。吃完了西安老孙家羊肉泡馍,参观了钟楼、鼓楼、北院门。回酒店时,帅小泽又把他们送到房间门口,并安排小聪和安小惠第二天陪同四个英国客人去临潼,把兵马俑、华清池都转转。

这天晚上,帅小泽和梁甜到小寨西路的影城看电影,电影结束一起吃夜宵。梁甜本来还想到百货公司转转,见帅小泽不住地打哈欠,就陪他回公寓了。洗漱完喝了几杯红酒,他就坐在沙发上打起盹,她俯身把他吻醒,两人拥着回楼上卧室。

接下来的时间,四个城市的“鹏科荷院”都相继的交房,第一期别墅小区画上圆满的句号。帅小泽带着安小惠、威廉、艾琳一起,分别到包括西安在内五个城市的荷院项目做巡视。帅小泽抽时间打电话给伍德·托马斯,安小惠负责翻译。他认真地向老板汇报了近期工作安排,说了在老家盖别墅的事,也说了和英国客人见面的事,征求他的意见。托马斯说这是他个人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向公司解释,因为总公司相信他能够胜任当前工作。既然他问了,就以朋友的立场建议他放开手去做,多接触高层次专业人士,有助于他自身的提高。

袁欣敏订婚后在家一天都待不住,心情郁闷的急于逃离老家,跟李嘉打过招呼,第二天就拿上行李走了,给老爸老妈都没辞行,只是留下二指宽的一张纸条。到学校心情平复很多,爱情没希望了,就寄情于事业,开始专心准备毕业论文;小敏老爸和高大铭都打过几次电话,她只是随便应付几句,就以学习忙匆忙挂掉了。


上一篇: 《夏日安好》     下一篇: 《怀念老父亲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4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七十章 忍着痛前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