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刺 3》--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06   共 0 篇   访问量:296
挑刺 3
发布日期:2020-04-06 字数:10859字 阅读:296次

3

   

丹青阔步行走在北京的繁华街王府井万头攒动的人堆里。

她比预定日期提早了三天从上海返回了北京。虽说刚出北京站,可她手里并没有提着皮箱和行李,只在肩上挎了个手工缝制的工艺品挎包。直奔“美丽”国营美容院,她刻不容缓地想要好好清洗一下在宝华钢铁厂的工地上粘满了尘土的长发。

丹青推开“美丽”的门,掀开门帘一看,乖乖,里面的十五、六张椅子上已经坐满了人。房间内更有不少的人在排队等候着呢。年青女性尚不具备来此地的经济实力,美容院的顾客大多是即将举行婚礼的新娘和已婚的妇女。

“是您啊,丹青小姐,让您久等了,请上楼吧!”

年青的见习美容师笑容可掬地迎候着她。在北京站的公用电话亭子里,她早已打过招呼的了。虽说这里是国营美容院,可服务对象依然有别。一楼是一般客人用的,二楼是只有那些与高干有瓜葛的人才有权享用的。

丹青刚进门时,其美貌和洗练的服装就受到了在接待室等候着的那些女性顾客的注意。丹青并不在乎她们的视线,大模大样地上了二楼。

“欢迎,欢迎,从北京站直奔这儿,也只有你才这么做的呀。”

身着白衣的美容主任一边热情地向丹青打招呼,一边不停手地给一位高干夫人模样的客人做收尾工作。

“前发,我想再高一点儿。”

高干夫人提议道。

“再加分量,就违反了国家的规定。我看,您现在的样子就挺好的。”

巧妙得体地回绝了客人的无理要求。

丹青在空椅子上坐了下来。无意中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眼角竟然出现了皱纹,尽管她平时很注意保养,可最近二星期里,为了修改高炉的附属设备的设计,连着熬了好几夜,不生皱纹才怪呢。

“您看,这张脸,连我自己都烦!”

丹青言道。

“的确有点儿不象原来的您,不光是工作忙,还是其他什么的心事吧?”

打她二十岁开始就一直为她整理头发的主任,毫无顾忌地问道。

“我能有什么心事?”

丹青会之一笑,可眼里分明残留着优郁。陆一心被“支援”去了大包钢铁公司,一年半过去了,仍不见他归来,这件事成了她的心病。

“还是那么要强。得啦,今儿个是烫发还是洗发?”

“都上,先给我这张脸给弄弄吧。”

“知道了,我的小姐。”

美容主任仍象过去一样称她为小姐。替她放倒椅背后,叫来了在广州学习过香港美容术的高级美容师。

丹青仰躺在椅子上,当美容师开始为她做面部按摩时,不知觉之中便进入了遥远的梦乡。

三个小时后,丹青容光焕发地走出美容院打道回府了。不是特别为了去会某一要人,也不是为了去参加什么大型宴会,丹青天生好打扮。

自从父亲赵大烈去了贵州省的铝厂任总经理之后,若大个四合院便没了人气。院子里的杂草任其自然生长,枯死。

打开正门旁边的侧门,托熟人带回的皮箱已经到了。她提起皮箱,朝自己居住的东院走去。从今儿个开始又得自个儿生煤炉子取暖,虽然有点儿令她头痛,可只要能避开在上海的集体宿舍里天天和丈夫冯长幸谋面,她就得烧高香罗。一走进东院,暖气正开着呢。丹青惊愕不解地打量了一下起居间。然后进了寝室,她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毛病,但愿看到这一切不是真的。

自己用的双人床上躺着一位不认识的年青女人。丹青走到她跟前仍毫无知觉,睡得那个香,那个美,就象是在自个儿的家中一样。丹青抑制住真想一把掀开被窝的冲动,观察起这个女人来。只见她长相平平,可肌肤雪白如玉,白里透红。浑身飘荡着一种甜甜的香水味。丹青突然感到这香水在什么地方闻到过,啊!她想起来了。最近,在丈夫冯长幸身上常常闻到这股子香水味。

怪不得这么长时间没同冯长幸同过房,他都不来骚劲呢。原来有这么个女人在填空!而且是在自用的双人床上。想着他们在一起造受的情景。丹青激怒了!

“起来!”

丹青大喝一声,女人睁开了眼睛。

“啊——!”

恐怖过度,脸都唬歪了。雪白的胸脯露了出来,慌忙拉起羽绒被子。

“马上给我起床!我可是这家的主人!”

