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秦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30   共 0 篇   访问量:616
瘟疫
发布日期:2020-04-30 字数:3291字 阅读:616次

  小时候,‘常听大人说“正月雷,墓鼓堆"“九月雷,麦谷堆"。麦谷堆好理解,麦子打得多呗。墓鼓堆不太清楚,问大人,说是人死得很多,遍地是新坟。“人为什么死恁多呢?"年成呀,饿死的;打仗呀,打死的;“传人”呀,病死的。"当时小脸青了沒?自已不知道,倒吸一口凉气是想必的。

  现在才知道,心灵打那时就已经受伤了。一天郁郁不乐,晚上在黑暗里独自瞪着眼,想坟堆的样子,一定是一头大一头小的新土堆,一个埃一个;插在坟头的白幡象冬天长了絮的芦苇,一棵挨一棵。第二天又问大人:“传人”啥样子?大人说,听上辈人说的,传人时好好的人,吃着吃着饭,翻了白眼就过去了;到地里干活,干着干着都“挺”那了。刚开始,活着的人还把死人抬走埋了,可是活人还不等走回家就也“挺”在半道了。剩下的人怕了,不敢碰死者,不敢出门去井里打水,又渴又饿又怕,很快没命了。一个村子,说没人都没人了。

  于是我想起来,有一年说是“传”鸡,我亲眼看到刚刚还活蹦乱跳争食的鸡们,突然踉踉跄跄就倒地不动了。想必人也一样。

  那时每到春天,传言就特别多。今儿个,玩伴们紧张兮兮跑过来说,天上又“收人”来,神婆说了,要正响午坐到井台上,配五色线系手脖上能避邪。明天又说三十年一回,又“传"人来,要到正东边树下起“神药”喝下才能保命。还有,太阳出来前舀没“根”的水喝等等,十分神秘诡异。

  我至今还记得,诸如此类,大家都诚恐诚慌地照着做了。至于没根的水,我却回忆不起来了。

  本该天真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无端被闭塞落后的生活环境蒙上许多阴影,现在想来,实在是这代人的悲哀,是农家娃子的悲哀。后来成年后,被科学文化稍微浸染了一下,生活环境有了改变,再经历SaSi瘟疫,就淡定坦然多了。

  关于瘟疫真正的恐怖和惨烈,还算是这次新冠肺炎。通过现代化通讯工具,也算是耳闻目暏。虽然是发生在千里之外,发生在异国他乡,但也够上惊心动魄了。想象的到疫区,那沒有硝烟,却尸横遍地;没有鲜血,却瘴气弥漫的场面,心有余悸。

  已亥年末,虽已有传闻,但风咋起尚未有感觉,腊月二十六日,我们携儿孙自驾走娘家。心情特别好。到纸坊下高速,侄儿就电话告知让走一桥过伊河到文化路,他接车。我记得过去走旧桥要右拐,那这次只需直走不拐即可,谁知终久还是没走到一桥上。年底最后一个集了,赶集人特别多,车也特别多,虽不时堵车,但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绕道堵车的烦脑就微不足道了,心里倒隐约浮出些家乡繁荣的感觉来。

  几个娘家侄儿,现在都住临河观景房,从向阳的落地大窗看去,美丽的湖滨公园,成群盘旋的水鸟,漂亮的河边护栏,有蜿蜒的人行道,下楼即到河岸公园,这在我住的城市里是不多见的,即有也不是公薪阶层能享受的,不觉感叹:山城真好,社会发展真快。

  不多时,几家亲戚都聚齐了了,大人孩子,热闹得很。中午侄儿在酒店包了很大的厅,几十口人围圆桌落坐,大饭桌布置得很漂亮,中间放了大束鲜花,颇有国宴的气魄。喝酒自然是主题。晚辈轮番给长辈敬酒,说着尊敬祝福的话,长辈边喝了酒边说着励志和希望一类的话,其乐融融,气氛十分的好。此时,唯有节日的快乐和亲情的温馨,谁知,千里之外的武汉,已经黑云压城。

  真正感到事态严重,已是旧年三十。封城!我大半辈子从来都没听过的词,可是,武汉竟然封城了!电视上也说是新中国诞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同时国家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一级响应,最高级别。

  接着,我住的小区,四个门封了三个,只留西门摆了桌子,二十四小时值班,严格审查来往行人。大年初一,在一种说不上来的复杂心情中分分秒秒度过,电视和手机交替着看。电视还演文艺节目,依旧是年的节奏,而手机就紧张了,各种信息不断更新,各路信息交叠重复,又自相矛盾。直到有点真假难辩了,好在不是疫区,有点隔岸观火的心态。不过,大家还在楼下散步什么的,只不过都戴了口罩,并不说话。

