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几分欢喜几分愁》--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02   共 0 篇   访问量:202
第六十七章 几分欢喜几分愁
发布日期:2020-06-02 字数:13760字 阅读:202次


三月十号,陕西鹏科房地产发展实业集团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帅小泽带着王易佳、戴维斯、威廉、梁甜、曼妮、艾琳以及各部门经理,热情地招呼客人。洛杉矶科思特集团总部派了专人前来祝贺;陶锦鹏约了不少建筑协会的朋友一起来祝贺;柯家英也找来不少要好的书画界、文学界的朋友捧场;销售经理费尔斯曼约的新闻媒体记者。还有一些帅小泽的朋友,像高大铭、马子祥、袁欣敏、尤玉娇、高育笙夫妇、张导利等。也有些不知道谁邀请的朋友,比如总在角落站带着黑墨镜的吕庆丰,和他旁边的秦鹏董事长秦欣颖;再有大门旁边几个日本客人,不跟任何人打招呼也不高调喧哗。

柯家英送的木雕大鹏展翅,摆放在大厅显眼位置。他带来的几位书画界朋友写了多副字画,有的当场挂起来有的收藏了,其他客人送的礼物也有专人负责摆放。整个开业仪式隆重而不浮夸,剪彩以后所有客人在公司上下五层浏览一遍,重点看了他们即将五城联动项目——鹏科荷院。梁甜用中英语仔细讲解了沙盘和幻灯片里别墅的布局、绿化、配套设施,赢来了宾客阵阵掌声和媒体记者唰唰唰的闪光灯。最后所有人到大香港酒楼用餐,直到太阳西沉才陆续离开。

第二天,各大报刊的经济版都刊登了鹏科开业的盛况。帅小泽以最年轻CEO的身份,意外地成了鹏科特殊的名片。

众人拾柴火焰高,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帅小泽带领他的团队一直都在忙碌。投标、放标、奠基、开工、定广告,赶完会议、再赶飞机,标准的前脚尖打后脑勺。

截止到三月二十六日,广州、重庆、西安、青岛、杭州五个城市陆续开盘发售。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几乎占满了五个城市各大报纸副刊显眼位置。接着又是各种促销活动,持续到四月底,鹏科分布在五个城市的十九个销售中心,把五个项目中350套别墅卖掉了339套。而此时五地的鹏科荷院别墅刚刚封顶,几个施工方已经开始加班加点,绿化和基础设施都在建设中;内装还没开始,距离六月中交房还有一个半月。

远在美国的大老板伍德·托马斯专门打电话给帅小泽,对他两个多月的突出成绩加以赞赏。并让他安排一个大型答谢会,一则感谢买房的客户,再则给员工加油打气。届时托马斯会带着部分董事参加,并当场奖励优秀员工。

答谢会日期定在五月十日,地点是喜来登大酒店。帅小泽把筹备客户答谢会的事情交代给梁甜和曼妮,让她们全权负责通知客户,以及安排宾客从各地往返西安机票和住宿。他则开始和戴维斯、威廉以及各部门领导开会,研究下一步的目标。经过几次商议,初步计划基本确定。那就是在八月之前再开八至十个“鹏科荷院”项目,地点分别是南京、武汉、郑州、沈阳、济南、郑州、福州、石家庄、扬州、成都,争取赶上金秋购房旺季。他们的第二步计划,仍然以五大城市为核心,再打造一个以荷院为基础,结合花园别墅与工薪阶层需求的经济型房,一个配备学校、超市、商业步行街的大型的花园式社区。精确的设计图和详细方案,要求设计部在一个月内拿出来,然后拿到洛杉矶科思特总公司复核审计,争取在年底前投入运营。

各项事情安排妥当,帅小泽又想起北河滩的别墅梦。如今技术和方案都已经成熟了,缺的就是钱。不知道总公司什么时候才能算薪水,按聘用合同他可以领总利润的百分之十,就“鹏科荷院”一项,至少也超过千万。可就是不知道美国人说话算不算数,什么时候兑现。

想着想着,又想起家里的母亲,年迈的爷爷奶奶,给他谆谆教导的外婆,和蔼的外公,从小吵闹的老弟帅小源。不经意地拨通了家里电话,这是王易佳来西安前装的,他总共打过两次电话。

“喂?是泽妞吗?”电话里传来母亲关爱红熟悉的声音。

“妈,是我,”他忽然感觉喉咙发酸,几乎有点哽咽,“妈你还好吧?”

