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元和七元》--杨建保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08   共 0 篇   访问量:330
六元和七元
发布日期:2020-04-08 字数:1294字 阅读:330次

  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五年,我在嵩县二高读书。分明是邋遢的山里娃,却模仿潇洒英俊台湾“小虎队”发型,留分头抹“摩丝”,青色西服裤缝笔直打领带,身穿“花豹皮”夹克衫兜风装着不羁的文艺细胞,破马张飞呼啸校园。

  貌不惊人的鼻涕小伙,竟然是情感极其丰富,幻想未来,意气风发。无心学习数理化,及早把高中语文书本看完后,觉得整个二高都装不下我了,抱着从语文老师那里借来的师专中文系教材《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厚厚的上下两册,从“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开始,囫囵吞枣,装模作样的摘抄笔记,硬头皮充装文学青年,希望引起貌美如花女同学李清照的注意。不惜花大钱订阅《星星诗刊》,大篇幅的背诵诗句:“离开我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青石板下的小草,多么的渴望光照,你不知道离开水的海豹,多么的眷恋波涛,你不知道丢失了心的人,该该怎样苦苦寻找……”。踊跃参加《晨钟》文学社,东拼西凑写文章,为赋新词强说愁,咿咿呀呀抱着吉他坐墙头。舍不得吃饱吃好,省下几个钱,贴足八分钱的各种“民居”邮票,不知天高地厚的向能得到地址的报纸副刊投稿,乐此不疲。

  一九九五年春节前后,我突然收到一张来自《洛阳教育报》报社寄来一张六元的汇款单,同时附带一张报纸,原来是我写一篇诗歌《十月》有幸被刊出。那时候文学社投稿的人也不少,能中稿的基本是凤毛麟角。洛阳是个美丽的城市,遥不可及,能在大城市的教育系统报纸上发表作品,真是一件引以自豪的事情。我拿着稿件四处炫耀,唯恐同学不知道。小小校园被我折腾的翻江倒海,招来了赞美、仇恨、不屑的诸多混合光线,我在光芒里仿佛太空行走一般晕头转向的飘啊飘。

  然而我兴冲冲的拿着取款单到邮局取款时,被营业员告知还要在签收人处盖一个姓名章,也就是私章。一个中学生,哪里有私章?问了问刻章的,最便宜的材料刻个名字也要七元钱,刻还是不刻章?刻个七元的章去支取六元的稿费?我纠结了很长时间,最后也拿不定主意。那时候对学生而言,十块就是一笔巨款了,七块也不是小数目,一时半会儿我也拿不出七块来,就把这事搁置了。

  大概过了一个月,邮局送来一个通知单,大意是汇款再不支取就过期了,将返回原来的汇款单位。我坐不住了,毕竟是一笔汇款啊,而且还是人生的第一篇被采用的稿件酬劳所得。考虑再三,我找同学借了五元钱,加上我自己的两元,去刻了个章,支取了稿费六元。

  还了同学的五元,算来算去,写了一篇稿件,到头来还赔了一元钱。再以后,发表稿件很少有给稿费的,其他地方也用不到盖章,这枚私章也就没用过第二次。

  至今还记得那首小诗《十月》的全句:

  “日子绿了又黄,

  黄了又红

  一树晶莹的枝

  努力地伸向十月的天空”


上一篇: 《临江仙·里仁花海》     下一篇: 《第五十二章 七日,短暂的假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30次 | 联系作者
对《六元和七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