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路》--云上晴天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06   共 0 篇   访问量:142
三条路
发布日期:2020-05-06 字数:1846字 阅读:142次

通往工作单位的路有三条。每天周而复始地行走在这三条路上,别样的风景,异样的感受。

这三条路分别是幸福路、外环路和行政路。幸福路的名字很诱人,其实只不过是一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曲曲折折的胡同。这条胡同住着十几户人家,依着一条小水沟一字儿排开。沟旁是有片小竹林,沟沿上是胡同人家的几块菜地,种着绿油油的青菜、大蒜、香菜和小葱等。剃头匠张叔家门前有棵紫荆树,清明前后开得如火如荼,远远望去,如同一团紫红色的云雾飘在家门前,引得大家纷至沓来,绕着花树拍抖音。胡同内家家户户大门楼下放着一捆捆一包包的皂角刺,街坊邻居吃罢早饭,端着满纸箱子、满塑料盆子的皂角刺儿,聚在小胡同的空地里,扎堆加工皂角刺片儿,咔嚓咔嚓剪刺儿声和欢声笑语在胡同里回荡,每天都在重复,每天都让人心情愉悦。我是最喜欢走这条路的,每次走过这条胡同,邻里街坊都停下手中的活计,和我打招呼,招呼声让人应接不暇。“吃了吧!”“上班了!”“今天看上去咋恁高兴啊?”“娃儿们啥时候开学?这疫情都差不多了,咋还不开学?”我一一答应并解释。这些打招呼的人中,其中张叔的招呼最是让人忍俊不禁。张叔是理发的,但他从不乐意我们叫他理发的,他的名字里有一个字叫“发”,应该是忌讳吧。张叔剃一个头五块钱,这个价二十年来从来没变过。张叔打招呼也向来不说寻常话,有一次,我上班路过他家门口,他正在吃饭,看我过来,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这姑女又去赚国家的钱了!”我木讷,脑子一时没转过圈儿,忙红着脸说:“没啊叔,国家的钱俺赚不到啊!”张叔故意装作忿忿不平的样子说:“这姑女睁着眼说瞎话,明明是去赚国家的钱,还不老实?叔又不花你的钱,恁怕?你那工资是不是国家的钱?”我顿悟,大笑。旁边的人也跟着大笑,大家笑作一团。我喜欢这条路,更喜欢街坊邻居们的热情厚道。

第二条路是外环路,这条路要过十字街口,这个十字街口,可不是一般的十字街口,是嵩汝线和酒九线的交叉处,是个交通要塞。过这个街口,一般情况下是十过九堵的,南来北往的车辆,络绎不绝,街口又是重要的商业地段,店铺林立,不少商家又店外经营,街口越来越显得逼仄,交通阻塞也就是自然而然了。先前,走这条路我可以欣赏八达河沿岸还算秀丽的风景,现在好了,投机者为了获得更大的利润,顺着河沿盖起一大溜商业房,举目望去,灰蒙蒙的全是水泥建筑,出了门想看风景,那已经成了遥远的不能再遥远的记忆了。幸好,外环路的西南角上,有一段沿河房,地基虽已经打好了,但前面的商业铺子卖况不是太好,竟然搁置着暂时不盖了。走在这段路上,我还可以看到童年时经常玩的地方——龙击石、擂鼓台和大青山。关于龙击石和擂鼓台都还各有一段美丽的传说,但它们已经被水泥建筑隔在了我记忆的山那边,想要回味曾经的美丽,真不是一件容易事。青山依旧在,只是容颜改。十年前,我还带着我的学生沿着大青山的山脊梁从最东端到最西边走了一遭,让他们登高远望小镇面貌,抒发爱家乡的情怀。如今,小镇的变化真是太大了,大得让我都忘记她本来的样子,要翻看电子相册才能重拾曾经的记忆。

第三条路是行政路,这条路距离单位是最近的,我却很少走。行政路是后来才有的名字,我们更乐意叫它九店街。街道先前很短,我记得小时候有这样的民谣:“九店街,尺把长,街头扳跌,街尾起来”。这只是三十年前人们的戏谑笑谈而已。九店街现在可不短了,从东到西,足足有一公里长,两旁商铺林立,小楼排排。街道不宽,双车道,两旁铺着方块彩砖,这几年政府下了大力气整治,绿化街道,配置设施,规划摊位,看上去焕然一新,虽没有城里的道路宽阔气派,倒也小家碧玉般的秀气洁净。这行政路是镇政府所在地,也是小镇的经济文化交通中心,来3A风景胜地——石头部落游玩,九店街是必经之路。九店街车水马龙、人声喧嚣,这对于一向喜欢清静的我来说,避之是最好的选择了。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多么美好的情景啊!让小镇成为群众宜居的美丽家园,是每一个人的职责。我希望那些左右小镇未来的人要有长远的眼光,立足现状,放眼未来,规划好我们小镇发展蓝图,而不是把自己和他人牢牢地禁锢在灰色的水泥建筑之中。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下一篇: 《水缸的故事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42次 | 联系作者
对《三条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