“好!好!呵呵呵,妈身体可好了,今天上午刚移了些二花儿,来年五一前后就能摘了。泽妞,你不知道吧?现在二花儿可贵了,一斤干骨朵能卖七八十块!”她兴致勃勃地说。

“要不然你别种二花儿了,妈,菜干脆也别种了。”他听着母亲说的这些话,脑子里就闪过她在田间劳作的样子。感觉自己长到二十二岁了,却不能为她分忧,真是不孝。

“傻孩子,咱是农民,不种地干吗?”她听得出儿子话里的意思,也知道他出于一片孝心。可她在北河住了四十多年,除了农活就不会别的。

“妈,我不想让你种地。要不,我接你到城里来吧?你劳动这么多年,该休息休息了。”他真的觉得母亲特别辛苦。

“到城里去?去干吗?整天吃了睡?睡醒吃?”她诧异儿子今天怎么忽然说这么奇怪的话。虽然知道他孝顺,可这话说的还是有一些突然,“傻孩子,就算妈愿意,你弟还在上学嘞。今年高考了,还不知道那孩子能考个啥成色咧!”

“那就等小源考上大学吧,到时候你把地都给叔叔他们,跟我来西安住。”他略微迟疑一下又说,不自觉地养成了要办一件事就得办妥为止。

“咦——你这孩子今儿是咋了?咋不停地说这些?泽妞啊,你在外面没出啥事儿吧?”她不由得又是一惊,觉得儿子今天说话语气有些不正常。

“妈,我没啥,就是有些想你了。”他赶忙解释。

“呵呵,看你这孩子,想我就回来呗!又不是十万八千里的?咋跟小孩儿似得?”她亲昵地笑着,也想到儿子在外面不容易,不由得想起他的对象,“泽妞,佳佳还好吧?要想家就一块儿回家住几天,啊?”

“嗯,佳佳挺好。”他轻轻一笑,也发觉到自己有点失态,腼腆地说,“妈,过几天有个会要开,完了,我回来一趟。”

“那好啊!妈这两天就给你把铺盖晒晒,你跟佳佳一块儿回来。顺便到她家提提,早点把这事儿一定。泽妞,干脆年底给你俩办了吧?”她说着心情愈发愉悦,竟幻想起儿子成亲,接着抱孙子了。

“妈,提亲的事儿回去再说吧,结婚可能还得等几年。”他弱弱地说,压根不敢提思想摆动的事,更不敢提袁欣敏。

她刚刚的幻想瞬间被儿子击破了,不由得又是一阵担忧。生怕儿子如当年老道所说过不了二十四生日,那样就连个后人都留不下。但也不至于害佳佳成为寡妇,矛盾地说:“你长大了,自己思量着办,只要你自己不觉得留遗憾,说啥妈都依着你!”话里的凄婉,让她自己都打了个冷战。

他也被这钟语气吓坏了,慌乱地回话:“妈,你别不高兴,我听你的,回去就到她家谈谈!”

“行了,妈没事儿,长途挺贵就不说了。你想回来就带佳佳回来,妈给你包白菜大肉馅儿饺子,哦?”她知道儿子这话是为了安慰她,实际他心里打定了自己的主意。从上次回来时的意思看,大概非要等河滩里的房子盖好,才肯谈结婚的事。

“嗯,我知道了,妈,那我挂了。”他心里又乱了。

“挂了吧,多注意身体。还有,照顾好佳佳!”她说完直接把电话放下。

关爱红挂完电话呆呆地坐在电话桌旁边小凳子上面,两手掌托腮望着门外,心里翻江倒海似的想着心事。半晌之后站起身往厨房走,她决定吃过午饭回趟娘家,心里的疙瘩必须跟孩子外婆唠唠。

