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水》--春江青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20   共 0 篇   访问量:207
紫藤花开,没有多余的悲伤
发布日期:2020-05-20 字数:3828字 阅读:207次


1

紫藤花开了,四面没有人影。天空苍白,大地哀痛,一场瘟疫泛滥全球,相望一架花,空叹息。迷茫中,死亡步步紧逼,已没有多余的悲伤。

辽阔的大草地,高高的树木,那些花圃,道路,儿童乐园,球场,烧烤架,饮水龙头,海滨沙滩,座椅,餐桌,全都在默默沉睡。鸟声暗藏在大面积的风雨背后,零零散散,凄戚寥落,忧心忡忡。

一切恶变都因为新冠病毒猖獗,大家只能宅家避难,谁也不知要蜷缩到何时。说全民免疫的只能是禽兽,人类进入文明时代后每遇疫情都携手协力抗击。这一刻,紫藤花的美丽无人顾及,夜深月落,残缺不全的春天抛弃了所有人,隔离成了最新关键词。

凄寒簌簌,紫藤花朵瓣上阳光暗转,世界遭到了致命的摧残,那些石凳,栅栏,木桩,都充满痛感。一个问号犹如铁块压在大家心头,人类还会继续存在吗?

 

2

紫藤花明白,这一场瘟疫严重超越历史。无论它的疯狂,无论它的广度,无论它的凶残,涂炭岁月,祸害天下,绝无仅有,好似黑色魔咒。

一夕日暮,远离天明。群山沉沦,驰行的世界突兀刹车,高速公路没有声息。大海茫茫,巨轮锚泊,航空母舰中毒。天上飞机不再翱翔,跑道边荒草萋萋。红尘颓废,海陆空怅然瘫痪。紫藤花在雾里缓慢飘动,天地蒙蒙,凶险莫测。

蜜蜂飞过来,从一朵紫藤花的忧郁里陷入了痛苦。很快,压抑由一粒极小的光点开始,陆续攀连了枫树,红松,白杨,青柳,牡丹,玫瑰,怨愤笼罩了一切。山川,河流,也包括这一株无奈的紫藤花和蝴蝶,都成了惭愧的圣徒。啊,生命是条不归路。

 

3

此刻,一切都那么陌生,这开放的紫藤花,这太阳的光芒,这个上午;这白云,这紫藤花的清香,这对蜂鸟,这每日跳动的松鼠;这空无一人的亭阁朱栏,这道长廊,这步阶;这一片天地,这一座沦陷的城市,这广袤而痛苦的人间啊!一切都在噩梦里,风干了歌声与诗句。

紫藤花在重新审视天下,汽油价格暴跌,世界已经停摆,喧闹熄灭,股票一熊到底。似乎进入了这个夏日,就要回归刀耕火种,炊烟飘散,蚂蚁成为地球的主人,它们直接栖居到紫藤蔓上,扫除所有病毒,替世界签收一份安好。

河水流过,照着紫藤花,如在一本书里飘扬。河东的银行不见人迹,可花钱的地方已经很少,很少,因为钞票很可能有毒。这忘川之水,枕着世人的心痛,不再行吟,对已过去的一切感到后悔莫及,却不能倒流。

黄昏滑落,紫藤花的须蔓正在河流上空泅渡。

 

4

风中没有絮语,飞向紫藤花的只有无边寂寞。路人行色忧郁,带着防毒口罩,这是二〇二〇年特有的标志,全世界都纷纷闭嘴。嘴巴是这场灾难的起源地,毒是嘴巴胡吃海塞的恶果,且不能控制地从嘴里传播出去。红尘是毒,千古凄凉,必须狠狠堵住嘴巴。紫藤花安然凌空,燕子成群地落下,小心翼翼地呼吸。

相望紫藤花之外,黑暗涌上每一家窗台,人们无奈禁足,不旅游,不逛街,不聚会,不串门,不会客。所有的声音都很弱,很细,就像钢针扎在心上,迫使每一个人收敛恶习,默默地自我思过。

大地草木繁茂,河水清澈,天鹅回归到威尼斯,风景美丽,游人止步。城市本来是很平常的土地,为什么被水泥、柏油、高楼改变,人多如蝗虫,甚嚣尘上。大家躲进家中之后,社会和经济骤然减速,二氧化碳开始减排。在日本奈良,市民退去,小鹿逛街,不知这是灾荒,还是风景。

 

5

教堂清瘦的钟声飘过紫藤花,在空中盘旋,而谁也没留意。亿万生灵在请求上帝保佑,上帝啊,也无能为力,瘟疫同样侵占了圣堂。不乏哲学深意的经书句法空前苍白,少了阳光的味道,人们只能茫然面对所有的现实。

紫藤花覆盖了教堂的玻璃幕墙,管风琴无人奏响,这虔诚的大殿毫无例外地被关闭,那些曾在这里唱诵的教徒虽然都是肉体凡胎,但他们的信仰与神同在。因此,人们才具有抗疫的意志。因此,瘟疫之年紫藤花还在如常绽放。

也就是今年,世界的激情总算平静下来,天地虽然黑暗,生命终究得到了一次警醒,穿过一片无望,来到黎明,感觉到了紫藤花的风雅。尽管危机依然在紫藤架下游荡,而阳光仍洒在心上,谁也不要悲观,纸畔笔尖,烟雾楼台,情怀更改,人类一定能拯救自己。


上一篇: 《我妈是奥运会游泳冠军(幽默微小说) 》     下一篇: 《风吹樱花,时日摇荡不定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7次 | 联系作者
对《紫藤花开,没有多余的悲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