瞪圆了女豹子一样的眼,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她。女人顾不得羞耻和害怕,赶紧跳下床,身上只有一条三角短裤。

丹青抱着手腕,瞥了一眼眼前的女人。等她穿好衣服之后,既没有隆起的胸,也没有带曲线的腰,这样的女人能够和冯长幸长期厮混下去,一定是某个特权阶层的人。

“名字?”

“李,雪绢……

用象蚊叫一样的声音回答道。惊恐过度,语不成声。

“单位?

“外贸部的外事英语翻译。”

MISS,还是MISTRESS?”

“未婚。”

雪绢始终未敢抬头正眼看她。

“在我问你问题之前,赶紧替我把枕头,床单、羽绒被子给换了!衣橱里有新的。”

丹青下令道。雪绢被她的气势所压倒,乖乖地按照命令把一切都收拾干净利落了。冯长幸的恶劣品质令丹青恶心想吐,气呼呼地返回起居室。

丹青坐在沙发上,开堂审问。雪绢颠三倒四地供出了他俩偷鸡摸狗的经过。丹青的心情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坐吧。”

用眼睛指着面前的一张椅子道:

“他不会回来的啦,新任上海市委书记要去视察,通知已经下了,他绝对脱不开身的。”

雪绢差不多要哭了:

“对不起,我要走了。”

巴不得早点儿离开这是非之地。慌慌张张地将桌子上的文件袋装入手提包内。

“等一下,那是长幸的文件。”

刚进屋时,她就注意到了文件袋的右下角写着长幸的名字,当时就有点儿纳闷,长幸的文件怎么会放在这里?可当她推开房门,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盛怒之下哪还顾得上这档子事儿。

“这是他放在我这儿的,为的就是怕让他那好管闲事的老婆知道。他叫我好好保管,说迟早要和你离婚,然后 跟我结婚!”

在丹青的再三压迫之下,雪绢仅有的一点儿羞耻心最后终于崩溃了。穷鼠啮猫反咬一口,抓起提包就要开门出去。

“等等,把文件袋给我,不然的话,你休想从这儿走得出去!”

丹青恐吓道,雪绢的后背象是被人抽打了一下一样,虽然很疼,但她仍不甘心就此俯首听命。

“你要不听我话,李雪绢,我上法院告你通奸罪!”

这一下终于把她给打懵了,雪绢的脚象是给冻住了一样,走不动了。

“你要是怕打官司,就把长幸的文件袋给我!”

雪绢不敢再负隅顽抗,心有不甘地把文件袋交给了丹青。

“他这是几时让您保管的?”

“一年半之前,很重要的文件,他说不想让老婆看到,请我替他保管。过几天,我就要去美国了,估计要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拿来想交还给他的。”

由于害怕人家告她通奸罪,雪绢如实坦白交代后,恳求道:

“您看过后,请再还给我,不然,我可没脸再见他的了。”

丹青打开封好的文件袋,里面是一张前年的《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上能有什么重要情报?丹青心想,随即打开报纸,不意从里面又掉出一样东西来。丹青从地上拣起来一看,顿时傻眼了。这不是宝华钢铁厂指挥部内部仅有的几个人才够资格持有的《内部工程表》么?连丹青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上面不仅有建设工程,更有各施工队的进度,技术力量的评价,建筑材料的调度,什么人有什么门路,能派上什么用场,一目了然。这字体,丹青可是太熟悉的了。赫然是大学时代共用一张桌子,并且为她写过情书的人,陆一心的字。

GIS(气体绝缘开关装置)检验立会代表团在日期间,陆一心违反外事纪律,遗失了机密文件《内部工程表》,背着向日方泄密的嫌疑,被下放到了内蒙的大包钢铁公司。丹青有一种直觉,总觉得这事跟丈夫冯长幸有关。没想到真是他偷了陆一心的东西,藏在了情妇的手里。卑鄙!不要脸的东西!丹青直恨得牙痒痒的。

“对,对不起——请把文件还给我吧。您说过的,给你看了,就不告我的通奸罪。”

望着丹青满脸杀气的表情,雪绢心惊肉跳地再次恳求道。

“除了英语之外,您可是一无所知的大笨蛋,新中国哪儿有通奸罪?”

雪绢痛苦地放声悲鸣,可是已经太迟了。

“李雪绢,这可是长幸在日期间,从同事的皮包内偷来的文件。那个人,至今仍背着黑锅,被撵到了内蒙古。你知不知道!”

“这——?!”

“这可是事实,您要不信,可以去重工业部党委查问。”

雪绢的脸愈加苍白了。

“我马上与长幸办理离婚手续,至于你,随你的便好了。”

丹青指着门,下令道。

“请你马上在我眼前消失,有多快,走多快,别让我第二次再看到象你这样的淫妇!”

 


上一篇: 《《相思令·清祭疫战英灵》》     下一篇: 《儿时的野葡萄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96次 | 联系作者
对《挑刺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