帅小泽挂完电话来到隔壁王易佳办公室。告诉她刚跟老妈通过电话,让她忙完这几天一起回去。她听了自然很高兴,还说让他抽时间陪她买几件衣服,顺便给两人的母亲弟弟买。他说事情多,让她找安小慧或梁甜一起。接着又让她把衡信、李青等五贱和袁欣敏、李嘉、尤玉娇也加入宾客名单,并亲自通知。
    五月九号,鹏科包下喜来登酒店,开始招待来自广州、重庆、杭州、青岛和西安本地的宾客。衡信、李青、刘烨刚、李嘉都来了,马子祥、高大铭、袁欣敏、尤玉娇也住在酒店陪他们。帅小泽和王易佳到酒店和宾客逐个打招呼,并和托马斯一行美国客人见面。晚上跟衡信他们一起吃饭,也提到过几天回老家的事,大家一致赞同。后来聊到大家即将毕业,帅小泽希望弟兄们加入鹏科,跟他一起打拼。衡信和马子祥当时就痛快答应,其他人则要继续自己的梦想,李嘉说想挣钱还不愿放弃梦想。帅小泽忽然想到为鹏科拍电视广告,问李嘉有没有兴趣,她立刻开心地答应。
    五月十号上午十一点,喜来登酒店大宴会厅里座无虚席。购房宾客来了六百多位,鹏科开业时的贵宾包括柯家英和他的朋友、陶锦鹏和地产界、建筑业的朋友、新闻媒体记者;和鹏科公司新近客户,合作商等也来有三百多位,再加上美国客人和公司管理人员,估计超过千人。
    宴会开始前照例是领导和嘉宾讲话,大老板托马斯、柯家英、陶锦鹏先后致祝贺词,帅小泽也说了一堆的感谢话。发言结束以后,总公司代表上台当场宣布给予杰出贡献者奖励。先是五位销售突出者,分别获得二十万人民币奖金。然后是戴维斯、威廉以及各部门总经理十余人上台领奖,每人获得五十万现金鼓励,全场响起掌声。不少人把目光看向帅小泽,包括王易佳等人和柯家英、陶锦鹏。都觉得这样的奖励不该少了他一份,甚至怀疑美国人别有用心。

托马斯再次上台,先是笑着表示对来宾和获奖者感谢,接着招手叫一个服务员上台,手里端着个托盘。他从托盘取出一把车钥匙,在眼前晃了几晃,说这是一辆法拉利F50跑车钥匙,现在奖励给帅小泽。同时把两张卡片拿起来,告诉大家,一张是美国永久居留权的绿卡,另一张银行卡是荷院项目分红两千六百万美金。
    全场再次响起热烈掌声,帅小泽高兴的差点流眼泪。红着眼圈上台接过车钥匙和卡片,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恭恭敬敬向托马斯鞠躬,向台下鞠躬,激动的连感谢都没说。他前几天还在担心没钱盖房子,短短几天钱有了,还成了亿万富豪,而且多了辆世界名车,怎能不感激涕零呢。
    就在所有人鼓掌喝彩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台角多了个女人,而且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细柳眉单凤眼,高鼻梁尖下颏,颧骨略高。黑色发髻高挽,脖子上戴着白金链坠。身高一米七出头,穿着蓝灰色时尚牛仔套裙,体态丰满而不显胖,咋看都是个美人。就这样的俏佳人,忽然冷不防几步窜了到帅小泽面前,对着他左右开弓“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接着破口大骂:“臭流氓!王八蛋!地痞无赖……”
    帅小泽毫无防备,被打的可不轻,脸颊瞬间就红透了。向后退了两步看着那个女人,立刻就认出这是在云南瑞丽揍的黄头发青年的女朋友。刚想发作就发现已经有人飞也似的冲过来把女人制住,正是好兄弟衡信和刘烨刚,一边一个制住她的胳膊。女人还在漫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几个保安也慌忙跑到跟前接替衡信两人扭住她,就等帅小泽或酒店经理一句话,就要把她压到派出所。

嘉宾席也有人站起来,快步往台前走,正是陶锦鹏和柯家英。陶锦鹏的脸瞬间气得铁青,边走边喊:“乐乐!你给我住口!发什么疯呢?这个人是你小叔叔!”
    这话还真见效,女人立刻就不骂了。但眼睛仍睁大瞪着帅小泽,既有愤怒也带着吃惊。

帅小泽也愣住了,没想到她就是陶乐乐,他尊敬的陶大哥家掌上明珠,也有点后悔那次打架没问她名姓。吧嗒吧嗒嘴没说话,朝衡信和保安摆摆手。他们松了手,却没离开,眼睛紧盯着她。

