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12   共 0 篇   访问量:169
螃蟹沟的洋槐林
发布日期:2020-05-12 字数:2690字 阅读:169次

宜阳锦屏山中有一条沟,叫螃蟹沟。

沟里有一片密密匝匝的槐树林,登山远眺,沟壑两侧的斜坡上,郁郁葱葱,整个沟都是望不尽的绿色。就在“中原明珠”之称的前进化工厂里面。

这片槐林是洋槐树,又叫刺槐,而非国槐。洋槐根系发达耐旱,具有适应性强、生长快、繁殖易等特点,因而房前屋后,小路边,沟渠旁,山坡上,无论气候干旱水涝,无论土地肥沃贫瘠,它都能生长,且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沟壑两侧也是如此。其生命力之强,令人惊叹!

洋槐与国槐外表差别不大,但开的花相去甚远,花期也不同。满枝漫延的红色、白色洋槐花可以吃,而豆绿色的国槐花,则能做中药材,不能吃。

螃蟹沟的洋槐树有年头了,说来它与前进厂几乎是同岁。早在50多年前,螃蟹沟还是一条荒芜的穷山沟,“荒山秃岭和尚头,洪水下山遍地流”。随着前进厂的安家落户,才种下了这洋槐树……久而久之,成为了现今的槐树林。

林中槐树粗细不一,有碗口粗的,也有鸡蛋大小,但更多的像灌木一样,“咬定青山不放松”,起着绿化环境、防风减灾、防止水土流失的作用。古书《花镜》云:“人多庭前种植槐树,其一,意味着乘凉。其二,希望子孙能富贵。从古书的记载来说,种植槐树,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当然,书中说是槐树是国槐,寿命可达三、四百年。而前进人种下的是洋槐树,有无此意,我不知道。但防风减灾、防止水土流失是肯定的。

螃蟹沟是寺河水库的泄洪甬道,沟里的河水穿过厂区而入洛河。有道是“七下八上,洪水频发”,早些年每到雨季,河水夹裹着泥石一泄而下,整个厂区是泥泞不堪。至今前进人都还记得,1982年7月的一天深夜,小河沟突然“脾性大发”,洪水里裹挟着巨大的石块,石头在水里翻滚着、碰撞着,发出巨大的“轰隆隆”的声响,象猛兽一样扑向了熟睡的人们。

当人们互相叫喊着冲出家门的时候,洪水已经到了腰部以上,心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在巨大的山洪面前,厂里的木柴库房被冲塌了,堆成山的木桩沿河道漂流而下被堵在前进桥的涵洞口,没几分钟,大桥便被洪水冲毁。黑夜中只能听到的是到处的水声和人们的呼喊声、尖叫声……

正是这刻骨铭心的记忆,让前进人爱上了树,几乎人人都种树。在短短的数年间,槐林、杏林、桃林、核桃林、银杏林、桂花林……星罗密布,让远处的山,近处的水,浑然一色,水天一线,远远望去,一大片绿的就是厂子,整个厂子一大片地方都是绿色,无论是睁眼还是闭眼,深绿、浅绿、墨绿,早已把层层叠叠的山峦包裹得严严实实,偶有裸露出的几片岩石,也被披上了嫩黄、墨绿的绿色植被,五颜六色、娇嫩欲滴的花蕾,常年绽放在苏醒的山坡上,脉脉含春望秋,竞相吐艳。

前进的绿可谓是“铺天盖地”。当然,相对于那大气浑厚的菩树林,苍劲的雪松林,千姿百态的紫微林,风姿绰约的桂花林,笔直挺拔的银杏林,阿娜多姿的翠竹林……我更喜爱独处前进的槐树林。

于我而言,温婉秀气的槐树林,宛如一个蒙着许多层面纱的清秀女子,有一种恬淡的美感,淡而有味,甜却不腻,既沁人心脾又让人回味无穷,是那般的真切,却又是那般的不可名状,美如天际。

有道是,“数重云外树,不隔眼中人”。尤其是当你层层深入,并慢慢地撩起那薄如蝉翼的面纱时,那低眉含笑的槐树,如同不着妆色的少女,以她那种秀丽清纯的美,自然而细腻地呈现在你面前,或许她也是在期待着一个能读懂她故事的有缘人。

说实在的,洋槐树虽然姓“洋”,但与其它一些树种比起来,的确还是逊色不少。它虽然没有菩树高大,没有青松高傲,更没有银杏挺拔,但在高大的树木面前,它从不低头,不为自己单一的外表感到自卑,它只是悄悄把根深深地扎在泥土里,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用那渺小的绿来装扮着大地。

我很喜欢一句歌词:“我是一粒种,落地就生根”。洋槐树也是如此,不管是悬崖的缝隙也好,不管是贫瘠的土地也好,但只要有一粒种子——这粒种子也不管是你有意种植的,还是随意丢落的,也不管是风吹来的,还是从飞鸟的嘴里跌落的,总之,只要有一粒种子,它就不择地势,既不需要谁来施肥,也不需要谁来灌溉,不畏严寒酷热,它都能茁壮地生长起来了。即便是那经年累月受到严寒洗礼的灰褐色老枝的根部,或者尖刺旁,每逢春天来临,它依旧发出一树稚稚嫩嫩的新芽、生出一树浓浓郁郁的新绿。

洋槐林最美的时候是四月间。前些时,在朋友的邀请下,我再次又来到这片槐林,此时春风春雨早已去了,曾经万紫千红的花儿也化成了春泥,而洋槐花却适时绽放了。

槐花有着茉莉的素洁,却不孤芳自赏;有水仙的清骨,却不拒人于千里。它只是悄悄地,兀自地把生命绽放。“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做花”。望着眼前的槐树,我突然有一种感受,它不仅仅只是欣欣向荣的内涵,似乎还昭示着一种生命的力感和大自然和谐平等的生存法则,居于高处,又不傲视平凡,而是谦卑地把花穗低垂下来,谛听大地的心跳。

由此也让我联想到,洋槐树是平凡的树种,因它的普遍,才不被人重视,就跟前进人相似;它生命力顽强,生机勃勃,百折不挠,也跟前进人相似。“花开不并百花从,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此时,我赞美洋槐树,也是因为它不但象征了一代代前进人,尤其象征了今天我们民族复兴之路上所不可缺的朴质、坚强,以及力求上进的精神。


上一篇: 《常想家乡那碗条子肉》     下一篇: 《与凤凰同飞,必是俊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69次 | 联系作者
对《螃蟹沟的洋槐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