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火 4》--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17   共 0 篇   访问量:180
点火 4
发布日期:2020-05-17 字数:7334字 阅读:180次

4

 

九月十五日,高炉正式点火的日子。

仅仅一星期的时间,炎热的酷暑消退了。在强烈的日照中开始吹起了凉风。

当天早晨,上海工业地区的主要大街中山路,热闹非凡。象传送奥林匹克圣火一样的长跑队伍,在沿路的上海市民的欢呼和祝福声中,向着宝钢奔跑。队伍中有日方的年轻的技术人员正兴高采烈地和中方的人跑在一起。

宝钢的火种,是从上海钢铁的发祥地第一工厂的二百五十立方的小高炉里取来的。

将二百五十立方的火,作为象征着中国现代化的宝钢的四千立方高炉的火种,是上海市的一大壮举,意义尤为深远!

长跑队伍每五百米换一班人马,接力着跑。当最后一班人马跑进宝钢的正门时,建设部队锣鼓齐鸣,舞起了龙灯。点火仪式盛况空前。

火种象奥林匹克圣火一样高高举起,从精炼分厂那边跑来的最后是四个人。他们跑到了高炉的炉口前,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用上海第一工厂的火种,分别点燃了以国务委员兼国家计委主任为首的重工业部部长以下的各有关部门的部长、副部长们手中的点火棒。其中唯一的半边天是国家计委原材料局的冷珠局长。

日方的代表,是东洋制铁的柿田副社长。

“高炉点火!”

庄严的气氛中,大会主持人用中日两国语言宣告道。

两国的代表将点火棒伸入炉口内。

这时,庆贺宝钢诞生的汽笛拉响了。

陆一心凝视着点火的瞬间。从点火的这一瞬间开始,一切的一切都不可以再改变的了。在后面的工程,制钢、分块、压延仍然存在着许多的不安因素的情况下,高炉终于按时点火了。陆一心心里有了一种很强的压迫感,更有一种要将压力转化为动力的决心和勇气。我们连世界第一的高炉都建造出来了,还有什么困难不可以克服的呢!

枕木熊熊燃烧。

为了将火送到焦炭和矿石原料上,送风作业开始了。随着风速的不断加大,高炉的炉顶冒烟了。接着响起了象喷气引擎一样凄厉的呼啸声。动摇着人们的五藏六腑。

高炉为出第一炉钢,分娩前的阵痛开始了。

拥挤在精炼分厂的人群,逐渐地退去了。

汪副指挥长和车间主任也已疲惫不堪,走进车间内的小屋,稍事休息。二人在木椅上坐了下来,点燃了手中的香烟。可没吸上两口,睡魔袭来,很快便闭上了眼睛。

四十岁的炉长,体力充沛。继续留在炉前和日方的指导员一起指挥着送风作业。

陆一心离开精炼分厂时,突然发现了在小屋里睡着了的汪副指挥长和车间主任。两人手里夹着的香烟越来越短,眼看着就要烧焦手指头了。陆一心轻手轻脚地拿掉他们手里的香烟,熄灭。出门后,在门上留了张字条:“请勿敲门!”

出了精炼厂,陆一心仰望天空。

耸立在上海秋空中的高炉,就象是“钢铁巨人”。

点火后,八个小时过去了。

晚上八点,外面天空完全黑了。可是在精炼工厂三班倒的中日双方的工人和技术人员,正热火朝天地忙乎着呢。

负责炉前作业的日方负责人梅井,不时地张望炉内。负责送风的水谷,根据炉内的状况,同时还要照看五十个种类以上的自动控制装置的仪器仪表。

按照预定程序,原料下来了,送上风之后,熔铣一点一点地向着炉底滑落。

“明天,可以出炉的了。”

无论是在炉子的上半部分从事炉前操作的人也好,还是在炉子的下半部分负责照看仪器仪表和送风的人也好,全都是一个心愿。中方的作业人员也是上下分开的。一部分人跟着梅井,另一部分人则围绕着水谷。由于连续几日的紧张和睡眠不足,有的工人倒在炉前睡着了。

“喂——!水谷,这么装料,太费事了!”

一直在仪器房监视全盘作业的盛田部长发话道。

“是的,刚才我已经注意到了这点……

话没说完,红灯亮了。发出了警报信号。

“怎么啦?出什么事儿了!”

中国人紧张兮兮地向日方的作业指导员打听道。

“是装料时间到了的警报。不用惊慌!水谷君,上去看看!”

盛田下令道。水谷领着二个日本人跑了出去,盛田拿起了桌上的内线电话。吩咐手下的人不要乱说话,,以免刺激中方的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盛田自个儿心里也没谱。

水谷到了精炼工厂的外面,从供给原料的矿石库开始着手检查,每次的装入量都要在这里过秤,然后成三十度角的传送带再将矿石送到一百米高处的炉顶。

“水谷先生,原料供给系统出故障了?”

陆一心气喘嘘嘘地跑过来问道。

“ 有没有问题,现在还不知道。”

水谷回答道。

一行人抬头仰望炉顶。

象钢铁巨人一样的高炉和长长的传送带的剪影浮现在幕色苍然的夜空中,炉顶一缕青烟冉冉升起。根本看不出炉内发生了异变的兆头。

大家伙全都在仰望着庄严的高炉。

“到底还是出事儿了。”

水谷言道。一边接过同行人手里的强力手电筒,由下往上仔细地检查从地上的秤量机向炉顶延伸的传送带。

吧嗒、吧嗒,不断在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落下来。

“那不是原料落下来的声音么?”

陆一心问水谷道。

水谷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手电光打在了离地面十米高处的传送带的中继槽上。

“问题可能出在那儿。”

说着,系紧安全帽的带子,沿着身旁的梯子向上爬去。一名部下紧随其后。

水谷他们的手电光在中继槽附近到处乱晃,从上面传来了一阵子模糊不清但言语紧迫的说话声,光景是上面出什么事儿了。地上的人当然不会知道的。陆一心忐忑不安地在下面守候着。

其间,仍有东西不断地从上面掉落下来。跑过去,用手电筒一照,是矿石。从中继槽上面掉下来的。

“查清楚了,中继槽底部出口的地方被铁片卡住了!”

水谷的声音在夜空中响彻。

 


上一篇: 《疫后 市井》     下一篇: 《风俗谈(完善版)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80次 | 联系作者
对《点火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