陶乐乐的胳膊一松又往帅小泽跟前凑,目光依然犀利,刚走两步就被衡信和刘烨刚再次抓住。帅小泽刚想说话,陶锦鹏已然到了台中间,举起手掌要打,被柯家英给拉住。他恼怒地喊道:“刚给你说了小泽是你小叔叔,你咋还敢胡来?你给我滚!滚!”陶锦鹏觉得几十年为下的面子,瞬间被女儿丢尽,不由得指着她大声吼到。
    “爸!就是他把乔治打成重伤的!”陶乐乐委屈地看着父亲,眼睛通红。
    “他打的——?”陶锦鹏也是一惊。看了一眼帅小泽,有点不太相信,那是他和柯家英认的好兄弟。可是宝贝女儿也是从不撒谎的,他为难了。随即硬着头皮对陶乐乐说:“他打的咋了?那就是乔治该打!你这么冲动,也该打!”
    陶乐乐本还想再争辩,一听父亲这话都能说出来,只好咬牙瞪帅小泽,恨不得再多打几个耳光。
    帅小泽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不管怎么说,陶乐乐都算是晚辈,打人男朋友就是不对。如今再看她在这么多人面前挨骂更觉得不忍,弱弱地向前走了两小步说:“陶哥,这事儿赖我,那天光顾着给老人家抱不平,忘了问乐乐的姓名。”
    “什么?乔治他敢欺负老人?兄弟,就凭这一条问了姓名也得打!”陶锦鹏又狠狠瞪了女儿一眼,怪她交友不慎。
    “爸,那个老太太根本不是好人,她是个碰瓷儿的!后来警察都证明了!”陶乐乐委屈地说,她不敢怨父亲,又瞪向帅小泽。
    帅小泽的思想瞬间也乱了,从没想过少数民族老太太也碰瓷儿,这下打抱不平弄成了错怪好人,脸更红了,不好意思地说:“啊,这我不知道,乐乐,真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啥用啊?你把乔治的肩胛骨都打裂了!”陶乐乐见帅小泽口气变软,喊得声音也没刚才那么大了。
    “真是对不起!那天你要不让那黄毛——大个子打我,我也没想过下重手。唉,是我错了!”帅小泽忽然觉得刚才那两个耳瓜打的没错,下次出手前一定要分清黑白。
    “我,我也有不对,还以为你是老太太同伙,不该没搞清楚就叫乔治——”陶乐乐再看帅小泽态度诚恳,也开始反省。
    “不仅仅是这样,她明知道老板不会英语,还用英语骂他!”安小慧和王易佳早到台上,见帅小泽把责任往身上揽才敢插话。
    “你这个嘴——!”陶锦鹏又想责备女儿。

柯家英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连忙劝阻:“老陶,别说了,都是误会,大家都别说了。乐乐,回座位去,哎,各位!各位!即兴表演结束,都回座位了,兄弟,你接着讲话!”
    大家呼啦超全走了,包括托马斯都下台了,就剩帅小泽一个人被晾在在台子中间。竟还有人在人群中起哄:“这还讲啥?该拿的大奖也领了,不该挨的巴掌也受了,麻利儿吃饭得了!”

前后变化也就几分钟,实在太快。帅小泽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啊——谢谢托马斯先生,谢谢总公司的信任!谢谢同事们的帮助,谢谢各位前辈的照顾,谢谢各位来宾的支持,谢谢乐乐的即兴表演!谢谢!大家开始吃饭吧。酒菜微薄希望大家多担待!谢谢!谢谢大家!”

台下的人群又是轰然一笑,开始吃饭。帅小泽把钥匙和卡装进口袋里来到王易佳和梁甜跟前坐下,端起酒杯敬托马斯一行。酒过三巡,帅小泽做为宴会的东道主,开始向各个桌子宾客敬酒。王易佳端着盘子,梁甜倒酒兼介绍和翻译,三人笑着逐个桌子转。

这天袁欣敏本来很高兴,因为帅小泽前几天打电话告诉她回老家的事情,提到希望她可以跟他母亲见面聊几句,试着接近母亲,为以后打基础。为此,今天她专门穿了去年他买的衣服,出席他主办的活动。正和李嘉为他得到新车绿卡高兴着,发生了陶乐乐搅局的事情,她的心也跟着一起紧张。等看到王易佳关切地站在他旁边,那种近距离的关怀,那种亲昵的表情,本是她应该有的。再仔细看她身上那套漂亮的礼服高贵大方,还是名牌。猜想一定是他买的,心情越加沉重起来。台上事情结束后她的情绪又被周围欢快气氛调动起来,再加上身旁的李嘉、高大铭不断碰酒,也从容地和他们说笑。