  “火星”还真溅过来了。小区微信忽传负二楼车库,一辆挂鄂牌照的矫车被封了!去看看,果然四周拉上了布条,那孤零零冷冷的“鄂"字十分刺眼。有车必有人。联系到网上消息:有记录证实,武汉封城前兩个小时,共5万辆轿车出城。看来是真的。小区管家群发微信,要求宅家,没特殊事情不得出门。电梯上放置了纸巾盒,门把手天天消毒,楼管戴着严严实实的口罩,穿着白色医用大褂,上门统计常住人口……形势徒然紧张。

  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给人的直觉是空气中飘着无数病毒,随时都有可能钻进人的鼻孔、口腔,粘附到衣服头发上,魔鬼在暗中狰狞地笑。

  这时候宅家最安全。有人说中国老百姓听话,一声令下全体宅家,暂停键一按全国停摆!其实,这么好的世道,谁不想好好活呢。

  当然,有勇士,有人没宅家。

  电视上,视频中滚动播放,先是军人,后是医护人员驰援武汉的画面,一批又一批,那场面,决不亚于当年“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路江”的慷慨,也不亚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这是最好的政治说教和信仰宣传,不着一字,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的优越深入人心。这些天,最有价值的文学语言当属“壮士断腕”“白衣执甲"“一方有难八方驰援”“众志成城"的词汇啦,这时候国人的凝聚力达到极致。

  按说春节是最隆重的节日,一纸隔离令,连亲闺女都不串娘家了。农村断路把关,标语更是直接了当:“今天出门到处逛,明天叫你见阎王!”话虽直白,合乎国情呵,老白姓容易接受的东西,能凑效的东西,就是真理。也有酸溜溜的文人说三道四,拿外国引用中国古诗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比较,说中国人粗俗,没外国人文雅云云。这才叫不识时务。大疫之下,抗疫活命第一,十四亿人口大国,文化和文明程度还远沒跟上国力的突飞猛进,只有这个办法了,直白吆喝连吓唬。细品,我倒觉得活泼生动,形象逼真,堪称佳句。

  转眼已宅了月余。每天看电视报道有关疫情的各种数字,翻手机认真辨别信息的真伪,再就是和朋友们聊天,偶尔顺口诌几句发给文友佯装文雅,聊以打发时光。奇怪了,按说这是读书和写字的绝好时机,奈心不沉静,是万万干不了这种细致活的。

  这个春节清闲,避免了迎来送往的客套,是最大的实惠。不由庆幸年前打了个擦边球,回老家与亲人团聚。并由此得出结论:该干的事不能拖,所谓时不我待,引申出事不我待。概有生之年,腿脚尚能

  动就得充分利用。但嘴能闭且别乱说,乱说惹人烦,还伤人。再好的动机,你在国难当头,絮絮叨叨,犯毛病的。

  日子在焦虑寂寞无奈有时还加杂着莫名的激动中流逝了两个月。

  拐点终于来。

  来之不易,代价很沉重。有倾国之力,有生命代价,一一包括普通百姓的生命,医生的生命,也有公仆的生命。更沉重的是那些日子国家和人民在国际社会中蒙受的耻辱。国外华人受辱事件屡有发生:有市民打着“中国人滚回去”标语示威的,有极端分子在地铁追打华人的。更有甚者,以米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虎视眈眈,甩锅中国,一石三雕,欲重演“庚子赔款"闹剧。

  上天有眼,若不是后来疫情迅速在全球漫延,发达国家特别是米国家,径直以数十倍数字超越中国,遙据全球之首,还不知我们要遭受何等羞辱。透过这次疫情,才知道国家有多少事要做,有多长路要走。

  我这样说,决不是俠隘民族主义,我坚信自已骨子里的人性,那一点释然,甚至一点庆幸,可能来自于酷爱自已的祖国,来自于作为顺民的朴素本性,更来自以我为敌的不良势力的挑衅。

  现在到了公历四月下旬,国外的疫情已到拐点,社会恢复常态

  已成主流。但瘟疫留下的疤痕尚未愈合,所幸社会几十年的文明发展 ,人类认知水平的提高,抵消着灾难的冲击。

  风雨过后,愿一切安好。我想。

  2O20年4月29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樱桃树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16次 | 联系作者
对《瘟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