当帅小泽三个人来到袁欣敏坐的这张桌子的隔壁敬酒时,王易佳笑着转身的刹那,她忽然看到王易佳右手腕的翡翠手镯,再低头看自己手腕,居然是一模一样。本来就不够稳定的心忽悠下一跌到谷底:啊?佳佳手上怎么也有这样的手镯?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说过这手镯代表着母亲承诺?不说跟定情信物一样吗?为什么她也会有?绝不会是巧合!难道这手镯原本就是一对?难道他们已经订婚了?可是他为什么还要骗我?难道他是故意骗我?让我做一辈子见不得人的小三?那么梦想家园呢?也是她的吗?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眼看他们就要来到跟前,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些发抖,连忙跟旁边的李嘉小声说要去洗手间,站起身匆匆往洗手间方向跑去。

帅小泽从隔壁笑着转身走到这张桌子,向李青打招呼。王易佳也笑着跟过来,忽然看到袁欣敏向着厅子那头跑了,摆动的右手腕分明有个眼熟的东西,正要问李嘉她干吗去的时候,瞟见自己手腕的翡翠手镯,瞬间明白她离开的原因。猜想这里面肯定有不愿意被发现的内情,探向李嘉的身子也有些僵硬,表情更是180度大转变,由刚才灿烂笑容硬生生变成冷面孔。

“佳佳,来,咱们一起跟哥几个走一个?”帅小泽笑着朝她摆手,“弟兄们,一起来,李嘉和小娇也要喝啊!呵呵呵。”

“我腾不开手,你们喝!”王易佳面无表情。与帅小泽目光相撞时几乎有些想冒火,最终还是忍住了,淡淡地说,“今天忙,顾不上陪大家,你们都别客气。自己招呼自己,玩的开心点儿!”

大部分人都没太留意,包括帅小泽也没感觉到什么不对,笑着碰杯又一饮而尽。梁甜倒是发现了她的变化,还以为她跟桌子上哪个人不对劲,也没往心里去,仍然笑着倒酒,招呼大家继续喝。

衡信也留意到了这一点,从袁欣敏的匆匆离开,到王易佳的变脸,都看在眼里。就知道两人出现问题,而且肯定跟帅小泽有关。因为昨晚大家在一起喝啤酒,两人都是有说有笑,还相互勾肩搭背。早上见面还好好的,这半天王易佳跟帅小泽一直在忙,应该没有时间跟袁欣敏单独相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好轻轻摇头叹口气,低头喝酒。

帅小泽又跟大家说了几句,向旁边桌子走去。王易佳仍然跟着他,仍然是没有表情。接下来的整个下午她都跟丢魂似得,机械地跟着他走,完了又机械地回到自己位置,再机械地向给她敬酒的人应付,脸上不见半丝笑容。

柯家英发现了王易佳脸色不好,走过去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也是机械地说没事,连大哥也没叫。他觉得事情不太对打算问问帅小泽,却总是找不到合适机会。因为他整个下午都走来走去向人敬酒、寒暄。

太阳西斜时,大部分客人陆续散去,有些喝大的上楼休息了。帅小泽把托马斯等人送进房间,回到大厅端起一杯水准备喝。李嘉快步走到他身边,趴在他耳边说袁欣敏不见了,楼上的房间也没有,卫生间和外面都没找到,打手机不接。他这才想到今天还没有顾上跟她说话,不由得紧张起来。拿出手机拨打两遍仍无人接听,心里不由得阵阵的发憷,也顾不得再送谁,快步跑向门口。等到了车跟前,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一声不吭离开,也想到他喝过不少酒不适合开车。就跑回大厅交代梁甜招呼剩下的客人,一眼看到小崔在跟客人说话,过去问她没别的事就让她开车了,两人开着他的奥迪A3向政法大学驶去。

袁欣敏果然在宿舍里,一进宿舍就趴在床上嚎啕大哭,吓得舍友蔡晓华都不敢问原因。好容易等她哭得不厉害了,刚一问话,她又开始大声哭,根本无法跟人沟通。吃晚饭时间到了,蔡晓华小心地靠近袁欣敏,问她吃不吃晚饭,她又哭出声音。蔡晓华正焦急,忽然听到窗外有人喊“小敏”,声音时高时低。连忙拉开窗子往下面看。一男一女在女宿舍楼门口站着。男的穿奶白色长裤,白色体恤衫,仰着头向楼上喊。女的消瘦,穿浅蓝色职业装,在旁边站着,不住向周围看。看热闹的人正逐渐增加,男生、女生、保安、校工、老师,都好奇地看着楼门口喊叫的男人。

“小敏,下面有个男人在叫你!旁边还有个女的!”蔡晓华喃喃地说。

“呜呜呜,随便他!呜呜呜……”袁欣敏仍然在哭。

“这男的是你的帅哥哥吗?女的又是谁?”蔡晓华忍不住问。

袁欣敏没说话,哭得更厉害了,抖动的肩膀算是对舍友的回答。

人越聚越多,很多要去食堂的男男女女都停在圆圈旁边。那人还在连声大喊:“小敏,小敏,我知道你在上面。小敏,下来说几句话好不好?小敏,小敏……”

十几分钟过去了,喊声还在继续着,学校保安看不下去了,过去劝他们离开学校。男的没理保安还在喊,女的在跟保安解释。

“小敏,你要不下去看看吧,保安在轰他们呢!”蔡晓华还在窗口趴着。

“不管不管,跟我没关系!呜呜呜……”袁欣敏连地方都没动一下,继续哭着。

“小敏——小敏——你下来一下!小——我说了只是找人,不会扰乱你们学校秩序!”那人喊着用力甩开保安,不耐烦的对保安说。

“同志,你也喊了半天都没人回应,已经影响学校的正常秩序了,这不是让我们难做?”保安也有些不耐烦的情绪。

那人没有搭理保安,向旁边走了几步接着喊:“小敏,小敏,你听见了吗?小敏!”女人还在低声跟保安解释着。两个保安被她拦住,还有两个绕过去拉男人的胳膊。

蔡晓华看到男人再次甩开保安了的手,紧张的说:“咦,小敏,那人急了,要打起来了!正跟保安拉扯!”

“呜呜,啊?你别让他们打!呜呜,快说啊!呜呜呜呜……”袁欣敏急切间坐了起来,哭着说,肩膀还在不停的抖动。

蔡晓华看着袁欣敏犹豫了一下,转身趴在窗口大喊:“哎——别打了,我是袁欣敏。别打了帅哥哥,我是小敏!我这就下来了!”

楼下的人立刻停止拉扯,仰头向上看,所有人都看向蔡晓华。

“哎呀!你,谁让你说了?呜呜,烦人!”袁欣敏说着站起身。拿起毛巾擦了一下脸泪眼迷离地往窗口看了看,转身又坐在床边,肩膀抽的没刚才厉害。

“哎,小敏,你到底下不下?要不下我还让他们继续打!”蔡晓华笑着说,知道她肯定放不下那个男的。

“你——你让他,跟那女的走好了,我不想再见他!也不想见佳佳!”袁欣敏停止了抽搐,泪眼汪汪地望着窗外,天已经慢慢黑下来。

“佳佳是谁?是你的情敌吗?”蔡晓华问完就后悔了,因为袁欣敏眼泪又开始往下流。她又扭头对楼下喊:“帅哥哥,你走吧?她说不想见你,也不见佳佳!”

“你让小敏下来好吗?我要跟她说几句话。小敏,佳佳还在酒店呢。”那人又大声喊。

蔡晓华忍不住转过身子问:“呀!小敏,是不是你的帅哥哥跟佳佳在酒店开房被你撞见了?”

“你别管!”袁欣敏说完转身背向蔡晓华,蔡晓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袁欣敏忽然想到他刚说佳佳没在楼下,就犹豫着站起来。在窗边度了两个来回,决定下去当面问清楚他到底什么意思。想好了开门顺走道跑向楼梯,蔡晓华轻轻叹口气,也迅速跟了上去。

楼下喊话的就是帅小泽,他喊完发现上面没反应了。退后几步再向上看,刚才传话的女孩儿也不见露面,急得他原地直转圈。

“帅总,要不然咱回去吧?酒店还有一大帮客人,都是从外地来。还有柯先生的朋友。”旁边的小崔提醒道。

“快走吧!人家不愿意见你,死皮赖脸也没用!”小卖部的大婶幽幽地埋怨。

帅小泽犹豫了一下说:“可是,我还不知道小敏咋样呢!”

“要不然您先回去招呼客人吧?我在这儿等一会儿,实在不行,我就上楼找找,见到袁小姐以后再回来汇报!”小崔说着把车钥匙递给帅小泽,“快走吧,陶总他们说不定正急着找你呢!”

“那好吧,最好是能让她给我回个电话!”帅小泽接过钥匙,转身快步向大门口走去。他也担心酒店那边,离开的时候还有几桌客人在喝酒,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喝醉。

他一走人群也就散了,该去食堂去食堂,该去门口的去门口。恰巧这时候袁欣敏跑了出来,门外就剩嘟囔的小卖部大婶,还有小崔。

“崔小姐,小泽呢?”袁欣敏走过去紧张的问。

“走了,刚接到王小姐的电话,就紧张地离开了。让我留下看能不能见到你。”小崔微笑着说。

“这人咋这样?把别人喊下来自己却跑了!”蔡晓华埋怨道。

“那——你也走吧!我还回宿舍!”袁欣敏失望地转身,无精打采地往楼梯口走。

“袁小姐,能聊几句吗?”小崔说着走近几步,仍然微笑着看袁欣敏。

袁欣敏停住,慢慢转过身幽幽地说:“跟你?咱俩有啥好聊的?”

“呵呵,袁小姐,如果我可以帮你挤走王易佳呢?”小崔冷冷地笑着,“你觉得咱俩有没有话题?”

“你,你这是啥意思?”袁欣敏知道这女人不怀好意,上次就在帅小泽书房鬼鬼祟祟。

“很简单!”小崔压低了些声音,但袁欣敏和蔡晓华都能听请,甚至能看到她的冷酷表情,“我帮你赶走王易佳,你帮我拿他们的资料。”

“想都别想!损害小泽利益的事情我不做!”袁欣敏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放心,我不会伤害帅小泽一分一毫,只是要点儿他们公司的信息!”小崔说着脸上现出几丝不屑的表情。

“我凭啥相信你?你究竟是谁?”袁欣敏动摇了。

“呵呵呵,袁欣敏,亏你还是个大学生。不记得初中时候被你们欺负的崔正玲了?”小崔冷冷地说,“因为他,我初一那年就辍学,被老爸把头都打烂了,往这儿看!”说着侧过脸露出耳朵后面一块疤痕,“我被家人逼着上了两年职高,自学了英语。以为到西北来就再也看不见他,谁知道,哼!老天爷真会捉弄人。我辍学费那么大劲儿才混了个小文员儿,那个混蛋,同样是辍学,竟然又当了我上司!更是摇身一变成了年轻CEO,现在还身价过亿。他凭啥?难道我就得永远做让人使唤的小职员?”

“你是崔——崔正玲?”袁欣敏着实一惊,“小泽现在已经不是你上司,你干吗还针对他?”

“再跟你说一次,我不是针对他,也不针对任何人。我只是打听点儿行业间的消息,买给他们的对家,从中捞那么一丁点儿的回报。你应该知道,虽然那混蛋不是我上司了,可他跟我们老板称兄道弟,我还是有办法帮你赶走王易佳,让你能如愿当上帅夫人。条件儿就是你们交往时顺便帮我搞资料。”小崔说话语气冷的瘆人。

“你要保证不会损害小泽的利益。”袁欣敏心智有些迷失,她忽略了“商场如战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这你放心,我不会蠢的毁掉这棵摇钱树。总之,咱们一条战线,我为钱,你为人。”小崔郑重其事地说着,眼睛不屑地瞄一眼旁边的蔡晓华,从口袋拿出张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机号,咱们短信联系,我走了,最好给帅小泽回个电话,免得他担心。”

“那佳佳的事儿,你也不要伤害她。”袁欣敏觉得自己有些卑鄙,简直可以用龌龊形容。可她认为虽然对不起王易佳,却出于对帅小泽的爱,王易佳如果爱他也希望他过的开心。这些居然成为她自欺欺人的借口。

“别啰嗦了!我走啊!”小崔说着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停住,“我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自作聪明想出卖我,咱俩现在是一跟绳上的蚂蚱了!”快步向大门口走去,渐渐消失在路灯下。

袁欣敏忽然觉得身上好冷,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正确。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对他的爱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渴望占有他的心,夺回本就属于她俩的梦想家园。


上一篇: 《第六十六章 小插曲》     下一篇: 《雨幕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0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六十七章 几分欢喜几分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